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劍斷海。」朱強右手比劃起劍指點著眉心,右腳不停的跺著地面,嘴裡念著咒文,隨即雙指指向黃觀。

落在地上的棗木劍頓時飛起,「嗖」聲刺向黃觀,頓時一股橫江截流的劍意爆發。

霎時一陣耀眼的光芒爆發,從天而落的銀河,被一道無堅不摧的劍光斬斷,浩浩蕩蕩的銀河肉眼可見的消失。

黃觀手裡的龍泉劍頓時碎成了十多份,而朱強棗木劍還有餘勁殺向黃觀,只不過沒有了先前的速度,黃觀僅僅只是偏了一下頭就躲過了棗木劍。

本以為無事的黃觀,卻沒想到棗木劍依舊在朱強的操控下,居然在他的身後轉了一圈,穩穩的架在脖子上。

朱強見此得意的一笑,道:「黃兄不好意思,你輸了。」

黃觀瞥眼肩頭的棗木劍,不由得苦笑一聲,他竟然忘記了朱強是道家飛劍一派弟子,低頭望著手上的劍柄,無奈的搖搖頭道:「我輸了。」

此刻兩人頓時感到一陣心力交瘁,原來他們二人憑藉心有靈犀的默契,一個眼神就決定了一招定勝負的想法。

朱強手指頭一勾召回棗木劍,收進體內溫養,抱拳道:「黃兄只是輸給了手中的兵器,要是再來一次說不準就是在下輸了。」

「朱兄不必安慰我了,黃某早已經心知肚明自己沒有練劍的天賦,只是不甘願放棄罷了。

今日這一敗可以說徹底打醒我了,從此以後我決定走回讀書人的老路去參加科舉,不過下一次我可不會再敗了。」黃觀毫不在意自己的輸掉比試,笑呵呵地道。

「哈哈,我等著。」朱強走了過去,伸手一把拽起黃觀,道。 架戰機“嗖”的穿過火焰一掠而過。任憑獵物爆炸產頭碎片和衝擊波打的機身“叮噹”作響顫抖不休。坐在前面透過樹脂座艙顯現的那張臉。卻是興奮而堅定。

高志航的眼睛甚至都沒有爲煙火怕眯一下。升空之後第一槍便打下一架敵機。這樣的開局令他心中喜悅。更爲自己的坐騎性能之優良而感到無比的欣慰!

他不知道自己幹掉了前來轟炸的日軍戰機首領新田少佐。不過這對他來說似乎沒有任何的關係。他的眼睛只盯着仍舊在層上下驚慌失措四:亂飛的剩餘日本戰機。強壓着內心的歡呼。一推機頭猛然紮了下去。在那裏。另一架日機正被追的低空逃竄!

21分隊長譚文是第一個升空的作爲首批換裝產自山東的優秀戰機“天鵠-2”的大隊。他們比同僚們很走運的領到了一半的這種當今最優秀的戰機。不說別的。單論其高50公里的時兩挺762重機槍加上機首航0毫米機關炮。這樣的威力足可傲視所有的亞洲空的戰機了。只要技術精湛配合的當他們完全不懼怕任何的戰。

這一次。國戰將至。日劇悍然挑起紛爭。身爲國家空軍將士自不能臨機退縮!當的到上面命令出發的時候。他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架着戰機第一個裂開長空。並迅速找到|物。

一共只有九架的日軍戰機早就被暴風雨打亂了陣型。因爲發動機功率的不足和出於節省材的需要日機大部分都用木蒙皮機身。輕巧但脆弱。碰上這樣的風暴降臨。僅僅是劇烈的氣流變幻就幾乎令他們解體。保持隊形是談不上了!

陰暗迷濛的空中看不真切。甚至譚文驟然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兩架勉強保持視距並列的日本戰機竟沒做出及時地反應!

譚文哈哈大笑着偏轉機頭橫身九十度猛地打個圓弧直接朝左面敵機切了過去。機翼上兩挺重機槍噠噠噠!”的甩出兩道鐮刀般的火焰。遙遙的威脅右邊日機。

右側日機下意識的轉舵往外盤旋。剎那間譚文已經對準了左側敵機。扳機猛然扣下。同向機關炮“突突突”的打出一連串在昏暗雲層下顯尤爲刺目的火光。其中兩發穿過那日機的尾翼。啪啪”炸出一大片的木頭。着火燃燒起來!

日機頓時失去控制。搖擺擺的朝着低空滑翔墜落譚文的勢不讓人。扳機頭俯衝追到屁股後面。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左側重機槍立刻將其銜尾打凌空解體

一個迴旋閃躲出去的另一架日機頓時看明白了問題所在中國空軍有準備!而且他們戰機的性能是這樣地恐怖!所謂世界最優秀地戰機在這裏是一吹就破地牛皮!任務沒法執行了!

他就着轉身的方向大馬力貼着雲層狂奔企圖在最短時間內脫離戰場。回到臺北。但就在這時。高志航架着戰鷹當空殺來。一串子彈將其攔腰切成兩半冒着火翻翻滾滾的一頭栽下天。

“第二架!”高志航心中無聲的計算着。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9日本來襲戰機。卻被總數16架中國空優戰圍剿。更是突襲擊打了個措手不及!當先被發現的六架在幾個照面後紛紛被斬於刀下。甚至連中國戰機的皮毛都沒有蹭到其餘三架妄想趁着惡劣天氣的遮掩逃出生天。卻被分出去伺等待的其他戰機摟頭逮個正着。一個都沒跑了!

中日第一次正式空戰。中日戰損比例09!

相比起新田少佐全覆沒這一隊。淺野少佐帶領的前去轟炸廣德的編隊要幸運地多他們等找到目標就被廣德升空的戰機嚇阻。匆匆胡亂丟下炸彈之後扭頭返航。

廣德機場升空的34沒有換裝新機速度不能超越。空中盤旋性能也不如日機加上惡劣的天氣根本不交戰。他們眼看着淺野編隊順順利利的脫離領空。沒入雲層離去。

萬界之全能至尊 淺野少佐心中滿是驚嚇和委屈卻又無可奈何。出發前在松山機場還的天氣轉好了。卻沒想到正是在目標上空發生這樣的事情。作戰他是不怕的。但是無辜被天氣條件影響導致失利。那就太悲慘了!

九架戰機沒有交火。僅是被颱風波及便給弄心驚肉跳。“咯咯吱吱”的亂響。好容易飛過福建空域。遠遠能夠看到臺灣了。他的心終於放下來。加上已脫離颱風區域。視野開闊敞亮。似乎這一趟很不愉快地旅程馬上就結束了。

不久之後。松山機在望。遠遠地可以看到下面經做好接機準備工作。有人在不斷揮舞着小旗打出信號淺野少佐長噓一口氣。推下機頭開始俯衝。

突然。從他們上空雲層裏猛然衝出二十多架戰機。如同一羣盯上了鳥雀的禿鷲。惡狠狠地張開利爪。高速發動機攪碎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叫。數十道火焰從他們的翅膀上爆發出來。頃刻間淹沒淺野編隊的每一架飛機。

“啊!敵機!淺野驚聲尖叫。但卻沒有辦法做更多的動作。火熱的刀鋒在第一時間砍掉了他的翅膀。讓他一下失去控制。暈頭暈腦的朝着下面栽。便在急劇的眩暈之中。他隱約看到更高的天空上。有十幾個龐然大物正展開翅膀。如傳說中遮蔽空的鯤鵬大鳥。拖着巨大的影子壓頂而來!

“好……好大的飛機啊!”淺野呻吟一聲。只覺的身子“嘭”的一下被破爛的機艙給丟了出去。條件反射般拉開降落傘。便昏沉過去。

俠林派出的空五團一大隊並沒攔截來襲的日軍戰機|菜還不夠他們塞牙縫的。他們升空之後接到的命令是搜索追擊另外九架戰機。惡劣的天氣令他們難以快速的找到稀稀拉拉奔襲廣德的日軍便乾脆按照計劃低空飛出颱風波及區域。然後潛藏在臺北上空附近雲層。靜待漏網日軍的到來。

果不其然!沒多久後。奮力逃脫地淺野編隊就搖搖擺擺的回來爲他們指明瞭日軍場的具體方他們便毫不客氣的衝下來大快朵生生將9日機生吞活剝一個不!

此時。從南京起飛轟炸機編隊也已經拖着笨重龐大的身軀趕到!這種雙發轟炸機可以攜近兩噸的炸彈長途奔襲兩千公里。憑藉投點瞄準儀可以準確找到目標。機腹內的一顆顆各類磅數的炸彈砸下去。製造出一大片煙雲火海!

擁有雷達和無線空中指揮系統的他們根本不必擔心配合出問題。空五團一大隊砍瓜切菜一般收拾掉淺野隊後。一個猛子紮下去。照準下面驚慌失措地地勤人員就是毫不客氣的一頓狂掃!

同時機腹掛載炸彈也悉數投下去。順着炮彈和各種建築從頭到尾的掃蕩一編。緊隨其後地“轟-1”型大鳥紛作出緩慢平穩地低空掠過動作。機腹打開大大小小地炸彈“稀里嘩啦”的排成陣列不停落下在松山機場的上空出一片隕石暴。

“轟轟轟–~”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頓時席捲-一個角落瘋狂騰起百米高的煙火柱夾雜着四面飛舞的各類建築碎片。躲閃不及的日本地勤人員。抱着腦袋無頭蒼蠅般四處亂拱的驚慌人羣。 從主播到影帝 簡陋的塔臺和防空堡壘。全都製片一般的不堪一擊!

從來沒有遭受過如此打擊地日軍全部驚呆了!從來只有他們欺負人的份兒。什麼時候中國軍人敢在他們腦袋頂上“拉屎!”還一次就來這樣驚天動地要人命的大坨!那五百公斤的重磅炸彈甚至將機場中央挖開一個直徑十幾米的大洞!巨大的爆炸聲捲起的氣浪甚至在一公里之外都能感受到其莫大的聲威!

機庫維修廠全部被煙火沖天加油車被油庫緊跟着被引爆。熊熊火焰變成一道沖天而起的巨大黑煙柱。離着十幾公里都能看地清清楚楚數十架戰鬥機十幾架雙發轟炸機合起夥來將松山機場犁了七八遍。最後確定沒有超十米是可以插腳的地方後他們才施施然地往回返。

“空軍大勝!”“全殲來犯日09

這樣的消息在第一間就傳遍了華大地!無數國民同聲歡呼起來。這是中國空軍對日戰的又一場大的勝利!曾幾何時。屢次被日本到在地使勁蹂躪的中國軍隊。也能有如此揚眉吐氣的好時候!日本自以爲強大的空軍。在我雄姿英發的國空軍面前。不堪一擊!

儘管是暴雨。儘管是烏雲壓頂。儘管是戰火紛飛。中國民衆從不拒絕任何一次的戰勝喜悅!大勝的消息從杭州傳到上海又從上海迅速傳到南京傳遍全國。電波所到之處無不歡欣鼓舞!

南京。蔣委員長喜動顏色。不斷的在大本營中來回的踱步。一隻手點着虛空連聲說:我給他們授勳!慶功!空軍做很不錯!非常不錯!哈哈!”

他不能不高興。一直以來被日本步步緊逼。他無可奈何的讓來讓去。中央軍到現在都沒`出一場像樣戰鬥。更沒有的什麼值的誇耀的勝利。現在他一拉扯起來的空軍終於給他長臉了!不但炸壞了“出雲號”。 我假裝會異能 還如此完美的全殲日軍。打出這樣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來。這豈不是大漲志氣!

西方列強一直在那強調日本的強大。國軍的弱小。沒有一個人看好他能夠守住上海。打敗日本!儘管自己也沒底氣。但是不爭饅頭爭口氣。這是一定要的!只有不斷的勝利。才能換來列強的重視。只有讓他們看到中央的決心和中國人的不屈他們才能佩服並且重新改變看法。才能真正在調停中出力。才能提供更大的支持。高志航他們。乾的好!

旁邊。前來報告好消息的周至柔|到委員長這麼的高興。頓時喜的眼睛都睜不開了。他身爲空軍總指揮。任何一次空戰的成績都是少不了他的。越是在這樣關鍵的時刻。越是能出彩。他的位置就越牢靠。在委員長面前。就越有地位!

不過他的好消息還沒有說完。外一個消息對國人來說。是一定更加的開心。但是對委員長和中央就不見的那麼好了。

思慮再三。周至柔還是決定說出來。畢竟這樣地事情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一旦的罪了人或者除了紕漏。他擔待不起。

看看委員長的興奮勁漸漸平和。周至柔小心的報告說:“委員長。還有一個消息是從陳主席那裏傳過來的!”

“嗯?陳興漢麼?他又怎麼了?哦。對了。你好像說過。他的空軍也出去了還是先走一步?怎麼沒有的戰報呢?哼哼我還以爲他搶先一步能立下多大的功績!”蔣委員長的記性極好立刻將不久前周至柔的小黑狀給揪出來了。

陳曉奇地雷達的確好使。提前偵到了日軍來襲。但是卻先讓自己的戰機升空。這是要什麼?誠心給我難堪?誠心讓中央難堪?搶功勞出風頭?太不像話!

周至柔陪着小心說:“這個……是這樣的委員長。山東空軍杭州一大隊沒有攔截來襲之日軍。卻銜尾追擊殲滅襲擊廣德地敵機九架。也是

“嗯?!這……這怎麼回事!他沒有正面出擊。打了個埋伏?哼。這是什麼習氣!堂堂正正之師。就該像我們中央空軍一般正面消滅敵人打游擊戰。成體統!不過。也算了。畢竟是打贏了。也是爲我國增光添彩地事情。這個戰報。就等下再發吧!”蔣委員長面色頓時沉下來。這個傢伙。誠心我對着幹麼?!

周至柔面色一垮心裏嘀咕下面地話更加不好說。說出來的話不知道委員長會不會跳起大罵“娘西皮!”

他的猶豫之色立刻被察覺到。委長一指他胸口。不容置疑的說:“還有什麼話你一次說不要有顧慮。無論如何我都要知道結果。



周至柔橫下一條心。深吸一口氣說:“報告委員長!山東空軍設立於南京的轟炸機羣就在殲滅敵機後。底炸燬松山機場。另日軍短時間內無法利用彼處侵犯我國!”

“什麼?!他跑到松山轟炸!這個消息確定?!”委員長的眼睛瞪起來。主動出擊他不是不想是不能!但是陳曉奇就幹了!這件事。的好好思量。

周至柔肯定的點點頭:他們拍了照片回來。參謀部分析過了。的確是真的。松山機場甚至不能重建。日本此次損失慘!”

出乎意料。蔣委員突然摸着光頭大笑起來:“好好!陳興漢果然出手不凡!這樣的功績。是一定夠鼓舞國人大快人心!你馬上吩咐下去。在報告中央空軍地戰績之後。以號外專題大幅刊登他們拍下來的照片。並邀請各國友人蔘加我們的慶功宴會!也請陳主席務必參加!”

周至柔腦子一轉就道這裏頭是|麼意思了。他堆起笑容答應一聲。躬身退出。

蔣委員長微微眯縫眼睛。脣角着一絲智珠在握般的笑容。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中國空軍乾淨利落的兩場大勝。讓全國民衆歡呼不已。甚至有大量年輕學子和有爲青年立熱血起來。紛紛要求參加空軍。共同打擊侵略者的囂張氣焰!

而在上海的日軍司令部。長谷川清卻被接到的報告驚的當場跳起來。拍着桌子“八嘎”不停!單單是空軍損失也就算了。畢竟是中國軍隊主動出擊。雖然不知道那麼惡劣的天氣下他們是怎麼發覺到地。總之這不算是很丟人的事。起碼這一次證實了中國軍隊地先進戰機性能不是謠傳。

但是。09的數字實在太刺眼!你哪怕是1比9也行。碼還說過去!可是這樣的懸殊比太過丟人了!鹿屋航空隊那幫傢伙是怎麼搞的!堂堂帝國空軍居然會被一羣這樣的敵人打的慘敗!簡直不可原諒!

更加不能令人置信是他們居然搞出來另外一09。這一次卻是在日本的領土上在北地區無數人的注視之|。以最快的速度幹出來的。那利索程度。比關東軍趕着中央軍狂奔的勢頭還足!

這樣的事情就是擺明了打日本帝國的臉!我們欺負中國那是理所當然的。如同強姦一個小姑娘一般。被人抓兩下血口子也是罪有應的。但是被人逆襲還給蹂地遍體鱗傷?這樣的事情不能接受!

更加可惡的是。他們居然炸燬了松山機場!用的是一種擁有巨大翅膀的大型戰機。投下的炸彈威力不410毫米戰艦的炮彈差!鬆=機場徹底被廢掉。想要修復遙遙無期。這的事情。臺灣職守者怎麼做事的?他們應該切腹謝罪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結果嚴重損傷帝國地聲譽令英勇的武士們臉上無光。也打亂了自己的進攻計劃!沒有東南面的同進攻。空中打擊力度會小了很多地!

參謀長杉山六藏大佐看到這樣地消息後就知道大事不妙!很快地他們就接到了不要命的外國記者的追問中國政府普天大慶一般的宣揚先後兩次的勝利。一次比一的輝煌卓著。居然連照片都登了出來。想要否認是很難的!但是承的話他們麻煩就大了!

找到司令官時發現長谷川清在這裏的咆哮大怒也是可以理解。無論如何。日本對中國作戰以來。從沒有被人打到家門口地時候這幸虧是把炸彈扔到了臺灣。要是扔到了日本本土他們這羣人集體切腹謝罪是最明智的選擇。後果相當的嚴重!

因此。他不顧長谷川清的咆哮。出聲打斷道:“司令官閣下!事情已經這樣我們對西記者的詢問怎答覆?”

長谷川清不耐煩的一揮手說:“告訴他們。事情沒有查實。無可奉告。 我真是個律師 不排除支那人造假的可能!”

山六藏猶豫道:“這會不會有點軟弱?”他其實想說的是。這等於是告訴人家這都是真的!

長谷川清瞪起眼來喝道:“這還用我來教你嗎?!隨便找個什麼理由把他們打發出去就是!軍事機密不能隨便透漏!就這樣!”

山六藏立正答道:“!明白了!那麼。我們地進攻計劃。是不是繼續?”

這又是一個令長谷川清煩惱不已的問題!原本地劃裏。有重炮部隊艦炮的雙下支援。不管中國防守軍多麼的堅毅終究扛不住重炮的轟擊。他們的潰散是遲早的事。但是出雲號”被炸。導致計劃打亂。那支來自濟南的甲部隊的重炮更加的犀利猛烈。打的自己這邊寸步不能前進。空軍不到便宜。天氣這麼壞。等等一切。都令原來的計劃根本行不通!

咬咬牙。長谷川清大聲命令道:“命令大川內傳七暫緩進攻

|防禦。固守待援!命令“龍驤”“鳳翔”“加賀威”艦上所有戰機。明天開始發動攻擊。全部炸燬上海杭州南京周邊機場!命令。木更津航空隊轟炸南京機場!無論如何。一定要先消滅支那空軍!”

“嗨!”山六藏聲答應着。立刻出去發佈命令。長谷川清自己死死盯着地圖上那些新標出來的地,牙齒咬的咯咯作響!這一次他的宏圖大業可能落空了!

14日。中央軍圍攻上海日軍的戰鬥更加激烈!在全部準–妥當援軍悉數到達的情況下。張治中命令部隊向日軍各處堡壘發動猛攻!

戰鬥一打響。第九軍直屬炮兵再次猛烈轟炸。同時步兵在炮火掩護之下不斷進逼。壓縮日的活動空間。

日軍不甘示弱。儘管“出雲號”受傷。卻遠還沒到要沉沒的地步。經過匆忙自救之後。這艘旗艦重新回到黃浦江畔。繼續憑藉猛烈火力朝岸上轟擊。給主力攻擊的88造成極大傷亡!

金正志的炮兵一團從一開始就沒閒着。時不時的炮火支援請求。令他們不的不將兩個營的火力分開來針對各方面提供幫助。操控裝彈機的炮兵戰士一個個累的汗流浹背。連日來的轟鳴震的耳朵什麼都聽不見!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日雙方也只是打了個旗鼓相當!炮火威力的補充畢竟不能替代兵員素質和指揮配-能力!儘管第九軍將士胸懷的都是一腔熱血和無畏的精神。但是在這樣彭烈的轟炸下於日軍展開街巷爭奪。特別是攻擊擁有強大堡壘防禦的日軍。 高冷男神別咬我 他們沒有經驗。打的很苦!

張治中根本不在司令部坐鎮。他前出陣地指揮作戰。目睹千百戰士奮不顧身前赴後繼。眼睛都被染紅了!儘管他們同樣重創了日軍。大大的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自身的傷也是令人難以接受地。甚至8師24旅長黃梅興都犧牲在敵人的炮火之下。可見戰況之慘烈!

張治中心中憂慮。他知道這樣的鬥膠着持續的後果。年輕的戰士們根本沒有經歷過這樣烈度的戰鬥。很難說在什麼時候他們的心氣會一下子掉下來。面對身邊|麼多的戰友傷亡。誰都會悲痛的!

日軍在對面經營的堡壘之堅固。超出了所有人想象!從1932年開始。他們就處心積慮地構建侵犯中國的橋頭堡從前端的日本民居商店。到後面的海軍俱樂司令部。甚至日本地公大紗廠豐田紗廠和三井碼頭匯山碼頭日華紗廠等地。都祕密構建了極堅固地防禦工事日軍地司令部之固甚至令蔣委員長親自動其是否可以防|0航空炸彈的打擊!

這樣情況下發現進攻不利的日軍龜縮在裏面。利用瘋狂密集的火力阻擊進攻。在瘋狂的炮火壓制下。缺少裝甲力量的中國軍隊的到戰果並不大。除了主動出擊的日軍被打死打殘上千人之外。他們的陣線紋絲不動!

就算有了外援的155米榴彈炮甚至用上穿甲彈。都沒有很好的辦法準確擊中那些沒法的到準確射擊諸元地堡壘。留給他唯一的可靠的辦法就是呼叫空軍支援。徹底趕走日軍戰艦。炸燬日軍重炮陣地。然後再以裝甲車輛開頭。硬性突破!

此時的國軍根本都沒怎麼掌握重炮直射的技術。他們不知道可以憑着150毫米的德國加榴炮抵近射擊。是完全可以毀那些堅固堡壘的!

814下午。張發奎之第八集團軍一部進逼浦東。將三百日壓縮在三井碼頭日華紗廠一卻是怎麼打也進不去了一個山炮營不停的轟炸攻擊。甚至能夠那些“博福斯”山炮打出迫擊炮的精準效果卻對龜縮在中間地日軍可奈何!不管他們怎麼轟。就是揭不開那些烏龜殼!

一個團加上一個山營。打到現在都搞不過去。急的那些軍官跳着腳地大罵。卻是一點法都沒有!加上此時天已經黑了。南京蔣委員長髮來令-~今天晚上暫停攻!”

已經形成絕對優勢兵力的中國軍隊。純粹拿血肉填出來的攻擊事態頓時爲之一緩。日軍趁機會換過一口氣。調整部署應對即將到來的新的大戰!

當暫時停止進攻的命令同樣下發到山東近衛師團司令部時。賀寶文當場破口大罵:“這都他孃的什麼狗屁指揮!這麼多的人槍這麼多的武器火力不懂的調配。幹拿着人命往上填。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小鬼子都快撐不住了。不一鼓作氣收拾這幫狗孃養的。停的什麼戰?搞什麼名堂!那傢伙是不是跟小鬼子有親?!”

扁着嘴非常不滿的來訴苦的金正師長抓着帽子嗨聲嘆道:“司令啊!要按我老金的想。咱們完全可以不必理會這些狗屁的命令。直接讓我們師團的進攻力量打頭陣。直接把這羣鬼子趕下海去不就結了麼!你看看他們這些人。德國造的大炮總算從南京拉來了。可他們砸用?除了轟還是轟!別不會!我看着那些孩子衝上去就死。心疼啊!”

賀寶文瞪了他一眼:“我不想痛快點打!我也想一氣把鬼子掃下去。可你不要忘了老闆的計劃!這裏要成爲小鬼子的墳場!要不然拉咱麼這麼多的飛機大炮來幹什麼?咱們能動用的重武器可全都亮出來了!不過。說到前線打的那樣。我沒話好說了。

不就是些水泥堡壘麼?我記的是給了他們一批火箭筒支援的。他們怎麼不用?”

“火箭筒?這個都給他們了?是不是有點太那個了!老

|是太大方了些!”正志不知道還有這麼一批援助。

參謀長宋海憲笑道:“給了一批火箭筒的。不老闆思慮不周。這批反裝甲反堡壘的武器落在了中央軍掌控分配。第九軍的到的並不多。根據我的溝通所知。他們要留打鬼子裝甲車和坦克用的。



“留個雞毛啊!這幫摳門沒見過好東西!武器還能比戰士的生命更重要麼?這些人怎麼想!”賀寶文第一次聽說這種藉口。當時臉就黑了下來!要是在山東軍有人敢這麼講。那是一定會被人當場打成豬頭的!

當然的承認。他們是不缺好武器但是供給中央的那批武器也不少啊!這些人都怎麼想地!賀寶文咬着嘴脣略微思忖片刻。斷然道:“重武器我沒權利去送。但是這火箭筒我能做主。明天給他們送一百具“鐵拳”一次性的就讓衝在前頭的那些部隊用上!同是中國人我們不能在這個時候搞歪歪心眼老金!你連聯繫張司令。問問他要不要你們炮兵部隊的技術顧問。不要勉強。我們……盡力而爲吧!”

賀寶文是沒辦法!到這裏這麼長時間了。除了對方派出人來配合他們整理構建炮兵和空軍地陣地之外。其餘的事情人家幾乎是躲着他們在搞!到了眼下這個節骨眼了除了叫炮兵之外。沒有提別的要求。甚至碰上啃不下的硬骨頭都寧肯拿人命填!這面子。當真比戰士的性命更重要麼?想不通!

本來他有自己的任務和計劃是不想送上門去找難看的!畢竟戰鬥纔開始中央軍佔了勢士氣正盛!但是賀寶文看地清楚這麼打下去早晚要出事!那麼多的|牲不值!

不論死活。總要試一把!第八集團軍打成那樣。上上下下都是一個問題。但願能夠打開突破口。

張治中乾脆的拒絕了金正志的技術顧問要求。他不會相信山東這羣人地水平能比德國顧問地水平更高。他也清楚這幫人地立功心切。但是這樣的步他不能讓!

金正志逼急了。甚大吼大叫的喊出“你們連重炮直瞄都不懂”的話來。張治中毫不客氣的把電話掛掉了。轉過頭。卻馬上聯繫下面炮兵技術官員詢問可行。

南京。蔣百里坐在指揮中心。與|曉奇四目相對。晚八點的慶功宴會就要舉行。屆時他們都要參加。甚至可能還要回答一些刁鑽的提問和問。

這都不是問題。陳曉奇既然敢出頭。就不會在乎這個。但是這個時候蔣委員長居然下令停止攻擊。他在想什麼!難道以爲就憑今天這樣的一點勝利。就讓日軍知難而退?難道他以爲。以這樣的一點優勢。就能換來列強的重視和歡心。而讓他們幫忙去壓制日本?

這未免太天真了!不知道這些列強心裏是怎麼想地麼!日本人跟德國人結盟了。英法根壓制不住德國。美國正在鬧新的經濟危機。這個時候。中日兩國最好能打的徹底垮臺兩敗俱傷。拖的日本越死他們就越高興。打的越狠。美國人賣出來的資源和武器就越多!一個累掉半條命的日本就不可能跟德國合夥挑戰他們的全球霸權。麼簡單的局面。看不懂?!

“百里公。你說我的計劃是不是搞錯了!”陳曉奇對蔣百里苦笑着問。

蔣百里也是很無奈地搖搖頭。嘆道:“陳主席的計劃不是錯!是沒有充分估計到這些人地底線會放的這麼低!您想讓上海變成凝聚國人士氣。大力殺傷日軍。淬鍊軍隊整合戰爭動員力量的大戰場這是符合長遠計劃的!沒有這樣的機會和手段。我們不能達成重創日軍逼他求和。趁機整頓經濟升級工業乃至擴大軍事力量的目的。但是。您看錯了他們!”

“所以!我就不能再這麼拖延下了!”陳曉奇眼睛裏閃爍着精光。斷然說道。“這些人靠不住!指望他們突然死傷戰事弱了銳氣。也不能逼着日本政府全面動員儘快增兵上海。拖延對我們沒有一點好處!明天。我們必須徹底打日軍。讓長谷川清即可告急!”

“那麼。您今天晚上的答記者問。豈不是要的罪一些人?”蔣百里淡然笑道。

曉奇緊握右拳。信心百|。

英國人。美國人。國人。日本人。他們都見識到自己空軍的力量了。那麼接下來。他們該見識見識雷達。堅實更多的東西!災難不能光發生在我們身上。要死大家一塊!

815日凌晨。上海地區依然是狂風大作。天狀況十分惡劣!

部署在上海東部一百多公里外的三艘航母被海浪時時侵上甲板。根本沒辦法強行起飛戰機。有在象山以東海面的“加賀號”航空母艦上。共有轟炸機16架。攻擊29架。功起飛之後。直撲杭州機場!

杭州雷達站和上海各雷達站第一時間將他們的動向報告出來。杭州空軍第四大隊高志航部立即起飛攔截。同時楊俠林部一個團的戰機也次第飛起。以絕對數量優勢。在杭州灣口與日本戰機展開激烈交鋒。

又一次駕駛戰鷹爲|拼殺。高志這一次第一個升空。面對遠方雲層上空列隊襲來的日九六式”機羣。他豎起大|指對着周圍僚機和友機示意一下。一機頭迎面衝了過去。兩道火鐮“突突突”的裂開長空! 眼見兩人的比試結束,王鈞一揮手,黃觀和朱強飛出了擂台,注意到兩人額頭的細汗,看地出他們消耗不小,道:「你們先行恢復,下一場。」

黃觀和朱強沖著王鈞行了一禮,便退到了一旁打坐恢復。

「下一組。」王鈞淡淡的道。

蘇小妹挽著有些害羞的朱淑真走了出來,沖著王鈞一拜,道:「參見皇上。」

「到你們了,進擂台。」王鈞一瞧兩人友好的樣子,就已經想到這一場擂台比武估計是最簡單。

兩人身形一閃,齊齊跳進擂台,也不需要更換場地,蘇小妹笑語盈盈的道:「朱家姐姐,我們已經比試多次,想要分出勝負最少也要三五百招,不如我們換一個方式比試。」

朱淑真疑惑不解的望著蘇小妹,問道:「小妹,你準備怎麼比試?」

蘇小妹輕笑道:「朱姐姐,我們比試猜字謎吧!輪流出題,每人有三息時間回答,超過時間者為敗。」

朱淑真心中暗暗搖搖頭,儘管知道蘇小妹平日里愛玩,可想不到她竟敢在這個詩詞歌賦大會上也敢這麼做,不由得遲疑道:「這可以嗎?」

「當然可以了,皇上雖說讓我們比試修為,可是你我還有清照姐姐三人早已經比試了無數次,除了李清照姐姐高我二人一籌,我們兩人不過是平分秋色而已。

與其消耗太大讓人撿了便宜,不如就用猜字謎定勝負,三息時間不僅要考驗平日里的積累,還有我們的急智和運氣,只要差一點點就會輸了。」蘇小妹把玩著腰間的玉佩,笑道。

朱淑真聽到此話有一些心動,如果真要按蘇小妹說的方法比試,她也能剩下不小力氣。

雖然現今大乾不禁止女性成為修鍊者,反倒鼓勵女子修鍊,但女性在修鍊一道有先天劣勢,而蘇小妹提出的建議,卻能減少她們的傷勢,節約氣力,說不準在後面有機會爭奪前幾名。

只不過她隱隱擔心皇上不同意,畢竟皇上讓他們兩兩比試是為了選拔出強者,道:「皇上不會同意吧?」

蘇小妹搖搖頭道:「我猜聖上會恩准,畢竟我們先前有過不止一次的切磋,你我的實力不過是伯仲之間,因此我們可以向皇上請示一下,要是皇上同意,我們就文比。不答應,我們就武比。」

朱淑真思考了一會,遲疑的點頭道:「好吧。」

隨即兩人並肩而戰,沖著王鈞拱手一拜,道:「啟稟皇上,我姐妹二人過去比試過無數次,勝負一度在五五之間,因此還請皇上准許我們用其他方法比試。」

「可。」王鈞就算不給蘇軾一份面子,也要給趙靈兒一份薄面,畢竟她們和靈兒有一段姐妹之情,毫不猶豫的贊同道。

兩人聽到王鈞點頭同意,不由的面露喜悅的笑容,這一場不管她們之間誰贏誰輸,下一場比試定會節省不少氣力。

蘇小妹轉身面向朱淑真,笑道:「我們一人出一題,這一題就由你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