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傻聽的兩眼放光,不過很快變的有些喪氣

“還是算了吧!沒什麼意思,再說用借來的東西裝逼本身就是不成熟的表現”

“那你以後怎麼辦?我聽說你爲了這次戀愛沒少受罪,還欠了不少錢”

夏楓的話令大傻再次不好意思地嘿嘿乾笑着撓撓頭

“沒關係,就當是個教訓吧,大不了我下學期繼續啃方便麪把帳還上,有機會呃你們一頓改善下生活就行了”

“要不我先借你點,你把帳先還上吧,以後你再還我”

“別—既然是我自己犯的錯,我就要自己買單,否則我就枉爲男人了”

大傻毫不猶豫地拒絕讓夏楓很欣慰,否則他就會低看大傻一眼了,其實他這樣問也有點試探大傻的意思,現在既然知道大傻有原則有擔當,他就不介意幫對方一次


“啃一學期方便麪也沒必要,讓公子幫你安排一個不影響學業的兼職吧,這樣你就能慢慢還賬”

“謝了”這次大傻倒沒拒絕,夏楓接着說

“男人需要有自己的事業,這樣才能獲得別人的尊重,在校創業的的例子不在少數,你自己可以仔細琢磨琢磨有什麼合適的項目,找到了跟公子說說,如果他覺得可行,無論所需資金大小,哪怕是需要上億的資金也無所謂,只要你敢想,我都會幫你投資創業,你給我相應的股份就行了,不過機會只有一次,所以你自己看着辦”

“楓哥—”夏楓的話讓大傻有些沒反應過來,上億的資金在夏楓嘴中卻輕描淡寫,他有些無法接受

“走吧,再晚我們該遲到了,你自己以後慢慢琢磨”夏楓不給他思考的時間,轉身出門,機會已經給了大傻,他以後能走到什麼地步,就要看他自己了

這就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吧,路上的夏楓心想

許多年以後,當站在自己人生巔峯的大傻被人問起他事業成功的契機是什麼時,他回想這段在他心中感覺有些荒誕的經歷時,內心唏噓不已……

進入校園後,公子特意拉下了幾步,跟夏楓談了一個問題:前幾天,在夏楓的財力支持下入股的那些產業陸續打來分紅,每個月論千萬計的利潤讓公子觸目驚心

而且這些利潤現在都打到了公子的個人賬戶上,這讓他心裏很不安,他明白必須想辦法有一個完善的制度或團隊管理這些收益,否者就這麼直接打在自己的個人賬戶上可不是個好現象,這樣對誰都不是個好事情

聽完公子說的問題,夏楓沉思了不久開口說道

“你抓緊成立一個保全公司,把葫蘆、男爵等人都拉進去,然後讓小天想辦法找些退伍的特種兵充實進來,公司辦公地點就設在‘U’工作室的下面幾層,公司的第一個業務就是負責工作室的安保,再招些人成立一個大點的財務部,負責管理這些資金”

“明白,三天內我就能搞定,不過保全公司的名字叫什麼?”

“就叫‘逆鱗’保全吧”夏楓下意識地摸着手腕,眼神有些飄忽— 趕到教室時,正好開始上課,小丫頭不善的眼神不時看向夏楓,明顯是對他的一夜未歸有看法,果然在第一節下課後她就寒着臉過來,用眼神把耗子趕走後,一屁股坐下,像只小狗一樣在夏楓身上嗅來嗅去

“昨晚幹嘛去了?”

“大傻失戀了,我們幾個陪他出去喝酒,然後又去跑了個澡,時間晚了就沒回來”這貨急忙解釋

“只是泡澡?沒幹壞事?”小丫頭臉上寫滿不信任

“當然,我是那種亂來的人麼?”這貨立刻保證,小丫頭卻埋汰道

“不好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偷腥的貓”

靠—居然這麼不信任我?我倒是想偷腥來着,可我敢嗎?這操蛋的魔神訣讓我想偷腥也沒那個膽子,不過跟小丫頭解釋不清,他有些無奈的表情面對着小丫頭

“你要真不信我也沒辦法,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想讓我相信也不是沒辦法?”

“什麼辦法?難道你想檢查檢查?”這貨有些無恥地看了看小丫頭,接着掃了眼自己下身,齷蹉的思想昭然若揭

“色狼”小丫頭經常被他嘴上調戲,不但免疫力在增加,見識也在增加,立刻就明白了他的不健康思想,賭氣地伸出小手擰住他的腰間,這貨立刻配合着作出一副齒牙咧嘴的誇張表情。

要不是因爲現在是在教室,讓他有些顧忌,這貨肯定會**出聲,以便能更加減少小丫頭的怨氣

“想要讓我相信,你下次晚上再出門就帶上我”,小丫頭話一出口,夏楓就明白她是藉口要挾自己,其實是想找理由出去玩,這段時間因爲擔心她的安全,基本上不讓她出門,天天教室和住處兩點呈一線的生活讓她有些不耐和心煩

她畢竟還是個青春少女,這段時間一直控制着她的行程,確實有些委屈她了,況且來自外界的威脅剛剛被解除,暫時應該是安全的,是時候讓她放鬆放鬆了,夏楓心想


“那晚上帶你們去蹦迪好不好?”

“真的?你說話算話”小丫頭立刻一臉驚喜

“當然”夏楓立刻保證,不過小丫頭變臉很快,她小臉上立刻有些糾結,躊躇着說

“我真的能去?”她是擔心給夏楓增加麻煩

“沒問題,晚上我跟霓裳姐說”夏楓心裏浮起溫馨的感覺,小丫頭越來越多地知道爲了他考慮,這讓他感覺很欣慰,臉上帶着憐愛地擡手摸了摸小丫頭的頭

“啪”小丫頭擡手打落他的大手,黑着小臉說

“不要摸我的頭,以後該長不高了”

“長那麼高幹嘛,你現在的身材就正好”夏楓的話令小丫頭心裏充滿竊喜,不過嘴上不饒人地說道


“哼-油嘴滑舌”然後起身雄糾糾氣昂昂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晚飯時,嘴上不把門的小丫頭就有些迫不及待地跟霓裳說晚上夏楓答應要帶大家去蹦迪,面對霓裳疑問的眼神,夏楓立刻寬慰她說道

“沒問題,就是出去玩玩”

夏楓的話讓霓裳確定目前是安全的,也就沒再介意,只是說自己不喜歡那裏的嘈雜,就不去了,讓她們別回來太晚

貝娜也許有事耽誤了,晚上夏楓等人出門時她還沒回來,於是只有商嬋被小丫頭強拉着出門,三人步行去往‘滾石’

三人坐下,叫的啤酒和飲料還沒送來,小丫頭就躍躍欲試地硬拉着商嬋跑入舞池,隨着音樂聲蹦了起來,小臉興奮地有些發紅

夏楓臉上帶着溫馨的笑容,品着啤酒看着舞池中很開心的小丫頭和明顯有些不適應,被小丫頭強拉下水的商嬋,因爲小丫頭擁有着永遠都讓人無法拒絕她的單純和善良,黛眉輕皺的商嬋整晚都是一副令人我見猶憐的表情……

一切都不需要夏楓操心,很有眼色的石頭早早就安排了幾個人,遠遠的關注着—他心目中楓哥的女人,一旦有荷爾蒙旺盛的傢伙被吸引,試圖上去打擾兩女,立刻就有人將他拉開,給與警告,所以兩女一直都沒受到打擾,玩的很盡興

直到晚上將近十二點時,小丫頭才依依不捨地被商嬋勸着離開舞池,返回住處,明天還要上課呢—

回到住處的商嬋蜷着雙腿坐在牀上,她的臉上充滿糾結,雙目無神地盯着面前擺放的一張大紅請柬

昨天她跟小丫頭同時收到了請柬,小丫頭當時鄙夷地說

“沽名釣譽,不去—”然後隨手扔進了課桌下,但商嬋卻不能像她那樣淡定,因爲給她送請柬的人是省委副書記的女兒王玉芬,對方赤果果地隱晦着說

“這次慈善拍賣會的主辦人家裏在BJ很有影響力,如果能獲得他家裏的支持,將會對商省長的前途大有幫助,絕對能令商省長更進一步”

這段話讓本來想要立刻拒絕的商嬋收起了當面拒絕的想法,陷入糾結中—

她跟王玉芬並不熟,但對方卻對自己說了這番話,肯定是有人想讓她這麼跟自己說,潛意識已經很明顯—估計是有人對自己有非分之想,或者也可以說是間接對父親有非分之想,試圖用自己當紐帶……

父親目前的尷尬處境她現在已經有些明白,知道通過聯姻是現在最容易達成解決問題的方式,但她從內心深處非常排斥和不願意選擇這樣做,畢竟這樣做搭上的將是自己一生的幸福

可不這樣做又能怎麼樣呢?難道繼續不清不楚地跟在這個壞蛋的身邊,小雪、霓裳姐、貝娜,還不知道外面還有沒有競爭對手,這種沒有意義的堅持有什麼用?估計最終還是避免不了遍體鱗傷的退出—

既然明知道追求幸福的希望非常渺小,我爲什麼還要爲了虛無縹緲的將來再堅持下去,這樣的選擇也許搭上的不光是自己的幸福,甚至也把父親的前途也耽擱了

商嬋臉上出現一股帶着黯然神傷的決然,她是個很理性的女孩子,所以已經咬牙做出了一個自認爲很理性的決定,雖然這個決定令她感覺很受傷和不甘—

掃視着屋內的佈置,回想着這段時間的愉快,令她回味的經歷,能令所有男人升起強烈保護欲的神情再次出現在商嬋的臉上,不過可惜,這一切沒人能看見…… 週六下午放學時,公子來找夏楓彙報成立‘逆鱗’安保公司牽涉到的問題,夏楓讓小丫頭兩女先回去,然後和公子坐在校園裏交談

“手續已經都辦好了,下一步需要確定一個負責人,然後好儘快招收人員、購買所需設備、車輛,讓公司快點步入正軌”

“負責人就你了,還找什麼?”懶得動腦勁的夏楓脫口而出,公子卻有些躊躇地回答

“讓我負責聯絡關係,順帶盯着我們有股份的產業還行,我可沒能力全權管理這個公司”

公子很聰明,深知權力越大責任就越大,夏楓又是個任何事都不習慣操心的性格,他有些害怕自己權利過大,以後容易引起別人的詬言,因爲在他心裏感覺:目前龐大的利潤需要一個合理的制度監控,或者說最好能有個夏楓完全信得過的人來管理更加合適。

“那你就出任副職,配合工作,負責人我再想想”夏楓沉吟着說,不如回去問問霓裳或者貝娜她們誰願意,交給她們兩個誰來負責


“嗯,我儘量做好前期的準備工作,不過負責人的問題要儘快落實,否則很多工作不好開展,總不能事事都來請示你做決定吧”

“嗯”……

三女圍在餐桌前吃飯,商嬋鼓起勇氣開口

“霓裳姐,我晚上要出去辦點事”

“嗯,晚上出門自己注意安全”霓裳輕應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這很正常,但小丫頭卻有些殷切的插口問道

“商嬋姐幹嘛去?”

“我去出席一個慈善拍賣會”商嬋臉上有些苦澀地遲疑着說道

“是周濤舉辦的慈善拍賣會?”小丫頭問

“嗯”商嬋的回答有些細若蚊蠅

“沽名釣譽、譁衆取寵,去那有什麼意思?”小丫頭埋汰,看到霓裳疑惑的眼神,她解釋道

“是BJ周家的周濤,不知道抽什麼風,跑到ZZ市來舉辦什麼慈善拍賣會,我纔不信他有這麼好心呢?所以我都沒搭理他,給我的請柬我都扔教室了”

小丫頭毫不在意的話讓霓裳輕皺雙眉,商嬋低着頭,臉上卻越見苦澀,這就是真正的大家族子弟,一般人夢寐以求的機會,她卻可以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這是自己出生卑微不得不面對的悲哀,商嬋心裏泛起令她無力的強大自卑,平生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出生並不高貴,從小到大憑藉着父親的地位,一直感覺很優越的商嬋,此時內心充滿了自卑和黯然神傷—

看着商嬋此時的表現,再結合商耀陽此時的尷尬處境,霓裳立刻明白了商嬋的無奈和糾結,她在心裏暗暗嘆了口氣

“要不—我介紹幾個人給你父親認識”

霓裳的臉色很鄭重,她的話某些時候代表了趙家的態度,這句話等同於趙家朝商耀陽拋出了橄欖枝,如果商耀陽本人在場,他絕對會充滿驚喜地欣然應諾

可惜現在面對的是正處於自卑中的商嬋,這個時候的商嬋是軟弱的,但一貫的高傲讓她此時也是好強的,她明白霓裳是好心,但她感覺如果自己此時同意霓裳的建議就是接受了施捨,這樣連自己唯一能夠保有的最起碼的驕傲也將不復存在

“謝謝霓裳姐,不用了”商嬋賭氣般選擇了捍衛自己最後的尊嚴和屬於自己的驕傲,當她重新擡起頭來時,苦澀地神情消失不見,臉上是高傲和清冷

霓裳恍然醒悟自己的意見好像表達的不是太和適宜,居然激起了商嬋的好強和逆反心理,她在心裏再次嘆了口氣,卻沒再繼續開口相勸

很多時候,命運的選擇權其實都在自己的手中,商嬋如果因爲自尊而放棄改變命運的機會,那也是她的選擇,別人左右不了,自己已經盡到了心意,沒必要糾結—

小丫頭雖然不是太清楚情況,不過她感覺到了氣氛有些壓抑,所以低頭小心翼翼地對付晚飯,不敢再亂說話,商嬋草草結束晚餐,回屋換上一身職業裝,心情複雜地出門

“唉—”霓裳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小丫頭有些莫名的疑惑和失落

“商嬋姐好像有心事,她會搬出去嗎?”

霓裳的回答卻讓小丫頭感覺莫名其妙

“如果她真的在乎小楓,就不會”

wWW● TTkan● ¢ ○

“哦—”小丫頭弱弱地迴應了一聲,雖然不明白,但心裏卻莫名地有些不舒服,好像感覺商嬋將要遠離目前這個小團體

夏楓有些奇怪地看着消失在遠處的窈窕身影,因爲他有種古怪的感覺,商嬋的背影有些孤獨,給人一種決然和無助的怪異感覺

他搖了搖頭,走進樓道—

屋裏的氣氛有些沉悶,沒見到霓裳,只有小丫頭雙手託着小臉趴在餐桌上,一臉若有所思

“小丫頭想什麼呢?”

走進廚房盛飯的夏楓斜眼看着她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