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搖頭:「說了你也不懂,你只需要知道我能殺神就可以了。」

又來了!

無力又無奈看著,北風若蘭又好半天沒出聲。

林昊也沒打算回去,直接在甲板上躺下來,此處風景不錯,也是個觀星的好地方。

北風若蘭也被他放躺在旁邊,時不時說兩句,但大多數時間還是在沉默,靜靜品味著這別樣的寧靜。

時間就這麼悄悄溜走,某一刻,當感覺身體恢復行動力,一聲不吭,美麗的長公主殿下直接跳湖。

此後不久,一件件無主星衣被當成戰利品從湖底打撈上來…… 打撈上來的星衣大多已經破損,完好的數量並不多。

但破損的程度都比較有限,只需要經過一定的修補,然後去除原主人的精神印記便能重新啟用。

是以這從四級到六級,更有數件神聖青銅共計上百件星衣,著實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知道林昊看不上這點,也有點想要報復這人讓自己擔驚受怕的小心思,打撈上來的東西問都沒問,北風若蘭全部私吞。

林昊也不理這事。

既然她喜歡大半夜遊水,那就游好了,左右他也不吃虧,畢竟這也是個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她渾身濕漉漉的樣子看著也還算養眼。

時間就這樣悄悄走著,不知不覺,月淡星稀,天色泛白。

這個時候北風若蘭倒是反應過來了,面色紅紅滿臉苦大仇深瞪著林昊,那模樣,彷彿吃了好大的虧。

林昊也不理她,淡然道:「看我也沒用,我也沒要你下水去撈。」

「難道就扔下不要了?」北風若蘭氣呼呼的道。

身上衣裳尚未完全風乾,話語間胸口的顫抖依舊十分明顯。

林昊挑眉:「所以還是不能怪我啊,是你自己要下去撈的。」

真是好討人厭!

北風若蘭都氣懵了,不過仔細想想貌似還真怪不得人,加上其實在她心裡林昊也不是外人,是以終究也就象徵性意思意思,很快她又恢復了平日里溫婉大方的樣子。

時間不早,想著很快此處就會熱鬧起來,二人也沒再耽擱,隨便選了方向靠岸,而後迅速離開。

不出所料,剛離開沒多久,不少人打馬而來,正是昨夜暗中派人跟隨那些人。

只可惜,過來的他們什麼都沒發現。

寒露承德失蹤了!

寒露王國使團大量成員失蹤!

就連那些昨天夜裡派來盯梢打探消息的人馬都人間蒸發了一般,全無蹤影!

也沒有發現林昊和北風若蘭存在的痕迹!

怎麼回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

滿腔疑惑無人知。

當獲悉林昊和北風若蘭已經回城,不少人想要回頭去問。

可這種事到底不好開口,主要是根本沒有開口的立場與理由,是以最終這一切就這麼悄悄塵封了。

……

林昊回到紫霄苑。

北風若蘭回了一趟王宮,又去了一趟學院,很快也來了紫霄苑。

轉眼時間過去半月。

對於林昊來說,那張白銀圖鑑的理解並不費勁。

白銀相對於青銅的最大優點在於可以更快速更高質量的聚集星辰之力,同時適合的武者群體也提升到了武皇以上。

半個月的時間,他不僅吃透了圖鑑,而且還成功製作了四套神聖白銀級別的星衣出來,可謂是收穫頗豐。

北風若蘭這些日子也一直賴在湖心小築。

對於林昊的神奇,現在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而她留下來的目的,那點女兒家的小心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學習星衣修復技術。

相比從無到有製作一件星衣,單純的星衣修復難度自然要低上許多。

林昊的指點下,半個月下來,那些破損不是很嚴重的星衣基本上都被她成功修復。

都是星獸星衣,一共八十多件,品級不一。

僅有的三件神聖青銅星衣也被成功修復,不過動手的是林昊。

完成這一陣的工作,這天一早二人一道離開紫霄苑。

甩開外面盯梢的人群,二人來到一家拍賣行。

這是一家地下拍賣行。

所謂的地下拍賣行,某種程度上說其實就是一個合法的銷贓場所。

在這裡,拍賣行只負責拍賣,至於貨源與買家相關的東西,他們從不過問。

因為龐大的市場與需求,如同奴隸市場一樣,這種拍賣行其實是合法的。

只是因為潛在的風險太大,只是因為風險太大,這種地方的傭金抽成比例高達兩成,比之普通拍賣行高出一倍。

北風若蘭就是過來銷贓的。

手上那批貨,別說她身為王國公主,哪怕她就是一個普通人,也不敢堂而皇之拿去拍賣,否則指不定會鬧出多大亂子。

事情也很順利。

隔著一段不短的距離,無人的角落裡,北風若蘭拿出兩件早就準備好的寬大黑色斗篷,一人一件套上。

進到拍賣行,交付了十件星衣,又拿到憑證,二人離開。

同樣的操作,北風城各處地下拍賣場來回了好幾次,最終全部交付出去。

如此之大的手筆,自然引發不小的轟動,畢竟地下拍賣場也是公開拍賣的,拍賣之前放消息做宣傳各種程序比之正常營業的拍賣行絲毫不少。

不過這已經不是林昊和北風若蘭要關心的事情了。

手中修復完好的星衣全部交付出去,這件事直接拋之腦後,北風若蘭陪著林昊前往賞金工會。

說是工會,實質上其實是神殿,因為賞金公會背後站著的是無數武者視為信仰的賞金之神。

「註冊成為賞金公會的一員,便可以通過工會平台發布任務。」

「任務根據難度以及範圍不同需要支付的酬金不等,通常來講,難度越高,範圍越大,需要支付的酬金越多。」

「而酬金之外,作為任務的發布者,發布人必須將任務相關酬勞交與賞金公會凍結。」

「也不用擔心給出的物品會被吞沒,因為任務酬勞會被凍結封存在一個獨立的空間,除非任務被人完成又或者到時限失敗,否則沒人能取出來。」

「除了發布任務,這裡還能接取任務。」

「賞金之神被無數武者視為信仰的根源就在這裡了,通過遍布大陸的賞金公會,每時每刻都有數不清的武者通過工會平台完成任務獲得賞金,從而繼續在武道之路上礪礪前行。」

「不過相比發布任務只要有足夠的酬勞來說,接取任務要求的更多一些,最簡單的例子,若在工會的獵人系統中沒有足夠的等級,那麼很多高等級的任務就接取不了。」

「……」

前往賞金公會的路上,北風若蘭說了不少有關賞金工會的事情。

最後,她很驕傲的表示自己已經是一名青銅十級的賞金獵人。 賞金獵人體系,一個獨立於武者體系之外的獨立體系,雖然對武道修為有要求,但武道修為並非唯一。

黑鐵十級,青銅十級,白銀十級,黃金十級……

看似簡單的體系,實際上每一級都有著嚴格的要求,不僅僅要求武力值,更要求人物的接取量完成度。

從這個層面來講,作為王國公主,北風若蘭能悄悄把賞金獵人等級提升到青銅十級,真心不易。

林昊自然不會無聊到跑來跟那些低級武者搶飯碗。

他是來發布任務的。

耗費一枚星石,填寫了一些基本信息,他成功成為賞金工會的一員,一名黑鐵零級賞金獵人。

之後他就準備發布任務了。

發布任務的內容十分自由,只要能出得起相應的酬勞,那麼就算要發布殺神的任務也是可以的。

至於發布任務需要付給賞金工會的酬金,則需要由工會方面評定任務等級之後再行收取。

鑒於林昊是新成員,工會窗口的工作人員十分耐心的對他普及了一些有關發布和接取任務的知識。

很快他也有了自己的決定。

「全大陸範圍懸賞十萬種不同種類的花草樹木,必須活體,酬勞一件神聖白銀星衣。」

全大陸範圍懸賞!

酬勞一件神聖白銀星衣!

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這一開口,窗口裡面工作人員差點驚掉下巴。

意識到林昊不是在開玩笑,很快工會高層出來了,林昊被請到一間專用的會客室。

在這裡,林昊受到十分隆重的接待,而他的身份也十分順理成章被誤解成某一處神殿出來遊歷的高級成員。

林昊也沒有辯解什麼。

有了這層誤解,任務發布順利了許多。

同樣的任務一共發布了四條,全都是全大陸範圍,為此,他不僅要交付四件神聖白銀星衣,同時光要支付給賞金工會的任務發布費用就高達兩百萬星石。

除了這四個一模一樣的任務,他又在全大陸範圍內發布了另外一系列的任務。

比如全大陸尋找美麗的蝴蝶,比如全大陸尋找優質的蜜蜂,比如全大陸尋找會唱歌的鳥兒……

等等等等,要的東西都很古怪,對於許多人來說一文不值,可偏偏給出的酬勞驚人,連神聖青銅專屬星衣都有。

搞定這一切,他很輕鬆帶著北風若蘭走人,留下賞金工會裡一群高層目瞪口呆,感覺如同身在夢中。

「放心吧,賞金工會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像這樣全大陸發布的任務其實並不多,以我的了解,最晚明天這個時候,全大陸範圍內的賞金獵人就能看到你發布的任務了。」

賞金工會自成系統,裡面有些匪夷所思的東西,很是神奇,並不是外人所能了解的。

但對於外在的結果,很多人都能輕易看得到,比如很快將任務發布在發布者懸賞的區域,又比如任務完成之後發布者與接取者雙方都能在第一時間拿到想要的東西和應得的酬勞,等等等等。

從工會離開,返回學院的路上,見林昊不怎麼說話,北風若蘭便道。

說完又好奇問道:「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你為什麼需要那麼多沒有用的東西?」

的確令人費解。

這不僅是她心裡的疑惑,同時也是賞金工會裡面許多人的疑惑。

林昊笑了笑:「為了復活一個人!」

嘴角微微上翹,此刻他面上呈現出來的是一種前所未見的柔和。

北風若蘭眨眨眼,半響小聲道:「是個女人對不對?」

林昊沒答,算是默認。

沉默好久,北風若蘭忽然笑道:「好幸福,若是有誰願意這樣為我,那我馬上就去死。」

林昊無語,下意識跟了一句:「那你去死吧!」

便這一句,北風若蘭哈哈大笑,莫名其妙就變得十分興奮。

……

林昊回到學院。

學院還是老樣子,外面的風波似乎全都被擋住,完全影響不到這方天地。

儘管如此,他的歸來依舊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可惜不論如何請求,他都沒有鬆口,很多人再開星衣製作課的念想也成為了奢望。

倒是北風若蘭身為王國長公主,一方面於心不忍,一方面又為王國大局,主動接任了這門差事。

這對她在學員之中的人氣提升很大,便是在朝堂之中也引發了不小的反響。

而就實力上說,好歹也私底下跟了這麼久,教授這些學員她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只是這樣一來她就變得很忙了,往往好幾天都見不到蹤影。

林昊也忙碌了許多。

賞金工會的確是個好地方,才三天時間,他懸賞的任務就全部被人完成了。

四十萬活體花草樹木,雖然有不少重複,可原本就在預料之中,且他也從未想過每樣就只種植一株,是以無傷大雅。

任務完成得這麼快,料想應該是以家族或者國家為主體,但這與他無關,他需要的只是結果。

在此之外,美麗的蝴蝶,勤勞的蜜蜂,花間飛舞的小精靈,會唱歌的鳥兒,等等等等,美麗的小生靈收集了不少,甚至有些還是罕見珍品,擁有者強大的培養潛力。

就是這些東西,拿到手之後,他第一時間召喚創世星衣返回地球。

全部安置好,等再次回歸,他便開始了重複性的工作,觀星,製作星衣,賞金工會發布任務,回地球……

而就在他動力十足每天都這樣樂此不疲時,暗地裡也有不少事情在發生。

……

寒露承德狼狽逃回寒露王國。

為了掩蓋自己的過失,途中他將先一步撤離的使團成員不論貴賤悉數殺死。

等回到寒露王城,便以一種忍辱負重的姿態開始控訴北風王國方面的暴行。

在他的描述下,北風王國不但殘殺了使團成員,更是企圖將他永久的留在那片異國他鄉的土地上。

便是這樣一種操作,加上某些人以及神殿方面的推波助瀾,很快他便被塑造成一位充滿悲情的王國英雄。

然後很自然的,與北風王國國戰一事提上朝堂。

另一邊,一直忍辱負重的長風公爵府也在這段日子盼到了希望的曙光。

一方面在外雲遊的老公爵終於回訊,不日之後即將返回。

另一方面北風之狼也終於啟程,目標直指王都北風城…… 北風城。

時節入秋,如同外界華夏一般,不知不覺又是一年豐收時。

這個時期格外忙碌,不論王公大臣還是神殿神職人員皆很有存在感。

便是連北風學院廣大師生也參與其中,該殺野獸星獸的殺野獸星獸,該統籌後勤的統籌後勤,該公益演出的公益演出。

力量為尊的世界,這種種行為看似古怪,實則不然。

說到底,不論王權還是神權,需要保持統治的穩定,最需要關注的永遠是最基層的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