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有三米身高的張瑋道,一張大臉上全是羞愧的表情,就好像自己什麼事做錯了一樣。

『隊長!…』幾名本就屬於異能戰隊的成員紅了眼睛,忍不住加快了點腳步。

『秦隊長我不等你們了,我先去前面給你們開路,記住一定要告訴師長,啟動應急計劃!』話一說完之後張瑋腳一頓,然後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隊長!』那幾名異能戰士立刻追去。

秦思宇腳步動了動,但看了一眼身邊還是慢了下來,然後沉重並煩躁道;『再走快點!』

不多時前面響起了兩聲異常雄壯的怒吼,而其中一道就是屬於屍王的。 第二百八十章三級屍王

『侯岸你與婁震向前,尋找所有能用的車輛,董哥隨我來,木王幫我看護一下隊伍!』秦思宇回頭向眾人喊了一嗓子,然後就沖了出去。

他不能讓張瑋死在這,最起碼不能看著張瑋死在這,不能看著他戰死在自己面前,因為他的作用太大了。

三級,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還沒有人踏進去的領域,儘管有傳聞但卻沒有被證實,而且那怕是張瑋,也已經說他的路是錯的。

但就算是錯的,秦思宇也要弄明白,究竟為什麼會錯,還有他要觀察張瑋現在究竟都有什麼能力。

可以這樣說,金陵城內正有十幾雙眼睛翹首以盼的希望看到突破的希望,從沒有一個層級卡了這麼多強者這麼久。

而對於昨晚發生了什麼,秦思宇也已經有所預料了,從那樓上向他們開槍的戰士,再到誘騙他們前來的尹偉昌,以及最後張瑋說的再看見直接下殺手,昨晚發生的事必定是慘不忍睹的。

想必他們前來救援后也才發現,那些警戒哨的戰士根本就沒有事,他們嚴陣以待的等他們這群救援者入瓮,然後以疾風驟雨般的攻擊,再加上那神秘莫測的精神控制,一舉將所有救援人員控制。

重生之末世行 也只有在那樣危機的時刻下,才能逼迫著張瑋在沒有任何準備的前提下臨時強行突破,然後徹底的斷掉了自己的路。

但他一個人也沒有救出來,或許也辛虧他突破了,不然他自己也可能成為傀儡。

但秦思宇也猜測那未知的神秘怪物應該有著控制上限,因為結合現在四周其他地方的槍聲,說明有人正在反抗,說明那些人還沒有遭毒手。

但秦思宇不敢輕易相信,他煩躁的厲害,只覺得胸中有一口氣憋著出不去,因為他這邊人數也不少,所以他想著離開隊伍去前面戰鬥,去思考接下來的對策。

有些事必須得隊長做出決斷!

當秦思宇終於追著張瑋戰鬥的動靜上來時,看到的卻是張瑋的身體被擊飛的場面,想都不想秦思宇一個空躍,然後臨空接住張瑋,二人落地雙雙化作滾地葫蘆。

『吼!』那擊飛張瑋的屍王怒吼,然後拔腿就向這邊追來,就像是一個人形坦克一樣,踩著地面嗵嗵作響。

秦思宇落眼一看,才發現這屍王長得一點都不比張瑋差多少,還有就是她的全身上下臃腫的厲害,走起路來身上堆積的肥肉亂顫。

她的速度不快,但她卻卡在了這條主街道的正中間,而在她向這邊走來的過程中,所有在她前面的喪屍,就好像被一股不容抗拒的大力剝開一樣,給她露出來一條直達這邊的大路。

『你要小心她的身邊有古怪,我的力量根本就打不進去,還有她力量很大出奇的大,一拳就把我擊飛了!』張瑋吐了一口血,血中有許多紅色的組織塊。

『我明白!』秦思宇站了起來,一股黑色的火焰慢慢出現在他身上,然後一直籠罩了整個鬼刀。

『這是你的能力?』張瑋又吐了一口血,然後擦了擦嘴問道。

『是的,這才是我的主要能力!』秦思宇點頭。

『很厲害的能力,讓我有一種像是針扎的刺痛感,下意識地就想離開你周圍!』張瑋稱讚,然後突然一拳向那屍王轟去。

『啪!』的一聲爆鳴,秦思宇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張瑋拳頭前面的空間中,那裡的灰塵就像是被統一了起來,然後一起向那女屍王襲去,形成了一個筆直的中空通道。

『我的新能力空氣拳,咱們來比一下,看誰給她的傷害多!』張瑋大笑著撲出,完全沒有一個大限將至人的頹喪與恐慌。

空氣拳來到屍王身邊,然後轟的屍王身邊的空氣震蕩了一下,也就這一下秦思宇看出了不對,因為在屍王的周圍,竟然形成了一個像是絕對領域一樣的東西。

張瑋那一拳根本就沒有撼動裡面的任何東西,甚至連屍王的頭髮也沒有吹起來,就好像他的拳頭輕飄飄的沒有力量一樣,但秦思宇剛才可沒有看錯!

『好,我也來試一下!』秦思宇雙眼盯著屍王的行動,等張瑋再一拳轟出時,秦思宇全速竄出,然後一刀全力向下劈去。

一劈上去秦思宇就感覺不對,因為此時刀上傳來的感覺,就好像這一刀不像是劈在空氣中,而是劈在了什麼極其粘稠的東西中了一樣。

如果真要形容,秦思宇感覺就好像是攪糖棒插在了糖稀中一樣,進挫不到底,退又粘一大堆,費力的不行。

不等秦思宇再發力,一個大手拍來,但這次秦思宇早有準備,直接雙手一擋一退,然後就跟剛才的張瑋一樣,整個人飛了出去。

『再來!』秦思宇再一次撲出,這一次更多的火焰在鬼刀上燃了起來。

就像是一個黑暗系的火焰騎士,秦思宇躍到了屍王側邊,然後一刀重重刺了出去。

這一次或許是刀上附著的異能量充足,鬼刀的刀鋒直接深入了進去,一直燒的屍王那邊呲呲作響,但很快就被秦思宇主動撤離了。

『必須牽制住她,否則我們沒有辦法真正近她的身,再強大的能力也無效!』張瑋看著再一次無功而返的秦思宇道。

『再試一次,這一次我直接攻擊她的身體,你不要幫我牽制!』秦思宇咬牙,然後再一次撲了上去,看著屍王拍過來的堪比蒲扇般大小的手掌,怒吼一聲就轉身劈了過去。

刀鋒與手掌相交,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聲響,但鬼刀的刀鋒也沒有切割在屍王的手掌上,而是像兩塊同性一樣的磁鐵,就那樣對抗懸浮著。

『落呀!』秦思宇大喊雙臂用力下壓,甚至因為用力雙臂上的衣服都被掙開了,額頭與脖子上也是一個個血管暴起。

『吼!』僵持不下,屍王怒吼一聲,另一隻手掌也扇了過來,就像驅趕惱人的蒼蠅一樣,但半途卻被張瑋的攻擊吸引了過去。

『爆!』秦思宇一聲暴喝,鬼刀刀鋒上的黑色火焰為之一漲,然後直接隔空蔓延上了屍王的手掌,並在屍王手掌上迅速燃燒起來。

『吼!』

十指連心,屍王或許是感覺到了痛,吼出的聲音裡面帶著點憤怒,另一隻手捨棄驅趕趕來的張瑋,而是對著秦思宇夾擊而來。

疼夫攻略:我的凶萌寶藏妻 『好好嘗嘗我的火焰吧!』

眼看黑火已經燒到了屍王小臂,秦思宇立刻大笑著跳離,他對自己的黑火有信心,因為給它點能量,它就能將所有東西燒毀,而且不管著能量是來自那一方。

秦思宇正笑著,打算看著屍王自焚而死,但在屍王的怒吼聲中,秦思宇卻發現,突然從屍王的體內湧出大量的能量,然後這些能量配合屍王手臂中節節潰敗的能力大舉反撲,屍王手臂上的火焰竟然在慢慢縮小。

最後那火焰竟然徹底的熄滅了,只在屍王的手臂上留下了一層淺淺的白灰,而屍王也將自己的眼睛向秦思宇看來,裡面是溢滿的仇恨與憤怒。

『她是三級屍王,真正的三級,我的能級不夠,必須先想辦法消耗她的能量,否則我們不是對手!』秦思宇大喊,示意張瑋先撤回來。

『我們幫你!』隨著聲音,後面趕來的劉勝與董瑞琪撲了上去,然後其它幾個二級中期則向著兩邊趕來的屍群撲了過去,那裡先前追上來的幾名異能戰士已經岌岌可危了。

『我拖住她,你們快想辦法除掉她!』陳霄梅伸出雙手喊道。

秦思宇轉頭再看,此時屍王的周圍竟被一大圈的樹根攔住了,而且這些樹根竟然有慢慢圍攏的架勢,然後秦思宇就看見了這些樹根的來歷,路邊那些高大的行道樹。

『吸干她,控制那些樹根吸干她!』秦思宇對著陳霄梅大吼,然後趕緊向前跑去接劉勝被打飛的身體。

『我試試!』陳霄梅點頭。

於是陳霄梅控制植物圍攏,秦思宇張瑋董瑞琪與劉勝四人在外圍突襲配合,漸漸的將屍王困在了哪裡,然後秦思宇與董瑞琪發力,依然一刀捅了進去,而張瑋與劉勝也一人砸了一拳上去。

『吼嗷!』屍王狂嚎,然後竟然爆發一股巨力,不僅將困住她的牢籠震斷,還將圍著她的四人全部震飛,一個個被反震之力震得在空中咳血不已。

外圍哪些喪屍群們也發狂,戰鬥時更加的狂暴了,前仆後繼的向著小隊湧來,然後將一個個戰士壓入身下。

『潘姐,我們聯手壓制屍群!』小娟對著潘曉紅喊了一嗓子,然後就趕緊在劉歡的保護下向潘曉紅跑去。

『拉住我的手!』小娟只說了一句話,然後眼一閉一股狂暴的精神力量就蔓延了出去,旁邊潘曉紅被她帶動,立刻精神力量以一個相同的頻率震蕩了出去。

『小娟不要,快停下,劉歡打斷他們!』秦思宇感覺到了那股力量,立刻嚇得驚駭欲絕,趴在地上連忙回身向著後面喊道。

劉歡一愣不知道秦思宇為什麼那樣說,但還是下意識的打算去拍醒小娟,因為這還是小娟第一次這樣做,他也感覺毛毛的。

『來不及了!』秦思宇看了一眼劉歡的舉動,只得一咬牙自己也閉上了眼。

下一刻秦思宇就感覺自己出現在了一個特殊的精神世界,這裡的空間是五彩繽紛的,各種顏色大行其道,互相漂浮,就好像他置身於NASA拍攝的星系照片中一樣,在他的身邊到處都是各種顏色的星斑。

而且星斑太多,在他的前後左右不下十幾個大型光斑,他此時就好像置身於太陽系一樣,根本就不能區分到底哪個星斑是小娟他們的。

但下一刻秦思宇注意到了,在兩個最大型的光斑身邊,有一個光斑身上有一根射線被連接上遠方,而在那個方向秦思宇可以感覺到,有一個異常耀眼,比望眼看去所有光斑都大的光斑,就像是星系中心的超大恆星一樣。

而且那個方向正有三根同樣的射線正在向著這個方向射來,雖然沒有嘴,但秦思宇的光斑卻劇烈波動了起來,一股名為危險的,慌亂的精神力量被他釋放了出來,然後徹底攪亂這一片精神場。

『跑!』秦思宇的精神力光斑劇烈抖動,然後他就徹底的失去了精神意識。

外界,劉歡聽從秦思宇的命令,手剛剛搭在小娟的肩膀上,但冷不防小娟一口鮮血噴出,然後就七竅流血的倒了下去,在她身邊潘曉紅同樣如此。

『小娟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啊?』劉歡趕緊抱住小娟無力癱軟的身體。

『秦哥?』劉歡嚇得手足無措,不明白以往他都這樣叫小娟的,今天怎麼會出這事,連忙轉頭向秦思宇看去,結果卻看到秦思宇一樣七竅流血,整個人無力地趴在地上。

『秦哥!』劉歡驚叫,然後就發現那邊圍著他們的普通喪屍,正在成片倒下去。 第二百八十一章大鷹

聽到劉歡的喊聲,所有人為之一驚,都不由自主的向著聲音響起處看了過來,然後一個個看見了秦思宇此時的狀況。

『思宇!』劉勝第一個奔了過來,然後一把將秦思宇從地上拉起來,等發現他還有呼吸與心跳,緊繃的心這才放鬆了下來,然後就是撲通撲通的狂跳不已。

『沒有生命危險,他昏迷了過去!』劉勝將秦思宇的消息告訴眾人,好讓所有人暫時放心。

秦思宇是這支臨時隊伍的紐帶,在這期間他絕對不能出事,想到這裡劉勝直接掐著他的人中,一邊掐一邊嘴裡念叨著;『起來,趕緊給我起來秦思宇!』

『收縮隊形,我們繼續突圍,向著金陵城去!』候元自然而然的臨時接過了秦思宇的指揮權。

『我們為什麼不向哪邊槍聲傳來的地方去,那邊既然有槍聲,就絕對有城裡出來的軍隊,我們去尋求他們的幫助,藉助他們的火力離開!』有異能戰士提出了不同意見。

『我不相信他們!』候元直截了當的回答,然後一槍將遠處一個凌空撲起的一級喪屍爆頭。

『謝了!』狼狽的侯岸對著這邊喊了一嗓子,然後帶著婁震又向下一輛汽車跑去。

『那我們怎麼互相信任?我們根本就不認識你們,又怎麼知道你們會不會真的回金陵城!你又為什麼一等秦隊長昏迷就出來直接領導隊伍?』

那異能戰士邊說身體邊向後退,且因為他的話,有好幾個戰士也像他身邊聚去,剩餘幾個則迷茫的不知道兩撥人在搞什麼。

『從剛開始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你的關照點一直在你們自己的隊員身上,對於我們和那些戰士而言,你根本就漠不關心!哪怕我們的人向你求救,你的子彈也只會解救你們的隊員,所以你也不相信我們是吧!』那異能戰士終於拉開了一定的距離,而且他的身邊也聚攏了數十名隊員及戰士。

『你胡說什麼,候元一直都是我們的隊副,思宇不在的時候一直都是他在決定所有事情,現在他接手指揮有什麼問題嗎?』劉勝不滿的說到。

『你…!啪!』

那異能戰士還要再說,結果被聽見聲音趕過來的張瑋一巴掌扇在臉上,然後整個人被這股力量扇的趴在地上。

『胡言亂語,再敢說這樣的話我當場擊殺你!』張瑋看著那異能戰士冷冷道。

『侯副隊長,帶著這些人趕緊撤吧,我能感覺到還有屍王在趕來,所以你們必須儘快動身。』

外面發生的事秦思宇看不到,但是他卻可以感受得到,因為此時他並沒有從精神視野中退出去,或者是他再次睜開眼睛時,他還是一個光斑。

但這裡又與剛才他看見的精神世界不同,在這裡他似乎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去看,去聽,甚至去說,只不過所有的表現都是通過他的精神光斑釋放出去的。

而且在這裡,他能輕易地分出哪個光斑屬於誰,也能輕易的看出,此時場中的眾人到底誰被那神秘的存在控制。

但秦思宇還不敢輕易動作,因為就在剛剛他喊的那句話后,他示警小娟立刻離開后,他看見了也聽見了。

他看見那飛速而來的三道精神連接,他聽見了有人在呼喚他的名,但就在他們昏迷退出時,那三道精神連接就像是失去了方向一樣,突然變得狂暴起來,然後配合秦思宇三人突然退出帶來的精神波動,一下子毀滅了周圍一大片的小型光斑,就連那屍王的光斑也被影響的暗了一截。

所以此時處在這特殊的意識空間,秦思宇就那樣靜靜地看著那三根觸手在一個個光斑前徘徊,看著他在自己面前探索。

『秦思宇…!』意識空間中,響起一陣又一陣對秦思宇的呼喊,喊得秦思宇心中惡寒不已。

看著那三道意識光斑發現不了自己,秦思宇乾脆圍繞著那三根精神觸手觀察起來,就像是馴蛇人一樣,秦思宇站在它們面前平視著宛如蛇頭的它們。

看著看著秦思宇突發奇想,他想順著這些精神觸手向前,去看看究竟是什麼存在想控制他們,想看看它究竟在哪裡。

想到就做,秦思宇的意識體離開自己的光斑附近,然後就在這特殊的空間極力向前,但沒有多遠他就被限制住了,就好像有一堵無形的牆,限制他離開這裡一樣。想了想秦思宇乾脆向上而去,想著既然過不去,那就站的足夠高,這樣依然看的夠遠。

果然隨著向上秦思宇看的夠遠了,也看到了自己昏迷前看到的景象,那就是他竟然看見了一個人形光斑,而不是他們這種的,宛如星星的光斑,而且在那光斑周圍,同樣人形存在的光斑還有兩個,另一個則是一個耀眼的大鷹。

『大鷹!』秦思宇吃了一驚,嘴裡忍不住就念了出來,但剛說完就感覺自己突然好疲憊,甚至忍不住想睡覺,然後身不由己的就向下落去,然後一直向著自己的光斑那邊飛去。

遠遠的秦思宇好像看見奇怪的一幕,他的光斑里好像還有東西,就好像…,就好像還有一個光斑一樣。

『思宇你終於醒了!』

朦朦朧朧中秦思宇聽見這樣一個聲音,然後就感覺好像有光亮刺了進來,忍不住恩恩兩聲,然後就又沉沉睡了過去,他感覺好睏。

『感覺好睏!』秦思宇心中一驚,自己為什麼要睡,為什麼感覺到困,然後他睜開了眼。

第一眼看過去秦思宇就看到了劉勝那張關切的臉,然後旁邊還有其他幾人的臉,但秦思宇顧不上說什麼,而是用自己剛恢復了一點力氣的手胡亂拍著劉勝。

他的嘴唇已經沒有知覺了!

『立刻離開這裡,我們趕緊回金陵城,這城外待不了了!』秦思宇抓著劉勝的胳膊道。

『已經在返程了,我們已經在返程了!』劉勝連忙說道,還將秦思宇推起來讓他看。

果然不知道從哪裡搞的一輛巴士,現在所有人都在巴士上坐著,而巴士車正沿著秦思宇他們早上來的路向老城區狂飆,而在身後也正有無數的灰黑色喪屍狂追不舍。

『小心天空,天空危險!』秦思宇只感覺這一刻自己嗓子乾的都能冒煙了。

『水!給我水!』劉勝對著車廂大喊。

『水在這!』有人回答,然後圍在車廂中間的眾人趕緊接力將水給送了過來,然後看著劉勝餵給秦思宇。

『放心張瑋隊長在車頂,他說幫我們關照著上面!』劉勝勸道。

秦思宇暗自著急,但他現在嗓子沙啞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劈手奪過水壺拚命給自己灌了下去。

但喝著喝著秦思宇突然翻身而起,不顧眾人吃驚的眼神,秦思宇直接拔刀向車頂一插一劃,然後單手護頭整個人就跳起來向破口撞去。

也就在這時天空突然傳來一陣鷹啼,然後一個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了下來,抓起車頂上已經陷入昏迷的張瑋就浮空而去,根本就沒給闖上來的秦思宇可趁之機。

『媽的!靠!』秦思宇憤怒地大叫,一雙眼睛竟有由紅轉黑的架勢,但也只能徒勞的看著那大鷹雙爪提著張瑋快速破空而去,然後在前面轉了一個彎繼續向西北飛。

寵妻成癮:腹黑老公請放手 鷹爪上張瑋已經徹底的陷入了昏迷,就算被鷹爪抓進自己的肩膀他也依然沒有感覺,只是腦袋無力地耷拉著,而且他的身體正在慢慢的自動裂開。

『加快速度回城!』落下來的秦思宇臉上已經冷的都要結冰了,對著前面開車的戰士說了一句,然後就向著車輛的後面走去,在那裡小娟還有潘曉紅還是昏迷狀態。

『秦隊長,我們就不進城了,我們將你們送到城門那裡,然後我們就打算留在城外防線上,你回去向師長復命吧,就說我們全部陣亡了!』一個像是長官的中年戰士看著秦思宇的背影道。

『知道了!』秦思宇腳步頓了頓,然後繼續向自己的隊員走去,只是在他的心中已經決定了,他一定要殺了那個暗中搞精神控制的雜碎。

『她們沒事,只是精神力消耗的太厲害了需要進行深度睡眠補充,你們誰都不要打攪她們,進了城找個安全的地方讓她們休息好就行!』秦思宇給小娟與潘曉紅檢查一番,然後站起來對滿臉擔憂的劉歡與麻叔道。

『真的沒事?』麻叔還是不放心的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