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心理承受能力稍微弱一點的,說不定在看到那種情況后當場就忍不住崩潰了。

「噢!」希羅娜想像了一下當時的畫面,然後帶着陳越的精靈球離開了廚房。

今天的天氣有點熱,外面的陽光明亮的刺眼。

陳越剛擼起袖子,就被陽光閃了幾下,他走到窗前想把窗戶關上,卻看到雪拉比的身影從院子裏飛了過來。

「比!」

雪拉比透過狹窄的窗縫擠了進來,坐在櫃枱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果然,還是待在這個人類身邊舒服。

「很熱嗎?」陳越放棄了關窗戶,回到櫃枱前打開水龍頭處理食材。

「比。」雪拉比搖了搖小腦袋,它並不是怕熱,只是覺得這個人類的味道好聞而已。

「有味道嗎?」

陳越聞了兩下自己,除了洗衣液的清香外便再也沒有問到其他味道。

「比!」雪拉比點了點小腦袋,悠悠的飛了過來,坐在陳越的肩頭,臉上露出了愜意舒適的表情。

陳越哭笑不得的看着這一幕。

他沒想到以往狂吸快龍的自己今天卻被雪拉比給吸了。

真是風水輪流轉。

這時,希羅娜從外面走了進來,她看了一眼陳越肩上的雪拉比,問道:「需要幫忙嗎?」

「暫時不用。」陳越瞥了一眼窗外。

從他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快龍它們的身影。

快龍在和希羅娜的烈咬陸鯊練習摔跤。

謎擬Q和冰伊布坐在一旁的石頭上觀看鼓掌。

路卡利歐化身男媽媽,專門負責帶單首龍這個孩子,避免它到處亂撞傷到自己。

陳越收回視線,用刀在雞翅上切開兩道口子,好方便等會湯汁入味。

陳越的刀功雖然稱不上完美,但也是十分賞心悅目的。

希羅娜站在一旁看了一會,說道:「接下來的幾天我可能會比較忙。」

之前她一直在其他地區旅行,導致神奧地區這邊堆積了一大堆事物沒有處理。

再加上處理銀河隊殘黨的善後工作,人手立刻就更加緊缺了。

陳越問道:「需要我幫忙嗎?」

「暫時不用。」希羅娜搖了搖頭。

陳越想到了兩次見到希羅娜自己都處在危險當中,他張了張嘴,說道:「我其實很能幹的……」

「那次的雷吉奇卡斯是個意外,前幾天的那次也是意外。」

說着,他看向希羅娜。

希羅娜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陳越在說什麼,輕輕笑道:「我知道啊!」

她一直都知道,自家弟弟是個很厲害的訓練家。

「我說的不用你幫忙是真的不需要你幫忙。」希羅娜想了想,認真解釋道:

「銀河隊的幹部和首領都已經落網,剩下的那些普通成員幾乎是一盤散沙,風一吹就散了,這些事君莎小姐那邊能處理好,而且,城都那邊不是找你有事嗎?」

陳越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幫你做點事。」畢竟他已經在這裏已經白吃白住了那麼長時間。

聽到這話,希羅娜心中一軟。

果然還是自己那個單純可愛的弟弟啊!

這些天因為陳越的外貌變化,導致她對陳越的觀感都十分奇怪。

但現在她確定了,無論對方的外貌變成什麼樣,他的內心深處的靈魂都是那個善良可愛,熱愛寶可夢的小男孩。

希羅娜想了想,在腦海中組織了一下語言,溫聲道:

「如果你真想幫忙的話,那就來參加聯盟大賽,挑戰我吧!」

成為神奧地區下一任冠軍。

希羅娜:「到時候我也能放下這邊的工作,專心去調查各個地區的神話歷史了。」

「我會的。」陳越說道。

………

吃完了午飯,希羅娜便去帷幕市處理事情去了。

陳越則通過傳送地標傳送回了城都地區。

檜皮鎮。

這邊此時已經停滿了各地支援過來用來救助寶可夢的救護車。

不斷有重傷到失去意識的野生寶可夢被抬進救護車裏,空氣中瀰漫着壓抑沉重的氣氛。

人手有限,除了重傷的寶可夢之外,還有許多寶可夢在被發現時已經失去了生命體征,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陳越回頭看了一眼,見科拿還沒過來,便鑽進車裏,用常磐之力幫這些精靈治療了起來。

當科拿趕到這裏的時候,陳越的常磐之力已經被消耗一空了。

他一臉倦色的坐在地上,喝着醫護人員遞過來的補充能量的飲料。

「等我一會。」感覺到自己稍微恢復了一些,陳越便再度投身到了治療精靈的隊伍當中。

科拿面色複雜的看着這一幕,她沒有再像往常一樣開玩笑,只是默默的跟在陳越身後,替他擦汗倒水。 三千精銳,氣勢如虹,他們全都不懼生死,要跟隨蕭何去天家抓人……

就算是孤魂,也被他們氣勢感染!他心裏十分的震撼!

他將天家地址告訴了蕭何,又囑咐蕭何小心一點,然後才轉身離去!

「弟兄們,天家居住在郊外,馬上跟我去那裏殺天鵬!」蕭何又怒吼了起來!

「誓死追隨統帥!」眾人大聲喊道!

「出發!」蕭何帶着眾人朝郊外浩蕩而去!

……

這裏雖然是郊外,卻充滿了濃厚的歷史文化氣息!

別的不說,就地上那一棵棵千年古樹,就可以讓人看出,居住在這裏的人,身份絕對不一般!

而這裏,只有一個院子,也就是說,這裏只居住着一家人……他們正是天家的人!

天家居住的宅院,看起來有些破舊,然而卻是已經傳承千年之久……直接就可以當成文物送進博物館!

當然,肯定沒人敢來打這個注意!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因為天家的勢力,早已經凌駕於龍國最高統治者之上。

他們就是暗中的大佬,雖然不實際超控一切,卻有巨大的影響力!

可能一句話,甚至一個眼神,都可以改變一個國家的重大決策!

這就是他們的可怕之處!

院內,一間廳房裏……

天家的長老天高,坐在一張藤椅上,離他不遠的地上,跪着一個氣宇軒昂的人……他正是天鵬,龍國五大王之首的皇主王!

在這裏,天鵬皇主王的身份連狗屁都不是,他卑微的像是螻蟻,他面前的天高,一句話就可以要了他的性命!

「生為天家的人,卻去當別人的傀儡,天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天高大聲訓斥天鵬!

天鵬匍匐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喘!等天高說完,他才開始為自己辯解:「長老,我知道錯了,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在家族沒有地位,得不到重要,但我不甘心平凡,我想往上面爬,所以我只能跟別人合作!」

「長老,我以後不會在做這種蠢事了!從今天開始,我就在家裏好好待着,再也不出去惹事!」

天鵬這番話說的很誠懇,可以說是聲淚俱下!天高都有點被感動!

想到他在天家的確身份卑微,經常受欺凌還得不到重用,所以不得不如此……天高心裏的怒火頓時消了一般!

他冷聲罵道:「滾……滾回去好好反省!」

「是,長老!」天高站起來轉身離開,這一關他算是過了。

家族會庇佑他,從今之後,他只要好好待在家族裏,就沒人能殺他!

然而……

轉過角,沒人的時候,他臉上立刻出現了一絲冷笑。

「我已經成為皇主王,怎麼可能在甘於平凡?」

「等我找到機會就偷走家裏的古畫!」

他心裏在這樣想!

人都是有野心的,他如果一直都在天家沒有地位,那他肯定只有甘於平凡!

但他現在已經是龍國五大王之首了,他的野心已經膨脹到了極點……所以他又怎麼可能會甘心在天家憋屈一輩子!

因此他心裏盤算好了,找個機會偷走古畫……

……

「長老,大事不好了,府邸已經被人包圍!」有人衝進廳房稟告天高道。

「是蕭何的邊荒精銳嗎?」天高冷漠的問了一聲,很顯然不將這些人放在眼裏。

「是的!」稟告的人道!

天高拿出手機打通了一個號碼!

「蕭兄,你們蕭家的人來我天家的府邸外面鬧事,你們管不管?不管直接殺了!」

掛斷電話,他站了起來:「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