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睡覺,幽靈卻蹲在一邊吃野菜,據說這東西能補充體力,軍醫要了點塞進嘴不到兩秒鐘就直接噴出來,苦的咧嘴不說整張嘴都沒了直覺。

“你這草藥有毒。”軍醫趕緊漱口,“強烈麻醉,小心心臟受不了。”

“沒關係,我曾經拿來當飯吃,那時候身體好的不行,蚊子都被我毒死,現在不行了,吃加工食品太多了,身體沒了那份抗性。”幽靈毫不在意地說道,“你們吃不了,不要嘗試了,會沒命的。”

“瘋子,有你不吃的東西嗎?”軍醫無奈的問。

“有很多,但我吃的很多東西你都不吃。”幽靈聳了聳肩,“好了,睡覺吧,你不累?”

幽靈剛說完就發現軍醫開始打呼嚕,這小子也堅持不住了。

“沒耐力。”幽靈搖了搖頭,斜靠在一棵樹上很快睡着,十五分鐘之後第一崗換班,撒克遜的人陸續爬起來先一步跟着敵人的痕跡追了下去,這次他們並沒有走多快,認識儘量跟上敵人的節奏。以現在的情況看敵人的速度已經緩了下來,他們也不是鐵打的,不可能一直保持高速推進,本.艾倫他們已經不急於幹掉敵人,畢竟人的體力有限,現在的情況來看,只能慢慢來。

半個小時。對普通人來說可能只夠打個盹,甚至有很多人從醞釀睡意到入睡都不止半個小時。但對於這些早已習慣此道的僱傭兵來說已經可以恢復不少的體力,儘管還累得不行,但至少能短暫放鬆,這對他們來說就一種不錯的休息了,如果不是數個小時保持高速叢林追擊他們也不至於累成這樣。

大隊人馬開始再次推進,速度並非特別快,但足夠纏住敵人不被甩掉。

“這些俄國佬已經將我們甩下至少四公里。”撒克遜在耳機裏說道。

“他們是鐵人嗎?怎麼能如此之久的保持告訴推進?”獵鷹皺着眉說道。

“毛熊的體力可不是誰都能比得了的,他們畢竟不是鐵人,不可能保持太久。繼續吧,他們早晚會休息,我們會搶回時間。”本.艾倫到是不擔心這些。

當天晚上他們趕上撒克遜的人馬在一片湖泊邊上宿營,敵人已經在湖對面,他們甚至可以隔湖相望。

“這些傢伙還精力充沛。”獵鷹舉着望遠鏡看着湖對面的敵人,敵人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他們能看見彼此。

“繞過這個湖至少需要四十分鐘。他們顯然已經把我們甩掉更遠。”本.艾倫也舉起望遠鏡,正看見一個俄國人在向這邊豎中指。

“只能看見三個人,顯然他們在隱藏自己的實力。”獵鷹說,“他們在打手語。”

“看到了,叫我們去死。”本.艾倫看着對付的手語說。

“那也得幹掉你們再說。”獵鷹回覆手語。

“如果湖裏沒有鱷魚我真想游過去。”幽靈看着平靜的湖面說。

“你怎麼知道這裏有鱷魚?”獵鷹問。

“這裏的湖是沒有幾個沒有鱷魚的。”幽靈往水裏扔了一塊石頭,“這湖深度超過十五米。除了鱷魚很可能還有其他東西,所以我們最好不要在這裏找麻煩,未知的湖肯定藏着未知的東西。”

“他們就在對岸休息,我們只能看着,該死的。”軍醫很不甘心的說。

“沒關係,他們再也別想拉開太大的距離了。”幽靈站起身,“明天我要讓他們嚐嚐厲害。”

“你又要搞什麼?別太出格。”本.艾倫警覺地問。

“放心吧。明天我先上去,拖慢他們的速度,給他們製造麻煩,給你們爭取時間。”幽靈拍了拍手,“他們至少會在對面休息半個小時,然後離開我們沒必要休息太短,反正天亮之前他們還有另換地方休息。”

“嗯,好,我明白了。”本.艾倫點了點頭,“我們休息兩個小時。”

凌晨十分隊伍再次出發,大多數人醒來的時候幽靈已經不知去向,這小子已經先一步離開,本.艾倫無奈。

繞過湖波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之後,幽靈已經在他們前方大約四公里的地方,但還沒追上敵人。

“我們嘀咕了這些敵人的體力。”本.艾倫說,“他們的速度比我們預想的要快。”

獵鷹點了點頭:“我們只能適當提高速度,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很快就要進入野人山的範圍了。”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幽靈確認的敵人的位置,在他們前方大約4。5公里的地方,敵人並沒有休息,而是仍然在繼續前進,儘管速度不快,但卻沒有停息來,還有七個人,沒有傷員,這次本.艾倫沒有讓幽靈進行騷擾,畢竟距離太遠了,根本沒法支援,幽靈這麼幹太危險。

就這樣他們又悶頭追了三個多小時,與敵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三公里之內,但也到了野人山的地界。

“還是到了這個地方。”獵鷹輕輕嘆了口氣,“最不想來的地方還是來了。”

“沒關係,只要目的達到,一切都不是問題。”本.艾倫無奈的笑了笑,其實他也不喜歡這個地方,上次的緬甸之行陰影仍在,他可不想在來一次,只是這並不是他能決定的……

…?? 野人山的蚊蟲、毒蛇、瘴氣,讓人防不勝防,而每一擊都是致命的創傷。?從每年5月下旬到10月間,是野

人山的雨季,雨季不僅使森林裏的蚊蚋和螞蟥異常活躍,而且使得各種森林疾病:迴歸熱、瘧疾、破傷風、敗血病等等迅猛傳播開來。根據資料記載,抗日戰爭時期,中國第五軍5萬人越過野人山而抵達印度的,只剩下三四千人,零頭都不到;隨軍撤退的40多名婦女,生還的只有4人;而整個中國遠征軍入緬參戰的10萬總兵力當中,當時爲戰鬥而犧牲的中**人約1萬多人,卻有5萬人死在了野人山約在北緯26度東經97度附近,此地爲大片的叢林區及沼澤地,夏日。野人山大雨後,由於潮溼的天氣加上蚊蟲,一般人難以在此地生存,必須仰賴奎寧丸,才能避免在野人山感染瘧疾。野人山有着全世界最著名的玉石場–帕敢玉石場。帕敢場區出產的翡翠種老、種好、底淨、色正,多爲高檔翡翠。因此這座寶山也是當地各族軍隊勢力的必爭之地。

最後是在1947年緬甸獨立時,英方向緬甸移交行包括江心坡和孟養、野人山在內的實際控制地區的行政權,對此當時作爲中國中央政府的中華民國政府未提出異議,中國作爲二戰戰勝國最後一次喪失了將上述領土確定爲爭議土地的機會。對勐卯三角地區(南坎)問題的處理。南坎是清廷所租,抗戰期間南坎被日軍佔領,1945年1月15日,國民政府的遠征軍經過戰鬥從日軍手中收復了南坎,當時的中國在軍事實力上可以保持軍事佔領,在法律上由於英國在1943年已經宣佈放棄了對華“租借地”,中國也完全有依據收回南坎,但是想不到蔣介石卻主動退出,繼續把南坎送給英國“永租”,緬甸獨立後。蔣介石也沒有去要回南坎,反而用事實行爲追認了“永租繼續有效”——每年收取租金1000盧比。 重生之我就是豪門 除了片馬地區,其它的地區,不是有條約爲證;就是緬方(繼承英國)進行了長期有效管制,其間,中國不但沒有正式的要求交涉談判(僅有一次雲南地方政府的交涉),還多次在實際行動中。默認了英緬的主權地位。1960年的《中緬邊界條約》南段(尖高山以南)基本保持了1841年線以來的走向,中國放棄了對南坎名義上的主權(永租。年租金1000盧比,與完全割讓沒有任何實質區別),但對於1941年線阿佤地區邊界線作相應修改,原被劃給了緬甸的班老、班洪地區重新歸屬中國。北段,中國承認緬甸對江心坡的主權,雙方基本以高黎貢山脈分水嶺爲界,但片馬地區歸還中國。野人山,不再屬於中國,屬於緬甸領土。

“不是中國的。真他-媽-的鬱悶……”重拳發着牢騷說。

“爲什麼要是中國的?”軍醫問。

“爲什麼不能是中國的?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重拳說。

“但現在不是,控制區在誰手裏就是誰的,就算你搶過去也沒人承認。”軍醫說。

“靠……”重拳也不和他爭,事實上他也清楚,這也就只能發發牢騷,不解決十字繡問題。

“幸虧有先見之明我們注射了抗病毒疫苗,否則這裏的瘧疾完全能弄死我們。”軍醫也岔開了話題。因爲他發現重拳的臉色並不好看,隱約間帶着一些怒氣。

“這裏何止瘧疾?致命病毒多的是,如此高溫環境下太多了。”獵鷹說,“我們來的時候注射了十種疫苗之多,胳膊快紮成馬蜂窩了。”

“這裏的驚喜還不止這些。”幽靈看着附近的林子,“太多驚喜在這裏。你們會發現的。”

“別,我可沒那個興致。”軍醫趕緊搖頭。

“那東西不是你想擋就能擋住的。”幽靈看了看時間,“帶防毒面具。”

“什麼意思?”獵鷹不明白。

“那不得熱死?”巴祖卡也搖頭。

“熱死也比毒死好,快起瘴氣了。”幽靈看着天,“時間差不多了,抓緊時間。”

“不會吧,瘴氣這玩意真有?”埃克斯也不相信。不過看着幽靈先一步帶上了防毒面具,覺得應該不是在開玩笑。

“當然。”幽靈指了指發愣的獵鷹手下,“別以爲我在開玩笑。”

“帶。”獵鷹下了命令。

所有人都帶上了防毒面具,這悶氣的感覺簡直讓人受不了。

瘴氣是熱帶原始森林裏動植物腐爛後生成的毒氣,主要原因就是無人有效地處理動物死後的屍體,加上熱帶氣溫過高,爲瘴氣的產生創造了有利條件。“瘴”並非一定就是“氣”。宋方勺《泊宅編》載:“虔州(今江西贛州)龍崗、安遠二縣有瘴,朝廷爲立賞添俸甚優,而邑官常缺不補。他官以職事至者,率不敢留,甚則至界上移文索案牘行遣而已。”中醫中的瘴,指南方山林中溼熱蒸鬱能致人疾病的有毒氣體,多指是熱帶原始森林裏動植物腐爛後生成的毒氣,幽靈在這裏久居過,當然知道這東西的厲害。

“太他-媽悶氣了。”軍醫罵道,“連耳朵都變得不管用了。”

“堅持,保命要緊,希望敵人不知道這個。”幽靈低聲說。

“該死,通知撒克遜。”獅鷲低聲說道。

“靠,把這個忘了。”本.艾倫立即聯繫撒克遜將這件事告訴他。

顯然撒克遜並不覺得有這麼嚴重,亞馬遜叢林也遇到過類似情況,只是不過頭暈眼花,但瘴氣這東西真的存在與否他沒驗證過,不過特種部隊的教材中提到過腐爛物質散發的有毒氣體一說。

“趁着溫度還不高,加速前進。”本.艾倫說。

夜色中一行人快步前進,避開一天中最熱的時候行軍是明智之舉,只是叢林就是叢林,永遠充滿着想像不到的問題。

蟒蛇的出現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大家沒想到是一次性出現四五條這麼多,這些蟒蛇扭打在一起,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該死的,怎麼又遇到這東西。”軍醫低聲罵道。

“繞過去。”本.艾倫揮了揮手,這玩意兒不好惹,別自討苦吃。

“它們在幹嘛?”重拳好奇地問幽靈,“**季節?”

“不,它們在爭奪地盤,這一帶食物豐富,它們都想佔這塊地方。”

“搶地盤,****,也對,動物都有控制區一說。”巴祖卡低聲說。

“那叫領地。”幽靈糾正他的用詞,“網紋蟒的攻擊性極強,它會用絞殺的方式扭斷你身上每一塊骨頭,然後在吞下去,如果是從腳吞下去,在它肚子裏的時候你還會有短暫的直覺,幾秒鐘後變得模糊,最後被消化的差不多他再將骨頭吐出來。”

“別說了太噁心了。”巴祖卡厭惡的說道。

官方數據記載網紋蟒,又稱爲霸王蟒、網蟒,屬大型蟒蛇,世界最長之蟒蛇(特注:侏儒網紋蟒體長僅爲1。5米-2。3米),與綠水蚺齊名(綠水蚺爲世界最重)。因兩眼延伸到嘴角、身體背部爲灰褐色或黃褐色、有複雜的鑽石型黑褐色及黃或淺灰色的網狀斑紋花紋,故得名“網紋蟒”。一般約6米,最長可達7米左右。目前已瀕臨滅絕。

當然幽靈並不認同這一數據,因爲他見過最大的網紋蟒超過十米,那就是從從裏難道住在和霸主,他曾經見過一次蟒蛇鬥老虎,而且是兩隻老虎鬥一條蟒蛇,結果老虎落荒而逃,巨蟒實在是太大了,大的讓人難以想像。

“緬甸蟒也不小,這裏見的不多呢?”軍醫問。

“放心,還不到地方,有個山谷裏全都是蟒蛇,那是個蛇窩,白天裏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一到晚上,望去,全都會回去,一條條橫躺豎臥的在裏面,足有幾十上百條之多,密密麻麻的疊在一起消化白天捕獵到的食物,地面上到處都是碎裂的骨頭,全都是他們消化完吐出來的。”幽靈說,“我曾經進去過一次,差點丟了命。”

“蟒蛇不是有領地的嗎?怎麼還會聚在一起?”軍醫又不明白了。

“因爲那是它們出生的地方,蛇王就在哪裏,蛇後也在那裏,所以它們眷戀那個地方。”幽靈一邊走一邊說。

“蛇後?怎麼說?”巴祖卡問。

“一條非常巨大的雌蛇,只負責生育,其他的蛇類供養他食物,把吃下去的東西吐出來餵給它。”幽靈繪聲繪色的說,“也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山谷裏積累的碎骨有一兩米厚,不知道他們出了多少東西。”

“我靠,你扯淡吧。”軍醫不信。

“在野人山,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情,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信不信在你們。”幽靈一本正經地說,“我經歷的事情遠遠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

“說的那麼邪乎,我就不信。”重拳說。

軍醫也不生氣:“那你就等着看吧,奇蹟會出現的,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 野人山,給人帶來的永遠是靜一下和意外,這裏的螞蟥數量之多幾乎趕上了樹上落下的水滴,劈里啪啦的從上面掉下來砸在衆人的身上。

對於這種東西大家還是有經驗的,將身體的每個可能暴露在外面的地方都包起來,但這些該死的東西還是不停的尋找縫隙往裏鑽,叢林裏到處都是水潭和泥沼,蚊子多的幾乎能遮住人的視線,泥沼裏除了鱷魚不知道還藏着什什麼東西,不時的攪起一道道黑色的漣漪,看得人的心裏特別的不舒服。

幽靈蹲在泥潭邊上用樹枝在裏面攪動了一下,拉出來一看之下發現樹枝上滿是被啃咬的痕跡。

“這牙齒很尖利,這啃咬的密度,一個人掉下去用不了幾分鐘就得被吃光。”幽靈將樹枝丟盡泥潭,很快樹枝就沉了下去。

“還記得毒蛇山谷的那次嗎”重拳問,“往肉裏鑽的蟲子。”

“怎麼不記得,那該死的東西讓我印象深刻。”幽靈拍了拍手站起身,“希望這裏的一切都能給敵人帶來驚喜,非戰鬥減員是我最願意看到的,他們被叢林吞噬也省了我們不少的力氣。”

紈絝夫妻互捧日常 “的確,我也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本艾倫說,“但敵人不是白癡,我們不能把一切都寄託在叢林身上。”

“走吧,別在一個地方浪費太多時間。”獵鷹拍了拍重拳,“你們的經驗有助於我們在這種地方活下去,所以,多提供一些指導,我們會感激不盡。”

“指導你們太客氣了,我們也是摸着往前走,這裏太神祕了,就算幽靈都不可能完全瞭解這個地方。”重拳踢了一腳身邊的大樹,“這種樹木我都是第一次見。”

“對,這裏太神祕了,我也不是特別的瞭解。所以,大家一起努力活下去吧。”

“隊長,出事了。”獵鷹的一個手下匆匆趕過來,“德普被什麼東西咬傷了。”

“嗯”獵鷹皺了皺眉,“走,去看看。”

德普躺在一塊較爲乾燥的地方,庫管已經疲倦了起來。整條腿腫的如同象腿,他們的隨隊醫生正在準備給他注射解毒劑。

“什麼東西咬的什麼時候咬傷的”幽靈一把抓住隨軍醫生的胳膊。“先不要注射。”

“不知道,他剛在只是說腿上很癢,然後沒多久就昏迷了,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傷口,但從中毒症狀判斷應該注射抗酸性解毒劑。”

“我看看”幽靈不由分說的蹲下身,小心的檢查德普的傷腿,整條腿呈現出一種令人恐怖的赤紅色,好像正在深血。

“有點麻煩。”幽靈拔出軍刀在膝蓋下將德普的退毛剃掉,指着一個很小的紅點說。“在這,是夢幻蜘蛛咬傷的。”

“那是個什麼東西”隨軍醫生問。

“一種奇毒蜘蛛,在被咬傷之後不會立即致命,而是會讓傷者昏迷,高燒,做噩夢,一天後恢復正常。三天後再犯,如此反覆三次,人體內會出現大量的變異毒素,最終整個人會瘋掉,還好來得及。”

“那怎麼辦不注射解毒劑嗎”

“那東西沒用。”幽靈用軍刀在被咬過的地方劃出十字口,讓裏面的鮮血慢慢的流出來。“先排除毒血,按住他,稍後他會發瘋,至少要四個人,按住四肢,要全力,否則不行。”

幽靈用刀尖挑起排除的鮮血仔細地看了一下。然後送到隨軍醫生面前:“看,這是什麼”

“什麼”隨軍一生沒看明白。

“裏面的小黑點蜘蛛卵。”幽靈說,“如果不及時救治,十天後他會渾身往外鑽蜘蛛。”

“。”隨軍一生毛骨悚然,“孵化的溫牀。”

“嗯,幽靈點了點頭,這種蜘蛛極其罕見,估計整片野人山也找不不出幾百只,不過卻極其恐怖,再晚點他就完蛋了。”幽靈四下看了看:“繼續排除毒血,我去弄點草藥,記住,不要讓他爬起來。”

“那什麼時候纔算排除完”隨軍醫生問。

“等血液從黑色變成紅色,出血量會很大,但不要擔心,他的身體能承受的住。”幽靈一邊走一邊說。

幽靈離開不久,德普開始抽搐,然後整個人不停的扭曲,臉上的表情特別的痛苦,傷口排除的血量開始加大。

“按住,按住。”獵鷹指揮着四個人死命的按着德普,這小子力氣的確大,將一個士兵直接踹飛出去。

半個小時之後幽靈抱着一大堆草藥回來,德普的傷口還在慢慢的滲着血液,一點凝固的跡象都沒有,幾個按着他的人卻渾身大汗淋漓,幾乎累的脫離。

“這小子力氣怎麼這麼大,差點按不住。”隨軍醫生問幽靈。

“毒素攻擊神經系統,造成身體紊亂,然後就是昏睡,一天後表面恢復如常。”幽靈將幾種草藥調配在一起,“點火。”

有人立即升起篝火,幽靈將草藥烤乾,然後揉碎一半喂德普吃下去,另一半交給隨軍一生,“等血色好轉之後再放五分鐘後服藥,三個小時更換一次,等他醒了叫我。”

“好。”隨軍醫生將草藥接過來。

“我們先走一步,處理好傷口跟上來就是。”本艾倫對獵鷹說。

“留下兩個人照顧德普,剩下的一起走,我們不能耽誤太久。”獵鷹提起槍。

“沒關係,撒克遜他們已經先一步出發了,進度沒有落下。”本艾倫看了看天,“不過我們也得加快進度。”

留下兩人照顧德普之後其餘人再次上路,幽靈又變成了急先鋒,他在前面約束後面的隊伍,負責採集一些草藥分給衆人。

“都給我聽好了,這裏的一切都不是你們能理解的,收起你們的好奇心,給我放規矩點,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就把我說的都記在心裏。”

他這番話說完之後除了“黑血”的人之外並沒有人將這件事都放在心上,這裏雖然危險,但他們總覺得幽靈說的有點誇張。, 幽靈的話說的沒錯,這是個讓他都感覺沒安全感的地方,越是深入,越是覺得這個地方過於陰森詭異,首先是斷後的兩個獵鷹的手下離奇失蹤,然後是巴祖卡莫名其妙的中毒,對此幽靈也無能爲力,巴祖卡毒中的莫名其妙,他走在隊伍中間居然也會中招,但這種毒很奇怪,他並沒有感覺任何異樣,只是渾身上下變成紫青色,他是個黑人,這種症狀發現的比較晚,可發現之後他自己卻毫無察覺,一點異樣的感覺都沒有

“糟糕。”幽靈皺着眉說,他也不清楚巴祖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沒什麼感覺。”巴祖卡聳了聳肩,“就像平常一樣,就是他孃的有點熱,所以應該沒事兒吧?”後半句話其實他是在安慰自己。

幽靈看了看他的眼睛:“你是不是摘過防毒面具?”

“沒有,不過眼睛進了汗水,我擦了一下。”巴祖卡不明所以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