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殼蟲和獨角獸正在那片太陽花的地區,坐在地上,一邊嚼着太陽花,頭都沒有回的,只是聞到了郝健的味道,嘴裏還包着大口的太陽花,然後說着:“主人,你來啦。”

“你看這兩個吃貨和現在還在吃,我再看看我餓得肚子都快扁了,我一條大蟒蛇都快變成小蚯蚓了,你說我,堂堂一個西海蛇王,聽你做事,待遇咋這麼差呢?”郝健剛一進去,西海蛇王那隻大蟒蛇就擁了上來,對他哀嚎連連的抱怨了起來。

“啊,我來了,咳咳,你們你倆別吃了!看你們,都快胖成什麼樣了。”郝健直接把那個西海蛇王給忽略了。

“喂喂,我這麼大個人在這裏啊!你看不見嗎?不對,是我這麼大條蛇在這裏啊?你能不能別不理我啊。天啊…!”西海蛇王真是沒皮沒臉啊!

“我說,別一上來就擁抱,我們倆有這麼熟嗎?!”郝健一把推開他,提拉着一大包吃的就扔到了他的懷裏,說着:“就知道你餓,吃的拿去,放心吧,我又不是黑商人,不會把你餓死的。” 第1170章他們毫髮無損

最後只能靠著斐斐指路,陸司寒他們一路找過去。

在斐斐失蹤的二十分鐘,守門的綁匪就已經感覺到不對勁。

這個斐斐一看就是一個不安分的,那雙眼睛就是賊溜溜的。

果不其然,在二十分鐘以後,綁匪看到斐斐一直沒從廁所出來,就進去查看。

結果根本沒有看到斐斐,綁匪心中一慌,意識到已經出事,連忙就四處找起來。

可是整整找半個小時,他們都沒找到斐斐蹤影。

沒有辦法,幾個綁匪只能主動聯繫幕後主使,詢問他該怎麼處理。

「都是一群蠢貨,一個小女孩居然都能弄丟!」

「指望你們,還能辦成什麼事情!」

「那個斐斐,現在這個時候離開這裡,分明就是叛變,分明就是想要通風報信。」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是不是應該轉移地方?」綁匪戰戰兢兢的詢問道。

「不用,那就讓他們親眼看看他們的兒子變成什麼樣。」

「先把叫星星的那個男孩給我廢掉,再廢那個叫做蘋果的。」電話那頭的肖羨幽幽的說。

原本只想綁一個星星的,誰知道陰差陽錯下將陸儲綁過來。

但是沒有關係,那個陸儲同樣該死!

要不是陸司寒將父親貶值,那父親不可能對謝半雨下手,那他就不會因為車禍殘廢!

幾個綁匪面面相覷,事情已經走到這步,已經收下這個男的錢,就算不想做,那也必須要做。

「那好,等廢掉以後,我們就會拍攝照片過去。」

「到時候記得把尾款打進來。」綁匪說完,掛斷電話,氣勢洶洶朝著裡面走去。

「砰!」鐵門讓綁匪一腳踹開。

星星和蘋果原本以為是斐斐帶著爸爸媽媽過來救自己。

卻沒想到來的居然是綁匪。

星星和蘋果均有些害怕,不住的往裡面縮著。

「你們兩個誰是蘋果?誰是星星?」為首綁匪凶神惡煞的問。

星星和蘋果均是緊閉雙唇,不多說一句話,生怕亂說引來麻煩。

同樣他們想要拖延時間,等到斐斐將爸媽帶過來。

「行吧,不說沒事,到時候兩個一起廢掉,管你們誰是誰。」

「不行,不能這樣做。」

「在廢掉我們前,起碼應該和我們說個明白。」

「究竟是誰將我們綁來這裡,究竟是誰想要這樣對待我們。」

「這個我們可不知道,對方只用手機和我們聯繫而已。」

「說起來,要怪就怪你們爸媽,一定是你們爸媽惹惱對方,這才讓對方煞費苦心,安排我們過來。」

說著說著,綁匪手中拎著一個榔頭,靠近他們。

這一榔頭狠狠的砸在男孩們的膝蓋上面,將膝蓋敲碎,往後可就再沒站起來的可能。

「那對方找你們花多少錢,我們家裡有的,請給我們爸媽打個電話。」

「少說這些有的沒的。」綁匪說完,已經拎著榔頭在半空當中,正要往下錘。

「就是這裡,星星和蘋果就讓一群叔叔綁在這裡。」

斐斐帶著陸司寒,段景霽過來的時候,這裡非常安靜,根本沒人看守。

「確定嗎?」

「確定,一定是這裡,沒有錯的。」

「我們趕緊進去吧。」

「啊,啊!」

特工十九妾 斐斐剛剛說完,平房裡面傳來一道刺耳的尖叫聲音。

陸司寒和段景霽均感覺到出事,連忙朝著裡面走去。

比他們跑在更加前面的是斐斐。

斐斐可指望救出蘋果和星星,好讓自己進入上流圈,成為有爸爸媽媽的女孩。

絕對不能走到這步,讓星星和蘋果出現任何意外,要是真出什麼事情,只怕自己想要的都將得不到。

平房裡面,那道尖叫聲音是綁匪傳出來的。

綁匪實在是低估這兩個男孩的動手能力。

原本以為這兩個男孩已經讓他們嚇得一動不敢動。

誰知道有個男孩突然間用頭撞上來,直接就將首領撞翻出去。

「兔崽子,簡直就是找死!」

「你們,你們給我把他按住!」

「是的。」其他幾個綁匪紛紛朝著蘋果圍攏過來。

蘋果空有一身格鬥技巧,可是雙手雙腳都被綁住,只能被動的讓他們摁住。

「不準過來,你們通通不準過來!」

「爸爸,爸爸救我!」

蘋果哭鬧著,哭喊著,一旁的星星不斷地扭動身體,想要保護最好的兄弟。

綁匪手中的錘已經高高舉起,眼看著就要落下來。

突然一道嬌小的身影猛地撲過來,一口牢牢咬住綁匪的腿。

綁匪吃痛,一把將她甩開,這才沒有一錘敲在蘋果膝蓋上面。

將人甩開以後,綁匪立刻認出來,這個赫然就是逃走的斐斐。

「臭丫頭,跑到哪裡去了?」

「知不知道所有事情都是因為你才惹出來的?」綁匪直接一把用力扯過斐斐的頭髮,兇狠質問道。

「你們看,他們在這裡,他們毫髮無損,你們必須答應認我做女兒。」斐斐不顧疼痛,轉頭看向陸司寒和段景霽。

斐斐眼中那種野心,看著叫陸司寒和段景霽都覺得心驚。

綁匪聽到斐斐的話,看過去,看到兩個男人。

這兩個男人生的丰神俊逸,那兩個小的五官和他們如出一轍。

綁匪立刻清楚他們是誰,這個臭丫頭果然搞叛變。

「我們通通一起上!」綁匪說完拎起榔頭直接衝過去。

陸司寒與段景霽雖然很久沒有打架,可是對付他們自然不是問題。

斐斐悄悄來到蘋果與星星身邊,幫助他們解開粗繩。

解開粗繩的以後,陸司寒那邊的群毆已經結束。

結果自然毫無懸念,陸司寒與段景霽完全就是單方面完虐他們。

「你們兩個臭小子,知不知道你們媽媽有多擔心?」

「還有渾身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

「爹地,星星好想你!」

我家妹妹超級甜 蘋果倒是可以鎮定自若,但是星星已經眼眶泛紅,直接撲到段景霽身邊。

「嬌氣。」段景霽說完,還是直接一把抱起星星。

「爹地,對不起,這次是我們衝動。」

「知道就好,回家以後給我跪在祠堂。」 錯上總裁房 說是這樣說,但到底心疼,陸司寒同樣抱起兒子。

只有斐斐,是完全多餘那個。 又到一次週五,直播間的小可愛們已經等不及了吧?!

又是一次撈金的好機會,全靠他們了,郝健當然得把他們給哄得團團轉啊。

甲殼蟲和獨角獸已經提前把肚子吃得飽飽的了,他們吃了太多的太陽花了,估計這會兒什麼也吃不上。

“走吧,幾個小可愛們,我們一起出去吧,我帶你們大半夜的出去兜風了!”

“不會吧,主人,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要不我出去看看,還有太陽沒有?”甲殼蟲飛來飛去,然後打趣的說道,調侃着郝健。

寂寞城市,寂寞情 “我說殼子老兄,你不是天天念着要出去玩嗎?這些主人讓你出去了,你難道不想?”一旁的獨角獸趕緊說道,制止他的胡鬧,生怕這次好不容易可以出去的機會就像到嘴的鴨子飛了一樣。

“你要是不想出去,那你就留在家裏看家吧,我還有點擔心,我們都出去了,這裏就沒人管了,到時候師傅回來,找不到我們怎麼辦?”郝健肯定聽出來了他的抱怨,所以就換着法子去捉弄他。

“別呀!主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主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

“哈哈,念在你玩認錯的態度這麼誠懇,那我就帶上你去吧,對了,西海老兄,你也跟我們一起出去吧!”

“可是郝健兄弟,難道你忘了,今天可是週五啊,你不是說週五我們要直播嗎?你不是還要給我找鬼魂嗎?我肚子已經餓了這麼久了,吃這些東西也不夠啊。”大蟒蛇正在吃郝健帶給他的零食,不過這些零食對人類來說很多,對他來說確實不夠塞牙縫的。

什麼泡麪啊,什麼鳳爪啊,什麼牛肉乾啊,魚頭幹啊,他那蟒蛇的嘴血盆大口一張,幾口就吃光了,直接吞下肚!

那才叫一個簡單粗暴!他這種進食的辦法,估計什麼也不夠吃!

而且,剛纔就連包裝袋都沒有拆,要不是郝健怕他食物中毒,非逼着他把包裝袋給拆了,估計他也不會在乎這麼多的。

“這個你放心,我早就想好了!咱們做事啊,是到戶外去直播,我這次要帶你們到一個充滿鬼魂的地方去,你,估計你都不知道!保證讓你們耳目一新,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什麼地方啊,還能有我不知道的?!”西海蛇王一下子就不吃了,然後扭動着他的蛇身子爬了過來,然後高傲地擡起他的腦袋湊到郝健的面前問道。

“當然有啊,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嘛,再說你以前只在那個林子裏面,從來沒有到其他的深山老林裏面去,這次我帶給你去了一個地方,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你就放心跟我去吧,咱邊走邊說,現在說也沒有什麼意義!現在你回信的時間還有十分鐘了,甲殼獨角,靠你們了,一個駝一個吧?!”

“沒問題,主人,您可瞧好了,待會兒速度比較快,你們得坐穩了!”獨角獸打包票的說着,然後瞬間就長出了兩個大大的翅膀,像白天吃一樣,身體也開始慢慢的變大,變成了像一頭大黑牛一樣。

“來吧,西海老哥,既然你是我主人的結拜兄弟,那麼也算是我半個主人,坐上來,小弟我帶你去兜兜風,感受感受夜空中的,還有泥土中的大自然的奇妙色彩。”甲殼蟲得意的炫耀者也變身了華麗的變身爲一個,像馬兒一樣的大甲殼蟲,兩個大大的翅膀,還可以扇風,還挺涼快的,關鍵是他的兩個大鐵鉗子,就像兩塊大刀閘一樣,在地上一戳就是兩個大洞,完全和人家的泥土挖掘機有得一拼。

郝健二話沒說直接就騎到了獨角獸的背上。然後對在一旁目瞪口呆的西海蛇王,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然後輕聲的叮囑他道:“兄弟,希望他們兩個沒有嚇到你,不過咱這出去,你最好還是看你的樣子,就這樣出去恐怕有點不妥,就這樣跟你說吧,大蟒蛇會被別人當做妖怪的。”

婚然心動:大牌老公劫個色 “這你跟我早說嘛,瞧好了!”地上的大蟒蛇全身一頭散發出一種光芒,然後瞬間他就脫胎換骨般變回了那個妖媚的男人。

甲殼蟲把他的夾克翅膀往地上一搭,做成了一個翅膀梯子,然後對着站在他面前的帥哥男人說着:“西海老哥,快上來吧,我帶你去裝逼,帶你去飛。”這就像是一隻甲殼蟲在勾搭一隻大蟒蛇的感覺。哈哈。

“哇,好拉風啊!我從來沒見過像你們這樣的精靈,這魔法簡直比我們的要法都還厲害,那我就不客氣了。”然後他就坐了上去。

然後獨角獸馱着郝健,甲殼蟲馱着西海蛇王,齊齊想跳進了井裏,郝健念着冥龜教給他的咒語,一下子就穿梭到了去往煙臺山的路上。

夜晚的星空星光閃閃,月亮淡淡的光芒,邊緣卻有着一圈一圈雞血似的紅暈,顯得今晚特別的不太平。

在行進的路上,他們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太一樣。

這次的直播,郝健決定來點更刺激的,經過他的仔細思考和衡量,他打算把西海蛇王帶到外面去透透風,瘋一夜,沒事兒就捉捉鬼呀,登登山之類的。

這兩個小傢伙肯定也想去外面好好的逛一逛玩一玩,來點更刺激的挑戰。

好吧,說實話,其實他是有私心的。

因爲早在路上的時候他已經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正在煙臺山跟蹤丁躍鵬的兩個小傢伙,也就是哈巴和柯比這兩個小傢伙。

話說哈巴和科比他們跟蹤丁躍鵬已經快好幾天了。

但是前幾天,丁躍鵬這個傢伙一直沒有什麼其他的奇怪的做法,只是每天都在這個山裏轉悠,餓了就在山裏打點野味吃,或者摘點野果子吃,反正就白天登山,像是在找什麼東西,晚上就就地紮營,點上篝火,扎個帳篷,烤點野味,白天睡個大懶覺,到日中天太陽出來了,才起牀,然後又繼續找。 第1171章幕後黑手究竟是誰

斐斐安靜的站在角落裡面,顯得非常手足無措。

從出生到現在,斐斐就好像一片水中浮萍,無依無靠。

雖然這些有權有勢的人物,答應過她,要收養她的,可是根本沒立字據,根本沒人知道。

只要想要反悔,就把自己丟在這裡就好,根本不會有人譴責。

畢竟從一開始斐斐就是和那些綁匪一路的。

「不和我們一起走嗎?」段景霽察覺身後那個女孩沒有跟上來,開口說道。

斐斐瞪圓眸子,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不過很快,斐斐直接衝上來,跟在段景霽的身後。

「這一切都是半雨的意思,到底算你救過星星一回,所以跟著我們回家吧。」

「謝謝。」斐斐輕聲的說。

兩個孩子帶回琉璃別院。

斐斐跟在他們身後,第一次打量這座好似宮殿的別墅。

就算是在電視裡面,斐斐都沒見過這樣漂亮的客廳。

「你們兩個祖宗,跑到哪裡去,真是讓太奶奶擔心。」段老太太氣呼呼的說。

「太奶奶,我們不是已經回來,現在什麼都是好好的。」

「還有這個是太奶奶的新曾孫女。」星星拉著斐斐走到段老太太面前說道。

段老太太打量著這個女孩,剛剛已經從半雨那邊得知事情經過。

說實話,老太太對於這個女孩打心眼裡就是不喜歡。

這個女孩功利心過重,什麼都可以利用,這就顯得非常可怕。

其實老太太有些希望謝半雨重新將這個女孩送到福利院去。

可是謝半雨卻說已經答應這個女孩,不願意將她送走。

老太太知道,謝半雨還有另外一個心病。

謝半雨同樣是孤兒院長大的,對於這樣一個女孩,肯定是看到自己影子,肯定不願意看她孤苦無依。

最後老太太還是選擇妥協,反正曾孫已經找到,就當給曾孫找一個伴,反正不過就是多出一副碗筷,段家這點還是養得起的。

時候已經不早,時針指向十一點鐘。

老太太和謝半雨均有些困,陸司寒安排祝林先送他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