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人家麗迪熱巴可是當今華夏正當紅的四小花旦之首,微博粉絲都突破四千多萬了,她的一舉一動可都是那麼地受矚目。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被麗迪熱巴那四千多萬粉絲知道自己的偶像突然就戀愛了,而且戀愛的對象還不止她一個女人的話,他們會接受得了嗎?

說不定一人一手,把林飛手撕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這個可能,林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尼瑪,這個戀愛……他可真的談不起啊!

「呵呵……」

林飛尬笑了一下,故意用手指了指麗迪熱巴:「熱巴,這個笑話可不好笑啊!」

陳雲龍的臉色也好不到那裡去,雖說他早已死心,但畢竟是個男人嘛,被人拒絕了也就算了,現在還聽到麗迪熱巴當著他面表白了林飛,那種滋味真不是一個普通男人能夠承受得住的。

這不,此時的陳雲龍都已經有了一種如坐針氈之感,只想快一點逃離現場,免得尷尬。

麗迪熱巴也是個情商超高的女藝人,她知道自己剛才不小心的口吐真言,很可能已經傷害到了陳雲龍,於是趕緊咧嘴一笑,圓場道:「是啊,我明明已經很努力,偏偏講笑話的能力還是那麼弱,每次到最後都說成了冷笑話,呵呵……」

「對啊!熱巴你的笑話水平的確有待提高啊!」

「是啊,熱巴,以後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吧!」

林飛和衛嬋娟兩人就像說相聲般,一吹一捧,總算把這尷尬的氣氛給舒緩了過去。

不過,饒是如此,陳雲龍還是覺得留在現場的感覺,很不自在,所以匆匆找了個要回去抓緊時間草擬合同的借口,腳底抹油般開溜了。

他一走,現場的氣氛這才真正地舒緩開來。

麗迪熱巴吐了吐舌頭,說:「哎呀,我是不是說錯什麼了?」

衛嬋娟沒好氣地伸手過去戳了麗迪熱巴的額頭一下,笑罵道:「你說呢?都把人家給嚇跑了,還說沒有說錯什麼?」

「呵呵……」

麗迪熱巴一個勁兒地傻笑,旋即看向林飛。

我家萌寶黑化了 林飛連忙擺手,往後退了幾步:「熱巴妹子,既然你沒事了,那我也該走了,有空喝茶哈!」

說完,林飛轉身就想開溜。

卻不料,還沒來得及邁步,就感覺到後背的衣領被人給一把抓住,竟然一下子就把他給扯得差點往後倒了。

「哎喲喂~」

猝不及防地,林飛一屁股狠狠地坐在地上,差點沒開花。

「想走?沒那麼容易……」

身後傳來衛嬋娟的聲音,林飛忍不住一陣心悸,忙驚問:「娟姐,有話好好說啊!大家都是斯文人,何必動手動腳呢?」

「呵呵,林飛,你說錯了,我不是什麼斯文人,我只是個小女人。」衛嬋娟戲謔笑道:「聽沒聽過孔夫子說的話,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啊?」

林飛哭喪著臉:「聽是聽過,可問題是我不知道那裡得罪您了,還請娟姐明說啊!」

「你先起來!」

「哦,好的!」

林飛趕緊站起來,然後如同一個犯了錯誤挨罰的小學生般,怯怯地看著衛嬋娟,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可最後還是什麼都沒問出口。

「老實回答我,有沒有對我們家小迪動過心?」

突然,衛嬋娟指著麗迪熱巴的臉問林飛。

此話一出,不但林飛臉色變了,就連麗迪熱巴的臉色也變了。

「他該不會從來都沒有吧……」

麗迪熱巴緊張地咬著嘴唇,雙手不停地戳著下半身穿著的那件秋褲,感覺秋褲都快被她給戳破了似的,她的心跳此時已經跳到了190多,感覺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這個……」

林飛猶豫了一下,一臉犯難……

(本章完) 「什麼這個那個的?」

「男子漢大丈夫,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就不能給個痛快話嗎?」

衛嬋娟怒了,雌威大發,怒指林飛鼻子就是一陣破口大罵,聲貝之高讓人震耳欲聾,林飛都感覺到自己的耳膜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

林飛額頭上劃過一道黑線,無奈應道:「有,可是我有自知之明,我配不上熱巴!」

天吶,他真得有喜歡我!!

麗迪熱巴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並且悄悄地用手擰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覺到疼痛后才確定這不是做夢,是真實的。

對於林飛在家裡還有好幾個美女女友一事,麗迪熱巴也是知道的,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對林飛除了那一份發自內心的喜歡外,並沒有動過其她過分的心思。

妖孽王妃耍流氓 麗迪熱巴知道,像林飛這樣優秀的人,不可能只屬於一個女人的。

她只要求林飛心裡能給她留著一丁點兒位置,就已經足夠了。

話音剛落,麗迪熱巴就不顧一切地飛身撲了過去,一把摟住林飛,摟得特別緊,片刻之後更是緩緩抬起頭來,踮起腳尖朝林飛嘴唇的方向親了下去……

良久,麗迪熱巴才一把推開林飛,繼而掙脫開他的擁抱,猛地轉身說道:「林飛,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衛嬋娟一愣,她剛才還以為麗迪熱巴會打鐵趁熱來著,沒想到一下子竟然就對林飛下了個逐客令,於是她按捺不住問道:「小迪,你怎麼……」

「娟姐,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是算我求你了,現在什麼都別問,好嗎?」

麗迪熱巴忽然一臉哀求地看著衛嬋娟,那一刻的眼神恍若會說話般,瞬間深深震撼了衛嬋娟。

如此深情柔弱的麗迪熱巴,衛嬋娟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小迪嗎?」

衛嬋娟喃喃自語了一句,旋即朝麗迪熱巴鄭重地點了點頭,在得到麗迪熱巴感激的眼神答覆后,她默默地退到了一邊,一臉心痛地靜看著麗迪熱巴。

林飛愣住在現場,片刻之後迎上麗迪熱巴的眼神,心痛說道:「好,我走,你要好好的,知道嗎?有什麼事情,記得找我,我隨傳隨到……」

「嗯~」

麗迪熱巴沒有轉身,只是輕輕地答了一聲。

「那我走了,再見!」

說完,林飛轉身就走出了房間,只是剛走出幾步,就聽到身後「哇」地一聲,響起了麗迪熱巴傷心欲絕般的哭聲。

「林飛,你混蛋……」

衛嬋娟的罵聲也隨之傳來,林飛停下來片刻,很想轉身,但最後還是,而是咬咬牙,大步繼續往外面走去。

……

回到學校后,林飛沒有立刻回宿舍,而是悄然來到了洛雲宿舍樓下入口處。

林飛看了一下裡面后,這才掏出手機撥打了洛雲的電話。

其實,這個電話他應該在一回到學校就打的,可偏偏那個時候自己還沉浸在對姚紫菱的感情糾結之中,後來由於麗迪熱巴的事情,搞得他更沒心情了。

但無論如何,洛雲在林飛心目中的地位,都是不可替代的,所以想了想之後,林飛還是決定來找她。

林飛拿著手機,撥打了洛雲電話,電話響了幾下后,通了。

「洛雲,是我,我……」

「嗚嗚……洛雲……我……我媽出事了……她……她快不行了……怎麼辦……」

沒等林飛第一句話說完,洛雲就已經泣不成聲了,幸好洛雲的普通話還算標準,所以很快林飛就聽得明白個大概了。

洛雲母親突然病危,而洛雲此時正在京城第一人民醫院深切治療部守候,洛雲懷疑她母親是被人給下了毒,但至於是被誰下的毒,洛雲卻毫無頭緒。

草,這才幾天就搞出這麼一件大事出來?

看來老天爺也是誠心不讓自己好過了!

「洛雲,你先別哭,一切有我呢!」林飛趕緊安慰洛雲,並且快速轉身往校外跑去,「你等我一下,我現在馬上過去。」

「嗯,好,我等你……」洛雲的聲音柔弱而又無助,聽得林飛一陣心痛。

洛雲把電話給掛斷了,林飛聽到電話那邊傳來一陣忙音后,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一路狂奔到了校門口。

恰好見到一輛停靠在門口的待租的士,林飛二話不說就開門鑽了進去,掏出手機問司機要了個二維碼,滴滴兩聲掃了一下后,直接轉給他五千塊!

「五分鐘內,能到市一醫院嗎?」

「能!你坐穩!」

司機大哥拍著胸口回應,接著更是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轟地一聲呼嘯而去。

有錢能使鬼推磨!

這句話簡直就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啊!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的士司機一趟車最多也就只能賺到十幾二十塊錢的車費,除非是路程遠一些,他才能賺得多一些。

而現在林飛直接給人家轉了五千塊的車費,這基本上都有他一個月工資那麼多了,司機大哥能不拚命嗎?

於是,一路暢通無阻,五分鐘之內,車子就開到了市一醫院門口。

下車后,林飛正要快步跑進醫院,卻被司機大哥叫住。

「先生,謝謝你了,不過剛才那一筆錢還是太多了,這樣,我現在退給你如何?」

「不用了,司機大哥,這筆錢是你應得的,謝謝了,我這一趟車很可能會害你被扣分扣錢了……」

「客氣了,駕駛證被扣分罰款的事都是小事,畢竟五千塊錢很多了。」

「到時候你有什麼損失或者其他問題,都可以來找我,這是我的名片……」

司機接過名片后,看了一眼后便將它給收好,然後跟林飛告別後,一踩油門便絕塵而去了。

林飛很快就進了醫院,直奔2號樓第五層。

剛出電梯,林飛問了一下剛好經過的醫生,接著又問他急診室在哪裡,以及深切治療部所在的方向。

「來,你冷靜一些,慢慢地朝著這個方向走過去,很快就能到的。」

「好的,謝謝!」

隨後,林飛快步朝著指著那個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本章完) 就在林飛狂奔到洛雲母親住院的病房時,醫院對面的一間三星級酒店總統套房內,一位黑衣人正好整以閑地坐在沙發上。

他的手裡拿著一個嶄新的蘋果手機,屏幕上正在播放著一則視頻。

視頻內,一個中年貴婦跪在一名黑衣人跟前,不停地磕頭,嘴上說著一些懇求的話,但黑衣人不為所動,甚至連話都不回一句。

貴婦不停地磕頭,足足過了好幾分鐘,黑衣人才緩緩起身,隨手扔給她一塊不明物體,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貴婦將東西撿起來,才剛放到眼前一看,臉色立刻就變得慘白,隨之整個嬌軀一陣猛烈的顫抖,頹然坐在地上,眼神儘是獃滯……

「哼,你既然知道我們的秘密,那就必須得付出應有的代價。」

黑衣人按掉視頻,起身走向窗邊,靠近架在那裡的望遠鏡看了過去,嘴上喃喃自語:「大魚還沒上鉤呢,只要他順利入局,這個秘密泄露所造成的損失,也就連本帶利全討回來了。」

說完,放在床上的手機一陣顫動,黑衣人緩緩轉身,漫步走到床前,先是用眼角餘光瞥了一下手機后,才彎腰伸手過去將其拿起,按下接聽鍵。

「喂,門主,嗯,一切都在計劃中,嗯,好,我知道了。」

寥寥數語,黑衣人便掛斷了電話,隨後他輕輕將手按在下巴處,扣了幾下后,猛地一扯,一張人皮赫然被扯掉,很快一頭瀑布般的烏黑秀髮散落開來,伴隨而至的還有一張驚世脫俗般的絕美容顏。

黑衣人竟然是……是個女人!

隨後,她輕輕地將身上的黑衣褪盡,露出一具魔鬼般的完美女人身材。

如果旁邊有男的在看,恐怕早已狂噴鼻血而亡了。

誰能想象,僅僅是一張人皮相隔,卻判若兩人!

「林飛,我倒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厲害?如果有,那就讓我好好見識一番吧!」女子看著鏡子中近乎完美的自己,自語道。

……

林飛一路狂奔,總算到了深切治療部病房門口。

洛雲母親雖然並不富裕,但自從上次林飛搶婚之後,她和洛雲在洛家的地位,就立刻水漲船高,儼然成了整個家族最耀眼的存在般,每個人都對她們尊重有加。

這種天壤之別的待遇,讓洛雲母親很是感慨,甚至多次落淚,有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

當然,她們也相當清楚,之所以會發生這種變化,其實全靠林飛。

雖沒見過面,但洛雲母親早已把林飛當成親生兒子般對待,逢人必稱我家林飛如何如何,三句不出必有林飛。

洛雲對此也有耳聞,但並沒有阻止母親,而是選擇了沉默。

難得母親如此看重林飛,洛雲對此也是樂觀其成,自然就不會有任何反對。

因此,在這次母親一出事,洛雲想到要通知第一個人,就是林飛。

「洛雲~」

林飛深深吸了口氣,讓自己的心情盡量平靜下來,這才輕輕地叫喚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