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摩尼星一巴掌,直接拍在了釋苑大師的胸口。

釋苑大師,被橫着擊飛了出去,再看他的胸口,已經凹陷了不少,他嘴脣發烏,嘴角流着不少的鮮血。

我看到了這一幕,簡直驚呆了。

釋苑大師,竟然爲了我這麼一個未曾謀面的人,硬生生替我擋了摩尼星一掌。

摩尼星也不是故意傷害釋苑的,他飛跑到了釋苑的面前,抱起了釋苑大師:師弟,師弟!

“師兄,不要一錯再錯。”釋苑大師沒死,但估計也就吊着一口氣了。

“自然佛慈悲,一定會原諒我這次的錯行的。”摩尼星又將釋苑大師放下,轉過頭,再次盯着我,這次,他的眼睛裏,有仇恨,有憤怒,有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

看來,他是真的動了殺機了。

“三大護法金剛!這件事,你們不要插手,這是我和李施主的私人恩怨。”摩尼星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我。

我冷笑道:摩尼星,你以爲你一定能殺了我,是嗎?

我兩隻手攏在了嘴巴上面,高聲喊了一句:“七七姐,十三!”

“嗥!”

一聲清脆的狐狸喊聲,一隻巨大的白色狐狸,馱着密十三和龍三兩人,爬到了屋頂上。

白色狐狸用腳一震,轟!

整個頂殿的簡陋屋頂,被徹底震散!

密十三和胡七七、龍三三人,落在了我的身邊。

“這摩尼星果然是卑鄙無恥之人。”我指着摩尼星,對胡七七和密十三說道。

胡七七朗聲說道:佛門清淨地,竟然有如此齷蹉的勾當,當真可恥,摩尼星,我送你上路。

“送我上路?那你們也得送得了。”摩尼星衝三大金剛招了招手,說:以四敵三,勝算依舊。

他這是直接把我給忽略掉了。

除了這三大金剛,摩尼寺修冷佛的弟子們,也都上了頂殿,把頂殿,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看來今天一戰,在所難免。

我笑看着摩尼星:好不要臉,見我可以任意欺負,就說是和你的私人恩怨,你打死我,不要別人插手,現在見我來了幫手,你就喊來了所有的僧人,要把我們幾個圍殺在這……摩尼寺內?

“爲了弘揚象雄教!我不得已而爲之。”摩尼星擺出了進攻的架勢,趴在地上的釋苑大師說道:摩尼星師兄,不可一錯再錯啊。

“滅了這些人,我自己在自然佛面前了斷,和摩尼寺沒有任何關係。”摩尼星只說了一句話。

“好!請幫手是吧?”我對摩尼星喊道:既然車輪戰,那我也找幾個人助助興!

我閉上了眼睛,感受到了身體內的三滴眼淚。

那三滴眼淚,是額吉瑪格格留給我的,一顆眼淚就代表額吉瑪格格會幫我一次。

我用心神和眼淚連接,崩碎了其中一顆。

誘歡成婚 轟!

那顆淚水,猛然在我心頭炸開。

我睜開了眼睛,高聲喊道:請鬼王赤明和額吉瑪格格!

喊了一聲之後,頓時,整個象雄教摩尼寺的上空,從剛纔的陽光高照,變得漆黑如墨。

“招陰人,這才幾天不見,就想我們了?”

額吉瑪格格的聲音,傳了過來。

接着,鬼王赤明的聲音:招陰人賢弟,有日子沒見你了。

鬼王夫婦的聲音傳了過來之後,一座乘龍攆,從空中飛行了過來,整個摩尼寺內,萬鬼哀嚎。

鬼王赤明和額吉瑪格格過來,沒少帶來一些小鬼。

嚯嚯嚯!

裏三層,外三層的小鬼,把整個摩尼寺,都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有些小鬼認識我,還衝我打招呼:見過招陰人,只要鬼王一聲令下,我就把這些傢伙,全部撕個七零八碎的。

“招陰人,上次額吉瑪格格發了聲明,還有人敢爲難你?真是不要命了。”

哈哈!

鬼王赤明和額吉瑪格格兩人,從乘龍攆上下來,落在了頂殿內。

赤明身材無比高大,額吉瑪格格英氣無雙。

兩人落在頂殿內,氣場十分強大。

轟隆隆,轟隆隆!

染指成婚 赤明穿着一身雷電鎧甲,站在我身邊,我耳膜內全是雷電怒吼的聲音。

赤明指着摩尼星,問我:招陰人賢弟,你要擺平的,可是這個禿驢!

“就是他!”我點點頭。

摩尼星根本沒想到我們會請來如此能量的救兵,頓時他吐了一口濁氣:李施主,你……不錯。

“要講江湖道義,那你就跟我講,我也不會去請鬼王和額吉瑪格格,我只會讓我的兄弟們跟你們死磕,但你先壞了規矩,那我也不跟你來什麼規矩了,我當然是能喊誰來,就喊誰來。”我指着摩尼星說道:你自盡,我李善水不是好殺之輩,你們寺廟的僧人,我一個也不動。

“放什麼屁?”鶴無雙盯着我,罵道:我們摩尼寺的僧人,各個都是英勇敢戰的,你請來了鬼王又如何?我們佛堂內,明鏡高懸,還能怕你們這些鬼祟不成?

“鬼祟?你在罵我?”赤明歪着頭,一步一步的走到鶴無雙的面前。

鶴無雙本能的後退,但是,赤明別看走得很輕鬆,可步子邁得很大,兩三步走到了鶴無雙的面前,一隻手扣住了鶴無雙的脖頸,把他搞搞的提了起來。

“放手!放手。”

其餘兩個護法金剛不停的喊着,可是攝於赤明鬼王的強大威勢,沒有一個人敢過去。

赤明提住了鶴無雙,兩隻眼睛一瞪,他身上的雷電,不停的撲打在了鶴無雙的身上。

噼噼啪啪的。

那雷電只要閃過了鶴無雙的一塊皮肉,就直接給剝了下來,沒多大一會兒,那鶴無雙就給剝成了一個骨架,周圍的地面上全是血水。

兩大護法金剛,胖龍神和洪大力在一旁看着鶴無雙,沒有一個人敢朝前走。

連剛纔氣勢洶洶的摩尼星,也不敢去搭救鶴無雙。

在鬼王的氣勢,已經橫掃了整個摩尼寺的時候,突然,我們身後的雪上頂,開始晃動。

緊接着,傳來了一陣響聲。

鬼王直接捏拳,一道雷光直接將鶴無雙的骨架挫骨揚灰後,他擡起頭,看着雪頂上的晃動。

我對面那些和尚,包括摩尼星、兩大護法金剛在內,全部跪在了地上,朝着雪山磕頭!

“這雪山?是有什麼異變嗎?雪崩?”我也擡頭,望向了轟隆隆震顫的雪上。 轟隆隆!

靠在摩尼寺背部的雪山,開始發出了一陣陣轟隆的聲音。

龍三看向我,對我說:小李,愣着幹啥?雪崩了,還不快跑。

在西藏,一些靠近雪山的村莊,經常會爆發雪崩。

別看雪那東西,特別軟,特別柔和,但雪崩的危害,不見得比泥石流的要小。

我也有點慌神。

胡七七卻靠近我的耳朵說:小李彆着急,這不是雪崩,只是……有個人要出山了。

“扎古王?”我看向胡七七。

胡七七搖搖頭:我並不知道是誰!

“自然與人,如造物主於螻蟻,尊重自然者,得天地之福,可以永生,自然佛在側,弟子扎古王,請.願,出生死關。”

雪山上,傳來了一陣陣厚重的聲音。

真的是扎古王。

剛纔我上山的時候,釋苑大師跟我說過了……說扎古王,就在這雪山裏面閉生死關。

現在扎古王要出山了。

扎古王,可是摩尼寺裏很傑出的一個領袖,按照無智法王說的……作爲偏教的領袖,在十分遵從佛教的西藏,可以去布達拉宮裏傳法。

這足以說明,扎古王……是標標準準的……妙人。

“弟子扎古王,請.願,出生死關。”說完,雪山突然崩碎了一塊,一個只穿着一條黑色寬鬆褲子的男人,從雪山上跳了下來。

雪山頂距離頂殿,有七八十米高,那男人,身背一顆大樹,跳了下來。

他一直下落,直到離地,還有十來米的時候,他突然伸手,抓住了背後的大樹,猛的往地上投擲。

那顆大樹,竟然如同弓箭一樣,快速的射入了地面。

大樹穩穩的紮在了頂殿的地面上。

樹上的枝椏,全部打開。

扎古王輕飄飄的落在了大樹茂密的枝椏上,像是和樹,融爲了一體。

他盤腿,坐在了樹上,兩隻手平直張開,頭部微微前傾。

摩尼星見了扎古王,立馬帶着所有的僧人弟子,兩隻手平直張開,頭部微微前傾,他說道:本來是弟子和李施主的私人恩怨,想不到讓扎古王上師出山,弟子有過。

“過?你過從何來?”扎古王盯着摩尼星。

摩尼星低頭,不說話。

我打量了扎古王一眼。

扎古王身形遒勁,臉型十分有線條,看他的模樣,估計只有二十多歲。

他不像別的喇嘛光着頭,他披了一頭漆黑的長髮。

長髮遮住了整個後背,特別有世外高人的感覺。

龍三偷偷對我說:這扎古王,因爲悟透了自然法則,所以可以逆生長,我六年前聽別人說,扎古王七十多歲了,但是長得像個三十歲的壯年男子,現在看……他估計有八十歲了,但卻像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後生。

我點點頭,看來這象雄教,還是有些門道的。

扎古王低沉的問摩尼星:你“過”從何來?

“弟子,有執念。”摩尼星說。

“有執念是好事,人無執念,早就登了西方極樂,立地成佛,是人就有執念。”扎古王指着鬼王赤明:他們,都是你引過來的?

“是!耽誤扎古王上師閉生死關了。”摩尼星對扎古王說。

扎古王冷笑,說:生死關,一遇生死,必然出關,現在象雄教是全教覆滅的時候,我再不出關,打算一輩子一個人做一輩子枯禪?

扎古王對鬼王赤明抱了抱拳:這位鬼王,請問在下弟子摩尼星如何得罪了你,你又是帶領衆鬼行走我寺,又是殺了我的弟子鶴無雙?

赤明指了指剛纔鶴無雙的位置:我殺他,是因爲他侮辱我,但我帶百鬼前來,可不是摩尼星得罪了我,而是得罪了我的兄弟。

說完,赤明指了指我。

扎古王看了我一眼,說:這位小兄弟,可否進一步說話?

“當然可以。”我是手上有理,什麼都不怕,我站到了扎古王坐的那棵樹面前,說道:扎古王,我問你,你門下的弟子,是否可以隨意殺人,或者隨意殘害別人?

扎古王立馬搖頭:我象雄教脫胎於自然,必然和自然法則相依相靠,小兄弟,你看那雪山……雪冰冷嚴寒,可有傷害那草木?

“沒有!”

“小兄弟你再看。”扎古王指着遠處的湖泊,對我說道:那活水湖,水流也算湍急,可有傷害到河底的石頭和魚兒?

“也沒有。”我說。

扎古王笑道:那就是了,自然之法,在於和諧,我們象雄教,雖然各個身懷武藝,卻從來不與人紛爭,更談不上殘害他人了。

“好!我要的就是你扎古王這句話。”我指着摩尼星:他……挖掉了……日碦則十幾個人的眼睛,我找到興師問罪,應該,還是不應該?

扎古王聽了我的話,神色大變,立馬瞧向了摩尼星:摩尼星,跪下!

摩尼星連忙下跪。

扎古王嚴厲的問道:摩尼星,挖眼之事,是否屬實?

“扎古王上師,摩尼星承認,我有兩個執念……但是……我沒有挖日碦則人的眼睛。”摩尼星說道。

我直接指着摩尼星問道:你撒謊……如果你沒挖眼,心虛什麼?爲什麼還要殺我和我的兄弟滅口?如果不是我能請來鬼王赤明和額吉瑪格格,沒準……我已經……被你們打死在這摩尼寺內吧。

扎古王聽了,更是鄒緊了眉頭,他此時,忽然,望到了只剩下一口氣的釋苑大師。

他伸直了右手,直接把釋苑大師給隔空抓了過去。

兩三秒後,釋苑大師,躺在了扎古王的懷裏。

扎古王張開了右手五指,直接按在了釋苑大師的胸膛上,猛的往上提拉,釋苑大師的胸口,像是充了氣一樣,膨脹了起來。

釋苑大師本來就剩下一口氣了,被這麼一提。

竟然徹底好轉了,足以見得,扎古王作爲能去布達拉宮傳法的偏教宗主,的確是很有道行。

扎古王恢復了釋苑大師的身體後,直接將釋苑大師拋下了樹。

釋苑大師坐在樹下,對扎古王說:謝謝扎古王上師。

扎古王上師問釋苑大師:釋苑,你從小性格耿直,明辨是非,你告訴我……剛纔那位小兄弟說的,是否當真。

“全是真的。”釋苑說完,又搖頭,說:但我並不知道摩尼星師兄,是否真的做下了挖人眼的事情,我本來想給師兄頂罪,去一趟日碦則,只要我見了那些人被挖的眼睛,我就知道是不是師兄手法,如果是,我就以死謝罪,如果不是,那我當然也會爭辯的。

“不管是不是……他和挖眼人,絕對有着很緊密的聯繫。”我指着摩尼星,對扎古王說。

扎古王點頭,回頭對摩尼星說:摩尼星,我閉關前,讓你當寺廟主持,你可知道爲什麼?

“弟子不知。”摩尼星低着頭。

扎古王說:因爲你有心眼,有手段,對發揚象雄文化,絕對有能力做到,所以,我讓你當主持,讓釋苑輔助你,但我知道你這種性格,如果肆意妄爲,必然會出大事,所以,我閉關之前,對你說了一句——釋苑的話,你一定要聽,有沒有?

“有!”摩尼星堅決的點頭。

“有就好。”扎古王說:你要動手殺了小兄弟,釋苑有沒有勸過你?

“有!”摩尼星又點頭。

扎古王再問:你爲何不聽?

摩尼星直接給扎古王磕頭:上師,弟子有苦衷。

“說!” 買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扎古王也不囉嗦,只說了一個字。

摩尼星說:我有三點,必殺李施主,第一,他知道我用化身之術,這些年,我去了苗疆,找高人練了化生的術,可以改變容貌,正是因爲有這種術,所以,我獲得了七十二個法身,並且以此,吸引不少信衆,如果李施主不死,他去外面宣言我的化身之術,必然會對本教的名譽,造成很大的損失。

總裁的完美甜心 第二,挖眼人我知道是誰,但是,我今天不能說,李施主咄咄相逼,我只有殺了他。

第三,李施主只是憑着一腔推理,就說挖眼人是我,如果他離開了,他肯定會跟日碦則人造謠,說是我挖的眼睛,那樣,日碦則人定然會誣衊我們象雄教,所以,爲了象雄教的聲譽,我還是要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