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孩之前表露了她的冰遁血繼限界之後,她在木葉的高級忍者圈裡就成了熱門話題之一;志野作為難得的與之有過接觸和實戰的上忍,承認自己不是櫻的對手,激起了小圈子裡的一波反響。

有些激進一點的甚至會將她與她的帶隊老師,旗木卡卡西相提並論。

夕顏沒興趣參與那種誰和誰更強的無意義話題,她只知道櫻是均衡的強大,沒有特別偏科之處。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雖然忍體幻是衡量忍者能力的三個維度,但一般除了幻術型忍者以外,其餘忍者都不會太看重他的幻術能力,因此只要體術和忍術都很強,那麼就能得到均衡發展的評價。

如果是她的話,對付這些音忍,應該是不在話下的吧?

而毫無疑問,鳶提出的分兵建議,確實是最大限度地發揮小隊戰鬥力、最快速度地援助到佐助的辦法。

夕顏很理解這種心情。

「志野……這裡就交給她吧。」夕顏收起劍,平靜地說道。

志野沉吟許久。

春野櫻的戰鬥力,他這個與她戰鬥過的忍者更加清楚。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尚算年幼的少女實力已經超過了他。

之前的十四分隊與她的磨合併沒有發揮出她的真實實力,事實上,她真正適合的戰鬥,是屬於她一個人單打獨鬥的戰場,自己和夕顏即使留在這裡,也幫不上她什麼忙,反而會令她束手束腳,不敢使用那些容易誤傷到自己人的招式。

而志野也篤定,眼前這批的音忍,更不會是櫻的對手。

「那麼,鳶,這裡就交由你來處理……你一定要小心了!」

志野終於說道。

兩人向櫻微微點頭,接著便同時瞬身離開了這裡。

「想走?沒那麼容易!」有一個音忍跳出來喊道。

他手中迅速結印,想要施展忍術將志野兩人攔下。

然而處於櫻沖狀態下的貓臉少女反應被加快到了何等的層次?

「哼!」她冷笑一聲,怪力術作用在腳上,藉助這瞬間暴漲的力量施展出瞬身術,只一瞬間,便衝到了那音忍身前,側起一腳將其重重地踢飛——

怪力術作用下的一腳,足足將那忍者踢飛到上百米開外!

開場白便是驚駭全場的一招體術進攻,那凶暴絕倫的速度和力量頓時將音忍們驚得下意識縮了一下,顯然沒人覺得自己能被一腳踢飛上百米還死不了……

但這僅僅是開場白而已。

「人數太多了。」

她環視四周,淡淡地說道。

冷冽的查克拉在體內一圈又一圈地運轉著,受冰遁血繼限界的影響,她的心海,在陷入戰鬥的狂熱的同時,也進入了如冰山般冷靜的狀態。

掃視了一圈周圍被她驚人的速度嚇住的音忍們,敵人雖然數量眾多,但除了音忍四人眾以外,其他的人,無非是湊數的小蟲子罷了。

不過,蟲子的數量多了,也是很煩人的……

少女面無表情地看著忌憚地盯著她的敵人們,剛才那招瞬身加重腿的攻擊,似乎使他們誤會了眼前的暗部是一個體術型忍者。敵人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提防她的體術上面,那麼,這就是一個機會。

一個用風刃激流清場的機會。

她的下一個忍術,會讓對面的敵人們學會,到底應該怎麼尊重她的忍術,而不是只盯著她的體術動作,她可是忍術型的忍者!

——如果他們還活得到那個時候的話。

「先減少一下敵人的數量。」她輕聲說道。

殺意橫溢,聲音越發冰冷,似乎每個字都透著陣陣的寒意。

結印,在說話的同時,忍術已經準備好。

殺氣,沿著少女平舉的右手上伸出的食指宣洩而出!

「水遁-風刃激流!」

音忍們為他們不重視櫻的忍術付出了代價:

無堅不摧的高速高壓水流,在查克拉的作用下疾射而出,如同死神的鐮刀,割麥子般收割起了音忍眾人的性命!

咻——水刀高速劃破空氣,尖嘯聲中發出了清場的宣言!

櫻隨意地揮舞了一下手臂。

銀白色的水線便在大地上劃出一面扇形。

它掃過之處,碎石、斷木,以及人類肉體的殘肢,頓時全部就混成了一體!

「快躲開!」 重生九零小俏媳 一位捂著斷臂的音忍高高跳起來,避開了橫掃而過的高壓水線,瘋狂地喊道。

儘管有他的提醒,但是等忍術停下來的時候,來襲的二十來個音忍,還能夠站起來的,已經所剩無幾了。

幸運躲過一劫的音忍們,除了反應還算比較快的音忍四人眾以外,大多都是因為站在最左邊,少女的忍術從右往左橫掃過來的時候,有了反應時間,才避開了這一招。

然而貓臉暗部仍然對風刃激流收穫的戰果不太滿意……

「切,還有八個嗎……這個開場白,還不夠啊!」

與此同時,在田之國與火之國的邊境附近某處。

一個隱蔽的洞口。

長著一雙昏黃蛇眸的和服男子,與一個白髮青年出現在山谷的空地中。

「希望今天會是一個收穫的日子……你說呢,兜?」

和服男子說道。

(2/3。晚上還有一更。~求推薦求評論求章說~~) 「還要再削減一下數量……」

戴著貓臉面具的忍者冷冷地說道,雙手合十再度結印起來。

剩下的音忍們頓時愕然,有人驚慌地說道:「小心,她又要用那個忍術了!」

他們猜錯了。

S級的忍術,即使被她精心設計過,消耗的查克拉量仍然不小,對付剩下這些已經見識過她那一招有了極大戒備的人,當面再用這麼高級的忍術,效果也不會太好,一發S級忍術只能幹掉一兩個敵人的話,有點虧了。

她想盡量多留一點查克拉出來,以備不時之需。

「放心……對付你們這點人,還用那一招的話,就有點太浪費了。」

「先用分身跟你們玩一下吧……」

「冰遁-冰分身之術!」

八個栩栩如生的冰分身出現在殘餘的音忍們面前。

「我的分身可是很強的……一對一的話,不知道這次你們還能剩下幾個呢?」

「上!」

以一對一的形式,八個分身向殘存的敵人們沖了過去,展開了血淋淋的肉搏戰!

作為血繼限界的分身術,冰分身確實擁有比影分身更高一籌的戰鬥力,不但能施展本尊的部分忍術,體術的威力也相當不俗。

短時間內差不多能發揮出一般的中忍的戰力吧。

當然了,她們沒法使用忍體術和櫻沖,相對與本尊的體術實力還是差得太遠。所以音忍四人眾迅速解決了他們的分身對手,但剩下的四個音忍打起來就吃力得多。

不過,看起來音忍四人眾一點幫助他們的意思都沒有,只是戒備地盯著春野櫻,一邊趁機開啟了咒印的狀態二。

沒有得到支援的剩下四個音忍那邊很快分出了勝負:那個斷臂音忍率先被冰分身幹掉,但是接下來四對三的戰鬥中,剩下的音忍卻各自付出慘烈的代價將分身們全部擊殺了。

然而,理所當然的,這還不是結束——

櫻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了一絲陰險的笑容。

轟!

婚然天成,首席的VIP戀人 「冰遁-分身爆破之術!」

傷痕纍纍的音忍們赫然發現,剛剛還和他們近身纏鬥的冰分身,竟突然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一片硝煙之後,近距離吃了四發分身炸彈的音忍們再也堅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熱身運動結束了。」

貓臉忍者看著僅存的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二的音忍四人眾,冷冷地說道。

距離上一次看漫畫已經太久,她不太記得這幾個人的名字了。

視線從四個人身上一一掃過。

有三對胳膊的那位,這個提示很明顯,他是用蜘蛛絲的。

第二位是一個女人,看起來不比她年齡大太多,長得很清秀可愛,想不到大蛇丸也有很不歪瓜裂棗的手下。

「她是多由也吧,好像是用幻術的,我記得看過以她為主角的同人……」少女心裡想到。

櫻印象深刻自然是因為那是個跟她同病相憐的主角。變身、穿越發生在別人身上挺有意思的,那書她當年還看得津津有味,現在這事真的輪到自己身上時就有點哭笑不得了。

「長得挺好看的,不過可惜了……」

因為進入狀態二之後,那猙獰的角刺和暗紅的皮膚一下子把好好的一個人變成了一個怪物,噁心的造型與剛才清純靚麗的外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貓臉忍者頓時覺得特別反胃。

更可惜的是大蛇丸扭曲的忍者培養方式下,這些音忍忍者基本都是腐朽陰暗的心性,好好的一個妹子長歪成這樣,櫻甚為惋惜。事實上,即使是音忍四人眾,在大蛇丸眼裡也不過是高級一點的實驗材料罷了。這些音忍忍者基本上都不會落得什麼好下場。

還有一個胖子,以及一個看不出什麼特徵的音忍。

「嘖,忘了他們的情報了,胖子應該力量很大吧,還有那個眼神看起來很兇惡的,好像秘術很詭異的樣子,到底是什麼來著?」

她想了一下還是沒想起來:「總之小心不被他接觸到就好了。」

貓臉面具少女打量著音忍四人眾時,對方也在仔細地觀察著她。

毫無疑問,她的兩手驚艷的忍術和恐怖的體術讓音忍們警惕性大漲,感覺對方不是什麼易與之輩,但是在音忍基地中習慣了作威作福的四人眾也忍不了櫻這種看不起他們的語氣。

「熱身運動?我們可是連汗都沒出呢。不知道一會打起來,你還能不能有這種輕鬆的口氣!」

鬼童丸——就是長著六條胳膊的那人冷笑著說道。

「別以為你打倒了那幾個廢物就很了不起了,我們是大蛇丸真正信任的手下,跟那些消耗品可不一樣,我們是特別的!」

「廢話真多,」櫻不屑地說道,「無非是幾個大蛇丸的高級試驗品而已,口氣還挺大的!」

「住嘴!」音忍們臉色一變,怒喝一句,便不再說話,直接施展起忍術來!

只見那胖子猛擊大地,查克拉滲入土中,將地下的巨大岩石瞬間就地拔起,像石牆一樣擋在了櫻面前。

開戰前說兩句的場面話已經結束,眼見對手已經下手為強,春野櫻也沒有靠嘴炮打贏敵人的癖好,直接結印!

前妻不可欺 「對付你們的話,還是要稍微尊重一下的!」

「水遁-超水槍術!」

唰!

厚實的石牆也擋不住水槍術的切割,即使它只是風刃激流的弱化版。

巨石分成兩半轟然倒下,掀起了陣陣灰塵。

接著塵埃落定,零碎的石塊散落得到處都是。

音忍四人眾原來站著的位置上,果然已經空無一人。

「趁機躲了起來了嗎?」

錯愛皇妃:錦瑟 雖然她用的已經是發動速度更快的水槍術,而不是風刃激流,仍然沒有趕上敵人躲起來的速度。

「呵呵,就算你這招再厲害,找不到我們的話,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忍術!」

聲音從林間某處傳了出來。

櫻隨手一揮,水線隨之往聲音發出的方向射了過去!

嘩啦嘩啦,切斷了無數亂石枯樹。

但對方的聲音只是換了一個方向,又響了起來。

是那個多由也製造出來的聲音……她馬上意識到敵人的真身並不在那裡,隨即停下了無意義的水槍術。

「你們……該不會以為躲起來我就找不到你們了吧,小老鼠們?」

貓臉面具的忍者站在原地,聲音如冰山般寒冷。

以此同時。

「找到你了……」

冷漠的聲音驟然響起。

「……宇智波佐助!」

穿著和服的白髮青年,出現在了隱蔽起來的佐助的面前。

(3/3。~求推薦求評論求章說~~) 「怎麼,就你一個人嗎?」

佐助從隱蔽之處走了出來,望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忍者,冷靜地說道。

終於被音忍發現了自己……他的心情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