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邪在怎麼出類拔萃,也改不了他是隻鬼的事實。

我不能因爲他是個美男,就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所以,葉霜說這些的時候,我毫不客氣的豎起了中指。

我的動作惹怒了他,她張開口,血色的舌頭伸出來,朝我怒喉:“死把,去死把……龍小幽,要不是因爲你,張睿哥哥也不會離開我,紂絕陰也不會死,山神廟就不會消失,都是你,還有你那該死的師傅。她毀了整個山神廟。我要殺了你,活剝你的皮,吞了你的心,在把你的魂魄纏在捆六道幻境裏,永世不能輪迴。”

她乾枯黑手伸長,黑色指甲瘋長出來,勢如破竹的衝我撲過來。

她詭異的陰笑:“桀桀……受死把,龍小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我看着她飛過來,睜大雙眼,情急之下倒退幾步。

手裏緊緊抓着紫電拘魂網。

她敢過來,她只要離我一米遠,我紫電拘魂網就會把她捆住,魂飛魄散。

她離我越來越近。

五米,四米,三米……

我咬牙準備灑出紫電拘魂網時,網還沒撒出去,鬼娃娃一下飄到我面前。

小小身體發出巨大能量,他身體黑霧散出,像墨汁凝結成圓將葉霜包裹,形成一個結界。67.356

細緻看,墨汁表面一層有黑紅相間的電光閃爍,來回串動。

結界越來越小,將她困住。葉霜狠狠戳破黑霧結界。

“磁——”

葉霜指尖促碰到黑霧表皮,化作黑煙消散。

她刀尖一樣長几寸的漆黑指甲,一下幻滅了。

那毀滅的速度太快,始料不及,就像風化了一般。指甲在蔓延到手指,手掌,已經攀升到手肘了。

“啊……”

她痛苦的大叫,鬼太子的實力已經超乎她想想。

她捏着自己漸漸消散的手,面上痛苦扭曲,從身上掏出陰陽袋,慌亂的打開袋口,結界環繞的黑氣一縷縷被陰陽袋吸去。

陰陽乾坤袋?

我看見這袋子眼睛一亮。

是好裝備啊,上次她就用這袋子裝了鬼嬰,我們抓鬼師最想要就就是這樣的袋子。

娃娃回頭,奶聲奶氣的問我:“媽媽,你想要袋子嗎?”

我眼露精光:“想啊!”

可是要怎麼奪過來?

那結界我是不敢進去的,怕誤傷到自己。

鬼娃娃朝我咧嘴一笑,露出小隻尖尖的虎牙:“媽媽,我幫你奪過來。”

他小手快速的伸進結界裏,快速精準的向陰陽乾坤袋伸去。

葉霜忍着巨大痛苦,面目曲扭,漂亮的皮面漸漸變成黑色,裂痕從手肘延伸到手臂上。

她手掌已經幻滅,蔓延上手肘。

她淒厲的大叫:“啊……”

鬼娃娃伸進小手瞬間,剛抓住陰陽乾坤袋。

葉霜趁着被陰陽乾坤袋吸殘缺的結界,化成一縷黑煙給逃出去了。

他只抓住了陰陽乾坤袋,奶聲奶氣的很不甘心道:“媽媽,讓她給跑了,我去追……”

他剛要飛出去,我把他給喊住:“別追了,陰陽乾坤袋拿到手就行了,我以後會收拾她的。”

娃娃笑嘻嘻的把陰陽乾坤袋遞給我:“媽媽,喏,給你。”

我指着袋子問:“裏面有鬼嗎?”

“沒有了,已經被她吞了。”

我把陰陽乾坤袋收下,有了這隻裝鬼的袋子,我以後的抓鬼生涯,會更加順利。

我拉着他的手進慢慢走進鬼道,他身上的傷一道道的,看着挺揪心。

我問他:“娃娃,身上的傷能好嗎?”

“不用擔心,我到聚陰之地修養一天就好了。不過你要馬上過鬼道了,我帶着您過去才行。”

鬼道?

主宰空間 地獄道都這麼難過了,鬼道豈不是更難?

我瞬間緊張起來:“難過嗎?”

“對我來說不難,對媽媽來說有些難,媽媽一會進去以後,不要亂看,什麼都別相信,千萬不要相信。”

我皺着眉頭問:“哦,裏面的鬼怪有什麼不同?”

他牽着我的手:“裏面的鬼很強大,都比地獄道的厲害,不過我剛纔好像看見您有拘魂網?”

“嗯,鍾天師的紫電拘魂網。”

他高興的拍小手,歡快道:“媽媽好棒,紫電拘魂網居然在您手上,太厲害了,有了紫電拘魂網,裏面的厲鬼就無需害怕了。”

我被他吹的有點輕飄飄了。

拉着他的手進了一團迷霧,腳下已經不是山道,而是平整的路。

天上掛着毛月亮,天地黯淡的沒有一絲光線,我們周身飄着黑濛濛的霧氣。

四周,聽不見一絲聲音,寂靜的詭異。

他對我說:“媽媽,你記住,不要相信任何鬼,這裏的都是鬼,他們最會蠱惑人心。” 我莞爾一笑,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證:“媽媽不會相信任何人的,對了,寶寶,這些鬼會怕你嗎?”

“如果是我一個人,他們會怕,可是,這些厲鬼一千年沒有吃過人肉了,以前很多鬼的,後來,他們相互廝殺吞噬,經過一千年的歷練和淘汰,能活下來的,都很厲害。爲了人肉,他們估計會想盡辦法躲過我的耳目。”

他說,經過一千年的歷練……

那些鬼豈不是很厲害?

我心神一凜,握着他的手:“那我不放開你的手。”

娃娃對我笑道:“媽媽,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聽見他的話,我心裏一暖。

雖然他是個千年嬰靈,可是他別的孩子更成熟懂事,生具靈性。

我心裏很安慰,雖然不是他的媽媽,我一定會把他帶出去,好好待他,送他去輪迴的。

如果他不想去輪迴,我會好好養着他。

我們牽着手穿過層層黑霧,在黑霧下,能見度非常低,氣溫很冷,我不知道走到那裏,也不知道現在處於什麼樣的環境中。

鬼道里……

四周大抵全是鬼把,還是兇狠陰戾的厲鬼。

娃娃問我:“媽媽,你怕嗎?”

我笑着說:“不怕。”

他笑嘻嘻的拉着我的手,越走越快。走了幾分鐘後,黑霧散開。

我以爲會是黃沙漫天的大漠,會是寸草不生的山裏,甚至連刀山火海都想過了,可萬萬沒想到,眼下是這樣場景。

面前,熙熙攘攘的人羣,就像人間繁華的集市一樣。

有商販,有孩童,甚至聽見討價還價聲……

就跟我們平時住的小鎮上趕集一樣,街道兩旁的房子都是民國時期。

天色灰濛濛的,像古鎮裏飄着小雨,大街上穿梭的人,一個個都來去匆匆,看似很忙碌。

可是,我細緻的瞧着他們,他們面上都沒有太多的表情,眼神麻木空洞,兩腳不着地,一個個的都是飄着。

我和鬼娃娃走着,沒有人注意我們,沒有人多看我們一眼。

我不敢張口說話,甚至不敢重重呼吸,我怕活人氣息被他們窺到。

路過一家小餐館,裏面有幾張桌子,只有一桌有客人,客人是四個男人,他們個子很高,穿着對襟盤扣的唐裝,表情深寒凝滯,和外面那些飄着鬼氣場差別很大。

我眼睛稍撇了一眼,不敢在看。

他們都長的虎背熊腰,黑色黝黑,全部剪着毛寸平頭,像從牢裏放出來的那種,其中一個臉上還有大傷疤。

毫無防備般,臉上有大傷疤的男人篤地眼眸朝我望來,目光陰險狠毒。

шωш¤тTkan¤¢○

他拾起臺上的杯子,狠狠的抿下一口酒。砰一聲,重重砸在桌子上。

我心臟驟然跳快,暗道不妙。

難不成被發現了,被那隻厲鬼看見了?

我心中祈禱,希望他不要認出我是人。否者驚動在一條街的鬼,我一定被他們撕成小肉片。67.356

我拉着娃娃快速走,突然,老闆娘笑嘻嘻的出現在我們面前,把我和娃娃的路給擋了。

老闆娘長的很胖,一身的肥膘,腰上掛着一圈游泳圈。

她咧嘴笑,露出一口大黃牙,大聲嚷嚷道:“鬼太子,今日駕臨貴街,有失遠迎。怎麼可否賞個臉進店吃頓飯。”

鬼娃娃露出笑顏:“不了,我只是來看看。”

“您不吃可以,您身邊這位姑娘可不能讓她給餓着,來吧,小店裏剛剛做好了幾道菜,那桌子的客人,說賞給這位姑娘的。”

我一聽賞,臉色刷一下就變了。

難道這幾個鬼的地位比較高,這條街的都必須聽他們的?

他們認出我來了?

認出我是人。

鬼娃娃搖着我的手,笑道:“媽媽,你別擔心,只要有我在,他們不敢傷你。”

“可是,我不想吃東西啊。”

一聽我不想吃東西,老闆娘臉色陰了,肥胖的手咔嚓一下裂開,露出黑色的手骨,那手骨就像利刃一樣,看起來很駭人。

她目露陰寒之光,威脅我:“小姑娘,你別讓我爲難,這條街誰人不怕那四個厲鬼,他們要是想讓我活不下去,我也會拉你墊背,別以爲鬼太子在這裏就能護你周全,他就算在本事,也只是個孩子。 上門神醫 那幾個人前世都是亡命狂徒,死後在這裏吞過的陰魂比你吃的米飯還多,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不然,還能換個輕鬆的死法。”

她叨叨絮絮的說了很多,她的話裏,幾乎言之鑿鑿。

我是人,她知道了!

如果她聲音大點,讓這滿大街的鬼都聽見,路上來去匆匆的鬼都知道我是人,我不敢想象。

這會,已經有幾個朝我看過來了。

見到我旁邊的娃娃。 縱橫商途:逆天女相師 他們站在路中間,對他彎腰行禮:“見過鬼太子。”

娃娃轉頭,故作老態的對他們說:“免禮,你們各自忙去把。”

他們全部直身,目光不約而同的朝我打量。

陰暗的光線裏,我看見了赤裸裸的掠奪和佔有股,甚至有個黑瘦的男鬼,流出拉哈子。

我心猛的一收緊,完了,他們都看出來了。

那五六個男鬼朝這我慢慢的走過來,他們表情猙獰,身上冒着鬼氣,不約而同般伸出手。

老闆娘立馬在我面前一站,打開雙手,把他們給擋住。

鬼娃娃衝他們咆哮:“敢動我的人,敢惹我生氣?我讓你們都魂飛魄散。”

男鬼停住,伸長的手不甘的收回去,他們猙獰面目逐漸恢復。

老闆娘插腰說:“我告訴你們,她是你們惹不起的,且不說她什麼身份,有鬼太子罩着,你們誰能接近她半分?還有,告訴你們最好斷了這個念想,她,裏面的人看中了。你們要是在糾纏,別告訴我沒提醒過你們。”

她說完,五六個男鬼一鬨而散,全部朝道上飄去。

我臉色更差了。

她說鬼娃娃的時候,那些人最多害怕,並沒多大反映。

但,說到裏面四個人,那些人全部一鬨而散,飄的很急促,更怕得罪裏面的。

他們,到底是人來歷?

我望向鬼娃娃時,鬼娃娃也看着我,搖搖頭:“媽媽,我也不知道。我很少來這裏,最少三百年沒來了。”

算了,他不過是個娃娃而已。

“姑娘,我勸你進去把,裏面的那幾位可是久等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把身後的揹包晃了晃,我牽着鬼娃娃大搖大擺的走去。 進去後,那四隻厲鬼都站起來,朝我身邊的鬼娃娃豎然起敬,抱拳道:“鬼太子,別來無恙。”

鬼娃娃奶聲奶氣道:“免了,你們幾個想讓我媽媽進來做什麼。”

鬼娃娃剛剛說完,大門嘭的一聲,霎間關上,外面的光線本來就黯淡,這大門一關,裏面黑漆漆的。

小飯館內帶偌大的腐臭味,混合着陳舊泥土的味道,這種味道很難聞,又潮又溼,比地窖裏還要難聞。

光線太暗了,除了手上還牽着鬼娃娃,對周遭的一切,我看不到任何東西。

我迅速把掛在腰間皮帶的聚光燈打開,這一打開,我膛目結舌。

關門到開燈不過兩秒的時間裏,他們居然迅速移到我面前,離我不過一米多點的距離。

只要我開燈在慢一點,我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事。

娃娃站在我面前,衝着他們幾個發怒,軟萌的聲音一點都沒有威懾力:“你們想做什麼?不許你們動我媽媽。”

刀疤臉走在最前頭,凌厲陰狠的眼,愣是被他笑的成一條縫。

他討好鬼娃娃說:“鬼太子,她不是你的媽媽,她是人,你看她骨齡不過二十歲,而你是鬼王之子,這於理不合,肯定是你弄錯了。你的媽媽應該是冥界鬼後。”

“不,她就是我媽媽。你們誰感動她一根汗毛,我讓你們魂飛魄散。”

後面小個子碰了碰前面刀疤臉,朝鬼娃娃嘿嘿的笑:“鬼太子,瞧您這話說的,我們怎麼會傷害她呢。我們只不過是想認識認識她,在說了您和她一直在一起,想必身份自是不簡單,所以我們想請她吃一頓,咋們幾兄弟盡地主之誼。”

鬼娃娃擡頭,眼睛睜的大大的:“真的,你不是騙我的?”

又上來一位,是個胖子,長彌勒佛的大圓臉,笑眯眯道:“在這裏,我們誰敢騙鬼太子您,就連那隻狐狸也要給您三分薄面不是。”

另外個小光頭,一臉猥瑣,湊着圓溜溜的腦袋上來:“鬼太子,來來來,叫老闆娘上幾個好菜,上壺好酒,我們好吃好喝的嘮嘮嗑,大致兩三百年不見了把。”

鬼娃娃心思單純,見他們沒有惡意,笑的天真,搖着我的手歡快道:“媽媽,他們不會傷害你的,你放心把。”

我眉頭都皺成川字了,他們不會傷害我?

那纔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