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然的目光,落在華禹風身上,正要開口,便被華禹風阻斷:「出去罷!我要辦公了。」聲響雖然依舊嚴肅,但面上的神情,卻沒往常的冰寒。我感到非常奇怪,今天他怎麼了?莫非是我的衣裳,起了作用么?

我怔了怔,這位總裁大人,今天瞧上去心情彷彿不錯。不明因此的我,抑制不住多瞟了他幾眼。

望著他唇角若有似無的笑意,我更加肯定了自個兒心中的念頭。

回至自個兒的辦公桌上,我打開文件袋。幾個深青色的大字,赫然跳入眼圈:離婚契約書!

我神情猝然一怔,趕忙翻開手中的文件,面上的詫異,無法遮掩。甄治良已經簽字,並且上邊還清晰的寫著,美歡的撫養權,歸女方所有。

這下,我更加心潮澎湃了。眼眸中,竟泛起了淚光。我確定是激動的淚水,我終究等到這一天了。

我緊緊的抱著文件貼在心口,長舒了口氣。這一刻,心中特別踏實。美歡,終究是屬於我了,我的孩子回出啦。

不過,華禹風是如何讓甄治良放棄撫養權的?莫非是由於上回賴幸妍的事?想到這兒,我霎時震驚不已。

還記得華禹風講過:我做事,不須要向你解釋。原來,是自己錯怪他了。

這時,我感激的望向總裁辦公間,抿了抿嘴,他始終是幫了我的。心中抑制不住一絲歉疚,幾經躊躇,我敲開了總裁辦公間的門進入。此刻,華禹風正在批閱文件。

「華總,」我揚了揚手中的文件,一臉誠懇,正要開口道歉跟表達感謝時,卻被華禹風疑惑逼問的聲響給阻斷。

「怎麼,你不願意?」此時,他抬眸來,一臉淡漠,眸光凌厲。

我愕然,感激的話,卡在喉口,幾經翻轉,愣是半天沒開口。一陣沉默,我們兩人對視,辦公間內壓抑異常。

「你唯有一小時。」華禹風警告著我,而後又瞧了瞧手錶,冷聲道:「還餘下五五分鐘!」

我禮貌的鞠躬,一句謝謝之後,我肅然扭身,抬腳疾步離開。

撥通了甄治良的電話,「三五分鐘之後,民政局門邊見,你不要遲到了,我沒那多時間。」

望著我一身大紅色,甄治良目光微凝,離婚穿得這麼喜慶,無疑是打他的面龐。不過,我並不是有意的,碰巧罷了。只是,沒必要跟他解釋這些,我們已是陌生人的感覺。

他的目光,伴伴隨著款款而來的我,難以挪開。不可否認,從早晨開始,只須是個男人,目光便沒離開過我。毋庸置疑,如此的我非常完美,不管是身型還是長相。

望著民政局的大門,這一刻,甄治良的腳似是生了根,不曉得怎不動了。

「快些進入呀?」

「噢!」他講的非常漠然,不曉得他是不是懊悔了。

可能這便是人的通病,老是等到失去時,才會覺得無比珍貴罷!此刻的我,也是感慨萬千,如此多年的婚姻,即把結束。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名言永遠都有它存在的道理,不曉得甄治良此時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

不曉得他會否懊悔,自己做的那多的錯事。

甄治良的面上淤青未散,我望著他。目光平淡。這一段時間。揪扯跟搓磨,再一回相見,恍如隔世。

我淡然一笑,神情里滿是釋然。甄治良鐵定不曉得。當初我嫁給他,是真的想跟他好端端過一生。 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 可如今。已經回不了頭。

我們兩人相對無言,互相埋怨彼此,無話可說。離婚。是註定的結局。

「走罷!」我率先走了進入。高跟鞋與地面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每一聲,都似是渾厚的古鐘敲在我的心中。他跟在我的背後。終究,在辦證窗口前,工作人員要我們把戶口跟結婚證拿來時。甄治良卻亂了方寸。

他倏然捉住我的雙掌,激動的說道:「我錯了,青晨,我們不要離婚,行不行?」聲響苦楚,滿臉乞求。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正在拿戶口的我猛然一顫。不敢相信的望著甄治良,但我的聲響卻非常堅定:「甄治良,你放手,你這是幹嘛?快些!丟死人了。」被他死死的拽著,我面上非常是窘迫。

「青晨,我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我須要你跟美歡。」甄治良不顧一切,緊緊的攬住了我。一對眸子變得尤為噌亮,眼眸里彷彿有淚光在閃動。

「你放手!」我使勁掙扎,但無可奈何甄治良力氣太大,我壓根沒法子掙脫。

四周異樣的目光,落在我們兩人身上,我萬分窘迫,可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今日是怎麼啦?往日里他恨不能抽死我,今天卻似是悔恨了似得。

「你們究竟離不離?不離的話就讓開,不要耽擱我們的時間。」排隊在我們背後的一對夫妻,不滿的說道。

我回頭,見兩人當中氣勢洶湧,面上忿怒異常,心中不禁暗自震驚。感嘆情字百態,想到當初他們應當也是恩愛夫妻,卻走至反目成仇,內心諸多感慨。

許多人都是這樣,做過的事,就無法回頭了。

我深吁了口氣,儘可能令自己保持平靜,開口:「甄治良,你不要衝動,你如今懊悔,還有用么?我是不會反悔的,快些拿東西。今天這婚,我們離定了。」

我面色沉靜,但在旁人眼中,卻變成心狠。 「姑娘,瞧你老公也是誠心悔改,走至一塊不容易,能不離便不離。所謂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邊上一位大約四五10歲的掃地阿姨,苦口婆心的說道。

我聽來,面色一苦,最終搖搖頭作罷。我跟甄治良,或是緣淺。沒百年修渡,結婚四年,一直分居,從未共枕眠過。

旁人不曉得我的無可奈何跟煎熬,自己跟甄治良當中,已經沒再修復的可可以跟必要。

見甄治良依舊沒放手,我不滿的道:「搭上HOMO集團做生意不容易,不要毀了自個兒一片大好的前程!」話中話外,滿是警告。

再任由甄治良這樣鬧下去,四周的人,只怕是要開始對自己指指點點了。可是,正因為這句話,卻讓甄治良更加反常了。

只見他面色驟變,一對眸子逐漸變得冷酷起來。眼中寒芒盡顯,他咬緊牙關根。

不過,他唇角溢出一絲諷笑,摟著我的手逐漸放開。身上的禁錮解除,我終究鬆了口氣。平靜的聲響,再一迴響起。

「如今對於我們而言,離婚,是最好的選擇。」

見甄治良沒再反駁,我取出自個兒的戶口,可我萬萬沒料想到,剛取出來,便被甄治良給一手搶去。

『嗞啦』一聲,對半撕開。

「青晨,以前是我不好,是我對不住你。我發誓,我以後一定對你更好,我們回去罷!」說到這兒,不顧我的反對,他拽著我就向外邊走去。

我一路掙扎,可終是抵不過甄治良的鉗制。在道旁停下,我重重的甩開他的手,怒吼:「甄治良,你太過分啦!你究竟想幹嘛?不要在演戲了。」

我一張俏臉因忿怒而脹紅,眸子中滿含淚光,心中一片凌亂激動。

甄治良竟然撕了我的戶口,這要我們還怎麼離婚?即便補辦最少也得一周!

七天,我如今分分秒秒都不可以再等下去。萬一再出現變故,美歡還怎麼辦?

「甄治良你這瘋子,你是不是有病呀!你賠給我。」因為著急,我語無倫回。也可能是由於畏怕,我情緒逐漸崩潰。掄起握拳的雙掌,砸在甄治良的身上。下一秒,甄治良卻緊緊的攬住了我。

「我是瘋子,我賠給你,我賠你一生。青晨,都是我不好,我錯了,我愛你!你不要離開我,求求你了。」他面上懸挂著淺淺幸福的微笑。

我重重推開甄治良,重重的給了他一個耳光。這時,我的身側過去一輛飛馳的汽車,幾近是跟我們擦身而過,從尾翼看過去,非常似是華禹風的車。

但我也不敢確認,這是由於,他此刻應當在集團才對,莫非他派人監視我離婚?我心中一直在犯嘀咕。

「我不曉得你在想啥,但請別裝模作樣,你非常清晰,我們當中已經沒半點可能。甄治良,一個星期之後,在這兒我等你!」講完,我踩著高跟鞋離去。

著急的淚水已經擦乾,我心中的駭然,卻依舊沒消退。一周的時間,期望不要出什麼幺蛾子。這婚姻,我已經毫不在乎,但我不可以失去美歡。

回至集團,我的容顏有些沮喪。剛坐下,總裁辦公間的內線,便響起。我剛拿起電話,聽筒裡邊便涼涼傳來倆字,「進入。」

我還未來得及講話,已經扣掉。深吁了口氣,打起精神,抬腳向辦公間走去。

「華總,你找我?」站立在辦公桌前,我恭敬的開口。

他嚴肅冰寒的開口:「你遲到了三五分鐘!」

我愕然,抬眸來望向華禹風,趕忙解釋:「對不起華總,這是由於中途出了點事故,因此耽擱了。」話到最後,聲響愈來愈小。

想到結果那模樣,我簡直疼恨自己。

「事都辦妥了?」華禹風問。

聽完他的話,我剎那間一怔!望著華禹風凜然的目光,心中好像剎那間漏掉一拍。不知怎麼個情況,那一刻,我居然不想講出事實。我非常想肯定告訴華禹風,我已經離婚了,沒辜負他的一番好意。

掙扎片刻,一個「恩」字脫口而出。也恰在此時,我微微頷首,不敢再去看華禹風的眸子。

我聽著自己砰砰砰的心跳聲,站立在那中,如坐針氈。

終究,聽見華禹風發話了:「先出去罷!預備好下午的會議。」

我長舒了一口氣,應答之後,趕忙扭身離開。確切地說,應當是逃離。

懷揣著一顆忐忑的心,我坐在了沙發上。時不時偷瞄總裁辦公間。便行像是一個做錯事。生怕父母發覺的孩子,處處小心謹慎。

我僅是想要戶口快些補辦出來,完全跟甄治良斷了關係。僅僅期望一切都可以夠早點歸於平靜,我跟美歡可以一塊開心、快樂的生活。不再有憂傷跟煎熬。

可下午剛上班沒多長時間,一位不速之客便找上門來。

「吳青晨。你啥意思,一邊勾惹著總裁,一邊卻還要霸佔著甄治良不放?你這賤貨。非要全世界的男子。都圍著你轉,你才會開心么?」賴幸妍的聲響不大,但面露凶光。怒氣盡顯。

我趕忙瞧了下四周,見大家都在垂頭工作,便稍稍放下心來。

「如今是工作時間。有啥事,請待我下班再說!」我整理著手中的文件,冷淡的說道。還有半個小時就要開會了,我的時間非常緊迫。

「工作時間?你的工作不即是勾惹總裁么?成天想著怎麼勾惹男人,你裝啥清高?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裝啥清純少女呀!你都是一個孩子的媽了,居然如此不要臉?」賴幸妍的聲響愈來愈大,我瞧見四周有些同事,已經抬眸投過來好奇的目光。

當下,我放下手中的文件,把賴幸妍拉到了茶水間。總裁辦的人不多,並且都非常忙,因此,這兒基本上都是被空置的。

賴幸妍甩開我的手,嘲諷著,說道:「怎麼,怕旁人聽見?怕旁人聽見,自己便不要做呀? 狼少的心尖寵 就你這賤貨!」

我一股怒火從心底發出,但我還是強忍著沒爆發出來。

「我不曉得你又發什麼瘋,但,我可以跟你說,如今,是上班時間,不要在集團撒潑。你不要臉,我還要呢!」我語氣凝重,警告她做人要自重,不過,我確實是高估了她。

「我不要臉?呵呵!」賴幸妍諷笑:「跟你比我差遠了。你不是一心只想跟甄治良離婚么?如今一切都如你所願,你竟然反悔,還撕了戶口,你啥意思呀?是想要把甄治良搶回去么?」她的一番話,要我火冒三丈。

「他這麼跟你講的?甄治良這混蛋!真是不要臉。」

「你才是混蛋!」賴幸妍罵道,伸掌推了我一把,我後退幾步,跌坐上是沙發上。

「吳青晨,我跟你說,甄治良愛的人是我,你最好別不知好歹,想要把他搶回去?沒門!」賴幸妍居高臨下的警告著我。 我忿忿而起,嘲諷道:「既然他愛的是你,你這麼惶張幹嘛?」我最看不慣的就是賴幸妍,這副高傲自大的面孔,分明是她在勾惹我老公,還滾上了床,卻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彷彿是我欠了她啥?

「賤貨,你啥意思?你存心的?存心不離婚,要把甄治良搶回去?對不對?」賴幸妍卻慌了。聽的我莫名其妙,不曉得她跟甄治良當中,發生了啥。

一個上午我聽許多同事,都在說我換了個風格,打扮起來非常好看。 將軍請息怒 原先,我絲毫不在乎,更可以說是不屑。

可如今看見賴幸妍這模樣,我的心中,忐忑不安。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我今日的這身打扮,刺激到了甄治良,他覺得我是為挽回他的心,而特地打扮的。最後,作出那麼癲狂的事,讓彼此難堪。

「你講話呀!賤貨,你是不是存心跟我作對!」賴幸妍咆哮著,此時,她忿怒的揚起手,對著我的臉扇過來。

我眼疾手快的捉住了她的手腕,一臉怒不可遏。賴幸妍的輕狂高傲、咄咄逼人,要我不想再一味的忍讓。

「是,我就是想要把他搶回來,因此,存心不跟他離婚的。我提醒你,最好是把他看好了,說不定哪日,一不留神便被我搶走了,到底我們有那多年的感情基礎。」我冷言嘲諷,只想報復賴幸妍的辱罵,要她不得安寧。

待我收拾好心情從茶水間出來,再回至自己位置上時,桌上的一切已經大變樣。

我霎時著急跟失措了,抽屜里方才整理好的文件不見了,並且有關華禹風相關的,所有待處置文件,全部不翼而飛。

這下,心中霎時著急失措,我嚇得面色煞白!

「小美,你有看見什麼人,到我這來過么?」我扭身問同事,聲響里滿是驚駭。

小美也剛來不久,因此,我們兩人走的相對比較近。此時,小美起身,東張西望、略帶謹慎的來到我身側,輕聲問道:「你是不是開罪華總了?」

我不解,小美湊近了幾分:「方才華總讓葉坤,把所有的文件都拿走了,並且他還非常凶,比平日望著更嚇人!」

是華禹風?我舒了口氣,沒丟便行。可是,他拿走所有的文件要幹嘛?開會的時間即刻就要到了,要知道,這董事大會相當要緊,容不得出一絲岔子。

「小美,華總方才來過么?」

「來了,問大家你去哪兒里了?而後,我說你可能去了茶水間。而後,華總從茶水間回來后,就特別奇怪。彷彿非常生氣的模樣。」

「他真的去了茶水間?」

「恩!我瞧見了。」

這下遭了,莫非華禹風曉得了,我跟甄治良沒離婚,他會否非常失望?但,又想起來會議即刻就要開始了,我如今必須拋開雜念,把工作先做完再說。

我抱著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走向了總裁辦公間。敲了半天沒人應,我推開門,卻不見華禹風半點身型。

莫非他是提早去會議廳了?沒半分猶豫,我向會議廳走去。工作沒完成好,我心中難安。雖然,來上班做特別助理是非我所願,但,既然來了,就得對自個兒的工作負責。

離開會還有五分鐘,自己找到華禹風,一切都還來得及。推開會議廳的大門,一聲「華總」脫口而去,我想止住卻也已經來不及。

一眾西服革履的董事,把目光投向了我。望著滿堂大佬,我步伐頓住,心下顫慄。

我趕忙鞠躬道歉:「抱歉,我來晚啦!」此時,強壓下心中的驚撼,我向華禹風走去。

「出去!」我剛走幾步,華禹風凌厲的聲響便響起,冰寒異常。我的身子再一回一顫,腳下發軟,步伐艱辛。心中,是哽塞的驚駭。

見我站立在那裡沒動,華禹風如利劍似得的目光,沖我射來,他薄唇微啟,聲響冷若冰霜道:「滾!」

恰在這時,我發覺了坐在他身側的賴幸妍,一顆心似是被重重的捏住。賴幸妍!她怎會坐在那裡?她得意的笑容,刺疼了我的雙眸,濃濃的疑惑在我心中蔓延。

我只覺得心口霎時喘不過氣來,這份壓抑,好像要要我窒息。倘若可以,我真想自己從未來過。

「葉坤,把她拖出去!」華禹風冰寒的聲響,在我耳際響起,我就如此被葉坤『架』出……

我回至自個兒的位置上,半天沒講話。呆坐在那中。整個人跟傻了似得。我不曉得華禹風,如此做是由於什麼,可不明不白就如此對待自己,他究竟有沒把自個兒當人看?我非常懷疑!

或許。在他的眼中,我的自尊心壓根不值得一提。一小時之後。終究散會了。望著西服革履的董事們,一個個從我臉前經過時,全都露出那若有似無的端詳目光。我的心。一沉再沉。

我就似是個供大家欣賞的小丑似得,被每個經過的人,一塊賞玩著。

我是在等華禹風。

終究。一大群人出來,我一眼就發覺了他。那熟悉的身型,被簇擁著。賴幸妍跟在他的邊上,一臉春風得意的樣子。

聽完他們寒暄客套,見華禹風扭身進了辦公間,我起身跟上道:「華總,我不明白,你是不是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認真的問道。

上午分明都還好端端的,令自己預備會議。可轉眼間,他卻跟變了個人似得。並且,會議記錄的人員,竟然變變成賴幸妍。是誰都好,偏偏是賴幸妍替代了自個兒,我不服。

「合理的解釋?我沒聽錯罷?我做事,還須要向你解釋么?」華禹風冷哼,總裁的威嚴盡顯,那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霸氣。

我淡淡一笑,華禹風的回復,在我的意料之中。在進入時,我便做好了如此的預備。

「對,你是老闆,你講了算!」我攤了攤手,一臉無可奈何。「只是賴幸妍,她分明是市場中心主管,你把她作為助理帶進入,替代我的工作,不太合適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