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骰一百五十倍是吧?」

隨口問了一句,拿出一個籌碼丟在圍一的位置,意思很明確,這把開三個一。

見狀,徐薇看了看手裡的籌碼,一咬牙拿出兩個拍了上去:「我也買圍一!」

圍一,三個一,骰子各種數字組合之中,能開出來的概率只有二百一十六分之一。

雖然看似賠率很高,可通常來說,只要不是瞎玩,基本上沒人這麼買,因為基本上不可能買中。

然而……

「一個一,兩個一,三……」

看著骰子面部朝天的三個一,荷官面色發白,連嗓子都啞了。

同一時間,原本還嗤笑不以為然的賭客們,一個個目瞪口呆。

便是張青,此刻也見了鬼一樣,滿臉震驚看著林昊。

徐薇更不用說,那是完完全全已經傻掉了!

林昊卻十分平靜。

「你們賺了!」

「我一百五十萬,她三百萬,就當這次的出收費……」 一百五十萬,三百萬,加起來就是四百五十萬。

這年頭,四百五十萬不少了,以柳城如今的房價,足夠在龍亭御苑那邊買好幾套房子。

沒想到自己手裡會出現這種事,那美女荷官面色煞白,整個人都嚇傻了。

所幸張青反應快。

明白這不關她的事,是林昊太過妖孽,他給了一個安慰的眼神,那美女荷官這才如逢大赦。

之後他便帶著林昊和徐薇離開了賭桌。

心情很好!

林昊那兩句話,外人聽起來可能雲里霧裡,覺得很不可思議,可於他而言,絕對是陽光普照,如沐春風。

的確是賺大了!

準確的說,是長刀會賺大了!

原本還因為雷虎到來的事情憂心忡忡,原本就是想藉此機會談一談林昊的口風,而今,雖然看似什麼都沒說,實際上他已經得到想要的答案。

而為此,長刀會付出的代價總共加起來才四百五十萬,連五百萬都不到,無疑十分的賺。

徐薇可不知道這麼多!

手上拿著一張三百萬的支票,從皇朝娛樂城出來,好長一段時間,彷彿被雷劈了一樣,她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

等回過神,夜雪之中,林昊已經陪著她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

看著路燈燈光下那張清冷的臉,如石刻,如刀削,心中溫暖之際,悄悄的,她又有些臉紅。

某一刻,她停下腳步,俏臉微微仰起:「林大哥,這是你贏的,我不能要……」

手上是一張支票,支票額度,三百萬。

那是一筆她做夢都不敢想的巨款,也是她這一路渾渾噩噩的根源。

要說不想要,要說不驚喜,那絕對是假的,可她清楚的明白,她不能拿,也不該她拿!

林昊卻沒有接。

迎著少女的目光,寂寞飄雪的夜色中,他的神色看上去清冷而孤寂。

許久,他漠然移開目光,淡淡道:「這是你應得的,不用給我!」

沒說的是,給他他也沒處用。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多少錢了,他也從來不知道怎麼花錢。

他那些錢現在全在卡里,而卡在糖姨手上保管著,平時他用錢都是問糖姨拿的。

徐薇卻很堅定。

「我不管,反正我不能要!」

「林大哥你拿著吧,不然,不然我寧願撕掉!」

也是固執得可以,夜色中,少女的目光十分堅定。

林昊沉默。

凝眉半響,正好看見路邊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彩票店,心中一動,他接了徐薇手上的支票。

「等等,我去去就來!」

淡淡一語,他往彩票店走去。

不多久,他拿著一張彩票走了出來。

彩票上是天罡斗數推算出來的一串數字,他照著買的。

東西往徐薇面前一送,他道:「這是五百萬,你小心收好,別弄丟了!」

徐薇滿臉錯愕看著他,一秒,兩秒……

噗嗤,三秒鐘后,她忍不住失笑出聲。

「好吧,不管是不是真的,在我心裡,它值五百萬,永遠都值!」

接過彩票,徐薇一臉歡喜。

而後她笑著跑進了彩票店,很快,她又拿著一張彩票出來了。

得意的揚了揚手上的彩票,她笑道:「看,十注哦,一模一樣的號碼,價值五千萬呢!

我發財了,呵呵,回頭交了稅還有好幾千萬,一輩子不用愁啦……」

夜雪輕舞,路燈下,少女的笑容純真甜美,聲音也如泉水般清澈怡人。

看著她手裡的彩票,林昊怔了怔,很快笑了。

「孩子,上天會保佑你的!」摸了摸徐薇的頭,他靜靜笑著,像個神棍。

……

回到學校,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多。

這個時候女生宿舍早已鎖門,也沒怎麼想,林昊開了宿舍門,直接將徐薇安排在自己宿舍,而後他離開學校回家。

約莫半個小時后,他來到自己房間門口,推門進去,很快愣住。

「糖姨……」

看著耐不住困頓和衣而卧躺在床上的女人,有點歡喜,有些心疼,感覺很複雜。

很快他還是平靜下來。

輕輕關上門,生怕帶起一絲風聲,緊跟著輕手輕腳來到床邊。

拿了一床絨毯,他小心翼翼給她蓋上,生怕驚醒她的美夢。

只可惜糖姨睡眠比想象中要淺,儘管他已經很小心,糖姨依舊顫了顫睫毛,很快睜開雙眼。

一看他回來了,頓時從床上坐起,揉著惺忪的眼笑道:「真是,說好等你等你的,結果一不小心還睡著了。

吃晚飯了沒,沒吃姨去給你煮……」

說著就下床站起身來。

「吃了!」林昊笑,心裡很暖,也有些內疚。

今晚他只說會晚點回來,並沒有說要去參加江未雨的生日慶祝會。

儘管那是江未雨特彆強調要求的,可他到底期滿了糖姨。

糖姨也不知道這些,聞言便也不打算出去了。

神秘一笑,她道:「知道姨等你做什麼嗎?」

林昊搖頭:「不知道!」

「你閉上眼睛!」糖姨一臉笑意,還在賣關子。

林昊使勁搖頭,一臉戒備,人還往後面退了幾步。

見他如臨大敵的模樣,糖姨面色一黑,笑容瞬間僵在臉上。

拎著耳朵好一頓教育,又摁在床上捶了好一陣,糖姨這才心滿意足揭開被子。

然後,林昊就看到一條紅色長絲襪!

很紅很紅的絲襪,也不知買的,裡面鼓鼓囊囊,似乎塞滿了東西。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一手將這絲襪提出來,糖姨一臉得意:「看,姨給你準備的聖誕禮物!」

重生之最好時代 「聖誕禮物?」林昊嘴角抽搐,額頭隱約有黑線。

糖姨似乎沒看見,一邊解開絲襪頭上的結,一邊把禮物往外倒:「看,糖果,巧克力,巧克力,糖果……」

糖果,巧克力,巧克力,糖果……糖姨的禮物,果然特別。

看著那好大一堆,看著那條就為了裝下這麼大一堆特意去尋的紅色絲襪,這一刻,林昊忽然感覺很滑稽,很想笑。

糖姨卻沒笑!

短暫的開心過後,她開始罵人了,罵的不是別人,正是江未雨。

兒女的生日,母親的受難日!

今天不管是聖誕節,同時更是江未雨的生日。

雖說這一天還沒正式天亮,可江未雨不在,她心裡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就因為這個,說著說著,她不想回房了,死活要在這邊擠,要跟他徹夜暢聊。

然後,她就在這邊睡下了!

好不容易讓她打消了擠一個被窩的念頭,結果也沒說上十分鐘,徹夜暢聊變成了呼呼大睡…… 一夜香甜,美夢連連。

唯一不爽的是,總感覺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人拽住了一般,這讓林昊感覺相當不適應。

睡夢中也不太知道,等睡醒了……

「糖姨……」

一個人睡的被窩突然變成了兩個人,還無端端被抓住了要害,目光空洞看著天花板,林昊也很無奈。

無奈之後,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做點什麼才好。

糖姨也是,原本自己睡一個被窩的,原本保暖衣都穿得好好的,也不知她怎麼弄的,自己睡的被子蹬到床下面,連保暖衣似乎也因為熱半夜迷迷糊糊脫掉了。

這會兒,她嘴角帶著淺淺甜蜜的微笑,八爪魚一樣抱著他,豐滿傲挺的上圍努力壓迫不說,一條光滑修長大長腿還死死壓在他身上。

最要命的是,她可能夢裡在開車,一手很是精準的抓住了掛擋器,那是他的……

算了!

好尷尬,心好累!

想著糖姨醒來之後隨時有可能將他殺人滅口,頭皮發麻之際,他覺得應該趁早改變眼下的局面。

然而他才剛剛輕輕動了那麼一下下,熟睡中,糖姨眼睫毛顫了顫:「別鬧,睡覺呢——」

好濃的起床氣,林昊感覺自己被狠狠捏了一把,如果不是天賦異稟,可能就這麼悲催的折了。

目光空洞看著天花板,他沒有再動!

他是沒動,糖姨卻自動蘇醒了。

看著近在咫尺的林昊,她一臉迷茫:「小昊?你怎麼在這裡?」

林昊想哭,苦笑道:「糖姨,你能不能先把手放開?」

「把手放開?」糖姨一怔,手下意識就動了動,而後揭開被子一看,馬上就獃滯了。

靜!

她獃獃看著玉手抓住的地方,眨眼,再眨眼,一臉不可思議。

林昊則頭皮發麻,很有種身無寸縷上了解剖台的感覺。

原本以為這將是一場劇烈的暴風雨,至少糖姨不會那麼輕易繞過他,沒想到其實不是。

靜默中,糖姨嗤嗤笑道:「時間過得真快,我們家小昊長大了呢……」

也不知到底什麼意思,聽起來總感覺怪怪的。

林昊偏頭到一側,沒出聲。

糖姨就笑,妙目微轉,吹了口氣,濕濕的,湊到耳邊甜笑道:「難受不,要不要姨幫你?」

林昊目光悲憤,轉過頭來怒瞪。

糖姨哈哈笑,一點沒有退避的意思。

就這麼僵持了有一分鐘的樣子,糖姨哈哈一笑,一巴掌拍在他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