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自己心裡知道,這也是不可能的,許醉凝並不是那種想要依附別人生活的女人。

她從來就有自己的目標,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明確的,一直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絕不可能就這樣掌控她的人生,或許也就是因為自己絕不可能掌控她,她才顯得格外迷人和與眾不同吧。

「我知道啦……對了,大天使的嘆息,給我吧?」

許醉凝低低的笑了一聲,可是歐陽楚聽到了大天使的嘆息,臉色反而有些難看。

「你用的東西做些什麼?」

「裡面的毒素我一定要研究清楚。」

許醉凝看著歐陽楚的眼神無比的坦率,還有一點點小小的擔心。

曾經她單純的作為一個醫者,就對這個非常感興趣了,而現在作為歐陽楚的女朋友,她自然是更想要解開他身上的毒。

只不過這個毒素,即使是上輩子她的師父也窮其一生沒能解開,她也覺得有些棘手罷了。

但是她還是想要試一試,畢竟製作解藥有很多可以入手的方面。

最主要的還是要分析這個毒素的成分,才能針對各種成分做出解藥,畢竟還是值得一試的。

歐陽楚身上的毒素全部都來自於大天使的嘆息,那自然是要從這枚戒指入手了。

歐陽楚也立刻明白了許醉凝的想法,他自然是選擇信任許醉凝,於是也只是點點頭囑咐道。

「知道了,但是你自己也要小心一點。」

霜骨之毒並不一定要口服,它霸道的毒素水平體現在方方面面,如果是浸透了霜骨之毒的大天使的嘆息,那麼只要貼身戴在身邊,說不定會染上這種毒素。

就比如歐陽楚,他將這枚戒指作為母親唯一的遺物,而經常放在身邊,最後才會染上這種毒素的。

許醉凝當然明白這其中的厲害,於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等我回來。」

歐陽楚再次低低的囑咐了一句,然後才開車送許醉凝到教學樓,路上自然也沒有放過許醉凝,親的人七葷八素的。

許醉凝整理了衣服下車,身邊的指指點點聲從下車到進教學樓到進教室一直都沒有停下過。

「這就是許醉凝……不是誇張的說,這也太丑了啊!」

「楚少怎麼會看上這樣的女人……竟然還為她放棄了魏晴嫣……」

許醉凝對於這樣的議論已經免疫了,好像從她重生到這個世界之後,這樣的聲音就從來都沒有停止過。

她毫不介意的來到了自己的教室里,教室里一直都是很吵鬧的,但是就在許醉凝踏進教室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好像被拔了電源一樣。

整個教室裡面安靜的只剩下了人們此起彼伏的喘氣聲。

大家這個時候對許醉凝的感情都非常的複雜,畢竟許醉凝身後的靠山他們不敢惹,但是他們又實在是嫉妒許醉凝。

一時間不知道該躲著好,還是該討好。

許醉凝對此依然不打算理會,她看到了第一排周雙卿和梁子塗,就揮了揮手,直接走到了第一排,然後坐下。

「哇……醉凝姐你也太狠了,你知道你現在已經在學校裡面是風雲人物了嗎?」

梁子塗眼冒星星,臉上就是一個大寫的崇拜。

梁子塗剛開學的時候就跑出去旅遊了,整整小半個學期都翹課沒來,這次好不容易來了學校,就直接撞上了今天許醉凝和歐陽楚確定關係的大新聞。

他的震驚其實與別人略微有些不同,梁子塗畢竟還是知道歐陽楚和許醉凝之間的關係,他震驚的是兩個人竟然如此高調的宣布了關係。

畢竟男人嘛……誰還不想留一手,沒想到歐陽楚居然是這麼一副死心塌地的樣子。

許醉凝哪裡有心情陪他八卦,直接問。

「之前讓你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梁子塗雖然這段時間裡都不在學校,但是兩個人在微信上卻一直都有聯繫。

許醉凝在這個城市裡根本就沒有什麼人脈,想要打聽事情基本上都要靠梁子塗。

梁子塗連忙故作認真的點了點頭,開口道。

「這件事情我已經打聽到了,你所說的那些藥材正規的市面上已經基本沒有出售了,但是我已經打聽到了一個地下的藥材市場,就在林蔭路,雖然不正規,但是藥材的質量是可以的,來路也不用擔心…如果一定想買的話,你可以去那裡看看。」

這就是許醉凝讓梁子塗打聽的事情,他現在已經有了堪稱完美的葯爐,很多的葯都可以做,但是卻苦於沒有藥材。

畢竟兩個世界的不重合的部分其實也不,現在打聽到了就好。

「好的,林蔭路,我知道了。」

許醉凝又詳細的記下了林蔭路的地址,然後準備今天晚上就去採購。

梁子塗卻一副頗為擔心的樣子。

復仇女很癡情 「醉凝姐,你應該不會是想要一個人去吧?雖然那個地方藥材的種類比較齊全,質量也還不錯,那可畢竟是黑市……裡面可是的什麼人都有,你如果一個人去的話……我不放心啊!」

就算許醉凝現在這張臉已經足夠丑了,可是你不能保證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會不會有人口味極重啊!

「這個你別擔心,我會扮男裝去的。」

許醉凝瞭然於胸的點點頭,這個問題她一早就已經考慮過了。

梁子塗這才放下心來點了點頭,然後又興緻勃勃的問道。

「醉凝姐,我前段時間跟著公司一起去中醫協會開會了,他們那幫老頭子還弄了個APP,在上面專門討論分享中醫的,你有興趣看看么?」

許醉凝聽到他這話徹底來了興趣。

「你說的是什麼樣一個APP啊?」

梁子塗拿出自己的手機一邊打開APP給許醉凝看,一邊給她介紹。

「你看啊,就是這樣一個手機APP,是一個中醫協會裡的人協同研發出來的,它可以讓愛好中醫的人在上面發表一些關於特殊病症的個人看法,患者也可以來這裡求助。」

許醉凝接過了梁子塗的手機,翻看著那個手機APP,發現它的界面果然是很簡單的,設計也很簡單。

但是論壇內發表的內容卻讓她很感興趣。

現在這個大陸的中醫學,遠沒有許醉凝之前活著的那個世界那麼發達,但也還是有一些隱藏的高手。

這個中醫協會就是這樣一個卧虎藏龍的地方。

只不過協會裡面的各位能人大多數都是在不同的城市,所以平日的交流十分困難,而這個APP就可以讓大家有一個交流的平台。

APP論壇的設計非常簡單,就算是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中醫,也會很輕易的學會如何使用。

許醉凝發現論壇上有很多的老中醫分享自己在中醫和藥方上面的獨特見解,就是如果有人遇到了疑難雜症,還可以通過論壇來發帖求助,向其他高手請教。

雖然說這個論壇建成的時間很短,但還是有不少人在上面十分的活躍,不少的帖子下面都有很多的評論回復。

「真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多的人在認認真真學習中醫學」。

許醉凝有些感慨的說道。

她發現這上面有不少人的水平相當不錯,有一些人疑難雜症和藥方的見解引起了許醉凝的注意。

「嘿嘿,我是不是給你找到了一個寶藏。」

梁子塗看著許醉凝興奮的樣子,有些驕傲的說道。

「醉凝姐,你也趕緊註冊一個賬號吧,這樣就可以在上面和大家一起討論交流,你這一身好本事,可不能埋沒了呀。」

許醉凝重重的點了點頭。

二入豪門:前夫別逗我 她相信憑著自己的本事,可以更多的幫助那些有需要的病人,況且她也從來不是一個藏私的人。

許醉凝飛快的註冊了一個賬號,然後就在論壇上翻看大家的帖子。

很快,這一天的課程就結束了,到了放學的時間。

許醉凝和周雙卿、梁子塗告別之後,自己一個人來到學校外面的商場,買了一套男士的服裝,然後打開她的葯魂石空間,拿出一顆藥丸吞下。

她吃下的是一顆化形丹。

這種藥丸的功效,是可以讓她在吃下去的幾個小時變化成她自己想要的模樣。

許醉凝有了葯爐之後,她女扮男裝的水平就變得出神入化了。

她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在女扮男裝的時候還要保留自己本身的臉,而是可以直接用化形丹讓自己變得更加像一個男生,誰也不會看出來是她許醉凝。

許醉凝等到藥效發揮作用之後,就換上了那套男裝,從更衣室里走了出來。

她站在鏡子前照了照自己,看著自己變得立體硬朗的五官,眉眼之間雖然還有一些之前的樣子,但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是絕對不可能認出她來的。

許醉凝戴上了一個帽子,將自己的長發遮住,然後大步走向了梁子塗所說的那條街——林蔭路。

雖然說許醉凝的心裡早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來到林蔭路的時候,她還是被嚇了一大跳。

這個地方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

這條所謂的林蔭路其實可以說是一條巷子,這條巷子看起來十分的狹窄,但是很長,它的兩邊全都是破舊低矮的舊樓房,從那些樓房裡還傳出來一些人吵罵做飯的聲音。

樓房的一樓全部是一些小型店鋪,那些店鋪也完全沒有什麼像樣的門牌,一眼看去感覺裡面黑漆漆的,也不知道售賣的是些什麼東西。

偶爾能在路兩旁看到一些擺地攤的人,他們的面前都放著一張破麻布,上面擺滿了一些瓶瓶罐罐和一些形狀怪異的藥材。

許醉凝緩緩的在街上走著,有些好奇的看著周圍。

許醉凝發現這個地方雖然有些混亂,但是梁子塗確實沒有騙她,這裡確實有一些在市面上根本買不到的,很稀有的藥材,她現在很需要這些藥材來煉製她的丹藥。

於是她隨便的在旁邊的一個地攤前蹲了下來,拿起一把藥材仔細的檢查了一番。

許醉凝的目標很明確,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她自己想要買的那些藥材,就在她把自己想要買的東西買的差不多的時候,眼睛的餘光卻突然看見了一道纖細的身影,在巷子的盡頭一閃而過。

她拿著一顆人蔘的手不由得微微一頓。

難道是她的錯覺嗎?

那個人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

許醉凝一時間有些疑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那個地攤的老闆就很不耐煩的催促道。

「你這小夥子到底是要不要買啊?要買就趕緊付錢,要是不買就馬上滾蛋,不要影響我做生意。」

許醉凝回過神兒來,趕緊拿出錢包,把錢付清,然後朝著自己剛才看到的那道身影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另一邊。

此刻的卓韻馨簡直緊張到了極點,她還是第一次來林蔭路。

這條林蔭路到處都是垃圾,污水橫流,她這一輩子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臟,這麼亂的地方,她的裙角和小羊皮的昂貴小皮鞋全都髒了。

而且更令她感到害怕的是,自己已經努力把臉藏在了絲巾下面,還是有不少的男人,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她,偶爾還會有人出口調戲——

「這是誰家的漂亮小妞啊,看看這細皮肉的,簡直我見猶憐啊,要不要過來,陪哥哥喝上幾杯。」

「唉唉唉!別走那麼快啊,來哥哥店裡看看唄,絕對有好寶貝可以給你。」

這些粗俗的調戲聲,簡直要把卓韻馨嚇哭了,她的眼淚止不住地在眼眶裡打轉,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忍住了轉身就走的衝動。

不可以!卓韻馨你不可以這麼膽小,你還有必須要完成的任務,你要堅強一些。

不然不只是你,你的家人也會跟著你遭殃的。

卓韻馨死死的捏住手心裡被她自己的汗水打濕的已經皺巴巴的紙條,邁開大步,飛快的向前面走去。

但她沒留心前面,居然和一個結實的胸膛迎面撞到了一起。

那是一個魁梧的男人,穿著一件被油漬和污穢染的根本看不出來原來顏色的背心,身上滿是汗臭味兒,卓韻馨低下頭慌亂的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小心。」

她有些緊張的抬起頭,就看見一張凶神惡煞的臉。

「他媽的,哪個不長眼的,居然敢撞老子!」

大漢喘著粗氣,惡狠狠的罵著,他也沒想到看到的居然是一個漂亮的小姑娘。 那個大漢先是一愣了一下,隨後就樂了,眼睛里是毫不掩飾的色眯眯,嘴角甚至有口水流了出來。

「我了個去,我還以為是那個不長眼睛的混小子呢,居然敢撞上老子我!沒想到原來是一個這麼漂亮可人的小姑娘呀!」

他滿臉色情的笑意,抬起那雙滿是油膩的粗糙的大手就想摸卓韻馨乾淨白嫩的小臉蛋。

卓韻馨只覺得自己要被對面的大漢身上的汗臭味兒給熏暈過去了,此刻全身都處於緊繃狀態。

「滾開!不許你碰我!」

一時間她也顧不上心底那濃濃的恐懼了,身體很是本能的就一把打開了男人伸過來的手,尖叫一聲,眼底的厭惡和噁心的神色也完全藏不住了。

那個大漢沒想到面前這個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居然敢打掉自己的手,而且看著他的眼睛里全是厭惡,這讓他感覺十分的不爽,火氣馬上就上來了。

「喲,你他媽的撞了老子居然還敢這樣看老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說完,那個男人根本不給卓韻馨說話的機會,直接上前一步拽住了卓韻馨滿頭的秀髮,將她狠狠的推倒在地。

卓韻馨從小到大都是嬌生慣養的,哪裡經歷過這樣粗魯野蠻的對待啊!被大漢一推,她整個人頓時就失去了重心,重重的就摔在了林蔭路街道的地上,身邊全是污水穢物。

她那漂亮的小裙子頓時就被污染了一大片,那些難聞的異味兒沾染到了她身上,腥臭氣味更加是撲面而來。

因為驚嚇過度,卓韻馨被嚇到眼淚滾落,哭了出來,她尖叫著罵道。

「你們知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可是卓家的大小姐!卓家可不是你惹得起的!你們誰還敢再碰我一下?」

卓韻馨亮出了自己是大名鼎鼎卓家人的身份,她以為這麼做了,這人就再不敢動她一下。

可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林蔭路!

在這裡生活的人哪裡會知道什麼卓家啊!更不知道卓家的什麼狗屁大小姐,聽到她現在突然開始大喊大叫的,那名大漢頓時更加來氣了。

「你個臭娘們!在老子面前給我擺什麼譜兒呢,老子會怕你?」

男人十分暴躁沖了上去,再一次抓住卓韻馨的一頭長發。

卓韻馨又驚又怕,劇烈地掙扎著,她那小裙子上身的白襯衫的領口被掙扎的滑落了幾分,露出她白皙漂亮的鎖骨和其附近的一大片細膩的肌膚。

那男人原本滿臉的凶神惡煞,瞥到卓韻馨的雪白肌膚后,卻是一下子眼睛直了。

「哎呦,你這小妞雖然嘴賤,但這小皮膚可真嫩啊!那要不就讓哥哥我來好好愛撫愛撫你好了。」

男人這麼說著,口水都淌出來了。

他直接朝著卓韻馨的身體飛撲了過去。

這條林蔭路本就人口眾多,十分混亂嘈雜,他們倆人大喊大叫了半天,早已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一幫男人看見此時的這一幕都開始哄堂大笑起來,更有人十分猥瑣的吹著口哨大喊一聲。

「虎哥,你快上啊!完事了也讓我們這些兄弟們嘗嘗鮮啊!」

而大漢現在早已經撲倒了卓韻馨,大手上去一把就扯住了她的衣領,撕扯著。

「不!不要啊!你不要這樣!」

卓韻馨只覺得自己受到了這輩子最大的羞辱跟恐懼,開始崩潰地大叫著求饒。

眼看著她身上的衣服就快要被那大漢給一把撕開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

旁邊突然伸出來一隻白皙的手來,一把捏住了男人不安分的手。

然後眾人之見那隻手的主人不知怎麼的用力的一甩,那個彪形大漢就直接被甩的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