擡起眼,小心翼翼的朝着江佑赫的方向瞄了瞄,可是目光剛一落到那裏她就後悔了。

因爲,江佑赫也正在看着她,而且那面上的意思是讓她老老實實的把事情交代清楚。

猛的低下頭,然後漫不經心的繞着手指頭玩兒!

她纔不要交代!

她纔不要做叛徒!

哪怕是十惡不赦的壞蛋,也好過背叛組織的叛徒!

叛徒,是十分可恥的!

“剛剛高中部來了電話,金融一班一共有四個學生翹了課!”

諾熙正在沉默之中的時候,櫻井千嶼那個討厭的傢伙又開口了。

猛的擡起頭來,一個冷厲的目光掃過去,本以爲那個死傢伙會乖乖閉嘴,哪知道人家根本無視,那十分欠抽的臉上還綻放出瞭如花般的笑容!

怒!

她發誓,如果這個日本來的人妖再敢多說一句話,那她就立馬把他扔到海里去餵魚!

瞄,瞪,肅,殺,恨!

……

季人妖以眼殺人的絕招此刻被她發揮的淋漓盡致!

“這個丫頭是其中一個!”

櫻井千嶼邁步走了過來,雙手負在身後,彎腰打量了一下諾熙之後淡淡的開口。

“櫻井千嶼!”

諾熙冷冷的出聲,她現在的心情,豈止一個怒字可以形容的?

“呦?這樣就生氣了?”

櫻井千嶼笑嘻嘻的說着,然後擡起手就要來摸諾熙的臉。

“啪!”

毫不猶豫的擡起手,一把將那即將接近她臉的鹹豬手狠狠的拍落。

“下手這麼狠呢?”

櫻井千嶼擡起被拍紅的手端詳了一陣之後嘖嘖出聲。

“疼啊?”

眨巴了一下眼睛,諾熙一臉笑意盎然。

這個該死的人妖!

“小小年紀,下手不要這麼狠!要不然以後長大了就沒人要了!”

收起手,櫻井千嶼又開始裝模作樣的板起臉來開始訓她!^_^ 以下是:

沒人要了?

你這樣的人妖纔沒人要!

再說了,沒人要也與你無關!

哼!

不屑的扔給櫻井千嶼一個鼻孔,可是,好巧不巧的,她的目光又一次落到了江佑赫的臉上。

呃……

爲什麼他看起來好像一副高深莫測,什麼都知道的樣子!

“佑赫學長,我沒有翹課!”

即使事情敗露,也絕對不能承認!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當謊言說多了,謊言也就變成真話了!

而她現在,正在萬分努力的把她所說的謊言變成真話。

雖然謊言變成真話的可能性堪比火星撞地球。

不過,她堅信,滴水穿石,鐵杵成針,只要有恆心,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哦也!

爲自己暗自加了把勁,諾熙再次擡起頭迎上江佑赫的滿是考量的目光。

可是,他的目光好像有點兒冷!

不過沒關係,佑赫學長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的,她已經習慣了!

“諾熙,告訴我,你爲什麼到這裏來?”

毫不理會她堆笑的臉,江佑赫繼續不冷不熱的開口。

“閒來沒事兒過來玩的!”

繼續發揮她胡編亂造的本領,把謊言進行到底!

“那你怎麼過來的?”

江佑赫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然後一步步的向着她走來。

這一次,她沒有躲,不是不想,而是辦公室就這麼大點兒,想躲也沒地方躲!

“走過來的!”

高傲的一仰頭,諾熙繼續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謊。

好像也沒說謊,她本來就是走過來的,只是方法有那麼一點點不正當而已,僅此而已!

“還不說實話,真是個不討人喜歡的丫頭!”

旁邊的櫻井千嶼繼續發揮他煽風點火,火上澆油的本事。

側過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怒瞪一眼櫻井千嶼之後再次回過頭來看着江佑赫。

那個日本人妖的帳,她先記着,以後有的是機會讓他連本帶利還回來,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從體育部走出去!

想到這裏,諾熙忽然間又怒了。

左漠那個死傢伙!

也不知道他前世是不是做烏鴉的,什麼不壞他不說什麼,他說什麼壞,什麼就會來!

氣死了!

“諾熙,到現在你還不說實話嗎?”

江佑赫似乎也有些着急了,語氣聽起來有點焦急,不過更多的卻是無奈。

實話?

“我說的是實話啊!”

擡起手貌似不明所以的撓撓頭,做沉思狀。

她本來也沒說謊!

哼!

櫻井千嶼,本小姐記住你了!

聽到諾熙的話,江佑赫不由得擡起手揉了揉眉心。

“小孩子還真是一點兒都不誠實!”

櫻井千嶼做一臉嘆息狀。

“你說誰不誠實的?嗯?”憤怒的瞪着櫻井千嶼,諾熙把指節捏的咯咯作響。

雖然,這將會是一場實力懸殊的較量,可是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嗎?

“佑赫,你看,都這個樣子了,還是不肯服半分軟,這種不誠實的小孩,你又何必管她呢?就任由校方直接開除掉算了!”

櫻井千嶼走到江佑赫的身邊,十分惋惜的拍了拍他的肩。

“你說什麼?開除?笑話!你當我三歲小孩呢?”

聽到櫻井千嶼的話,諾熙立馬跳起來反駁。

放眼整個艾爾頓學院,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將她開除?

所以說,櫻井千嶼這個日本人妖,雖然長得人模人樣的,可是仔細一瞧就知道這個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再一次狠狠的鄙視你,嚴重鄙視到渣!

不,連渣都不剩!^_^ 以下是:

“佑赫,你看看,我也不知道怎麼得罪她了,一副恨不得殺了我的模樣!”

櫻井千嶼若有其事的拍着胸脯,彷彿真的被諾熙嚇到了一般。

“諾熙,說實話,你們到底來幹什麼?你要不說,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幫你了!”

江佑赫皺着眉頭,一臉的鄭重。

不太對勁!

諾熙第一感覺就覺得江佑赫不太對!

“真的會被開除?”

心裏有些惴惴,可是諾熙還是要先確認確認情況再說。

反正,她不能就這樣稀裏糊塗的被這倆笑面虎給蒙了!

“這次是真的!”

江佑赫的表情無比認真。

呃……

不是吧!不就逃個課?至於嗎?

“不騙我?”

再次確認!

“不騙你!”江佑赫點頭如搗蒜,就差沒有對天起誓了。

“好吧!那我相信你!”

諾熙長舒一口氣,像是剛剛放下了什麼沉重的包袱一樣。

“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來幹什麼的了吧!”

見她鬆了口,江佑赫連忙追問。

他可不喜歡人家不聲不響的就跑到了他的地盤,還一副‘我的地盤我做主’的模樣!

如果,今天來的人不是諾熙,他立馬把人打殘了,然後從窗戶扔出去!

(哇唔!好血腥!)

諾熙沒有回答,只是越過了江佑赫,越過了櫻井千嶼,然後走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吹着口哨,看起來一副歡快的不得了的樣子。

江佑赫和櫻井千嶼對望一眼,懵了!

這丫頭,到底怎麼了?

“諾熙!”

江佑赫是真的着急了,雖然以伊家的地位沒人敢動她,可是她這個樣子,開除只是早晚的問題。

伊家再怎麼財雄勢大,可是如果當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權威,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了!

“佑赫學長!”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諾熙終於開了口。

“你們到底來幹什麼的?”

終於按耐不住了,江佑赫走到諾熙的面前,彎下腰,雙手搭在她的肩上,使自己的視線與她的平齊,一臉鄭重的問。

“都說了不幹什麼!”

諾熙撇撇嘴,不以爲意的說着。

怎麼就是不信呢?

“說實話!”

這下江佑赫的聲音是徹底冷了。

他已經沒工夫再在這裏跟她磨嘴皮子了,他現在需要知道真相!

這四個小傢伙,不知道又在計劃什麼陰謀了。

他必須,趁這個陰謀還沒有成型之前,將它扼殺在搖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