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太陽落山,天完全黑了下來,我都沒有頭緒。我走出帳篷,打算放鬆一下自己的身心,或許會有辦法吧。我伸個懶腰,想起了那個跟我一樣不能侍奉在父母身旁的艾希,那個有着冷酷眼神的小女孩。我大步走向了尤蘭達的帳篷。

只是還沒有等我走進,就能聽到嗡嗡的響聲,那是弓弦撥動的聲響。我有些好奇,放滿了腳步放低聲音繼續向前走去。看到了讓我有些心酸的一幕,尤蘭達在帳篷裏在給艾希縫補衣服,而艾希則拿着那副明顯比她大了很多的弓箭,像模像樣的射擊着。而她對面的箭靶上面插滿了弓箭,我用過弓箭,明白這樣劇烈的演習手指必然會被磨破的。我有些心疼的看着艾希,果然她搭箭撐弓的手指上遍佈血痕。

艾希,你是如此堅定麼?我有些心酸,或許我該早日把你調離我的軍隊把,這樣或許你會忘記那些悲傷,去跟着尤蘭達周遊世界吧,這樣你或許會好過一些。

我轉身不再進去,我已經有了決定,兵員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我就要把商隊的事物定了下來。

我挨個繞營將各處營長都召集在我的營帳裏。坐在我的椅子上,目光有些冰冷的環視一週,太讓我失望了,除了阿普利亞和阿爾法的兩支軍隊,其他的營里居然沒有哨衛,居然人員天黑之前都不能全部回營,這樣的軍隊真的是我率領的部隊麼?

衆人有些愧疚的低頭,我閉上眼睛,穩住自己憤怒的情緒,冷冷開口:“各位,我本來是找各位來是商量商隊的事情的,但是我此時卻有些憤怒,各營人馬缺乏鍛鍊和警惕,天黑之前歸營的戒律是不是已經被衆人所遺忘了?” 衆人在下面不開口,海恩只好打圓場,我恨恨的看了一圈,不再說這些好看的小說。“商隊的頭領由尤蘭達擔任,下面還需要一些車馬,護衛和勤務。大家把這些缺口都給補齊吧。”

底下的人似乎還想爭辯什麼,被我寒冷的目光一蹬,都不敢在反對。只能默默地將自己的部下撥給了尤蘭達。一場軍中會議,十分不愉快的結束了。

一結束,營長們都訥訥的離開了我的帳篷。唯有海恩留了下來,我有些失望的看着海恩“你都知道的麼?”

海恩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我閉上眼,原來這樣的事情都已經心照不宣了,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而已啊。

海恩勉強開口:“將軍,何須如此置氣,想要杜絕此事其實十分簡單,又何必成爲軍中諸將的敵人呢。”

我興致缺缺的開口:“那依你看,該怎麼做呢?”

“將軍,我們似乎需要搬離克納斯村子了。”海恩開口道“軍隊駐紮村子裏面,難免會受到村子裏面燈紅酒綠的勾引,唯有駐紮在外,方能杜絕啊全文字小說。”

“那就按你說的辦,我們明天一早就開拔。”我不想跟海恩探討這些,居然海恩都知道他們欺騙了我,但他居然沒有告訴我,是不是他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勾引,做出了一定的妥協呢?

海恩看我有些不想說話,無奈的離開了。

等衆人都離開,我躺在牀上,心中有些淒涼,果然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裏,讓我無限的恐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有些脆弱的我,默默的開始想家。

第二天很快就來臨了,商隊的事物在一夜之間都已經安排妥當。我拍拍尤蘭達的肩膀,尤蘭達,現在只有你不曾讓我失望了,可是連你都要走了。雖然是我放你走的,但心中還是有些寂寞啊,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雖然我心裏想了很多,但卻一句話都沒說出口,說出口的只有一句“一路平安。”

尤蘭達點了點頭,坐上了馬車,艾希冷冷的看着我,我對她點了點頭,艾希才滿意的上了馬車。

商隊緩緩地從駐地開拔,數輛馬車慢慢地移動着,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跟隨者商隊的,是阿普利亞的騎兵部隊,約有三十來人。

我回到了帳篷裏,卻見諸將都坐在營帳中等待着我。我有些愕然,回頭看到海恩,海恩對我微一點頭,似乎要說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有些沒有興致,只是揮了揮手,讓他們解散了,並不着急開拔,我還是要去克納斯探探那些富戶的底細。如果他們不走,那我就是杞人憂天了;但如果他們真的要走,我還需要從他們手上買下那些土地的地契。我有些興趣缺失的,看着幾個人在我的身邊來回走動,卻提不起興趣跟他們交談,我揮手讓他們離開。

海恩很快的坐在我身邊,別的人都離開了我的營帳。“將軍,我們是不是該去看看那些富戶麼?” 我點點頭,海恩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起身走在我的身邊,我明白海恩必然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他已經掌握好該去哪兒找到那些富戶們好看的小說。我們兩個人之間沒有交談一句話,而是默默地走在了路上。

營帳裏面的士兵們看我們如此沉默,也只能行個禮離開了。

我們兩個很快來到了喀納斯的郊區外面,海恩指着遠遠的地方,那個豎立在最高處的房間顯得十分明顯。但海恩也沒有說話,我明白他的意思,那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克納斯最大的富戶。

我們敲門,很快就有家丁看了我們一眼,有些高傲的說道:“你們是來幹什麼的?是來賣你們那些破銅爛鐵麼?”

我有些無語,也有些憤怒,如果不是我們拼死抵抗,你們能安然享受這分安寧麼?海恩看我面色不善,一腳將那名家丁踹到,“告訴你們的主人,我們不是來賣什麼的,而是來收購他手上的地契的。”

被踹到的家丁爬起身子來,一邊跑一邊叫:“有人來搗亂啊好看的小說。有人來搗亂啊。”

很快就有一羣家丁跑了過來,手裏握着很多武器,我閉上眼睛。是要動武麼?這些家丁居然敢對軍人動手麼?是不是他們錯誤的想錯了,還是他們已經對我們的部隊失去了畏懼,是不是已經準備好搬離了呢?

我慢慢抽出那把刻着野豬模樣的短刀,有些眼裏的一下就愣住了:“野豬將軍?”話裏有些遲疑。

我把那把短刀放在我的臉上,緩緩抽出短刀,映照着夕陽的刀身散發出無限的殺意。

家丁們有些遲疑,雖然打定主意要搬離我的駐地,但此時此刻畢竟還在我的地盤上。襲擊當地駐軍統領視同謀反,被千刀萬剮都不能說句什麼。很快就有幾個家丁轉身跑進去,跟他們的主人彙報去了。我冷冷的揮舞着短刀,其實我並不會用刀,只是跟着營長們學了幾個花架子,唬唬人而已。但那羣家丁卻不敢上前一試真假,只是在我的一步步前進中被壓得不停後退。

“休得無禮。”從院子裏傳出了一個蒼老的聲音。衆人紛紛鬆了一口氣,老爺這樣說,代表着還沒有打算跟駐軍統領撕破臉,也就是他們不需要爲難了。衆人應是,收起武器,就四散離開了,只有剛纔那個守門的瑟瑟發抖着鑽在角落裏。

我挑眉,居然還有膽量留下來。卻看到他的胯間緩緩變得潮溼起來。我閉上眼睛,不去看他,而是轉身去看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個身穿榮裝的老者從遠處的過道里慢慢走出,“不知道,將軍找老朽是有何貴幹啊?”

我上下掃了兩眼這位老者,看起來也算是掌權多時的人,我也不客套:“老人家既然要跑了,何必不把握在你手裏的地契賣給我呢?”

老者眼中似乎有些驚訝,但是面上卻依然鎮定,“將軍,何出此言啊?”

我閉眼,不說話,兩個人都沉默了半晌。老者突然開口:“將軍裏面請,我們裏面談。” 我笑笑,在克納斯,也就只有我,駐軍統領纔有這個資本來買了吧全文字小說。隨意我並不着急,着急的應該是他,他就要離開了,如果不能賣出去,也只能浪費在這裏了。

我隨着他進入他的房間,隨意的坐在太師椅上,海恩坐在我的身後,沒有多說什麼。

老者看看我們兩個人,似乎想說什麼,但看着我面色堅決,似乎沒有什麼可以商量的餘地,才安靜下來,揮退衆人。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老者才說道:“將軍是如何知道我要離開克納斯了?”

我不笑,而是用哪種冰冷的眼光看着他,他居然真的想要離開。我冷冷的開口:“廢話少說吧,老人家。讓我們來談談你在克納斯有的十幾畝良田吧。”

我冰冷的語氣似乎也有些憤怒,但是商人終究是商人,對她們來說名譽和麪子跟錢比起來不值一提。

但是他也還是有些冷漠,“將軍也知道,那十幾畝田地都是克納斯最棒的土地。將軍給個價吧。”

我不語,而是看着海恩。海恩聰明的點點頭,開口道“老人家,雖然你那些都是良田,但對你來說已經成爲負擔了。與其荒廢不顧,不如換些銀兩。”

老者不說話,臉上有些恨恨的好看的小說。“好,一畝良田十個銀幣。”

我有些不明白怎麼兌換,但看老者的臉,似乎也是做了不小的讓步了。但是海恩卻不說話,而是淡淡的不說話,而是看着老者。

老者臉上明顯的肉痛,“一畝八個銀幣,不能再少了。”

海恩還是不說話,而是伸出六根指頭,比劃了一下。

老者雖然面露肉疼的神色,但眼中的那股狡猾卻是被我捕捉到了,我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就聽到海恩在旁邊說道:“一共六十個銀幣。”

老者一愣,勃然大怒到,“你們欺人太甚。”

海恩笑了笑,然後拉起我,示意我們離開。我雖然不明白海恩的意思,但還是依舊跟着海恩離開了。等我們就要離開那個大門的時候,老者突然開口,聲音裏透漏出一股無奈的聲音,“好吧,成交了。”

海恩笑了笑,嘴角微微揚起,神色卻是冷冷的。他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錢袋,扔在了老者面前的桌子上,老者面如死灰,從口袋裏掏出好幾張紙片,海恩看也不看,而是裝在自己懷裏。

我們笑笑,就要離開,老者有些一味的問道:“爲什麼你知道我們就要離開了?”

海恩佔了極大的便宜,心情也十分的好,反常的開口道:“如果平常的話,戰後富豪都會處於安全考慮買些裝備,但你們沒有,反常即爲妖。必然是有着不同的打算。而最常見的就是離開戰場前線了吧。”

老者不說話,默默地坐在他的椅子上,看着我們兩個人一步一步離開他的房子。

我們兩個人雖然還有些隔閡,但站了如此大的便宜也是十分興奮,臉上都流露出了一種興奮的神色。,卻也不敢在這麼多人面前顯露,只能等待走出去,擊掌慶祝。 這一下,我們有了克納斯的土地,我們可以自給自足了全文字小說。“現在我們需要的就是幫我們耕地的人了。”海恩還是一臉的興奮。

我卻想到了艾希,那個因爲戰爭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是不是還有像他一樣的孩子呢?尤蘭達能碰到一個,能碰到兩個,能都碰到麼?那些沒有被碰到的孩子,是不是隻能在飢寒交迫中默默的死去,沒有人爲他們流一滴淚,也不會有人對他們的生死有任何的興趣。

“海恩。” 武林神話系統 我聲音有些沉重地開口。

“怎麼了將軍?”海恩已然一臉的興奮,沒有感覺到我的不同。

“我想去看看那些因爲戰爭失去父母的孤兒。”我聲音已然有些低沉。

海恩回頭看我,似乎也不再那麼興奮,點了點頭,我們兩個人默默走在路上。

一家又一家的看了那些因爲戰爭變成孤兒。有些還好,只是失去了父母,尚有親戚健在,雖然有些艱苦,但還是能堅持下去的。有些已經變賣了家中的財務,四處漂泊了;最慘的就是那些本身家庭就極爲貧困,卻又失去了父母,不得不在四面透風的屋子裏瑟瑟發抖的鑽在被子裏好看的小說。

從哪些孤兒房裏出來,我放下了身上的所有錢幣,看到的卻是那些孤兒絕望的眼神和對未來迷茫的目光。“海恩,我們應該做點什麼的。”我聲音低落的跟海恩說到。

海恩也是默默無語的點了點頭,對我的觀點標示同意了。兩人卻不知道該爲他們做些什麼,只是一路無語的回到了駐地。

我想起了艾希,那個堅強的小女孩,一心想要爲自己的父親報仇的小女孩。或許,我可以收編他們,不用他們爲我做些什麼,只是單純的想要將他們收在一起,我可以爲他們準備食物,爲他們準備衣服,讓他們遠離寒冷和飢迫。

我把我的想法跟海恩說了一下,海恩雖然神色贊同,面上卻露出一些顧慮。我開口詢問:“怎麼了,海恩?難道你不同意我的做法麼?”

海恩不開口,只是看着我,半晌纔開口道:“將軍,打算怎麼跟諸位營長說呢?以什麼理由來說服他們呢?”

我有些愕然,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問題,我只是想給孩子們一口飯吃一件衣服穿,難道這樣也不可以麼?

海恩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還是把自己的顧慮說了出來,“如果營長和士兵們都要把自己的孩子帶來呢?參軍的都是些窮人,家裏大多揭不開鍋,才冒險參加戰鬥,即使戰死也會有一筆撫卹金給自己的家人。但如果將軍開了這個頭,將那些孤兒帶過來,難不保士兵們也想把自己的孩子帶過來。”

我有些憤怒,“難道就這樣看着他們死麼?”

海恩也是一臉的無奈,我坐在椅子上,“那我們還有什麼辦法麼?”

海恩想了半天,緩緩開口:“將他們收編,成爲軍人,那樣的話,就不會有人說閒話了。” 我想要反駁什麼,卻不知道該從何反駁,或許真的只能這樣了吧好看的小說。我訥訥的問海恩:“那個兵種安全一些呢?”既然不能讓他們遠離戰爭,那就給他們更多的存活機率把。

海恩思索了一下,“弓箭兵或許會好些吧。”

我點點頭,那就這樣吧,把他們都收編到弓兵營。

但即使如此,我們的提議依然受到了很大的阻撓,各個營長還是有些不滿,即使是阿普利亞那樣的營長也對我的決議頗有微詞。只有少數幾個成家立業又知道人家疾苦的營長表示了贊同。我們的決議在會議上爭吵不休,卻是久久定不下結論。

看着他們一羣人在我的營帳裏面吵來吵去,我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將桌子掀翻,剛想要說些什麼。海恩拉住我的手,“將軍自從接手克納斯的駐地,還沒有一直自己的親衛,將軍打算把這羣人收變成自己的親衛,這樣大家還有異議麼?”

衆人似乎想要說些什麼,看我面色不善,又是我自己的家事,他們不便開口才訥訥的住了口好看的小說。

所有事情已經決定,我揮手示意衆人離開。衆人看我意志堅決,沒有再多說什麼,我無力的癱軟在椅子上“海恩,我們這樣做,難道有錯麼?”

海恩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我的手邊,“將軍,我們是沒有錯,錯的是這場令人家破人亡的戰爭。”

就這樣,那羣孤兒的收編行動正式展開了,每一個願意參軍的孩子都發放了一個月的糧餉,一身合身的衣服。無論男女,全部接收,本來已經無路可走的孩子們基本上都接受了我的提議,加入了我的親衛。

只是我的這羣小親衛們,身材矮小,有幾個還染着重病,過了很多天才治癒過來。而這幾天,我什麼事情也沒有幹,搬離克納斯的提議也被暫時擱置了,只是不停地在巡視營地,看着我的親衛們在老兵的帶領下訓練。男孩子們訓練的是刀盾手,一手彎刀一手大盾,用來防禦敵人的衝擊。而女孩子們則一律訓練位弓箭手,每日在靶場不停練習。即便他們的身子都日益變得強壯起來,我卻依然有些心疼,這些孩子,如果在和平年代都會無憂無慮的長大,又何必在這裏舞刀弄槍的呢?但我卻不能發表出任何這樣的心情,底下的營長們對我強行通過這樣的決議略有不滿,不時能聽到有人抱怨,說軍隊成爲了孩子的遊樂園。

看着孩子們艱苦的訓練,我的怒火一觸即發,終於在一次路過軍營的時候爆發了。說這些話的士兵被我抓住軍服拖到了訓練場,讓他看看,那些孩子們是怎麼樣訓練的。男孩子們一放下刀和盾,兩隻胳膊都談不起來,虛弱的躺在地上。而女孩子們本應該潔白修長的手指上被羽箭割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傷口。

“看看,這就是你們說的遊樂園,這就是你們看不起的孩子們,他們的努力是你們能媲美的麼?當他們在努力操練的時候,你們在哪裏?” 被我抓住領子的那個士兵不說話,任由我咆哮着。我推開他,“既然你覺得他們不適合當士兵,那就不要讓他們上戰場。”

那個士兵還是訥訥的,不說話。

第二天,這件事情就在軍營傳遍了,士兵們再也不胡亂傳些什麼,只是每當他們路過我得營帳的時候,眼神裏總有一絲不友好的氣氛。

對此,海恩十分的擔心,我也明白這樣建立起了壕溝。但卻也毫無辦法。

只能一天一天眼看着兩方面得人互相敵對。

一切事情都定了下來,搬離克納斯的提議也就重新提上日程。收拾營地,建立商隊,搬遷武器槽重都十分順利。

我們很快建立了一個新的駐地,但我在巡視的時候卻發現,本來應該緊緊環繞着我的諸營,雖然還是圍繞着,但卻與我的中軍帳隔開了一些距離。我得親衛們也就是那些小孩子們承擔起了護衛的職責。我有些鬱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眼看着事情惡化而毫無辦法。在這些日子裏,我也只能不停地糾結當時我爲何那麼衝動。

尤蘭達很快就率領着商隊回來了,出去時候空空如也的商隊,回來的時候,帶着大量的銀兩和從外地帶回來的特產,打算在本地銷售一空。只是這些東西都是很便宜的小玩意,而賺了大筆錢的尤蘭達對這些小生意已經失去了興趣,放給下面的人去銷售,自己反而跑回了營帳。

而這時候的尤蘭達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在自己帳篷裏偷偷哭泣的小姑娘了,她現在手握重金,承擔起了野豬軍團的糧餉供應。而當初那些看不起他的人,此時此刻也對她心服口服,見到她都有些溜鬚拍馬。

而尤蘭達不驕不躁,還是那個爽朗的沒心機的大女人。尤蘭達一路上跟周圍的士兵們打着招呼,穿過各營來到我的中軍帳,卻被那些小孩子們攔住了。

小孩子們雖然面容幼稚,但是那股盡職盡責的樣子卻的確像是親衛的摸樣了。尤蘭達哭笑不得的站在門口等着他們通報。看着我從帳篷裏笑嘻嘻的出來,尤蘭達也笑了。

“將軍這是從哪兒僱傭的童子軍啊,這麼盡職盡責的,連我來了都要通報了呢。”尤蘭達笑嘻嘻的調侃我。

我面上有些發紅,雖然以前也是將軍可從來沒擺過這樣的架子,現在被尤蘭達一調侃,儘管有過心理準備,但還是被羞得滿臉通紅。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但我也明白,尤蘭達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單純的想要調侃我,我也不搭茬,向兩邊的親衛吩咐:“這位是咱們野豬軍團第十二位營長哦,尤蘭達小姐。你們吃的東西都是她一點一點掙回來的呢。”

親衛們哦了一聲,閃了開來讓尤蘭達能夠進入中軍帳中。

尤蘭達一邊走一邊笑:“我什麼時候成營長了啊,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我調笑:“雖然你沒有正式的封號,但哪個士兵們不這樣認爲啊,連那些營長們恐怕都不得不對你諂媚了吧。” 尤蘭達笑笑,也不說話,我拉開營帳的簾子,把尤蘭達讓了進去好看的小說。

尤蘭達進了我的帳篷四下打量着,我端起桌子上的小茶壺,慢慢給尤蘭達倒了一杯水。尤蘭達接過水杯,笑笑:“將軍這裏變化很大麼?以前可是空曠的什麼也沒有啊。”

我也笑笑,是啊,當初帳篷裏面除了一張桌子用來放地圖和一張牀以外,所有的傢俱也就是椅子了。現在搬到這裏,我的帳篷裏也放了不少東西,小小的暖爐在帳篷的中央,暖爐旁邊是我的桌子,上面放着克納斯周圍的地形圖,據說是由一名獵戶的遺孤繪製而成。在附近還有一些這片大陸的天文歷史知識,還有對別的種族的一些介紹,當然我也就當做娛樂看看,這些天兩夥人的對立讓我十分難過,人我也不想見,每天就窩在帳篷裏看看這些書。

尤蘭達也沒有等我說話,而是四下打量着。

我看尤蘭達年輕的面容竟然也有了一些風霜。有些動容的說:“尤蘭達,一路上還辛苦麼?”

尤蘭達一愣,似乎沒有意料到我會問這樣的問題,思索了半天,似乎有千言萬語,最後卻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都挺好的。”

我有些感動,這樣一個爽朗的女子,一切苦楚都自己背了起來,不像任何人訴說好看的小說。所有人都只看到她的成功,但她所受到的苦楚卻沒人知道。

但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默默的給她倒了一杯水:“辛苦了,尤蘭達,我欠你的。”

尤蘭達笑了笑:“將軍什麼時候了還說這樣的話啊,再說我還要感謝將軍呢,我以前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呢。”

我扯扯嘴,微微笑了笑,卻沒說話。

尤蘭達也不說話,半晌,似乎想到什麼一樣“將軍,我這次回來還是有事要跟你商量的。”

我坐在尤蘭達旁邊,看着她,示意她說下去。

尤蘭達也不矯情,“我們這次回來的時候,就有人似乎在打聽我們的商隊路線。辛苦我發現的還算早,及時改變了路徑,纔沒有發生什麼。但我想這樣下去,並不是辦法,我想組建一支護衛,請將軍恩准。”

我點點頭,這樣的事情絕對是致命的,我本來以爲在我們的監護下,不會有人打商隊的注意,此時看來,我還是想的太少了。巨大的利益面前,難免有人心動。

我給尤蘭達續了一杯茶水:“那你說,是調派那隻營隊的人好呢?”

尤蘭達搖了搖頭:“將軍,我不想我們的部隊在混入其中。首先這樣難免,這些人肯定會爲自己的營隊爭取利益,這樣的話,會引起我們內部的不合。”

我點點頭,尤蘭達看來已經思索了很久了。

尤蘭達繼續說道:“其次,這些人最後該是受誰指揮呢?如果受我指揮,那些營隊的營長必然是不高興的,難免不派一些戰鬥力弱或者偷奸耍滑得人。 總裁的專寵棄婦 如果不受我指揮,那麼這隻商隊就難以上下一心。” 我笑了笑,尤蘭達說的都十分在理,既然他吧弊端都說出來了好看的小說。那她心中一定已經有了自己的準備了吧。我不說話,等着她繼續說。

尤蘭達繼續說道:“我想在僱傭兵裏面招募一些僱傭兵,或者直接招募一些人來組成護衛。”

我點點頭,“很好啊,那這些事情尤蘭達就全權代理吧。”

尤蘭達有些尷尬,“將軍,謝謝你,但是.”

“但是?”我看尤蘭達有些猶豫,不知道她猶豫什麼。只能開口問道。

“但是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但是現在組建傭兵隊已經有些晚了。”尤蘭達偷偷的看我一眼,似乎有些期待。

“要不我先派一些人來幫你護送商隊?”我笑笑,這麼小的事情,還是很容易就解決的麼。

“那就有勞將軍了,”尤蘭達回覆的很快,似乎怕我變卦一樣。

我突然明白了些什麼,剛纔尤蘭達剛把那些士兵們批判的一無是處,馬上就要讓他們護送,果然是不能做壞事啊,我偷笑。

但是卻有些猶豫,我該拍誰去呢?阿普利亞和阿爾法的部隊都是十分精銳的部隊,用來護送商隊的確有些浪費。剩下的還要除去後勤處和工兵營,也就剩下七個營隊。卻犯了難,這麼多營隊,工兵營難以抵抗突然襲擊出來的山賊們,步兵營算是不錯的選擇全文字小說。但是,他們領隊的營長最近跟我的關係十分緊張,想派他去,也是十分困難的。中軍,前軍和後軍三個營隊我也不想派遣,這樣會打破建制。

尤蘭達看我面色不善,突然開口:“將軍是不是在爲該派那個營隊而發愁呢?”

我點點頭,還在盤算剩下的營隊那個更好。尤蘭達小心翼翼的說道:“將軍,你看你的親衛隊可以麼?”

我皺眉,我的親衛隊?那些孩子們真的能行麼?至於野豬軍團我倒是不擔心,只要海恩尚在軍中,就發生不了亂子,我是這樣相信着。唯一需要擔心的僅僅是這羣孩子的戰鬥力,我有些猶豫地開口:“可是他們還是一羣孩子啊。”

尤蘭達默默的不開口,似乎也有些猶豫。

海恩突然撩起簾子來,開口說道:“或許這是個堅決兩邊互相仇視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