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把咫尺走成天涯,

一秒變成萬年,

所謂的一見鍾情,

與日久生情不也就一般無二了嗎?

當然,這些也只是李易劫腦補的罷了。

至於真實的情愫感懷,

也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她知罷了!

這是他倆的獨家秘密!

可李易劫就想知道,

如此美的人兒,

如此美的相遇,

又應該以怎樣的方式,

來開啟一段美的故事呢?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從這一刻起,

李易劫終於明白了什麼叫:

寂寞如絲,沁人心脾!

略微小失落後,

李易劫從寂寞中醒轉,

他相信有一天,

他也會遇到他的她,

一起攜手立黃昏,

一起把酒話桑麻……

現在,

還是先以前人為師吧!

他想看看,

他倆到底是如何開的妙口,

談了些何等的妙事,

他也想看看,

傳說中愛情的模樣!

契約情人 才想完,

耳朵便先眼睛一步準備好迎接這神聖的一刻了。

眼睛當然不甘落後,

立馬就用力凝神。

這不凝還好,

一凝便立馬感到一股鋪天蓋地的暈厥襲來,

腦細胞城內也早已一片混亂,

可謂暈厥雨來天自黑!

眼瞼也在昏荒暈亂中把眼睛關起了禁閉。

這才讓大腦國逃過了暈厥之劫。

可一劫剛平,

另一波又起,

待小易劫巡國歸來后,

誰知李易劫眼前早已物是人非:

簾頂雖依舊,

人兒影全飛!

都怪小易劫,

這個談生怕暈的傢伙,

老是棄愛情於不顧,

難怪十二載了,

還是單身狗一條。

不知道要什麼時候,

他的鋼筋直腸才會通掉那愛情第八竅!

李易劫也感覺很奇怪,

什麼單身狗,

什麼愛情第八竅,

老頭子也從未教過他,

他所讀過的書也從未出現過如此跳脫的詞語,

可他好像自然而然地就會這麼用,

難道這就是歪傳中的:

天才如斯,無師自通!

想人之不能想,

達人之不能達!

更令李易劫不解的是,

他老是覺得,

他可能是一體雙魂,

小易劫可能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

好似有另外一個聲音,

每每告訴他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碰到別人遇到此種情況,

無不是覺得驚恐異常,

可他倒覺得,

他就應該是如此的!

可由於小易劫的關鍵掉鏈,

銀色青年和粉色少女早就不知所蹤了,

好奇之火就像被當頭一盆水,

來了個透心涼!

淡淡的失落趁機襲來。

李易劫在飽經怪夢的糾纏和怪床的困惑后,

旺盛的精力也疲憊了億分,

不禁癱坐了下來,

漫不經心地再次打量起了怪床四周,

企圖找到破床之路!

只見流嵐似霧的簾幔像水波般循環流動,

把床內空間圍成了一個天然形的圓桶,

南北不能分,左右不可辨。

把你李易劫失落的小心臟,

都給看得惶恐不安了。

略微平復后,

李易劫心想:

這一切一定是那個調皮老道搞的鬼!

一想起這,

李易劫又想起了以往被老頭子捉弄的童年了:

他六歲便師從老頭子,

雖口中常對懟師,但心中敬長存!

還猶記得那第一日:

那是一個冷風如刀,萬里飛雪的清晨,

夢中的他正騎著一頭九彩斑斕虎,

威風八面地昂首闊步於群山萬壑間,

彷彿山中的皇帝在周巡列族!

「膽小鬼」小猴子,

勇攀上那最高最險的山峰,

只為給他獻上那記憶中的松針秀盤桃。

那桃兒,砸個說呢?

色如櫻桃,枝若松針,葉似芭蕉!

那味兒,

兩個字:銷魂!

再用一條龍來說就是:

遇口即化,化而留香,香抵心魂,

魂牽夢憶,憶桃思猴,猴兒摘桃!

多少次夢中的李易劫是:

待得猴兒摘桃后,

一桃解盡去日憂!

「吝嗇鬼」小花鹿當然也不甘猴后:

釀得百花成蜜后,

為他辛苦為他忙!

正當桃兒摘來,

酒兒滿上,

置身花叢,

好不愜意之時,

夢口水就被老頭子無情地截斷了。

總裁的小辣椒 丟失了鋪蓋的床,

就好似變成了雪國的邊疆,

任憑李易劫的「挪移伸縮功」如何地出神入化,

也難逃被凍醒的毒手!

寒冬臘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