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記住,你們雷家變成這個樣子,不是我造成的,而是你,是囂張跋扈的你才讓雷家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你才是罪人,知道嗎?」

林逸盯著雷倩不屑的冷笑道,如果不是練霓裳之前拚死相救,林逸還真的不想給對方這個面子。

畢竟雷倩活著對林逸來說就是一個隱患,哪怕她的修為現在已經被盡數毀掉,仙域本就是一個充滿了無數可能的世界,按照林逸從撼天宗內得到的玉簡所知,仙域之大無邊無際,便是常年居住在這裡的人都無法探查清楚。

廣袤無邊的大地,能夠蘊含的天才地寶實在太多了,白日飛升的例子林逸都見過不知凡幾了,再加上人的無窮潛力,林逸心裡是一百個不願意讓雷倩活下去啊!

「多謝林少今日之恩,霓裳沒齒難忘!」

練霓裳何嘗不知道林逸是因為她才放棄了擊殺雷倩呢,她又何嘗不知道林逸這麼做有可能會給自己留下隱患呢,可林逸竟然還是答應了,這不禁讓她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呵呵,好了,沒事兒。」

林逸淡淡一笑,取下了雷倩的儲物戒指之後,扭頭看向了雷家子弟,邪魅一笑,在他的掌心處悠然出現了一縷火苗,這火苗不大,可是雷家眾人此時一看,一個個卻猶如見到了鬼魅一般驚悚十萬分。

林逸的火焰有多厲害,他們剛剛可是看的非常清楚,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啊!

連雷家的老祖,堂堂仙人之境的強者,都因為這火焰而被斬殺了,他們如何能夠抵擋呢?

見雷家子弟如此惶恐不安,林逸嘴角的笑容越發的冷漠起來,當即不屑的冷笑道:「雷家老祖已經被我鎮殺,爾等若是想要苟活下去,就交出自己的儲物戒指,我給你們一條活路,否則,全部把把你們燒成炭,不過本少倒也不是缺少那資源的人,所以雷家的資源你們大可以繼續享用,我不會動用分毫的!」

眾人一聽,頓時心頭一緊,交出儲物戒指,那可就等於是交出了自己畢生的積蓄啊!這當場就激起了很多人的殺機,不過在聽到林逸不霸佔雷家資源的時候,眾人又忍不住悄悄的鬆了一口氣,畢竟雷家的資源實在太恐怖了。

他們如果能夠繼續享用的話,這次的損失倒不是很大。

「瑪德,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

林逸眸光一寒,屈指一彈,一縷業火轟然落在了一名雷家子弟身上。

「轟!!!!」

業火落下,宛如落在了汽油桶里一般,瞬間就熊熊燃燒起來,那可怕的火焰直接把整個人都吞噬起來。

「啊!!!!我好痛苦,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被熊熊火焰焚燒的雷家子弟,揮舞手臂,不斷發出一道道凄厲至極的慘叫,那凄慘的樣子,嚇的雷家眾人都是心頭亂顫,一臉的緊張啊!

而後。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直接在眾人的面前被焚燒成了灰燼。

整個過程也不過才區區幾個呼吸的時間。

整個聽風樓的頂層,此時站著足足好幾百人,可是卻沒有一人敢吭聲,沒有一人敢說話,在他們的眼中,現在的林逸那就是殺神,那就是任何人都不能招惹的神啊!

「怎麼?雷家的子弟都這麼牛氣的?寧願死都不願意交出儲物戒指?」

林逸一看,雷家子弟竟然還是無動於衷,不禁怒了,咬著槽牙,怒瞪雙眸呵斥道,體內的靈氣也轟然鼓噪起來。

「轟!!!!」

一股滔天的火海轟然出現在了林逸的背後,宛如想要吞噬大地的滄海一般,給人一種無可抵擋的絕望之感。

「既然你們不願意交出儲物戒指,那就都給老子去死吧!」

林逸咧嘴咆哮。

「不,林少,不要,我交,我交啊!」

一名膽小的雷家子弟面色一變,扔出了自己的儲物戒指。

林逸見狀,背後滔天的火海悠地消失,面色也好看了一分,冷漠的說道:「不想死的留下儲物戒指滾蛋,至於其他人,哼哼,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多大的本事,能否在我的火焰之下存活。」

「是是,多謝林少,多謝林少!」

一名名弱小的雷家子弟一聽,紛紛一臉慌忙的留下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他們的境界修為不高,這儲物戒指中的資源自然也就不多了,留下總比死了好啊!

兵敗如山倒,有人帶頭,那這個效應可就無比的恐怖了,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在林逸的面前就漂浮著足足十幾枚儲物戒指,雖然這戒些戒指內並沒有太過珍貴的東西,可架不住人多啊!

「你們幾位既然想死,那老子成全你們好了!」

林逸盯著雷家的管家,以及還剩下的幾名強者咧嘴一笑,就沖了過去,人在半空中,軒轅劍驟然出現,一劍光寒十九洲,劍氣縱橫三萬里。

整個頂樓在這一刻都彷彿成為了劍的世界一般,到處都充斥著可怕的殺機。 別看林逸在雷霆面前似乎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可是收拾雷家這些渡劫期的強者,他還真沒有絲毫的擔心,現在軒轅劍跟狼牙棒升爐融為一體,他的戰鬥力飆升,殺這些人簡直猶如砍瓜切菜一般輕鬆簡單。

「噗噗!!!」

一道道血箭標飛,一名名強者在鋒利無匹的軒轅劍之下,直接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鮮血染紅了地板,染紅了牆壁,內臟四處在蠕動,整個聽風樓的頂樓,在瞬間就像是進入了阿鼻地獄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視覺衝擊。

很多心境弱小之輩,根本無法承受這恐怖場景,當場就嘔吐了起來。

雷家那些心存僥倖,想要跟林逸一較高低的子弟,此時一個個也是面色驟變,臉上充滿了惶恐不安之色。

「我交,我交啊!」

倖存的雷家子弟手腳慌亂的扔出了自己的儲物戒指,隨後急忙匍匐在地上,一臉緊張絕望的哀求道。

林逸見狀,咧嘴不屑一笑,猙獰道:「機會我給你們了,既然你們不願意把握,那就去死吧!」

話落。

軒轅劍再度攜帶二十龍之力瘋狂的舞動起來,劍光閃爍,宛如三九天呼嘯的寒風一般,給人凌厲寒冷到了極致的感覺。

一顆顆人頭落在地上,宛如大西瓜一樣,咕嚕嚕滾出老遠。

數十個呼吸之後。

林逸停下了手中的動手,軒轅劍上鮮血如*不斷的順著劍身滴落在地上。

整個聽風樓內所有人都是一臉的凝重畏懼之色,便是王世興此時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他很清楚,自己小看林逸了,在這個年紀就有如此心性,實力,絕對是妖孽級別的存在了。

「還愣著做什麼?把現場給處理了,雷霆仗勢欺,被林少擊殺,他罪有應得!」

王世興看著還在發獃的執法隊隊員,頓時眼睛一瞪,憤怒的呵斥道。

眾人一聽,猛的打了個機靈,隨後便急忙上前開始收拾地上的屍體。

而林逸則是把所有的儲物戒指收下,而後看著王世興笑道:「王兄,此去撼天宗路途遙遠,不知可否送一程呢?」

現在,他鋒芒畢露,殺了雷家這麼多人,又得到了一名仙人之境強者的儲物戒指,再加上雷家一眾子弟的儲物戒指,他身上的財富簡直恐怖到了一個極致。

如果沒有人送他一程的話,就這麼出去,林逸估摸著自己恐怕沒有命回到撼天宗,畢竟他的實力就擺在這裡,而且紅蓮業火的手段眾人也都已經見識到了,下次他未必能夠出奇制勝。

硬拼的話,他肯定不是仙人之境強者的對手,這幾乎不用考慮。

可到了撼天宗卻不同了,撼天宗那可是諸多勢力,宗門,老祖長眠之地,在哪個地方動手,隨時都可能把別人的老祖打出來,那後果沒有一任何一個人能夠承受。

可以說除了白雲城之外,這附近可就只有撼天宗的北邙山是最安全的了。

而且到了北邙山之後,他也有足夠的能力保證自己的安全。

王世興一聽,神情一怔,隨後急忙討好的笑道:「既然林少有需要,那我自當送一程。」

「呵呵,好。」

林逸滿意一笑,一枚儲物戒指悄悄的落在了王世興的口袋裡,裡面足足裝了一百萬的靈石,在這白雲城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王世興見狀,呵呵一笑,也沒有說破,畢竟他的境界也不是特別高,對於修行資源,他同樣也很需要。

「等會兒你們在後面跟著,我帶著楚紅先出去,不過你們一定要準備好啊!萬一有強者偷襲我,可要保證我的小命啊!到時候得到的好處,我跟你們執法隊的兄弟一起分!」

林逸咧嘴銀盪的壞笑道。

王世興一聽,不禁愣住了,這心裡也是越發的尊敬林逸了啊!不但實力夠強,手段夠狠,連這心思都讓人恐懼啊!這完全是想要借著執法隊的手,幫他殺人啊!

「難道這小子是那位的接班人?」

王世興皺著眉頭忍不住在心裡嘀咕了起來,若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就更要巴結林逸了啊!畢竟未來林逸前途簡直不可限量啊!

「呵呵,林少放心,我跟你一見如故,自然不能看著你被人欺負,我執法隊,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做,而且保證做到完美!「

王世興看著林逸,一臉恭敬的笑道。

「哈哈,好,你只管放手去做,我保證,將來你一定會以今天的決定而感到驕傲!」

林逸自信滿滿的冷笑道,他只要能夠回到北邙山,憑藉手中的資料,他崛起已經是註定的事情了,最少,下次遇到仙人之境的強者,他也有了活下去的機會。

他可不相信隨隨便便都能夠遇到仙人之境的強者,只要他的修為能夠上去,憑藉他掌握的資源功法,將來,他註定會成為仙域最強的存在,沒有之一。

「將來?」

疏妝 王世興神情一怔,下意識的以為林逸這是在暗示他呢,當即笑道:「那我就多謝林少了,林少大可以出去,我們會隱匿在百米之外,而且我們還掌握有聲波攻擊的手段,完全可以在千萬分之一的時間內穩住局面!哪怕是仙人之境的強者出面都不行!」

搶婚總裁V587 現在王世興是徹底要巴結林逸了,之前在跟雷霆作戰的時候,他之所以沒有動用執法隊,只是不想把事情鬧大而已,畢竟一旦大面積開戰,不管結果是什麼,都不是他王世興能夠承受的。

可現在,他卻沒有了這方面的顧慮,他完全可以放手一搏。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隨後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好,那我就先走了!」

林逸拍著王世興的肩膀,一臉開心的大笑道。

「恭送林少!」

王世興急忙彎腰一臉討好的笑道,現在他已經陷入對林逸身份的猜想之中,林逸這拍肩的動作也越發的堅定了他的想法,畢竟以往可只有高高在上的城主才會這樣拍他的肩膀啊!

「霓裳,跟你師兄說一聲我先走了,以後需要煉丹什麼的直接把靈草送到北邙山就好了。」

林逸看著練霓裳淡淡一笑,便拉著楚紅的小手從聽風樓上飛了出去。 看著宛如神仙眷侶一般的背影,王世興神色凝重,急忙扭頭看著背後的執法隊眾人呵斥道:「馬上回去把白雲六仙給我請過來,務必要保證林少的安全。」

「什麼?請白雲六仙?」

眾人一聽,皆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白雲六仙,可以說是執法隊內勢力最頂尖的存在了,而且六人還修行有一套合擊之術,威力更是恐怖。

紅塵籬落 執法隊之所以能夠震懾眾人,跟白雲六仙可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可現在,王世興竟然為了一個天龍之境的小子,竟然就要動用白雲六仙,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還愣著做什麼?沒聽到老子說的?」

王世興瞪著眼睛,一臉猙獰的呵斥道。

「是!」

眾人一聽回過神兒,急忙轉身離開去通知白雲六仙。

而王世興也緊隨其後直接從聽風樓上跳下,遠遠的跟在林逸的背後保證林逸的安全。

一路風馳電掣林逸僅僅只是用了不到十分鐘的功夫就出現在了城門口。

「林少!」

城門口的守衛一看到林逸急忙宮恭敬行禮。

「呵呵,好!」

林逸淡淡一笑,放慢了腳步,必須要給那些想要弄死他的人準備一點時間啊!要不然,豈不是白讓王世興來了?

「那個,我林逸要走了,你們有什麼話說嗎啊?」

林逸看著眼前的兩名守衛,清了清嗓子,淡淡的問道。

「恩?走?那恭送林少!」

兩名守衛神情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只能硬著頭皮看著林逸恭敬的說道。

「那個,你們看要不要,告訴一下別人啊?」

林逸有些不自然的問道。

「告訴別人?為什麼啊?」

兩名守衛異口同聲的問道,他們知道林逸的來頭不一般,可如何能夠猜到林逸心中的想法呢?

「瑪德,你們兩個榆木腦袋,馬上給我敲鼓打鑼,恭送老子離開!」

林逸瞪著眼睛,一臉無奈的呵斥道。

「哦,好!」

兩人雖然依舊還是不清楚林逸的目的是什麼,不過倒是明白了林逸的要求,當即兩人直接找來了兩名壯漢,抬著一個巨大的銅鑼就在城門口開始敲打起來。

「咚咚咚,恭送林少離開!」

「咚咚咚,恭送林少離開!」

……

鑼鼓喧天,壯漢的聲音更是宛如驚雷一般滾滾蕩蕩在城樓上空響個不停,足足傳出七八里遠,進出城的每個人都是一臉的震驚詫異。

他們什麼時候見過,竟然有這種陣仗呢?

那名在城門口等候多時的銀牌殺手此時卻是眼睛一瞪,一臉的詫異,不明白林逸為什麼要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主人,這樣……真的能夠把敵人吸引過來嗎?」

楚紅皺著眉頭,撇嘴,有些尷尬的問道,實在是周圍行人的目光太讓人尷尬了,那傢伙簡直就像是在看待智障一般啊!

「呵呵,你放心好了,本少的辦法一定靠譜,等會兒說不定還是要發財的啊!」

林逸美滋滋的笑道,雖然還沒有來得及清理自己的戰利品,不過光是一名仙人之境強者的儲物戒指,其中蘊含的東西恐怕都是天價了,仙器什麼的那鐵定是有了。

見林逸如此信心滿滿,楚紅倒是不好再說什麼了只能嘟著小嘴,輕輕的點了點頭。

十分鐘后,在林逸的周圍甚至出現了一群專門停留在這裡的圍觀人群,每個人都是一臉好奇,不明白為什麼要歡送林逸。

見人群越來越多,林逸嘴角的笑容也越發的燦爛起來,當即拉著楚紅的小手朝著前方走去,他相信,經過這段時間的折騰,那些想要殺他的人應該都已經知道他離開的消息了。

隨著不斷朝著北邙山的方向走去,周圍的環境也慢慢變得荒涼起來,野獸的蹤影,嘶吼,開始慢慢的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當走到了高俅被追殺的地方,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嗜血的笑容,緩緩轉身看向了自己的背後,冷冰冰的呵斥道:「我說諸位,你們這隱匿身形的手段也實在太膚淺了一點吧!還是滾出來受死吧!」

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