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任務,硬要她學四項淑女技能,而且該死的宿主已經提早學了鋼琴和薩克斯管。不然她纔不會去摸陶土呢,手都變粗糙了,花了她多少時間保養得這麼細嫩的手啊~

還從沒有人爲了他而做某件事情,蘇易正側目看了十九一眼,只能看到那雙淺色的眼眸中滿是真誠。

“到了,下車。”他回神,收回自己的視線看着前方。

十九下車,優雅的跟在蘇易正身後,腳步輕快,裙角飛揚,實在是一個甜美可愛的姑娘,如果不瞭解她的本性的話。

“啊,終於來了。”穿着白色浴袍的宋宇彬坐華美的沙發上笑眯眯的看着兩人。

因爲十九是用油性馬克筆在宋宇彬臉上和身上寫寫畫畫的,墨跡很不容易洗掉,所以這對於在意外表的花花公子宋宇彬可是不小的打擊。

他昨天首次沒去夜店,就在酒店搓洗自己身上洗不掉的墨跡,可是洗掉一層皮都還留有痕跡,所以他便要蘇易正幫忙帶來罪魁禍首,準備教訓這個死丫頭。

“宋宇彬前輩,你好。”十九禮貌的彎腰鞠躬,似乎不知道宋宇彬這是要找她算賬,臉上還帶着甜美的笑容。

宋宇彬被氣笑了,他側頭看着十九,嘴角勾起,“過來。”

十九狗腿的跑到宋宇彬面前,眼睛帶着狡黠之氣,現在宋宇彬大張着腿坐在沙發上,她只要一擡腿就可以踢到宋宇彬的要害……

“又在盤算什麼?”宋宇彬邪肆的笑了起來,順着十九的目光停留在自己小腹以下,頓時臉黑,他還記得自己身上被寫了什麼性無能的話。

十九擡腿,正要踹向宋宇彬的胯間,就突然被身後的蘇易正拖住肩膀一下將她按在宋宇彬對面的沙發坐下,“不要惹麻煩。”

十九仰頭看着按着她肩膀的蘇易正,眉頭揚起,“難道叫我來不是要我踢蛋的麼?”

這話是一個女孩子該說的麼?

蘇易正嘴角勾起,右臉漾開一個小酒窩,看起來十分迷人,“別鬧,現在應該是給宇彬道歉。”

所以這是剛纔她的表白起了作用麼?蘇易正暫時對她有了些對待正常女人的紳士禮節。

十九低頭,乖乖的點頭,放在膝蓋上的手指糾纏,聲音帶着怯懦的意味,“對不起,宋宇彬前輩,我不該在你身上寫那些話,不該……你。”

這種良好的認錯態度卻讓宋宇彬心口的火氣上不來下不去,總覺得這不像是道歉,更像是挑釁啊。他托腮笑了起來,“既然覺得歉意的話,就把我身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給我弄掉。”

他說着都帶着咬牙切齒的味道,身上畫滿了亂七八糟的東西,這樣釣妹子都不好釣吧!

因爲他托腮的緣故,浴袍衣袖下滑,手臂上紅一塊黑一塊的東西便露了出來,可想他洗澡洗得有多狠。

十九暗爽偷笑,表面一派小心翼翼,雙眼都帶着淚花,她咬着豐滿紅潤的下脣,微微點頭,“我盡力而爲,宋宇彬前輩。”

她說着就從衣兜裏拿出雪白的手帕起身,慢慢走到宋宇彬身邊跪下,“請把手給我好麼,宋宇彬前輩。”

少女那副乖順的樣子讓宋宇彬條件反射的緊繃身體,差點從沙發上跳起來,但他還是立即回神控制住自己的腳,依言將手遞給了十九。

十九用一點獎勵兌換了高效清潔液,手帕輕柔的落在宋宇彬的手臂之上,溫柔仔細的輕輕蹭了蹭上面的墨跡,手帕黑了,宋宇彬手臂上的髒東西沒了。

——她在這裏必須給這個清潔液打個廣告,這東西高能無比,什麼都能清洗乾淨而且還不傷手哦。

宋宇彬低頭看着十九的頭頂,又看到少女纖長捲翹的睫毛,挺直的鼻樑,還有微微抿起的紅脣。手下酥酥麻麻的感覺讓他的肌肉緊繃,垂在身側的手都捏起了拳頭。

十九假裝沒注意到宋宇彬的變化,只等着宋宇彬放鬆戒備一拳砸向宋宇彬的要害,然後飛速逃離這個鬼地方。

兩條手臂外加臉蛋擦完後,十九的雙手已經有些痠軟了,她看了眼眯着眼睛盯着她的宋宇彬,帶着討好溫和的笑容,“其他地方還有麼?”

明知故問,不是全身都給他畫了東西麼?!宋宇彬雖然不懂十九怎麼能這麼容易去掉那些墨跡,但被十九這樣若有似無的觸碰,他可恥的小腹發癢,想要將這個乖順皮下藏着禍胎的女孩子壓在身下,將她弄哭。

“咳。”一邊斜靠在吧檯抱着財經週刊看的蘇易正輕咳一聲,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吧……

死死盯着十九的宋宇彬突然從沙發上彈跳起來,姿勢怪異的進了洗手間內。

錯失良機的十九挫了挫牙,這算是剛纔她都在做無用功麼,她坐在沙發上揉了揉有些發麻的腿,舒服的攤在沙發上嘆息一聲,好幾分鐘過後,她走到蘇易正面前,笑眯眯的看着一臉疑惑微笑的看着她的蘇易正,“前輩,你肯定願意幫我的吧?”

“什麼?”表示聽不懂,突然間說要幫忙……

她突然擡腿,一腳踹向蘇易正胯間,一擊必中,蘇易正手裏的書頓時掉到地上,雙手捂着胯間,頸間青筋暴起,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恭喜完成任務百分之九】

【恭喜魅力值增加十點】

【恭喜完成華麗面具淬鍊百分之二十二】

“將,那麼再見了哦,前輩。”十九揮揮手,笑容甜美,聲音也帶着一種甜膩膩的味道。

惡魔!蘇易正倒在地上,看着一蹦一蹦跑出房間的少女背影,好痛!

阿西,死丫頭,你死定了!

作者有話要說:→_→ 所以十九把f4禍害了三個了,普大喜奔~撒花花!

其實吧,我只對花樣裏的蘇易正有興趣,因爲長相正太又可愛浪漫……

氮素,不可否認他其實比較幼稚╮(╯_╰)╭

嚶嚶嚶~還有其實這個劇我沒看完……所以後面不符合劇情的地方請見諒!

[蠟燭]其實我就算看完也一定不會按照劇情來的,因爲這個劇的時間跨度太大了,至少五年時間啊! 當天秀尼以還俗的姿態出現在眾人之前時,這個場景其實還在島津家久的意料之中的。

但是加藤忠廣、黑田忠之兩人帶頭支持豐臣家的起複,福原貞好的附和贊成,卻真正出乎於島津家久的預計之外了。

距離西南諸侯領袖之位一步之遙,卻硬生生的被一個過氣了的豐臣孤女搶走了勝利果實,不要說島津家久難以忍受,就連那些剛剛看到希望的薩摩武士們也紛紛提出了異議。

以島津久賀為代表的島津家臣團,對豐臣千代代表豐臣家起複的資格提出了疑問,因為對方乃是女子,根本無法保證豐臣血脈的延續。

接著他們又提出,在之前的倒幕大業中,豐臣家並沒有出力,現在卻想要成為諸侯領袖,是不是想要竊取各家諸侯奮力作戰得到的果實云云。

然而島津家臣團的質疑聲剛停息,熊本藩主加藤忠廣、福岡藩主黑田忠之便接連反駁,他們認為大家起兵反對幕府就是出於大義,而不是為了自身的利益。

豐臣秀吉乃是天皇冊封的太閣,也是被大明皇帝冊封的日本國王,德川氏以一己之私滅亡豐臣氏,就是不義之舉。當初薩摩藩就是向豐臣氏宣誓效忠的諸侯之一,但卻在之後的關原之戰中因為一己之私而背棄了豐臣氏,自己卻也沒落下什麼好下場,這就是不明大義的後果。

現在舊主豐臣氏既然還有血脈存在,那麼大家就應該在豐臣的旗幟下同幕府奮戰到底,以洗刷當年關原之戰中的恥辱才是。在這個時候還要推三阻四,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大義之前,那麼就說明島津家和德川氏沒什麼區別,都是想要窺竊天下人的位置罷了。

雖然島津家的家臣心裡是這麼想的,島津家久相信毛利和加藤氏,乃至天下有實力的諸侯都是這麼想的,但是他也知道這種事是無法承認的。

因為島津家現在還沒有資格談論天下人的歸屬,除非他們能夠成為九州諸侯的領袖。但是看著隱隱團結一致,將島津家排除在外的九州諸侯們,還有心懷叵測在旁觀望的明人和毛利家,島津家久只能出聲撇清本家並不想染指天下人的位置。

在這樣的場合下發表這樣的聲明,島津家久心裡是滴著血的,他知道除非出現奇迹,否則天下人這個位置不會再與島津家有什麼瓜葛了。

之後的會議討論什麼,島津家久其實已經沒什麼可關心的了。因為擁有九州諸侯支持的豐臣千代,已經完全掌控了會議。至於如何分割那些失敗者的土地,被孤立的薩摩藩顯然成為了一個失敗者。

果然,贏得了諸侯領袖的位置之後,豐臣千代說的第一件事便是:「剛剛薩摩殿下的家臣說的也不錯,我豐臣氏在諸君奮戰時並沒有出什麼力。所以我決定,除了幕府天領之外,其他諸侯的土地我豐臣氏一分不取…」

豐臣千代的承諾頓時得到了九州諸侯們的熱切回應,接下來對於戰敗諸侯的領地分割,薩摩家從沒收戰敗諸侯的44萬石領土中取得了24萬石,剩下的20萬石領土一半給了長州藩,以此抵消了長州藩對於小倉藩領地的索取。

佐賀藩為首的鍋島四家,藩主鍋島勝茂冥頑不靈,被勒令退位隱居。佐賀藩宗家之位讓給其弟鍋島忠茂,佐賀藩被消減20萬石,轉交給熊本藩。

另外龍造寺高房之子龍造寺伯庵、和高房之弟龍造寺主膳平分從戰敗諸侯處沒收的10萬石領土,復興了龍造寺家。

福岡、小倉等熊本之戰後幡然醒悟,投入聯軍這一方的九州諸侯們,只是被勒令罰金就保住了原有的領地。

豐臣千代主持的這場評議會議,就算是島津家久也挑不出什麼大毛病來。但是這場會議的決定,卻還是讓島津家久大失所望,這使得原本答應出兵一萬兩千上洛的薩摩藩,最終只提供了六千兵力。

熊本藩答應出兵五千,福岡藩出兵三千,小倉藩出兵一千五百,鍋島家出兵二千五百,龍造寺家出兵一千,其餘各家諸侯總計出兵三千五百,再加上東海巡閱府招募來的500豐臣遺黨,合計一萬七千軍勢,十日後諸軍集結於小倉藩過海。

以豐臣氏的名義安撫了九州諸侯之後,葉雨軒立刻把注意力轉回了長崎的經濟民生上來了。

雖然今年九州一帶的氣候還算正常,但是因為備戰的緣故,各藩的糧食不是被聯軍提前收購就是被保存了起來,因此長崎、平戶的糧食價格一直居高不下。

現在九州內部的戰爭雖然結束了,但是即將發起上洛的諸侯聯軍,也依然不會把糧食這種戰略物資拋售到市場上去。而長崎本身就是一片海邊丘陵荒地發展起來的,糧食等生活物資都需要從外面輸入。

現在外面輸入不了,本地的糧食價格自然就高漲到了,連商人也有些難以忍受的地步,比如大米就漲到了每百公斤3400文。而因為戰爭的緣故,長崎的轉口貿易也萎縮了不少,因此平抑長崎米價就成了葉雨軒的第一個任務。

雖說種子島、琉球等地還囤積了不少大米,但葉雨軒卻並不打算動用這批儲備。他恰好知道,朝鮮今年的氣候不錯,米價也只有1200-1300文每百公斤。

華商運來的絲綢、棉布、食鹽、藥材等貨物,在朝鮮雖然賣不起高價,但是如果換成糧食運回到長崎、平戶的話,倒是不會虧損太多。

葉雨軒將購糧的事務交給了林慶業的族弟林忠信和長崎商人市郎兵衛兄弟。朝鮮萬曆之役后,日朝之間雖然已經恢復了一些貿易往來,但也只是通過對馬藩進行的小型貿易,日船前往朝鮮還是受到限制的。

不過現在嗎,打著大明的旗幟,加上有三道水使林慶業的家族從中幫忙,這次的糧食貿易應當不會有什麼問題。停泊在長崎港內的十多條大明商船,倒是有八、九條加入了這條航線。

在市郎兵衛兄弟尚沒有出發之前,葉雨軒以長崎自治議會的名義組建了一個市民法庭,一是對廣興號事件重新進行了審判;二是對於前長崎奉行竹中采女的罪行進行了審判。

廣興號被發回了原主,被關押的中國船員和葡萄牙傳教士裘立安都被釋放,並給予了一定的經濟賠償。不過這次審判最重要的,還是准許了澳門天主教會在長崎的自由傳教權力,此前被幕府迫害的日本切支丹教徒獲得了公開信仰而不受迫害的權力。

至於那位貪婪好色的長崎前奉行竹中采女,在9名審判議員的匿名投票中,以兩票棄權,七票贊成的結果,被判處了斬首之刑。

長崎市民對於前一個案子的判決還有所保留的話,對於處死竹中采女倒是人人稱快。一時之間他們倒是沒注意,東協已經悄悄的竊取了這座城市的統治權力。

就在葉雨軒忙著安定長崎和九州諸侯的人心時,大阪城內的各方勢力,也正繁忙的磋商著。

自從南路艦隊的一支分艦隊在兵庫津轟擊了攻下此港的阿部正次軍后,阿部正次軍就停下了向大阪進軍的腳步,開始清剿退往六甲山的片岡殘部。

支持了數日之後,片岡左衛門帶著300多人退回了大阪城北面的天滿町。在李晨芳的授意下,第一師團抽出了兩個中隊,再加上新招募的士兵,將片岡支隊擴充成了一個完整的聯隊。

如果算上許心素帶來的一個聯隊,大阪城現在已經擁有2個師團加上兩個步兵聯隊,和12隻町警察小隊,共計7000餘人的陸上武力了,這還沒有算上12艘軍艦為核心的南路艦隊。

同德島藩、紀州藩暗中籤訂了和約,又以海上力量迫使阿部正次軍停下腳步之後,大阪城內外的市民們自然是欣喜若狂,這比他們預料的最好局面還要出色。

這個時候,即便是那些還在懷疑李晨芳等人是不是忠長殿下部下的原大阪幕府武士們,現在也在祈禱他們最好是忠長殿下的部下,否則他們擔憂自己會被對方所拋棄。

軍中以第一師團的樋口雄太為代表,大阪市議會中以泉屋主人吉永左衛門為代表,這些人現在都是大阪城最為支持德川忠長的代表。

只不過樋口雄太是被迫,在目前的狀況下,效忠於忠長殿下,能夠避開背叛德川氏的罪名。而吉永左衛門為代表的銅商們,他們是在忠長身上投下了太多資本,只能在忠長登上將軍之位后,方才能夠收回成本。

此前李晨芳攻下大阪城的時候,吉永左衛門不敢跳出來,等到許心素帶著大艦隊衝進了大阪灣后,吉永左衛門等人終於忍耐不住,向李晨芳、許心素索要他們的報酬了。

雖然這些銅商支持的是德川忠長,但是許心素還真不敢得罪他們。在日本每百斤日本銅已經升至了19-20大明元,而在上海、蘇州等地,銅價是每百斤28元。

從去年開始,日本向中國輸出的銅塊大約穩定在了六百萬斤,這差不多是日本銅山年產量的80%。因為中國需求的旺盛,日本銅山的產量也一直在增長著,日本年輸出千萬斤銅,已經是一個時間問題了。

這些日本銅料,極大的減緩了大明江南一帶的錢荒。對於許心素來說,他們就是掌握著財富源泉的財神爺。沒有他們的幫助,大明去哪裡找這麼多銅進口呢,自然是對他們禮敬有加了。

不過吉永左衛門等人並不安分於大阪目前的安寧,在獲得了忠長殿下率兵擊退幕府軍的消息后,他們就找到了李晨芳和許心素,請求向京都出兵,希望能夠控制住朝廷之後,為忠長殿下提供政治上的支持。 十九回家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叫回了監視男主角的崔英道。

現在短時間內她也刷不了任務,所以她覺得自己應該關心一下自己小弟。

——一個單純高傲的少女自然沒有門薩會員崔英道來的有用。

好吧,她只是八卦病犯了,其實在看到崔英道的瞬間,她就明白了這是青綬在變相幫她,她只是十分好奇青綬是用什麼交換來達成這項契約的。

“監視資料。”崔英道顯示很不喜歡自己的契約者,將手裏的資料直接甩到了十九面前的茶几之上。

雖然此時的崔英道是靈魂狀態,但卻可以拿起重量不超過50g的物體,甚至只要生命值滿值之後還可以在靈魂和實體之間自由轉換,能力不要太逆天哦。

十九揚眉,雙腿交疊放在茶几上,“00402,今天叫你回來是因爲我要了解一下爲什麼我的契約者會換了個人,畢竟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業務員,不喜歡隱瞞系統……”

崔英道兇狠的瞪着十九,似乎準備立即就來掐十九的脖子,但一瞬間他便跪倒在地,即使是靈魂體,十九也能看到崔英道臉色青白神情痛苦。

“恩,意圖殺死契約者的後果就是這樣,三次之後你就會永遠消失。”十九似笑非笑的盯着崔英道,“好好回答我問題不就好了。”

簽訂了靈魂契約之後,他人想要打破這個契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崔英道是自願的。所以十九威脅的話說的十分順溜,絲毫不怕因此牽連到青綬。

“rachel車禍後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常常做噩夢,我們結婚後她甚至出現了我……傷害她的幻覺。”崔英道坐在地毯上,雙手緊緊的捏成拳頭,隱忍着溢到嘴邊的苦澀痛苦,“rachel的心理醫師說,治療這種精神疾病必須順着病人的意願。 書中自有顏如聿 那天接到岳母車禍的消息後,她就站在rs天台上……她問我是不是什麼都願意做,我回答是之後,就來到了這裏。”

十九靜默了一下,她沒想到r妹會這麼極端和脆弱。

現實世界因爲母親去世而怨恨那個世界幫助對手的所有人,這種怨恨就算在她化解執念之後都沒有消散,就算抹掉記憶生活在虛假的次世界,r妹的潛意識也因爲自己嫁給崔英道而罪惡,最終在得知母親車禍的消息之後徹底爆發……

她站起身,彎腰拍了拍崔英道的肩膀,“崔英道,想知道爲什麼她會變成這樣麼?”

崔英道擡頭,痛苦的情緒之後是對十九濃濃的厭惡之意,他雖然不能繼承rachel之前的記憶,但十九哄騙rachel簽訂契約這件事情卻讓他對十九極度不滿。

“因爲……你的確傷害了她。”十九湊到崔英道耳邊,“想不想挽救她?”

崔英道的目光瞬間變得冰冷無比,但隨即便哼笑一聲,“你想像當時騙rachel一樣騙我,我現在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給你。”

“激將法對我沒用,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關於rachel的事情,就該做些讓我獲益的事情。”雖然契約者不能背叛,但卻允許不作爲。十九並不想因爲崔英道對她的偏見影響她的任務計劃。

不過,r妹這樣消失了可真不值得,崔英道這麼愛她。

“啊,果然是按照劇情來的。”十九翻了翻几案上的資料,由衷的感嘆一句。

果然發生了具俊表將金絲草帶到自家宅院等等的正式劇情,所以說她哪有可能真的阻止正式劇情的發生啊。

“對了,今天應該是女配二號回國辦歡迎會的日子。”十九瞥了眼垂着眼皮扮演木頭人的崔英道,“查查宋宇彬今天的行程安排。”

她沒有參加修學旅行,自然也沒有受邀參加那個歡迎會,所以她現在必須找個人帶她進去,刷刷存在感和任務。

看到崔英道的身影消失,十九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決定趁着這個空閒去牛郎店找那個曾幫助吳敏智陷害女主角的男炮灰。

在吳敏智這個滿腦子都只有男主角的記憶裏,男炮灰艾倫是個溫和又沒脾氣的人,常常在她那敏感脆弱的小神經受到傷害後安慰她鼓勵她。

十九很想扶額,這個遲鈍魚脣的吳敏智一定沒發現艾倫其實是有幾分愛慕她的。

就這個小炮灰是站在吳敏智這頭的,吳敏智竟然會爲了陷害女主角最終讓艾倫被f4的宋宇彬暴打退場。難怪報復名單裏會有宋宇彬啊。

不過等到之後完成隱藏任務,遠離f4時,或許可以和這個小炮灰來一段短暫的情緣,順便採集一下情感之花。

想想都覺得好幸福

艾倫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長得白白淨淨,一雙眼睛清亮透徹,十分好看。

可是十九見到艾倫的第一瞬間就想要擡腿擊向艾倫的胯間。

幸好在看到艾倫溫柔的笑容後,她回神悻悻的收回了擡起一半的腿,果然是被這個任務弄成變態了吧!她雙手捂臉一下坐在沙發上,“抱歉,先生,我條件反射了。”

“沒關係。”艾倫失笑,坐在十九對面的沙發,“需要我做什麼嗎?”

“陪我去玩吧!”十九揚起眉毛,聲調上揚,“我們去明洞吃東西!”

那副期待得直吸溜口水的樣子真是無比可愛,艾倫側頭輕笑一聲,“可以,今天我的時間完全屬於你。”

“太好了,我們走吧!”吳敏智和十九一樣孤單,他們都期待身邊有人陪伴,即使那個人是假的,是花錢買的。所以最後吳敏智纔會想要爲這個曾陪伴她的玩伴討回公道?

吳敏智的胃不能承受刺激性食物,雖然一路買的小吃很多,但十九吃的並不多,有的甚至只能嚐了嚐味道就要吐出來。

所以剩餘的食物自然被十九不能浪費爲由全塞進了艾倫的肚子。

——她會說看到艾倫一臉苦逼相吃下那些食物,她很爽嗎?

“啊!最後一塊了。”十九夾着一塊紅彤彤的炒年糕喂進艾倫嘴裏,見艾倫微微皺起眉頭吃進嘴裏,她頓時輕笑了起來,猛地在艾倫臉頰上親了一口,“真乖。”

艾倫哭笑不得,這個丫頭是真把他當假想大哥了麼?他胡亂將年糕吞了,溫和的擡手輕碰了一下十九的頭髮,“已經從街頭吃到街尾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恩。”十九抿着嘴脣乖巧點頭,正要挽起艾倫的手臂,腰間便橫過一條手臂,將她扯離了艾倫。

“敏智,這是誰啊?”宋宇彬笑眯眯的打量艾倫,說話時氣息都掃在了十九的臉上。

十九手肘一頂卻被宋宇彬自然的抓着,她藉着燈光看向笑得邪魅的宋宇彬,嘴角慢慢挑起,“宋宇彬前輩。”

“是認識的人?”艾倫擰起的眉頭慢慢放鬆,溫和的看着十九,“那還需要我陪你麼?”

“那你先回去吧。”十九挫牙,對艾倫笑得甜膩膩的,直到目送艾倫開車離去她纔回頭饒有興致的打量宋宇彬,“宋宇彬前輩,不是去參加修學旅行了麼?”

“邀請你參加趴體。”宋宇彬攬着十九就走,“剛纔那個男人是誰?”這麼一隻小野貓竟然會這麼乖順,而且他還看到小野貓喂那個男人,還親了那個男人一口。

他絕對不承認他現在很不爽,特別是那個男人還摸了小野貓的頭。

“應該是以後的男友吧。”十九瞧宋宇彬黑臉,心情十分舒暢的決定再添把火。

——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f4其實都是一羣抖m吧!要被那個女人整死之後纔會愛的死去活來。比如男主角被女主角踢了一腳就愛上女主角了,女二號對男二號若近若離就愛女二號愛的死去活來,最後愛他的女一號跑去愛男一號的時候又愛女一號愛的死去活來。

媽蛋,她快被這些人的邏輯轉暈了。

“哦?”宋宇彬承認現在他很不爽了,十分的想打人。

“什麼趴體?”雖然是爲了參加歡迎會而算計着宋宇彬陪新女友來明洞購物纔來這裏,但是表面她必然要表現的毫不知情啊~

“是歡迎一個學姐的趴體,你的好友金絲草也被智厚邀請參加了。”宋宇彬笑着解釋,將十九按到副駕駛後頓時臉色陰沉下來。

十九撐着下顎,興致缺缺的看着窗外,“可是我沒禮服啊。”

她因爲怕吳敏智的身體會因爲受涼報廢,身上穿的是最簡單的牛仔褲外加羽絨服。

——所以減肥壞處多,節食需謹慎啊。像吳敏智這種惡性貧血外加慢性胃炎的女子就是長期生活不規律又不進食造成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