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們把車開過去,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整個停車場裏,一輛車都沒有,很空曠。

“這到底是出什麼鬼了?” 豪門大少別寵我 這麼大的大廈,竟然一輛車都沒有?

大金牙幾人下了車。

我問熊坤:你來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嗎?

“不是……絕對不是。”熊坤很肯定的說:這棟樓,是刑老闆的集團,從上到下,都是辦公樓,全是他手下辦公的地方,我聽人講,這些人都是業務員,去談各種買賣器.官業務的!停車場裏的車,也是滿滿當當的。

“那怎麼現在一輛車都沒有了?”我問熊坤。

“我也不知道。”熊坤慫了慫肩膀。

我搖搖頭,好吧,既然來了,即使是鬼樓,也得去闖一闖,免得那傢伙還以爲我們認慫了呢!

我們幾人進了電梯。

電梯啓動,我讓他們彆着急,先看看一樓的情況再說。

我把電梯停在一樓,出去看了一眼,整個一樓,一個人都沒有。

再去二樓。

二樓也是,一個人都沒有。

一連看到了四樓,別說人了,一隻蒼蠅都沒有看到。

能感覺到的,只有陣陣陰風。

大金牙這傢伙天天和鬼魂打交道,都感覺邪乎。

他在電梯裏,如芒在背,不停說:草他奶奶,我總是感覺有什麼東西,趴在我背上。

“別胡說,老子還有點怵這玩意兒。”石銀這傢伙,別說挺橫,但挺怕鬼的。

可能是因爲石銀的職業,他是卸嶺力士,天天下墓倒鬥,對鬼魂的忌諱很大。

“你怕鬼啊?啊?”大金牙樂了,偷偷對着石銀的脖子哈了一口氣,把兇悍的石銀嚇得蹦躂了一下。

“滾一邊去,人嚇人,嚇死人。”石銀瞪了大金牙一眼。

我頓時發現大金牙有招治一治石銀,誰讓石銀怕鬼呢?大金牙最不怕的就是鬼了。

風影、大金牙、石銀,這三個傢伙,似乎成了一個老虎棒子雞的遊戲,老虎怕棒子,棒子怕雞,雞怕老虎。

風影每次和石銀剛正面,都被石銀的粗魯給震懾住了,但石銀現在被大金牙治,大金牙又怕了風影的s級嘴炮。

這叫一個“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在電梯到達頂層,大家要往外走的時候,我讓他們等等,我掏出手機,給密十三發了一條短信。

“你妹被那個圓木集團的刑老闆抓走了,我們現在去救他,如果我們回不來了,請記住,幫我們報仇!”

“給誰發消息呢。”大金牙問我。

我說密十三?

“密十三?”石銀問我:你和密十三那個王八蛋聯繫上了?

“他不是你少東家嗎?你也罵他?”我有些好奇。

密十三是黃馨的乾哥,那他就是石銀和趙長風的少東家。

石銀哼了一口氣:靠,一個裝比犯,天天數落我,說我不是英雄好漢,還說我盜墓不算俠客所爲,我去,他這個逼我給他一百零三分,一百分是滿分,另外一分是關懷,一分是同情,還有一分,是我特麼的給他深沉的父愛!

“你這麼恨你少東家。”我被石銀給逗樂了,還別說,密十三是有點軸,腦子裏面始終想着什麼纔是俠客。

“要不是打不過他,我早打他了!”石銀還是認慫了。

趙長風一邊哈哈大笑:李小哥,你可不知道,石頭還跟密十三幹過一架呢,還沒擡手,人家的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當時石頭可不是現在這模樣,都差哭着求饒了。

“我看他是少東家,給他個面子。”石銀死要面子。

“得了,不說了,走吧,去碰碰運氣,看看那刑老闆在不在!”我說道。

哥兒幾個,走着!

我們出了電梯,穿過一條頎長的走廊,拐了個彎,到了頂層的大廳。

還別說,我們運氣真好,那刑老闆就站在大廳的中央。

他的身邊,站着黃馨。

黃馨神色木訥,似乎是被用某種藥物給控制住了,見了我們,也沒什麼奇特的表情!

“奶奶個熊!放了黃馨。”我直接衝了上去。

身後六位陰人兄弟,也速度奇快的往前衝。

刑老闆揹着手,似乎在等着我們。

如果平常,我肯定會遲疑,爲什麼他這麼大的膽子,敢一個人對我們六個。

不過現在,我們都被黃馨給刺激了,腦子一熱,就奔跑了過去。

在我們離刑老闆只有兩米遠的時候,突然,我聽到連續幾聲響!

轟!

轟!

轟!

我們的前面一米的地方、左邊十米的地方、右邊十米的地方,突然升騰起了一扇鋼化玻璃門,把我們給擋住了,我因爲跑得太快,結果撞在鋼化玻璃上,被反彈了回來。

“往後退。”我在地上喊着。

兄弟們幾個連忙往後面跑。

轟!

我們身後十米的地方,也升起了一扇鋼化玻璃門。

吱呀!轟!

最後,我們的頭上,落下了一枚玻璃天花板。

我們七人……徹底被關在了一個玻璃房子裏面。

這刑老闆,他是以自己和黃馨爲誘餌,把我們當做野獸,利用玻璃房子把我們給捕獲了!

“草你奶奶,幾扇玻璃門擋得住老子嗎?”說完,石銀像是瘋了一樣,回退了三四米,然後一個加速,空中展開身體,讓卸嶺穿山甲的護心鏡,狠狠的撞在了玻璃門上。

卸嶺穿山甲是卸嶺力士下墓倒斗的利器,剛硬無比,一下子撞在了厚厚的玻璃門上,玻璃門頓時出現了一條條蛛絲網樣的痕跡。

石銀還要再裝,突然,玻璃天花板上開了個氣窗,拳頭大小,裏面探出了一柄自動步槍。

“再胡亂動彈,格殺勿論。”刑老闆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這是威脅,只要石銀再利用穿山甲撞鋼化玻璃門,那步槍就會開火。

“草你奶奶,有能耐跟我面對面單挑。”

“單挑?那是不成熟的人才做的事情,你們要做的,就是安安靜靜的聽我說,也免得都被步槍打死在玻璃房子裏,對嗎?”刑老闆說話特別緩慢,而且氣勢凌人。

我指着刑老闆說:把黃馨給我放了?

“先不提放人的事,我花了這麼大的功夫,才把你招陰人請過來了,怎麼着也得給你打一聲招呼吧?”刑老闆笑了笑,又對熊坤說:熊坤,你也是個老實人,要不是你臥底,我還找不來招陰人呢!

“放屁!別誣賴我,我可沒有出賣招陰人。”熊坤面對我們質疑的眼神,立馬大吼。

“沒說你出賣。”刑老闆笑呵呵的說:就在昨天,我並沒有見過黃馨的時候,我的確是希望你們幾人殺了侯小帥和其餘那幾個血液被培養成熊貓血的人,獲取他們的器/官,然後讓你交出錄像帶,把你們滅了口就算了,但是今天,我改主意了,器.官交易的買賣,雖然賺錢,但賺得也有限,我打算做一筆天大的買賣!這買賣裏,少不了你招陰人。

刑老闆又說:所以,我找去的人裏有熊坤,我也知道,邱夫子那羣人,殺不了你招陰人,等你招陰人反殺了邱夫子、趙無極他們,而你們卻肯定不會殺熊坤,因爲熊坤講究,這也是我突然在昨天半夜喊來熊坤幫忙的原因。

對了,我前兩天聽大金牙說過,來福州的有三個陰人。

延納、邱夫子、趙無極,已經有三個了,怎麼又多出了第四個陰人–熊坤?

原來熊坤其實是刑老闆昨天半夜才找來的?他喊來熊坤的目的,就是利用熊坤的講究,把我們帶過來?讓我們送肉上砧板?或者說方便直接活捉我們?

“吶!現在……侯小帥、錄像帶,我都不要了,那都是毛毛雨,我要跟你招陰人談一筆生意。”

“談什麼生意?”我冷靜的問刑老闆。

既然刑老闆把我們抓過來了,那就是有備而來,完全不懼怕我們的,我也冷靜了,開始問刑老闆。

“天大的生意。” 前夫的祕密 刑老闆說。

“比天還大的生意?”

“的確比天還大。”刑老闆指着黃馨說:生意的源頭,就在她身上,她也是讓我改變了初衷的想法,看到了她,我才知道,我以前多麼low,器.官移植?賣多少個腎臟才能把錢賺夠啊?直到見了她,我發現了,只要一筆生意,我就能成爲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在刑老闆說話的當口,我差不多也明白了,該不是……該不是黃馨那“人皮吊墜”露餡了吧?

要知道,曾經石銀告訴我–那人皮吊墜涉及到一個天大的祕密,正是因爲這個祕密,石銀和趙長風才監視了我一段時間。

想不到,這個祕密,還是被刑老闆這種人渣給注意到了。

“放你孃的屁,別以爲懂一點東西就敢談生意,你就算拿到了我大小姐的吊墜,你也做不了這趟買賣!”石銀又罵罵咧咧。

刑老闆笑了笑:對,單獨你大小姐的一個吊墜,那當然做不了這趟買賣,可如果招陰人願意幫我做事,那這趟買賣,就做的!

人皮吊墜有個天大的祕密?而我是打開這個祕密的鑰匙?我聽刑老闆的話,好像是這個意思唉。 聽完院長所說的話后,眾人就安靜了下來。

「好了,誰先第一個過來。」弗蘭德掃了一眼眾人說道。

「我來!」已經下定決心的寧榮榮說道。

說著往奧斯卡的方向前進了一步,剁了一腳道:「把香腸拿過來!」

奧斯卡屁顛屁顛的給寧榮榮遞了一根香腸,嘴角忍不住的笑:「榮榮吃我的大香腸…嘿嘿嘿!」

寧榮榮接過香腸閉著眼睛,對著香腸就是狠狠的一口。讓奧斯卡感到自己的「香腸」也是一疼。

寧榮榮將大香腸吃完后對著奧斯卡道:「你不是還有小的嗎?也給我一份。」

「好的,好的。」奧斯卡原本就喜歡別人吃自己的香腸,但是這次他感覺自己好像和香腸感同身受。

同樣寧榮榮還是同樣的方法將小臘腸吃了下去,在場的男生看的都感覺那裡一疼。

「你的香腸味道還不錯。」寧榮榮吃完后擦了擦嘴道。

「哈,哈,謝謝…啊!」奧斯卡自己的「香腸」還感覺到疼痛只是不情不癢的回了一句。

寧榮榮吃完後唐易就接著她吃奧斯卡的香腸。

當然唐易是正常的吃,對於她來說自己擁有那種儲存魂力的小球空間。在恢復上並不需要這樣的輔助,但是自己目前的小球空間只能儲存回血,回藍,攻擊的魂力。小球空間還不能儲存那種屬性加成的魂力。

自己也試過將武魂真身或者鏖命時的魂力儲存在裡面,想要加長狀態的時間,但是發現吸收那樣的魂力只能加強狀態不能延長。這一點還有待改良。

而奧斯卡和寧榮榮不同,他們以後會有各種各樣的增加屬性的魂力,對自己的研究是有用的。

自己的小球空間也是吃奧斯卡的香腸時那種恢復的感受所帶來的靈感。所以唐易一直不排斥他的香腸,先要能不能再優化一下小球空間。

「那個,小易啊!我知道你不排斥小奧的香腸。但是你不能當飯吃啊!」弗蘭德看著唐易沒有停下來的嘴巴,忍不住說道。

「額,是嗎?」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唐易說著又將一根香腸扔進嘴裡道:「我覺得以後可以帶瓶飲料什麼的,干吃香腸有點被噎住。」

「是你吃太多了!」眾人忍不住說道。

有了寧榮榮和唐易做先鋒,其他人也都嘗試奧斯卡的香腸。尤其是唐易的行為讓小舞和朱竹清沒有那麼反感了。

弗蘭德見到大家都吃和香腸后認真地說道:「好了,今天的課程就到這裡吧。記住到了生死關頭,那些無用的東西就扔掉。不要因為自己那毫無意義的魂咒,結果導致自己的受傷甚至死亡。」

然後弗蘭德看向奧斯卡,臉上漏出開心的笑容道:「那麼之後的任務就是,給這個傢伙找一個魂環! 攻關秘籍:毒舌影后的自我修成 你們明天一早集合,跟著趙無極去星斗大森林,為奧斯卡找到適合自己的第三魂環。這是你們所有人的歷練,對於千年魂獸,趙無極不會出手。唐易你也不要出手,但是你可以將這幾天的理論親自體驗一下。」

唐易點了點頭道:「我知道,到時候我會根據情況單獨行動一會兒。來了解更多的東西。」

唐易已經打定主意,在星斗大森林轉一轉,以她的空間能力,星斗大森林她來去自如。

「好了,在星斗大森林中有什麼收穫就看你們自己的了。還有注意安全,就這樣了解散吧!」弗蘭德道。

就這樣眾人就回到自己的宿舍,開始準備第二天去星斗大森林的物件了。

…………

第二天,眾人吃過早飯就去操場集合。看到趙無極和唐易已經在那裡等待了。

趙無極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事,但是臉色就像是吃了屎一樣難看。

原因就是這幾天唐易在奧斯卡和寧榮榮的魂技下鼓搗出了小球空間。現在唐易想要加強小球空間的能力,讓它儲存能夠加強屬性,或者戰鬥狀態時長。

尤其是為了加長戰鬥狀態的時長,唐易讓趙無極每隔兩天就開啟一次武魂真身,然後用小球空間儲存。但每次都只是增加威力,不能夠增加時長。

還好有唐易的綠色治療小球,不讓這幾天趙無極就可能連床都起不來。

還有就是唐易發現了其他的東西。武魂真身在使用後會有長時間的虛弱期,在白球和綠球的幫助下雖然可以很快復原。但是並不能馬上就可以在次使用武魂真身,而是要休息。如果強行使用是會傷到根本的!

唐易覺得武魂真身既然是魂師的拚命招數,它是在一定時間內透支自己的身體,從而使用出最大的威力。唐易雖然可以恢復趙無極,但是不能夠恢復身體透支的根本。

而唐易自己不受這種影響,當她發現無法恢復根本后也拿自己做了實驗,和趙無極做對比。結果就是自己的身體在回滿狀態后依然還在吸收小球!

在唐易感到自己身體不在吸收小球后,她很順利地開啟了武魂真身。而當她在感到身體回滿狀態后就直接停止了吸收后,就無法開啟。

來看自己目前只能為自己恢復透支的根本,但不能為別人恢復,這是個問題啊!

「啊!原本只是想要解決一個問題,但是現在又出現一個。」唐易坐在樹下,看著樹葉縫隙的光芒,感覺自己頭都大了。

而趙無極這兩天雖然有唐易的恢復,但是由於開啟武魂真身次數太多,現在隱隱約約有點虛弱感。但是由於唐易昨天想要嘗試能不能恢復趙無極的透支,就死命給他身體塞小球。

現在的趙無極就是精神百倍地虛弱著,就好像那種餓了幾頓,用泡麵填飽肚子的人。雖然胃是滿了,可就還是有一種飢餓感。

大家看到趙無極的表情后都忍不住發出了笑聲。

趙無極怒到:「你們這群小兔崽子,笑什麼笑啊!有什麼好笑的!」

大家瞬間閉上了嘴,只是小舞對趙無極的那句小兔崽子很有意見,小聲說道:「怎麼不說小熊瞎子?」

趙無極瞪著小舞道:「你說什麼?」

此時唐三就一下子擋在小舞面前,將小舞護住。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然後趙無極突然想起唐易的叮囑『唐昊已經把小舞當兒媳婦看待,你欺負小舞他會揍你揍得比你欺負唐三更狠;之所以不提小舞是因為他認為兒媳婦終究要自己兒子去保護。』

於是趙無極就尷尬了起來,又不好說些什麼,於是道:「行了,今天有很重要的是要辦。這一路你們都要好好配合,跟上我。」轉移了一下話題趙無極就出發了。

眾人也就跟著趙無極前進,而唐易在後面斷後。 因爲一個人皮吊墜,所以刑老闆改變了他的想法?

刑老闆本來是要利用黃馨來威脅我,把我們全部殺掉滅口,然後搶走錄像帶,順帶着把張垚改造好的幾個熊貓血炮友內臟全部搞到手的。

結果刑老闆抓到黃馨,看到她脖子上的人皮吊墜之後,徹底改變了注意,直接要跟我談一筆生意。

這傢伙,到底安的什麼心?

“招陰人,天大的生意,你願意做還是不願意做。”刑老闆不停的在玻璃房子前踱着步子。

石銀勸我:小李哥,別聽那山炮忽悠,他懂個屁?我大小姐身上那個祕密,可不是有點錢有點勢力就可以碰的,誰碰,誰死!

我對石銀擺手,意思是我絕對不可能幫刑老闆做生意。

先不說我有沒有那麼大的能耐,就衝刑老闆是個不擇手段的人,我也不可能爲他賣命,不然那不是被人賣了還給人數錢,咱可沒那麼蠢!

我對刑老闆說:天大的生意,我李善水扛不起,你一個人做。

“你不願意入夥?”刑老闆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