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軒這個時候回想起第九十九道陣法,眸子里閃過一道不確定。

但是那個陣法,關於這個時空的認知很多,如果是她,未必會比自己用的時間長。

唯一的解釋就是,第九十九道陣法另藏玄機。

所以說啊,少年,帝君霖的陣法怎麼會這麼簡單的就讓你破了。 男人之間的眼神可以表明一切,即使陌上軒現在是溫潤的,但是他再看自家小姑娘那不經意的眼神也表明了一切。

他或許了解他家小姑娘的一切,但是,看到他在陣法中留給小姑娘的話,他絕對不會像繼續看下去。

而那些話當中,就有怎麼破解第一百道陣法的快捷法子。

這些話,陌上軒不會去看,但是他家小姑娘肯定會看,所以最後的結果還是帝君霖偏心的沒邊了。

帝君霖擺的兩個陣法,第九十九道陣法和第一百道陣法是連在一起的。

第九十九道陣法,他們用的時間雖然長,但是還是很短,而第一百道陣法是真的難,陌上軒總共用了五炷香的時間。

但是這五炷香的時間表明的是他破不了,他連試都沒試,他只是把第一百道陣法看了一遍,只是看了一遍,就用了五炷香的時間。

然後他知道自己破不了,沒有垂死掙扎,直接出來,他的性子也越發的果斷了。

而慕君玥第九十九道的陣法用的時間雖然長,但是她那是記了某人的心意,所以第一百道陣法,只用了半盞茶的時間。

這個陣法雖然很複雜,但是那些也只是障眼法,解法很簡單。

慕君玥選擇接受帝君霖的好意,不是不想嘗試坐享其成,而是她本事陣法方面不如夜黎。

如果時間長了,或許可以,但是現在不行。

而且帝君霖說了,最後一個陣法,除了他自己,不會有人能破開,無論是誰。

那麼最後一個陣法不是持平就是持平,還要加賽,不如由她結束。

……

但是在眾人的眼裡,慕君玥勝利了,一百個陣法全部破開,這是可以進入元華宗榮耀榜的事迹了。

明明當初是一樣進來的,現在的慕君玥,他們只能去仰望她了。

鳳舞大陸的人假惺惺的送上了祝福,慕君玥就站在帝君霖身邊,鸞縈率先離開,緊接著鳳舞大陸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慕君玥直接當著眾人的面開始融合這一塊智慧玄石。

有人羨慕就有人嫉妒,其中想要殺人越貨的不在少數,如果慕君玥沒有現在就開始融合以後聽到風聲的人必定會想要搞事情。

現在趁著帝君霖在這裡,融合了,也就沒那麼多事了。

至於另一塊智慧玄石,慕君玥打算給帝君霖。

雖然帝君霖的智商已經逆天了,但是這種東西,慕君玥喜歡讓帝君霖更加的聰明。

畢竟慕君玥本身也是很懶的,只要帝君霖在,她就不用想很多事,那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所以帝君霖再聰明一點,對於慕君玥來說,都沒差。

眾人是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帝君霖,他們心目中唯一的男神給慕君玥護法,然後又羨慕嫉妒恨的看著慕君玥融合了這一塊智慧玄石。

本來慕君玥可以破一百道陣法就已經很逆天了,再融合了這塊智慧玄石,他們不知道現在的慕君玥的智商已經有多麼的逆天了。 慕君玥本身就具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腦子運轉起來簡直就跟小馬達,宇宙爆發一樣,現在融合了智慧玄石,豈止是過目不忘了。

那些陣法,或者是別的什麼燒腦的東西,在慕君玥的腦子裡,只要是慕君玥腦子裡知道的,會利用慕君玥知道的一切,然後事先的演變給慕君玥看。

即使是慕君玥不知道的,也會舉一反三的演變出來。

慕君玥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很熱,很燙,但是這也只是一會的時間。

沒有融合過智慧玄石的人,確實不知道其中的滋味,簡單來說,那就像是一個痴獃的低能兒瞬間變成愛因斯坦的過程。融合智慧玄石很快,將智慧玄石按在腦門上,帝君霖親自將智慧玄石融合在慕君玥的頭骨上。

當然,慕君玥不是痴獃的低能兒,但是智慧玄石給她的變化太大,讓她不由自主的期待接下來的玄石。

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帝君霖也融合看看,看看帝君霖到底能變態到什麼程度。

怪不得眾人都對這個虎視眈眈,但是鳳舞大陸竟然拿這個當做比賽的頭籌,還真是下了血本了。

在這裡科普一下鳳舞大陸。

鳳舞大陸也有皇族,但是那裡的皇族更像是一個傀儡,而控制者是鸞家。

家有農女初長成 這個姓有沒有很熟悉?

是的,就是鸞縈的家族。

鸞家在鳳舞大陸更像是統治者,但是樹大招風,雖然這樣沒什麼用,但是他們依舊扶植了一個傀儡皇帝。

所以,他們才會對鸞縈那麼的尊稱。

鸞縈小姐,作為鸞家已經達到元嬰的嫡長女,在鳳舞大陸,最尊貴的公主在鸞縈面前,也不過是一個婢女。

而鳳舞大陸雖然是中下的大陸,但是魔獸居多,擁有玄石的魔獸在各個大陸中比重更是最多的那個。

所以,拿出玄石當做頭籌的不是鳳舞大陸,而是鸞家想要給鸞縈錦上添花。

但是沒想到的是,碧川大陸非但沒有像印象中那麼的弱,而且殺到最後的竟然連鸞縈都沒有,這也是大大的失算了。

鸞縈是元嬰,同行的六個人,哪一個不是靠著鸞家賞口飯,怎麼會和鸞縈搶。

但是碧川大陸,不會這樣,更何況還是慕君玥。

科普完成。

反正,融合完智慧玄石的慕君玥現在心情很好,還想迫不及待的讓帝君霖也融合試試看。

慕君玥很喜歡帝君霖的小院,雖然小,但是兩個人在裡面不會擁擠,也不會空曠,給人的感覺很安心。

所以,兩個人依舊是回了帝君霖的小院。

然後慕君玥就將另外一塊玄石拿了出來。

「你也試試看吧。」

「什麼感覺?」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帝君霖沒有接過玄石,「我不需要。」

「剛剛我都沒看到,就融合了智慧玄石,我想看看你是怎麼融合的。」

帝君霖心中好笑,小姑娘怎麼會好奇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分明就是想把這一塊智慧玄石讓自己融合。

小姑娘還真是越發的可愛了。 竟然還編了這麼可笑的借口,還一眼就能讓人戳破,但是這分明也是小姑娘故意的,所以帝君霖才覺得好笑。

「乖,我不需要。」

「那你這是覺得我比你笨?」

「你知道不是。」

「我不管!」

無理取鬧的小姑娘也是可愛至極的!

以前的慕君玥清瘦的身子在經過靈魂融合,整個身體的鍛造之後就變的圓乎乎的,臉上還有點嬰兒肥。

現在很輕易的就能做出萌噠噠的動作,現在更像是個氣呼呼的小糰子,

這讓帝君霖不由自主的想起之前的那個她,都是獨特的。

但是那個時候的他怎麼會想到小姑娘還有這樣的一面。

慕君玥就是這樣的,她很冷,同樣的也很熱,她只是,很難交心,疑心重,謹慎。

但是,一開始不認識,不熟悉的人,我們也不會很熱情的說話,除非是那種自來熟,慕君玥只是更加的冷。

但是一旦得到慕君玥的信任,那是百分百的信任,這是自己人和別人的區別。

所以,在外面,慕君玥的性子依舊清冷,但是,在她所信任的人面前,她願意卸下防備。

所以夜黎才會輕易的就背叛她,沒有得到一絲的懷疑,但是現在得到這份信任的已經不包括他了。

帝君霖玩弄著慕君玥的衣袋,有些想念她的青絲,永遠帶著他喜歡的味道,但是,現在小姑娘的頭上依舊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

慕君玥不願意岔開話題,很執著的拿著智慧玄石,頗有一副和帝君霖就這麼杠著的意思。

然後趁著帝君霖看著別的地方,拿著智慧玄石一爪子拍了上去,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慕君玥有點尷尬的乾笑著,內心有些崩潰,為什麼沒動靜呢?剛剛他不就是這麼做的么?

骨節分明的大掌覆在小手上,慕君玥坐在帝君霖的懷中,能夠很清晰的看見玄石的紅印,現在的帝君霖還有些滑稽。

慕君玥很不給面子的笑出了聲,帝君霖很是縱容,但是很明顯的慕君玥感覺到了身上的束縛。

「笑什麼?嗯?很好笑?」

「沒……」慕君玥當然不會承認自己乾的好事,但是帝君霖能感覺到,剛剛小姑娘的力氣可不小,現在額頭上有些熱,估計是有了印子。

平時帝君霖就愛做一些讓慕君玥開心的事,現在這樣,也不覺得在慕君玥面前沒了面子,也挺高興的。

但是小姑娘自己一個人開心沒意思,帝君霖公主抱的抱起慕君玥,進了屋子。

「外面涼了,天黑了,睡么?」

慕君玥怎麼覺得這廝的這句話和「約么」很像?

經過好幾天的坦誠相待,慕君玥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帝君霖的照顧,這廝只是嘴上不正經,但是關鍵時刻真的是連她都比不上。

對於這一點,慕君玥很是羞愧,兩個人都已經有點情不自禁了,怎麼他還能緊急剎車,有的時候還能翻過來調戲自己一番。

替嫁醫妻:晚安,霍先生 慕君玥覺得這是一個很神奇的事情。 慕君玥之前做過很多任務,見過很多男人,其中不乏找很多的「小姐」麻痹對方,這種水到渠成的事情幾乎沒有人能忍。

至少慕君玥是沒見過。

但是這廝的忍耐力簡直是逆天,當然,帝君霖的一切都是逆天的。

這一夜也是甜甜蜜蜜的。

第二天,力量玄石。

每一塊玄石對應相應的比賽,那麼力量玄石,那就是比力量了。

這一個環節,對於實力較低的人來說,真的是劣勢了。

修為越高,力量越大,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而這個裡面,眾望所歸,鸞縈的修為聽說是分神,但是只有元嬰而已。

柳丹是金丹期,張悅怡只是個開光,草上飛是金丹時期,鸞縈是元嬰,陌上軒不知道,但是對於穿越人士來說,必帶金手指,慕君玥現在是開光,林殊不知道,但是能夠打敗草上飛,最低也是金丹了。

之前比智商,元華宗力壓一籌,但是這一場,比的可就是修為了。

眾人覺得陌上軒比較有機會,慕君玥智商高,但是修為那是赤裸裸的在那裡了,而林殊,太小了,眾人很難對他有所期望。

鳳舞大陸那邊,呼聲最高的就是鸞縈了,實力所歸。

七個人,怎麼看哪個是力量最大的那個呢?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 舉石頭!

一千斤的石頭是第一輪,算是淘汰制,然後慢慢的加石頭,看誰堅持到最後。

這個很是簡單粗暴,但是比賽嗎,鳳舞大陸只是給鸞縈長面子,然後把玄石給鸞縈。

所以制定的比賽簡單粗暴,對鸞縈有好處。

至於第一場的智慧玄石,破陣法,純屬是失算了,當然,這不能說鸞縈沒腦子,實在是慕君玥和陌上軒的智商太高。

而這一場,鸞縈信誓旦旦,這是她的主場!

然而這一次的比賽恐怕又要讓鸞縈失望了。

比賽開始,一千斤的石頭,這是上來就要把慕君玥和張悅怡淘汰掉的節奏,可能還會有林殊,柳丹。

然而這一場只是淘汰了張悅怡,柳丹,兩個女子。

柳丹再怎麼花花公子,也是個女人,但是金丹期的柳丹竟然還不如開光期的慕君玥,這一點讓鳳舞大陸的人很是疑惑。

相反的,記起之前慕君玥是怎麼實力打臉的眾人卻覺得正常,畢竟帝導師在這裡呢。

每一次加一百斤,這在一千斤的基礎上是個不小的挑戰,而且是在舉起一千斤之後。

這和我們現代的舉重是一樣的,但是對於他們,更加的非人類,他們的基礎是一千斤。

隨著石頭的增重,草上飛淘汰了,林殊淘汰了,然後鸞縈也被淘汰了。

眾人真的覺得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了,這兩個人是杠上了么?

元華宗的人覺得挺好,但是鳳舞大陸又吃了憋,尤其是鸞縈還想在帝君霖面前耍一耍威風,就這麼被慕君玥和陌上軒無情的破滅了。

陌上軒現在的修為讓人看不透,但是帝君霖能看透,元嬰九層,馬上就要突破分神期了。 要知道一開始的陌上軒,撐死了開光時期,和現在差了四個大等級,足以看出夜黎的金手指開的有多大了。

石頭已經增加到一千六百斤,而陌上軒和慕君玥的力量又打破了所有人的認知。

而慕君玥對力量玄石是志在必得,為什麼呢?

神魂歸位,單純的比力量,慕君玥的力量和帝君霖的六成力量不相上下。

這是要變身金剛芭比的節奏啊,而現在的蘿莉慕君玥,眾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