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恢復了自由的手不着痕跡地摸了摸頭部,毫無防備的,手掌接觸到了一顆大光頭。

“……”還是凹凸不平的那種。

然而,這還不是最糟。就在這時,藍染的手還停留在自己的禿頭上沒有放下來,更糟糕的消息就傳來了。

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眉頭微微擰起,似乎也在斟酌着用詞,慢慢地對藍染說着:“請給我們一點時間,雖然現在還沒有頭緒,但是我們會盡全力治療你,不會讓你產下敵人的孩子的。”

藍染:“……”

那一刻,如果藍染不是從不喜形於色的boss,大概他的反應就是捂着心口,痛苦地表示他想要大叫。

藍染低下頭,重新戴上的眼睛反射着光線,完美地遮住了他有些僵硬的表情:“請問,各位在說什麼?我剛剛清醒過來,並不瞭解情況……是在我被囚禁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嗎?”

他將視線投向雛森,希望這個一向憧憬崇拜着他的副隊長能給出這場鬧劇的解釋。

結果卻再次讓他失望了。

雛森桃幾次張開了口,卻又沒有勇氣在藍染疑惑的目光下將這殘忍的事實說出來,最後她忍住眼淚,咬着牙握住了斬魄刀,憤怒地說道:“藍染隊長,我一定會,一定會爲你報仇的!怎麼可以讓藍染隊長懷上那種人的孩子,這個事情我無法接受!”

五番隊的女性死神們不住地抹着眼淚,就連一旁的幾個隊長級都嘆着氣,表情都沉重極了。

“唉,都是我們的錯,一直在女協雜誌裏大力宣揚藍染隊長的魅力。肯定是因爲這樣,纔會有人覬覦藍染隊長,甚至過分到對藍染隊長做出這種事。”

“因愛生恨的迷妹真是太可怕了……”

“頭一次這麼慶幸我不是小姑娘們喜歡的類型呢。”甚至有人感慨着說道。

“別說這種話,男性有魅力怎麼可能是罪過!都是做出這種慘無人道的事的人的錯!”

“藍染隊長……”同樣在雜誌上被大力宣傳的浮竹十四郎看着榻榻米上的藍染,欲言又止。

藍染:“……”

身爲男性但是被衆人一口咬定懷孕的藍染,面無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這些護庭十三番的高層,將離開的計劃提上了日程。

終於將事情經過敘述清楚之後,藍染什麼樣的懵逼表情暫且不談。另一邊,在死神們越發森嚴的巡視下,竟然完全沒有發現罪魁禍首的蹤影,反而正面撞上了另一羣入侵的旅禍。

喬晨依靠着不同的妝容和髮型輕鬆地躲過了死神的搜查,守在瀞靈廷的門口等了許久纔等到一羣死神,趁機用換裝pk把他們全部幹掉,混了進去。

就在喬晨成功混入沒多久,瀞靈廷的上空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響動,引得巡邏的死神全都向着那個地方趕去。

“不會這麼好運吧……”喬晨暗自嘀咕着,看了發生騷動的地方一眼,趁着混亂趕緊向設計圖指向的位置趕去。他都不需要更換衣服,就異常輕鬆地搞定了守在門口的死神,一閃身就進入了屋內。

這間和式房間異常的空曠,只有藍染一人坐在榻榻米上,似乎在思考人生的樣子。聽見門口傳來的響動之後,他側過頭,毫不意外地看着再次出現的喬晨。

本以爲又要跟妹子戰鬥的喬晨環顧了一週房間,鬆了一口氣。

“我一直在思考,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一直在做這樣的惡作劇,而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你卻對它們不屑一顧。”

他居然還沒有放棄跟自己講哲學嗎……而且在失去了頭髮的情況下,一臉深沉的藍染不僅不讓人畏懼,還顯得十分搞笑。

喬晨對藍染的頭髮沒有再度長出感到很失望,他覺得藍染在這方面甚至不如白蘭那個總裁,白冠上了一個這麼帥氣的名號。

“我的目的是你寸草不生的頭皮。”喬晨不想跟他說太多,一邊敷衍着,一邊接近了他。

之前藍染一旦清醒就自動開啓pk,但是現在卻完全不行了。他心裏納悶地想着,活動了一下手腕,打算像最開始那樣誘導他攻擊自己。

“你爲了達成目標,需要我的配合,所以纔會屢次來找我嗎?你戰鬥的方式也非常有趣,似乎無論如何,都有一個同樣的前提條件。但在處於優勢地位的同時,你又在畏懼着我,所以纔會這樣急切地想要攻擊我,並且不想聽到我說出的話語。”

“你,在害怕自己的動搖嗎?明明力量強大,內心卻如此弱小,真是有趣而又矛盾的存在。”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喬晨覺得自己老底都快被藍染扒掉了。

他決定收回上面那個藍染不如白蘭總裁的評價。

話說回來,他知道自己被喬晨胡謅成懷孕了嗎?先前看在場的死神都相信了的樣子,不知道有沒有告知藍染這項噩耗。

喬晨惡意地揣測着當時的情況,頓時覺得心裏好過不少,老底被扒掉再多也不方了。

喬晨有心想趕緊幹掉藍染,但無論他怎麼動作,可以自由活動的藍染卻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輕易地避開了攻擊的判定。就連臉上的微笑也顯得深沉起來,明明是坐在榻榻米上,卻像是居高臨下地俯視着喬晨一般。

這種情況和當時刷白蘭的時候非常相近,但環境卻大不相同。本來就是趁亂潛入的喬晨沒法使用火炮蘭之類的武器,而普通一點的童話□□又覺得對藍染不會產生效果,再剩下就是像光明手杖那樣,說是魔法側實際上只能產生光效的東西了。

該怎麼做才能順利觸發暖暖的pk條件,打倒藍染呢?

正在絞盡腦汁地思考的時候,藍染突然再次開口了。

“有沒有興趣,跟我進行合作呢?”

作者有話要說:上章有多少小天使真的以爲藍染巨巨懷孕了?

你們太天真啦!明顯只是喬晨爲了找回場子進行的胡謅嘛!

每次都是第一刷超簡單,然而越刷到後面越難【蠟燭,藍染這次屬於客場作戰,難上加難啦。

謝謝小天使的投喂!抱住翻滾

nsbcm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23 21:24:33

臨空扔了1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6-02-23 20:47:25

插入書籤 拒絕了巨巨的拉攏

喬晨從躲避物後面探出頭,看着面前的橘發老成少年大戰一個亮鋥鋥的大光頭,目光在那把超級帥氣的大刀上晃了晃,又落到對面的斑目一角身上。

“剃頭的技術真不錯。”喬晨真心實意地讚美了斑目一角一句,計劃着等這次材料刷完,一定要找他討教一下剃頭的技術。

他們的這場戰鬥打得非常燃,“嗚哦哦哦哦”之類的叫喊聲和炫目的招式讓喬晨的中二病差點又犯了出來,直想拎着俠客刀當做斬魄刀喊出一個類似於“上天吧,奇蹟暖暖!”之類的始解語,直接加入戰鬥。

當然,他也只是妄想一下那個場景而已。

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原本,當藍染提出合作的時候,從未被和顏悅色提議和平解決的喬晨,感覺到自己的智商有點不夠用。

他本以爲只是個玩笑,但看着藍染的表情,喬晨突然又不是那麼確定了。

“爲什麼?”

“只是權衡了一下利弊,做出的選擇而已。”藍染看上去很溫和地笑了一下,“有能力的人不應當侷限在這個狹小的範圍裏,瀞靈庭不是你能施展拳腳的地方,它只會侷限住你的價值,而你需要更廣闊的天地。”

這個人……在自己做過這種事之後,居然還能若無其事地招攬他嗎?

“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喬晨猶豫着問道。

“呵……你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藍染低聲笑了一笑,單手將自己的眼鏡摘下來,對着喬晨伸出手。喬晨反射性地想要躲開,卻還是被抓住了手腕,他吃了一驚,緊接着想要趁着這個難得的好機會直接開啓換裝pk,然而接下來藍染的動作卻更加出乎他的意料。

喬晨看了看自己手掌中的眼鏡,又擡起頭看了看藍染。

藍染還是那副溫和無害的模樣,只可惜少了眼鏡的阻擋,他的眼神太過刺人,讓喬晨覺得有點不舒服。他篤定地看着喬晨,彷彿已經確定了他的選擇一樣。

“無論你想要什麼,我都能將它贈與你,甚至是你渴望的斬魄刀、出衆的靈壓……你將會得到所有。”

放在手心裏的眼鏡瞬間就被系統收走,就連想要還回去都已經來不及了。喬晨知道自己離成功又近了一步,但是卻沒法爲此覺得高興。

喬晨注視着自己空蕩蕩的掌心,陷入了沉默之中。藍染穩穩的抓住了喬晨的軟肋,讓他不禁開始動搖起來。

一會兒之後,他纔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對上了藍染的視線。

“你……”

喬晨快速打斷了藍染的話,將攤開的手掌握成拳,高高舉起大聲地說道:“呼呵呵呵呵,居然想要誘惑身爲雅典娜的戰士的我嗎!女神的光輝永遠照耀我,我要爲了大地戰鬥!燃燒吧,小宇宙!哦哦哦哦哦!”

在說完一大長串超中二超羞恥的話之後,喬晨纔像重新找回自己一樣,在極端尷尬地同時鬆了口氣,挽救了自己差點就動搖得一去不復返的心。

要是真的去幫大boss打主角的話,女朋友肯定會揪着他的耳朵罵他的……他記得女朋友是個徹頭徹尾的主角控。

更何況,對於中二得無可救藥的喬晨來說,就算他已經變身成爲了毫無節操的剃頭狂魔,還是覺得正義的一方聽起來要比反派聯盟好聽多了。

藍染看起來非常無語,他似乎也意識到喬晨突然說的這一段羞恥play是有原因的,溫和的表情收斂起來,冷漠地看着喬晨。

“我拒絕。”喬晨堅定地說,爲了避免再被動搖,飛快地塞上了耳朵,“我不會跟禿頭一個陣營的,放棄吧。”

“那真是太可惜了。”

這句話聽着有點像殺人滅口……怎麼辦,雖然眼鏡已經到手了,不過要先幹掉他再跑嗎?

可是他已經有了防備,實在不好下手。

喬晨在心裏權衡着利弊,正要想個方法幹掉藍染,突然隔着塞耳朵的棉球都聽見了一陣又一陣的喧囂。根據嘈雜的腳步判斷,正在接近的人起碼有幾十個。這個數目對用換裝pk戰鬥的喬晨喬晨來說太過兇殘,他頓時顧不上難下手的藍染,撒開步子就向屋外跑去。

果然是想要殺人滅口!

眼見戰鬥的雙方已經叫嚷着越打越遠,喬晨從藏身的地方站起來,向着另一個方向跑去。

喬晨一邊前進,一邊使勁在自己腦海中搜索死神的劇情。他記得屍魂界篇自己應該是看完了的,不過時間太過久遠,根本就想不起來細節。

藍染是在哪裏昇天的?他只有點模模糊糊的印象,但細節的地方根本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原本喬晨還想要優哉遊哉地在瀞靈庭裏混上兩天,把剩下的兩個眼鏡拿完直接走人,後來在聽到藍染的提議時,他才猛然發現不對。

這傢伙馬上就要去虛圈了啊!

如果放他去虛圈,那還怎麼刷材料……

把他直接捆起來帶走也行不通,喬晨斃掉了好幾個選擇,最後決定去找辦法找到護庭十三番,一起合作幹掉藍染。

……結果這個方法也失敗了。

還沒說一句話就被認定是旅禍並且被追着砍的喬晨,只能無奈地打敗了那些追擊者,繼續開始逃跑。連續嘗試了很多次都是同樣的結果後,喬晨看着只剩下一點的體力,不得不放棄了繼續遊說的想法。

由於他爲了找回場子而作的死,幾乎全部死神都心疼着被陷害的藍染,並且認爲無論藍染做出了什麼都是可以原諒的。他們異常仇視來揭露藍染真相的喬晨,拒絕相信他說的事情。

追打他的死神流着眼淚,痛苦地喊着:“藍染隊長已經被人陷害,變成了那副樣子,居然還有人想要再誣陷藍染隊長嗎?!”

“無論藍染隊長做了什麼,我們都會理解他的!”

“哦,可憐的藍染隊長。”

喬晨:“……”

死神裏難道都是藍染的瘋狂腦殘粉嗎!他總能理解爲什麼藍染叛變會帶來這麼大的影響了。

他廢了大半天的功夫才甩掉了藍染引來的那波死神和腦殘粉,氣喘吁吁地又走了兩步,蹲在地上使勁平復激烈的呼吸。

汗水一滴滴落在了地上,喬晨覺得自己披散在後面的長頭髮實在是太礙事了……跟一張厚實的毯子一樣,嚴嚴實實地一直遮到了後背,而且還非常沉重。

他嫌棄地把頭髮一把揪起來,另一隻手摸出苦無,在髮根處比劃了一下。

乾脆把它也剃了吧,正好涼快一點。

可是這個髮型在pk的時候很好用……

喬晨一想到這個髮型的屬性,頓時又捨不得把它剃光了。正當他想要把苦無收起來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在喬晨的面前放大,並伴隨着“咣”的巨響,把喬晨身邊的牆壁砸出了一個圓形的大坑。

喬晨過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慢慢扭過脖子,向那個大坑中央看去。

等等,這個被砸暈的人,不是這部漫畫的主角嗎?!

作者有話要說:喬晨其實有自己一套原則的。

他最開始犯中二也是有原因的……奈何故意到最後就變成了習慣,越來越一發不可收拾了,然後就變成了中二小戰士!

昨天留言好冷哇,你們明明都把我寵壞了,卻又對我冷淡啦qwq好難過。

給你們安利一篇超搞笑的文!

除了他,大家都成女孩子啦!

隼子的目標是:成爲十代目的妻子。

武子的目標是:彭格列未來首領的夫人一定是個棒球員。

恭子的目標是:哇哦那個男孩子是我的,敢覬覦的人一律咬殺。

骸子的目標是:把骯髒邪惡的黑手黨都毀了然後嫁給可愛的綱吉君。

藍波子的目標是:還是幹掉Reborn那個碧池。

平子的目標是:……極限地看她們鬧騰。

春(猙獰臉):阿綱先生是我的!就算性別相同我!也!不!在!乎!!和我攪基吧!阿綱先生!!

沢田綱吉悲痛的看着依然短髮相貌可愛但是性別爲男的笹川京。

電腦點這裏!

手機點這裏!

插入書籤 決定了獨自戰鬥

“你你你……你不是那個,讓五番隊的藍染隊長懷孕的女人嗎!”穿着死神服裝,但看上去膽子很小的男生一手指着喬晨,抖個不停。

這一句話使得連同黑崎一護在內的所有人紛紛向喬晨看來,表情震驚極了。

“五番隊的隊長……隊長級?”

“喂喂,那個隊長級難道是個女孩子,不對,我記得是個男的啊?不是女協雜誌上老在癡漢的那個藍染隊長嗎?我姐姐也很喜歡他的臉啊!”

喬晨沒想到在主角這邊也能聽到這件事,頓時有了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的蛋疼感。和另一個男人扯上這樣的關係,讓喬晨覺得無比的難受。

當時只是想裝個逼找回場子,順便黑藍染一把,爲什麼這些死神都這麼天真的就相信了?!藍染居然也沒有澄清這點嗎?

“不是這樣的,那個是謠言。”喬晨沉着臉辯解道,頂着其他人疑惑不解的目光,尷尬地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期間,山田花太郎微弱的解釋:“但是市丸銀隊長很確定的樣子啊。”完全沒有引來其他人的關注。

隨後他不管他們相信與否,就果斷結束了這個話題。

“現在重要的不是這個。”喬晨擺了擺手,嚴肅地說道,“藍染惣右介會背叛屍魂界。”

現在已經到手的眼鏡數目是兩個,那就是說,他需要藍染起碼再在這裏停留兩天,並且找到打倒他的方法。

喬晨爲了找到幫手,頭一次對着主角進行了劇透,在說完之後,有些期待地看着黑崎一護,等着他正義感爆發去大戰藍染三百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