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雪鷲將手中的玫瑰花上下打量了一翻,並沒有發現有送花人留下的字條,而後鬱悶的聳聳肩膀,當下便把那一大束玫瑰花很隨意的扔在了垃圾筒裏。

向來,收到一些來歷不明的鮮花或者是禮物,冷雪鷲都無一例外的全部扔到垃圾筒內。

“嘖嘖嘖,就這麼扔了,太可惜了。”秦菊花彎腰將花拾起來,而後一束束插進花瓶:“不管怎麼說,花是沒罪的,這麼漂亮的玫瑰,當垃圾一樣丟掉多麼可惜。”

“……”

秦菊花的做法讓冷雪鷲無奈的搖搖頭,但沒辦法,誰讓秦菊花一向“節儉”呢?

“咚咚–”

突然,門口再次傳來一陣敲門聲。

“咦,今天真是奇怪了,怎麼這麼熱鬧?”秦菊花嘀咕一聲而後去開門。

“伯母–”李揚的聲音傳進秦菊花的耳朵。

“是李揚啊,今天下班這麼早啊?”李揚進門,秦菊花將門關好。

“這玫瑰花真漂亮!”看到客廳正中央花瓶中那束嬌豔欲滴的玫瑰花,李揚疲倦的臉上露出一絲期待的神情。

這麼久了,他每天奔波於工作,卻從來沒有送過冷雪鷲玫瑰花。

“這是誰送來的?”李揚狂嗅了一口玫瑰花的花香問道。

“哦,這是……這是別人送給冷亞的。”秦菊花慌忙替冷雪鷲遮掩,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她只能對李揚說這花是別人送給冷亞的。

“……”

一邊的冷雪鷲聽到秦菊花的說詞當下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如果將這束玫瑰花早點丟掉就不會出現向李揚解釋的麻煩了。

“九十九朵吧?呵呵,冷亞都長成大姑娘了。”李揚又將花瓶中的玫瑰花細看了一翻,而後笑道。明天下班後,他一定也要送給冷雪鷲九十九朵玫瑰。

“是啊,是啊!”秦菊花迅速將玫瑰花搬到冷亞的房間。

早知道就將這束惹禍的玫瑰丟進垃圾筒。

可是,這花是無罪的,不是嗎?

想法歸想法,秦菊花總覺得將這花扔掉實在是太可惜了。

還好,李揚沒有再問下去,大家也算吃了一頓相安無事的晚餐。

“李揚爸爸,下個月你要與媽媽結婚嗎?”晚飯後,可愛的陽陽抱着一個大蘋果,幸福的啃上一口

“是啊,陽陽高興嗎?”李揚在陽陽粉嬾的小臉蛋上愛憐的親了一口。

“那你向媽媽求婚了嗎?”陽陽歪着腦袋用稚氣的聲音問道。

“這個–”李揚頗爲尷尬,爲了買結婚用的東西,他幾乎花幹了身上的每一分錢,如果不經陽陽提醒,他真的把戒指的事情給忘掉了。

只是一想到父母對自己與冷雪鷲婚事的態度,李揚越發感到心中鬱悶。

“陽陽–,李揚爸爸買了,你看。”一旁的冷雪鷲把陽陽拉向一邊,而後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打開紅色的盒子,一個亮晶晶的銀戒指出現在陽陽的面前。

“哇,好酷啊,真的有戒指啊。”陽陽興奮的大叫起來,他拍着小手抱着蘋果幸福的去告訴秦菊花媽媽有了結婚的戒指。

“冷雪鷲,對不起。等有錢了我一定給你買一個真正的鑽戒。”李揚的聲音哽咽了,理想很美好,現實卻很殘酷,如果他不失業的話,以他的能力在結婚以前是可以給冷雪鷲買一個鑽戒的。可是,他卻莫名的失業了,現如今他就職的單位一個月才3000塊錢的工資,只是先前那家企業工資的一半。

但,爲了不讓冷雪鷲和秦菊花擔心,當然也爲了維護自己在冷雪鷲面前那一點可憐的自尊,李揚根本沒有將自己失業的事情告訴冷雪鷲與秦菊花。

“李揚,你爲我和陽陽付出了那麼多。再說,我也只喜歡平凡而真實的生活。”冷雪鷲笑了笑將在街上花費200塊錢買來的銀戒指放進李揚的手心:“我相信你能夠帶給我的不僅僅只是一個真正的鑽戒。”

冷雪鷲相信時間長了,她一定會慢慢愛上李揚的。

雖然此時她對李揚的感情還是親情大於愛情。

“冷雪鷲,謝謝你。”李揚的眼眶當下便溼潤了。

他感動冷雪鷲爲他所做的一切。

第二天傍晚十分,天氣依舊涼爽無比。

“咚咚–”

門外再次響起一陣敲門聲。

“冷雪鷲小姐,這是今天的花,請您簽收一下。”冷雪鷲打開房門,又是昨天送花的花童,依舊是九十九朵嬌豔欲滴的玫瑰。

“誰送的?”冷雪鷲問道。

“對不起,我只負責送花。”花童依舊像昨天那樣回答。

“……”

冷雪鷲清雅的容顏變得一陣烏青,今天她一定要問個明白。

“對不起,像這種來歷不明的鮮花,我不會收。”說話間冷雪鷲對花童下逐客令:“請你回去吧。”

“冷雪鷲小姐,那位先生預定了九十九束玫瑰,特意交待一天給您送一束

。”花童顯得很爲難,不得已向冷雪鷲道出實情。

“他是誰?”冷雪鷲問道。

“我不知道,我也只是聽說那位先生姓孫。”花童老實交代,如果今天送給冷雪鷲的花被退回來,他也一定會因此而被老闆扣發獎金的。

“姓孫?”

同事?朋友?同學?想來想去,冷雪鷲根本沒有姓孫的朋友。

冷雪鷲感到很疑惑。

“你們是不是送錯了?”冷雪鷲再問,她確實不認識那個姓孫的送花人。

“不會錯的。”花童很肯定的說。

“好吧,今天這束花我就暫且收到,但請你回去告訴你們老闆,如果明天再有花送過來,我就打110。”冷雪鷲簽收了花,而後對花童威脅道。

她不想因爲此事而讓李揚誤會。

近段時間李揚本就很敏感,如果再讓他知道有不明人物每天給自己送花,以他的脾氣估計又要患得患失了。

“好,我會將您的意思轉告給我們老闆的。”花童鬱悶的點了點而後退出冷雪鷲的家門。

“等等。”冷雪鷲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衝花童喊道。

“什麼事?”花童以爲冷雪鷲已經回心轉意,不僅暗暗鬆了一口氣。

“麻煩你順便將這束花扔了。”冷雪鷲重新將玫瑰花塞回花童的懷裏,而後“咚”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

門外的花童相當鬱悶而糾結,剛剛的希冀慘遭毀滅。

不過還好至少冷雪鷲已經在簽收人處簽了名,不得已花童自我安慰。

轉身下樓,花童卻不小心給正在上樓的李揚撞了一個滿懷。

“咦?又是九十九朵玫瑰。”李揚看到花童懷裏的玫瑰花,臉上露出陽光般的燦爛笑容。

難道近來很流行送九十九朵玫瑰花嗎?

“對不起先生。”撞到了李揚,花童很禮貌的向李揚道歉。

“這束花需要多少錢?”李揚想起自己也應該向冷雪鷲送束玫瑰花。

女人都很喜歡浪漫的,李揚相信冷雪鷲也一樣。

“你想要這束花嗎?”花童正愁這束花沒法處置。

聽到李揚問價格,花童估計李揚是想要。

“是的。”李揚急切的回答,想起昨天別人送給冷亞的那束九十九朵玫瑰花,李揚此時特別想買走花童手中的這束鮮花。

“免費送給你吧,不要錢。”能夠將這束未送出的玫瑰花轉送給他人也算是一件好事,花童乾脆將花向李揚懷裏一塞便急急的下了樓。

“謝謝啊

。”李揚一臉的驚喜,沒想到竟然有花自動送上門來。

空空的樓道響起李揚那句“謝謝啊”的回聲,他懷中的玫瑰花在此時暗香波動。

手捧玫瑰,李揚一臉激動。

“咚咚–”

李揚興奮的敲響冷雪鷲家的房門。

“送給你,冷雪鷲小姐。”李揚將手中的玫瑰高舉過臉在冷雪鷲打開房門的那一時刻遞向冷雪鷲的面前。

他甚至看到了冷雪鷲因爲看到這束玫瑰花後感動而幸福的神情。

萌匪王妃:爺,劫個色! 他甚至聯想到冷雪鷲會不會因此而主動的與他進行擁抱……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又把花拿回來了?”看到面前的玫瑰花,冷雪鷲當下便氣急敗壞,她已經明確的告訴花童讓他扔了這束玫瑰花,他怎麼就又送回來了?

“不喜歡嗎?”冷雪鷲聽到出了冷雪鷲語氣中的埋怨,狐疑的將花放下,李揚陽光般的眸子瞬間渡上一層灰暗色。

他太在乎冷雪鷲的感受了,哪怕是冷雪鷲一丁點不滿的情緒都會令他感到極度的不安。

“李揚?”看到這束玫瑰花下那張陽光帥氣、但卻有些頹廢的臉,冷雪鷲的眼神中迅速閃過一抹驚慌。

“不是的,還是昨天有人給冷亞送花,冷亞不喜歡,所以……沒想到……”冷雪鷲的話有些語無倫次,她也開始了說謊。

但,這只是善意的謊言。

因爲,冷雪鷲真的害怕李揚誤會自己。

“我以爲你會喜歡的,沒想到……”李揚的神情看起來很頹廢,賭氣似的將手中的玫瑰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以前他從不這麼情緒化的。

爲何現在,他總是在爲這些莫須有的小事而如此情緒化?

“李揚,我真的很喜歡。”雖然明知道這束花還是先前那束被自己拒收的玫瑰,但看到李揚臉上的鬱悶,冷雪鷲長舒了一口氣而後強打起精神向李揚解釋道。

“恩。”李揚依舊感覺自己很委屈,他將頭別向別處,故意不去看冷雪鷲。

其實此時他很想一把將冷雪鷲抱進懷裏告訴她,只要她喜歡就好。

然而,李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連對冷雪鷲的語氣以及神情都變得極爲冷漠。

“……”冷雪鷲近來也很頭疼李揚的敏感,他以前從不這樣的,爲什麼他現在卻變成了這般?難道他不知道他這樣做會讓自己很累嗎?

冷雪鷲沒有再解釋什麼,她依在李揚的身邊靜靜的坐着。

李揚的愛已經讓她感到了負擔,連呼吸都變得不暢的負擔。

而李揚卻也像個賭氣的孩子似的一直沉默着…… 直到秦菊花抱着陽陽回家。

“李揚爸爸,你怎麼了?”李揚悶悶不樂的心情連三歲的陽陽都能夠看得出來。

“李揚爸爸很好,陽陽今天乖嗎?”賭氣的情緒只有在看到陽陽時,李揚的臉上才露出了笑容,他撫摸了一下陽陽的小腦袋愛憐的說道。

“天啊–那人又送花了啊?冷雪鷲,他到底是誰啊?”秦菊花一進門,誰料這束放在桌子上面的玫瑰便被她一眼看到了,迅速跑向這束玫瑰,秦菊花望着冷雪鷲狐疑的問道。

“媽–”冷雪鷲迅速給秦菊花遞眼色,再說下去以李揚敏感的個性他又要亂猜了。

“唉,這個人……”秦菊花臉上的表情也是鬱悶的直抽,當着李揚的面她又不好問的太多,不過還好李揚此時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陽陽的身上,並沒有注意到秦菊花與冷雪鷲剛纔的小動作。

只是,知道有了陽陽的冷雪鷲竟然還有一位如此癡迷的追求者,秦菊花感到心裏怪怪的。

這麼說,冷雪鷲不是又多了一個選擇的機會嗎?

如果這個人的條件比李揚好……

想到這裏,秦菊花不免趕緊在心中默唸了兩聲“罪過、罪過

。”

自己何時就變成一個財迷了?

唉,都是貧窮惹的禍啊!

悶熱的天氣再次回升了氣溫,早上由於秦菊花要去晨練,所以冷雪鷲便擔當起了送陽陽去上學的重任,只是今天自上班以來冷雪鷲卻破天荒的第一次遲到了。

寬敞而明亮的辦公室,冷雪鷲快速向自己的辦公座位走去。

“冷雪鷲,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有追求者了?”快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時,在冷雪鷲前排就坐的同事小余拉了冷雪鷲一下衣角低聲的說道。

“去,不要瞎說,一會兒老闆來了如果看到我們又偷懶會炒我們魷魚的。”小余總愛沒正經,冷雪鷲也沒有將小余的話放進心裏。

只是,當她快步走到自己的辦公桌時,桌子上一束火紅的玫瑰映入她的眼簾。

看到這束玫瑰,冷雪鷲的腦袋當下便“轟”一下血液直向腦袋上涌。

天啊,這又是誰送來的?

迅速坐下,冷雪鷲在這束玫瑰花上仔細查看了一翻但卻沒有發現送花人的隻言片語。

天,九十九朵。

又是九十九朵,難道還是昨天那個花童送過來的?

“冷雪鷲,老實交待吧,是不是這段時間走了桃花運?”小余回過頭衝着冷雪鷲邪惡的豎起大拇指。

“……”小余的話令冷雪鷲相當的鬱悶。

鬱悶之下,冷雪鷲迅速拿起辦公桌上九十九朵玫瑰花束飛快的走向窗口而後毫不留情的將手中的玫瑰狠狠的扔出窗外。

這個姓孫的男人太可恨了,他是在出於什麼目的要送花給自己?

他的這種做法絕對是在玩弄自己的智商。

太可恨了。

看來自己必須要見一見這個姓孫的男人了。

“唉,冷雪鷲,太可惜了,一束花就這樣被你毀滅了?”小余緊跟冷雪鷲身後,這束花這麼漂亮放在辦公室至少還可以賞心悅目。

小余伸手想要接住那束玫瑰,但卻由於晚了一步只得眼睜睜的望着那束玫瑰花束無情的被冷雪鷲仍出窗外。

“花是無罪的麻。”小余嘆息,與那天秦菊花的口氣簡直如出一轍。

“太殘忍了,真是太殘忍了。”小余再次望了一眼那束正在空中迎風飄舞、絢麗多姿的玫瑰花束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冷雪鷲所在辦公大廈一樓的西餐廳內。

安辰正眯着眼睛慵懶的望着窗外,他薄薄的脣向上好看的抿起,黑灰相間的格子襯衣被他穿出了幾份英武與瀟灑,耳畔的藍色耳鑽像一隻栩栩如生的精靈給他本來帥得一塌糊塗的俊顏更添了幾份冷酷。

昨天冷雪鷲竟然拒絕自己送給她的玫瑰……

不是都說女人很喜歡花的嗎?尤其是玫瑰

可是她卻……

面對想要挽回冷雪鷲感情的安辰,他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去取悅冷雪鷲。

雖說安辰身邊有很多女人圍繞,但他身邊的那些女人無一例外的都是在主動的對他投懷送抱。

如今,讓他主動去取悅一個女人

他還真是顯得嚴重經驗不足。

而此時,他坐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差不多一個小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