丁火聽了,立即很不爽地說道:

「TM的,怎麼美女都希望楊嘯這小子?他真的有那麼大的魅力嗎?」

「老二,別打岔,聽三弟說完。」

「還有楊嘯的幾個好友,名叫高樓,陳蒼山等人,我覺得,現在楊嘯雖然躲藏起來,但是偶爾肯定會和自己的這些好友聯繫吧?

我們與其滿世界瞎找,還不如跟蹤楊嘯這些好友,或許能夠從他們身上找到楊嘯的線索。」

老大丁風一聽,一拍圓圓肥肥的腦門,說道:

「沒錯,老三你這個思路很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老大,你這幾天吃得太多了,估計太油膩了,導致思維有些遲鈍吧?」

老二丁火笑道。

老大丁風笑道:

「飛豹學院的食堂伙食不錯啊,又便宜,再說,秦家給我們那麼多錢,不花點,多吃點,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努力和辛苦?」

「老大,求你了,別吹牛了,認真點好不?」

老三丁輪笑道。

「咳,這樣吧,從現在起,我們三人分工,我去跟著肖玲導師,老二去跟蹤耶律彩雲,老三去跟蹤楊嘯的幾個朋友高樓,陳蒼山等人。」

「老大,我跟你換一下,我去跟蹤肖玲導師。」

「老二,我們這是工作,你可千萬別犯毛病,飛豹學院可不是你隨便亂來的地方,我們的目的就是找到楊嘯,然後秘密殺死他,再秘密離開學院,剩下的事情交給秦家收尾,明白吧?」

丁火和丁輪兩人點點頭。

……

丁風今天開始跟蹤肖玲。

嚴格比較起來的話,丁風的基因進化等級比肖玲還要高一點點。

肖玲進入帝級境界沒有多久,而丁風的四項屬性都達到了105點,比起肖玲要高3-4個點。

所以,丁風跟蹤肖玲基本上沒有什麼難道,而且不容易被發現。

楊嘯今天跟肖玲說過了,自己晚上有事情,不回來睡覺了,讓她不要等。

肖玲一個人坐在房間裡面看書,到了十一點半左右,習慣性地抬頭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想了想,忍不住還是走出房間。

她還是想去看看楊嘯,送點宵夜給他吃。

一個女人全心愛上了一個男人,內心時刻裝的都是他。

肖玲走出導師宿舍樓,出了小區,立即就被附近坐在石凳上的丁風注意到了。

等肖玲經過之後,丁風從遠處黑暗中走出來,悄悄尾隨在肖玲身後,相聚百米左右。

肖玲進入食堂購買宵夜。

丁風便站在食堂大門入口遠遠看著,等肖玲提著食盒出來的時候,丁風內心一陣狂喜。

「我擦,終於等到你啊,大半夜買宵夜,不是自己吃的,自然是送人了,而且肯定是送給楊嘯的。」

丁風有些激動,遠遠跟著肖玲,來到了圖書館。

丁風更加興奮了。

早就聽說楊嘯是個書迷,進入飛豹學院之後幾乎每天都待在圖書館,現在肖玲帶著宵夜來圖書館,這就更加說明了楊嘯就藏在圖書館。

「高明啊,藏在圖書館,既適合藏身,又能學習,而且處於學院的嚴密保護之下,楊嘯這小子果然聰明。」

看著肖玲刷卡進入了圖書館,丁風趕緊跑過去,也刷卡進入了圖書館。

這個時候,一樓圖書館還有十幾個人在看書,肖玲走入裡面,尋找一圈,沒有見到楊嘯,便找了一處空的書桌坐下來,又拿了一本書隨便翻越。

丁風遠遠地找了一個空書桌,也拿了幾本書,一邊以看書為掩護,一邊盯著肖玲。

時間慢慢流逝,很快就到了十二點之後,圖書館剩餘的十幾個人也都慢慢起身離去。

只剩下丁風和肖玲兩人了,兩人前後相隔了十幾張書桌。

「奇怪了,楊嘯這傢伙怎麼還不出來?」

肖玲嘀咕道。

又等了半個小時,楊嘯還是沒有出來。

肖玲猶豫了一下,提起食盒,轉身走出了圖書室。

丁風趕緊側身,拿書遮擋這自己的,不讓肖玲認出自己。

好在肖玲滿腦子想的都是楊嘯,根本就沒有心思去留意丁風,直接就從丁風身邊飄過了。

等肖玲走出了圖書室,丁風趕緊起身,尾隨而去。

楊嘯早就在葉老面前公開了和肖玲的關係,有好幾處吃宵夜的時候,葉老都是跟著楊嘯兩人一次喝酒聊天的,而且,肖玲也知道楊嘯就住在圖書館後院裡面。

肖玲提著食盒,來到了後院,隔著光幕門,看到了裡面一顆大樹下,葉老正躺在上面睡覺。

肖玲按了一下門鈴,老頭微微睜開雙眼,看到肖玲提著食盒,頓時笑了。

老頭一揮手,防禦光幕門打開了一道縫。

「丫頭,你來了。」

重生之爲自己活 「葉老,我給你送宵夜來了。」

「呵呵,嘴巴真甜,以前老頭子一個人住這兒的時候,從來沒見你給我送什麼宵夜啊。」

「以前跟您不熟嘛,以後我可以每天給您送宵夜的,我就當您是我爺爺好了。」

其實,按照真實年齡來算,葉老比肖玲大了一百多歲,當她爺爺的爺爺都夠了。

葉老聽了,呵呵一笑。

肖玲吧食盒放在他身前的一個石桌上,打開食盒,端出幾盤菜,還有一壺酒。

老頭迫不及待地抓起肉吃了幾口,又灌了一口酒,連聲叫道:

「好吃,好吃,TM的,老子年輕的時候,怎麼沒有這麼好的艷福,沒有人每天給我送宵夜?」

肖玲微微一笑,問道:

「葉老,楊嘯呢?」

葉老用手指了一下後面的院子,說道,

「他在後面房間里修鍊呢,你自己去看看吧。」

肖玲趕緊跑去後院房間,進入房間,打開燈,看到楊嘯躺在床上,笑道:

「懶蟲,怎麼就睡覺了?我帶了宵夜,你要吃嗎?」

楊嘯自然是沒有回應的。

肖玲跑過去,看了一眼,

「還裝睡?看我怎麼收拾你。」

伸手撓了楊嘯幾下。

楊嘯仍然沒有反應。

肖玲突然感覺不對,用手摸了一下楊嘯的額頭,然後又用手探了一下他的呼吸,頓時臉色蒼白,驚叫一聲跑出房間。

「葉老,葉老,楊嘯他,楊嘯他,」

「他怎麼了?」

「您快去看看,他,」

肖玲已經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葉老估計裝著驚訝的樣子,趕緊飛身過去,跑入房間,查看了一下楊嘯,然後眉頭緊鎖。

「葉老,楊嘯怎樣了?」

葉老長嘆一口氣,

「唉,完了,這小子不聽我的,非要修鍊什麼生死迭代法則,這下好了,把自己給弄死了。」

「啊?」

肖玲一聲驚呼,感覺腦袋一片空白。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肖玲全身發抖,一臉慘白。

看著躺在床上毫無知覺的楊嘯,她不知所措。

今天早上才分開啊!

分開前楊嘯還抱著她又親又吻,纏綿得不行,

一天不見,現在人就死了?

肖玲無法接受這個意外。

整個人傻傻地愣在楊嘯床前,腦袋一片空白,

終於,

「哇——」地一聲,

嚎啕大哭起來。

葉老一手拿著酒壺,一手拿著一大塊肉骨頭,看著肖玲嚎啕大哭的樣子,卻是嘻嘻一笑,大口喝酒,大塊吃肉。

臭小子,你敢說我的女人給我帶綠帽子,呵呵,我就讓你的女人給你哭,

我說你死了,我看她還會不會繼續愛你。

楊嘯除了身體不能動,神識卻是比較清晰的。

葉老頭的惡作劇他是再清楚不過了,

尼瑪啊,老頭,等老子醒來了,看我如何收拾你,為老不尊啊!肖玲,我不是讓你別來嗎?你跑來幹啥呢,女人,真是麻煩啊!

楊嘯只能腹誹兩句,轉而集中神識,感受身體基因進化的狀態。

肖玲眼淚長流,痛哭不已,激動之時,撲向床上楊嘯的身體。

葉老一看,連忙發出一道防禦光幕,擋在了肖玲前面。

肖玲撲在了防禦光幕上。

「唉,唉,唉,我說小娃娃,你先別激動,楊嘯這小子,不一定就死了,他正在修鍊生死迭代法則,你別碰他,

你還記得上次他在圖書館被我刺了一劍嗎?」

肖玲一驚,趕緊停止哭泣,淚眼婆娑地望著老頭。

「上次他被我刺了一劍,趟在圖書館睡了一夜,早上醒來不就好了,

這一次,也許還有救呢。」

「哎喲,我,我怎麼忘記了葉老您,你肯定可以救楊嘯,葉老,求求您了,趕緊救救他吧?」

肖玲恍然大悟。

葉老看到肖玲哭得情真意切痛不欲生的樣子,也是有些不忍,感覺自己這個玩笑有點過頭。

老頭吃了一口肉,又猛灌了一口酒,

「咳,你先回去吧,我這兒看著他,我看他暫時死不了,人死了身體都是堅硬的,你看他身體柔軟,臉色紅潤,估計還有救的。」

肖玲剛才是一時情急,沒有思考那麼多,加上她自己對生死迭代法則也是很熟悉的,也知道修鍊這個古怪的功法很危險,所以老頭一說楊嘯可能練功死了,還就真把她嚇住了。

現在聽葉老這麼一說,她自己冷靜了一下,智商也就慢慢上線了。

肖玲看了一眼趟在床上面容安詳的楊嘯,抹了一下眼淚,扭頭盯著葉老。

葉老做了壞事,自然是有些心虛,趕緊把眼神轉過去。

「你騙我,對不對?

楊嘯根本就沒有事,他只不過在修鍊生死迭代法則,一切都很正常,

對吧?」

「咳,這個,隨時都有風險啊!」

「有風險?你那麼安詳地躺在門口睡覺,哪裡是有風險的樣子?

你剛才說他死了,就是騙我的,對吧?」

「咳,這個,」

葉老有些尷尬,畢竟是騙小娃娃,還弄得人家傷心流淚,多少有些歉意。

「哼,你這個死老頭,虧我每天晚上給你買酒買肉送給你吃,你居然騙我,你連我這麼老實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都欺騙,你良心過得去嗎?」

「你每天是賣給這臭小子吃的,我就順便吃了一口而已,」

「楊嘯根本就不喝酒,你什麼時候看他喝酒了,買酒是他特意交代我買的,說是孝敬您的,哼,」

肖玲很生氣,剛才她聽說楊嘯死了,真的急瘋了。

看著這個惡作劇的老頭還拿著酒壺喝酒,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伸手搶過酒壺,

「唉,你,你幹嘛?」

「不給你喝了,你居然騙我。」

肖玲說著,伸手還把老頭手中吃了一半的肉骨頭給搶走了。

「唉,過分了啊,這肉我剛吃一半。」

「我去把酒倒掉,把肉扔掉,喂狗也不給你吃了。」

肖玲生氣地向院子外走去。

老頭看著肖玲的背影,砸吧一下舌頭,嘆口氣。

「娘的,女人不能惹啊,」

又望了一眼床上的楊嘯,

「臭小子,你就挺屍好了,你這小媳婦那麼潑辣,以後有的你受了,嘿嘿。」

一想到楊嘯日後可能被肖玲欺辱,老頭莫名的一陣興奮。

佞臣嬌妻 葉老頭慢慢走回到門口的大樹下,遠遠看到酒壺就放在石桌上,那半個肉骨頭也在食盒裡,食盒裡面還有兩盤菜。

老頭嘻嘻一笑,趕緊跑過去,拿起酒壺猛灌一口,又咬了一口肉。

「娘的,老子年輕的時候怎麼就沒有遇到這麼好的女人?」

葉老年紀大了,平日里一個人在圖書館,很少有朋友,連個說話的對象都沒有, 成為皇帝從簽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