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眾人都知道顧城所指的是誰,顧家老爺子十七歲時進行了二次武者覺醒,才取得這個記錄。

若是對比起來,顧銘可是比顧家老爺子提前了一年,而且還是第一次武者覺醒,所以顧銘算是眾人所望。

「好了,廢話不多說,武者覺醒開始!」

顧城說完,直接帶著顧家人在練武場舉動了類似於祭天的活動。

祭天儀式很快結束,然後便是武者覺醒的時刻。

除了顧銘以外,另外九個顧家子弟都是一臉的嚴肅,看起來非常緊張,擔心自己無法覺醒。

不過,顧銘卻是無所謂,他已經修鍊出了混沌之力,他不相信還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攔他。

「顧東上台進行武者覺醒!」

這時,顧城大聲喊道。

緊接著,一名少年走了過去。

因為武者覺醒每年都有,顧東對於程序並不陌生,他直接走到覺醒石碑前,然後把將手搭了上去,然而靜靜的等待。

古釵失鈿 「嘩!」

覺醒石碑瞬間亮了起來,兩道白色的能量圍著顧東旋轉起來,最後從他的頭頂鑽了進去。

租個大神玩網遊 「二品武徒!不錯不錯!」

顧海眼睛一亮,滿意地點頭。

然而顧銘並沒有去看顧東,他的目光一直都盯在那塊覺醒石碑上。

那哪裡是覺醒石碑,分明就是一塊巨大的靈石。

「這麼一大塊靈石,如果全部吞噬的話,我的混沌境界會提升多少呢?」

顧銘心中暗道,眼中閃現貪婪之色。

他沒想到這裡竟然存在靈石,有了靈石,他就可以利用混沌之力進行吞噬,這可比他慢慢修鍊恢復的快。

「顧東,武者覺醒二品武徒,下去吧!」

顧城對著顧東說道。

顧東無比激動,恭敬的向顧城躬身行禮后,跑下台去。

接著又上來一個顧家子弟。

仙魔同修 然而,這個顧家子弟並沒有那幸運,他的武者之力,並沒有覺醒。

「回去繼續努力吧,你明年還有機會!」

顧城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畢竟一個一生之中只有三次機會,而面前這個少年,已經用去了兩次,就算是明年再來,希望也不會太大。

很快,就輪到了第八個顧家子弟,此人是顧城的兒子,名叫顧超,資質還算不錯。

是顧銘的堂哥,他的名字是顧家老爺子給起的,意思是超越他人的意思。

顧超聽到顧城念到他的名字,立即走向石碑。

在眾人注視下,他將手放在了石碑上,然後靜靜的等待。

「嘩……」

頓時五道白色的靈力從石碑中出事,快速進入了顧超的體內。

眾人臉色駭然的看去,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五,五品武徒!」

顧城激動不已,瞪著兩個眼睛,渾身顫抖著。

這是繼顧家老爺子,也就是你父親之後,唯一一個覺醒五品武徒的人。

而這個人正是他的兒子,他如何不激動。

「顧超,看過你去年失敗后,付出了很多努力,所以才有今天的成績。」

顧城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滿意地拍了拍顧超的肩膀。

同時,也在告訴所有顧家年輕一輩,只要付出努力,一定會有所回報的。

剛才那些失敗的人,看到顧超的成績后,眼中立即浮現堅定的信念,再也不是剛才那種失敗的氣餒。

「我要努力,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顧超不錯,和老爺子一樣,覺醒了五品武徒。」

「接下來就看顧華和顧銘的了,說不定又有什麼驚喜在等著咱們呢!」

眾人眼中滿是期待,目光看向最後兩名還沒有進行武者覺醒的顧華和顧銘。

接下來,就是第九個顧華。

顧華是顧家的旁系,不過資質很好,這才被顧家重點培養。

他在眾人的期待目光下,走上了過去,將手放在了石碑上。

「嘩……」

頓時,五道白色的靈氣直接閃現,隨後鑽進顧華的體內。

全場鴉雀無聲,無比的安靜,所有的目光全部投入顧華。

過了許久之後,一陣熱烈的歡呼聲響起。

「好,好呀!我們顧家竟然覺醒了兩名五品武徒!」

顧城激動的大聲笑了起來。 「感謝上蒼!」

顧華的母親直接跪下,對著天空拜了起來。

顧銘的資源,是根據資質好壞分配的,顧華不負眾望,覺醒了五品武徒,今後的修鍊資源,會和顧超一樣。

「哼……」

顧超見到有人竟然和他一樣,心中不由的冷哼一聲,但是沒有說什麼。

「連續出現兩個五品武徒,真是天佑我顧家,接下來是顧銘,沒準會出現奇迹!」

顧城心中很是期待,畢竟顧銘在武者覺醒前,資質那可是超過了顧家老家爺子。

「顧銘,你上來吧!」

顧城看向顧銘,大聲的喊道。

顧銘微微點頭,挪動著身子,從台階慢慢的走了上去。

前面幾人,都是直接跳上去的,這優雅的姿態,讓不少顧家女子為之欽慕。

「終於到銘哥了,銘哥一定能夠超過五品武徒。」

「五品武徒而已,我相信銘哥一定會成功的?」

一個已經十八歲的葉家子弟說道。

在眾人談論之間,顧銘已經走到了石碑前,然後伸手按在了上面。

然而下一刻,讓所有人詫異了。

豪門絕愛:愛情黑白計 石碑並沒有綻放出光芒,連一道都沒有。

眾人見狀,全場都懵了。

一道紅光都沒有,那不是代表,連一品武徒都沒有覺醒嗎?

「這是怎麼回事?不可能……」

顧城也愣住了,先天武者怎麼可能無法覺醒呢?至於也應該是三品武徒吧?

為什麼會是這樣?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看著顧銘。

「這……不可能,顧銘哥怎麼會沒有覺醒呢?」

「怎麼不可能,你沒看見石碑都沒有反應嗎?」

「他不是先天武者嗎?不是說先天武者一定能夠成為武者的嗎?為什麼沒有覺醒呢?」

「真是可笑,堂堂顧家第一天才,先天武者,竟然無法覺醒,今後恐怕會淪為他人的笑柄。」

「噓,小聲點!」

「怕什麼,當修鍊有什麼用,武者之力都覺醒不了,還先天武者呢,就是個廢物。連武者之力都覺醒不了,這輩子只能當個普通人。如果把前幾年給他的資源全部給我的話,我早就覺醒了。」

「誰說不是,他的光輝已經不在了。」

「什麼狗屁顧家第一天才,我看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廢物,說出去真是丟我們顧家的臉,這次我們都要躲在顧家一段時間了,免得被人笑話。」

眾人立即議論了起來,有些人的態度直接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從之前的顧銘哥,變成直呼其名。

明星寶寶酷爹地 更是有人露出不屑的神色,畢竟這種情況可是百中無一的,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顧銘現在的情況,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這反差之大,讓顧城都無法接受。

「這……」

顧城瞪大眼睛,目光落在顧銘身上。

之前,他可是重點培養顧銘,甚至超過了他的親兒子顧超。

然而現在,顧銘竟然沒有覺醒武者之力,這讓他無法接受。

那麼顧銘和其他人戰鬥,就少了武者之力。

「唉……」

顧城思索了片刻之後,只能嘆了一口氣。

原本他以為可以連續覺醒三個不錯的武徒,現在看來,可以將顧銘的修鍊資源分配給顧超和顧華。

另外一邊,在見到顧銘沒有覺醒武者之力后,顧超冷哼出聲:「顧銘堂弟,要不把手拿開,重新放一下,是不是位置不對?」

這句話聽起來很正常,但顧銘朝他瞥了一眼后,就知道這是在譏諷他,畢竟語氣也不對。

「對,再試一次,有可能位置不對。」

「也有可能是石碑出現了問題!」

「顧銘可是先天武者,怎麼可能無法覺醒武者之力呢,一定是石碑出了問題!」

聽到這些聲音后,顧城覺得很有道理,便對顧銘說道:「顧銘,你把手拿開,換個位置試試。」

「試就試吧……」

顧銘無所謂,因為他已經將覺醒石碑上靈力全部吞噬掉了。

他把手拿開,看著已經成為廢品的石碑,心裡暗想。

如果萬一他們發現這塊石碑出現了問題,那麼會不會再換一塊呢?

這麼大的一塊石碑,讓顧銘的境界提升了一點點。

他沒想到自己所需要的力量竟然是如此的龐大。

「顧銘,你在發什麼愣,怎麼不放?」

顧城焦急的問道。

顧銘抬起頭,看向顧城,輕聲說道:「大伯,這石碑好像有問題,不信的話,你過來檢查一下!」

什麼?

顧銘的話一出,頓時所有人都無比驚訝。

覺醒石碑怎麼可能出現問題呢?這塊石碑,他們顧家可是用了幾百年了。

但是,顧銘的話,又讓他們所有人都不得不相信,畢竟顧銘的資質罷在那裡呢,他可是先天武者呀。

顧城急忙帶著家族族老來到覺醒石碑前,認真的檢查了起來。

「真的是覺醒石碑出現了問題!」

幾個族老檢查后,神情不由一松,只要顧銘沒問題,他們就有希望。

「來人,再抬一塊覺醒石碑過來!」

顧城大聲喊道。

同時,他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顧銘可是他們顧家的希望,更是顧家老爺子的掌中寶,如果顧銘真的無法覺醒,那對顧家老爺子的打擊,著實是太大了。

不僅是對顧家老爺子,這也是對顧家所有人的打擊。

更會成為整個南陽城的笑話。

很快,第二塊覺醒石碑抬了上來,這一塊靈石,比剛才那塊還要大。

顧銘算了一下,如果把這塊靈石內的靈力吞噬掉,他就能提升到混沌初期二層。

「顧銘,把手放上去!」

顧城在說話前,帶著幾個族老親自檢查了一下覺醒石碑,確定石碑沒有問題后,他們這才放心的讓顧銘覺醒。

顧銘微笑的點頭,再一次把手放了上去。

靜!

全場無比的安靜!

情況和剛才一樣,石碑一點反應也沒有。

頓時所有人的眼中都閃過失望之色,更有堪者,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真遺憾,我一直把你作為榜樣,可惜……」

顧超眼中滿是嘲諷,看著顧銘冷冷的說道:「顧銘,你太令我們失望了,你不配當顧家的人,你……」

顧超的話還沒說完,頓時十道無比刺眼的白光閃動,照耀著整個練武場。

「武,武士!」

顧城目瞪口呆,聲音劇烈的顫抖。 「武士,竟然是武士!」

「哈哈哈,銘哥就是銘哥,就是牛!」

「銘哥銘哥你最強,銘哥銘哥你最棒……」

頓時,全場歡呼。

顧銘覺醒一品武士,這是整個顧家的榮耀,他們都非常的自豪。

就連剛才那些說著風涼話,滿臉嘲諷的人,現在也改變了風向,彷彿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呵呵,顧超堂哥,我這個榜樣真的令你失望了。」顧銘咧開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