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門就看見校長還是老樣子將腦袋埋在了一堆的文件之中。

察覺到有人進來,校長這才擡起頭來看向了宋乾說,“我是不是有些揠苗助長了!”

以宋乾的實力,出人頭地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但這次將宋乾塞進了外聯部之後,事情那是一個接着一個的發生,都不帶喘口氣的。

“這點事情都應付不了,我直接回家務農算了。”

宋乾明白校長的意思,直接毫不留情的表明了自己決心。

這種因爲自信才能展現出來的魅力,頓時讓校長花了眼,恍惚間好像看見了當年朝氣蓬勃的自己。

“有信心是好事,你要知道這次你若是搞砸了,就算是我也幫不了你。”

校長還是故意將事情說得稍微嚴重了一些。

“有我在還能砸了??”

宋乾只是反問了一句過去,並沒有做多餘的解釋。

這一下,反倒是顯得校長的關心是多餘的了。

“你走吧!”回過神來的校長直接揮了揮手示意宋乾可以離開了。

宋乾也習慣了校長每次叫自己過來,就是隨便說幾句話就算是應付過去了。

但是他絕對沒想到的是,他剛剛出了門,校長就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我覺得這次這個女婿我沒看錯,有氣勢有魄力,是個能幹大事的人,要不是人現在還在念書,我恨不得直接把閨女塞給他!”

這說話的樣子,哪裏還有座位校長的高深。

“你瘋了,別說咱們閨女的眼光有多高,就算不高,人都沒見過,就聽一頓亂說就嫁了,你以爲還在古代的時候,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嗎?”

電話那邊的人也毫不留情的反駁了過來。

校長砸吧了一下嘴巴,一琢磨是這麼回事,便暗自傷心的掛斷了電話。

可是他對接下來的這個運動會可是好奇的厲害。

且說另一邊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推銷了一波的宋乾回到了教室,周霖則是把剛剛收到的預算拿了過來。

“這次的預算是十五萬六,你看看!”

這個價格倒是和宋乾一開始想的沒有多少的出入。 “好,我知道了!”

宋乾的神色淡定的有點出乎周霖的意料。

這小子還不知道宋乾心裏的打算,不免有些焦急的詢問說,“你不會真的打算出這筆錢吧!這可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我是要出,不過是不是吃力不討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宋乾笑了笑,擺明了自己心中有了一定的盤算。

周霖有些擔憂的皺了皺眉頭,求救一般的看向了身邊的周冬青。

結果周冬青卻比宋乾表現的還要坦然,已經開始優哉遊哉的吃東西了。

坐在餐桌上面的趙森在聽見宋乾對十五萬這個數字都不放在心上的時候,心裏有那麼一絲羨慕。

但是他已經不會嫉妒宋乾了。

“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訴我!"

趙森顯然對宋乾比以往還要上心了不少。

……


另一邊的楚天在會議結束之後,直接再次組織了一次外聯部聚會。

只不過這次,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特意忽略了之前幫宋乾證明清白的那個,還有趙雅麗!

“天哥,你這一出手,我覺得那小子完全就栽在你手裏了!有錢又怎麼樣,他哪裏知道這錢出了它也是一個禍害啊!”

大家都十分大膽的議論了起來。

“就是啊!敢擋在我們天哥的面前,那就是找死!這次我們下手就是給他一個警告,再有下次,直接打死!”

“不過我最近聽說股市的行情不是很好啊!這個宋乾到底是怎麼做到在股市裏面撈錢的?”

這些人對宋乾都沒有什麼好話,但是絕大多數還是比較好奇,宋乾到底是怎麼從一個天天只能吃饅頭的人,一下子逆襲成爲了開豪車的土豪的。

提起這件事,楚天的臉色有些難看。

“你真的以爲他是靠炒股掙錢,那你就愚蠢了。”

楚天知道前不久宋乾用幾百萬買了房子的事情。

雖說他從來沒有炒房過,但是田一夫家裏是專門弄房地產的,裏面那些門道,楚天還是比較清楚的。

可是他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說,宋乾在臨江有十幾套房子。

因爲說出來了就是在打自己的臉。

想他一個所謂的富二代,名下估計都沒有這麼多的房子吧!

“不是我說,如果這小子在弄什麼不法的勾當我們直接把他拆穿了就好了,這樣不用我們出手,他自己滾蛋,多好的事情!”

有人聽見楚天說宋乾的錢,不是炒股來的時候,故意把事情說成了不好的。

畢竟一個人忽然變得有錢起來,他這裏面來錢的門路若是清晰明瞭的,多半早就說出來了。

怎麼可能會以買股票作爲掩護。

這些人哪裏知道,宋乾是真的靠炒股票累積了一部分的資金。

且說他們這邊覺得楚天這次的出手已經十拿九穩了。

可是宋乾這邊卻沒有絲毫的停歇。

“你說我們現在去準備傳單,順便聯絡田家,要在今明兩天之內將事情敲定下來可能嗎?”

宋乾吃着飯,實則是在和周冬青兩個人說正事。

“你直接開始弄,田家那邊不會拒絕你!”

周冬青根本不帶絲毫的猶豫。

倒是旁邊的周霖和趙森兩個人看着這兩個人交流,就跟在打啞謎一樣。

彼此對視了一下,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但即便他們不懂,這頓飯局也很快的過去了。

次日一早,學校裏關於宋乾靠不法手段牟取暴利的事情不脛而走。

甚至還有人特意將最近的股市走向貼在了校園的公告欄上面。

也不知道是哪個天才,直接分析了在股票裏面牟取暴利的事情,純屬無稽之談。

還指名道姓的說宋乾一定不是正當牟取了錢財,所以纔會藏着掖着的。

重生學霸:隱婚嬌妻,100分寵 ,一個早上的時間。

宋乾就覺得大家看他的眼神異樣了。

“楚天這小子還真是喜歡作妖!”

周霖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恨不得現在衝出去找楚天出來,狠狠的揍他一頓。

“我們真生氣了,纔會讓對方開心!”宋乾看的很透徹,這些對於他來說,完全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兒。

話音剛剛落下,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宋乾,趙森在學校公告欄前面和人打起來了。”

室友來電,有些急促的厲害。

聽見這個消息,宋乾皺了皺眉頭,但還是選擇趕了過去。

……

“宋乾就是通過不法手段牟取暴利,在學校裏面作威作福!你不服你拿出證據來啊!在我們這裏橫什麼橫!”

隔着老遠就聽見有人在那裏怒罵出聲。

緊接着,就是大家不斷驚呼的聲音。


宋乾到的時候,就看見有三四個人圍繞着趙森在動手,那一個個的拳頭就跟不費力一般的,狠狠的砸在了趙森的身上。

而趙森的腳邊是已經被撕成了碎片的公告。

“你們打我,我也不會承認的!因爲你們說的就是假的!”

趙森死死咬住這件事。

周霖趁着大家沒有注意到他和宋乾,悄悄的打聽了一下。

原來趙森這小子脾氣不是很好,上來就直接撕了公告欄的東西,說這完全就是無稽之談。

但是這些人不知怎麼的,居然把趙森之前借高利貸買股票最後還虧本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於是這纔有了大家起衝突的一幕。

“住手!”

打聽清楚了來龍去脈之後,周霖這小暴脾氣直接沒壓住,從上去就是一身怒吼。


這背地裏是楚天在搞事情是不能說出來的。

畢竟就楚天平日裏在學校那個形象,也不會有人信。

反倒是宋乾暴富,確實是給了別人一些話柄。

“我就不住手,我還打,怎麼地!”

對趙森下手最狠的那個,不僅沒有住手,反倒十分囂張的說道。

這下,他就是自己找死了!

宋乾露出了憐憫的神色,看着周霖因爲對方的一句話,直接就是一拳輪了上去。

“今天就算是你跪下來叫我爺爺,我也不會放過你了!”


周霖畢竟是練家子,動手那叫一個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