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天都峰」對面的石像平台上,又多了一具嬌小的石像。

「神武門」對風靈兒的懲罰是點化成石女,關禁十年,對於風靈兒犯下的大錯,這已經是執法堂處罰最輕的一次。

若是其它沒背景的弟子,就這種偷竊執法長老玉牌,私下放出關押受罰弟子這種事,必定當場諸殺,以正門規。

轉眼之間,又是五個月過去了……

「神武門」迎來了入冬的第一場雪,這次的鵝毛大雪是數百年間最大的一次。

各峰各殿都堆積了數米深的積雪,「神武門」還為此開啟了宗門的護山大陣,此後厚厚的積雪才開始慢慢融化。

各弟子間也漸漸忘記了數月前,風靈兒與雨軒的處罰。

但此時在「水靈峰」後山之地,一名白衣女子靜坐在一塊凸出的岩石上。

只見她方圓十米之地無任何積雪,四周似有一層屏障擋住了外面的雪花。

此女子正是被「水靈峰」峰主禁足的沈嫣然,表面上她看上去古井無波,但此刻她的心裡卻如翻江倒海般地難受。

那雨軒師弟為救自己受到宗門嚴厲懲罰,接著又讓風師妹受之牽連,自己這個罪人以後該如何面對這對姐弟?

秦天宇你這混賬王八蛋,我沈嫣然在此立誓,縱然你有通天之勢,我將來必找你報此大仇。

而此時在「天都峰」山腳的風雨軒,他卻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如夢如幻,似夢非夢。

他夢見自己化身成另一名「乾屍」般的男子,苟延殘喘地趴在一個山洞口,大口地吸收著外界濃郁的天地元氣。

但奇怪的是他不能指示這個男子作出任何動作,好似這具身體中還有另一個靈魂在控制著這具殘體。

他只能被迫地觀察這具身體外面的一切景象,一體雙魂共存,很是詭異,有點匪夷所思。

這種種詭異有點像雨軒曾經聽說的奪舍,難道自己已經死亡,只是靈魂體穿越到其他人身體,要對這人進行奪舍。

可是自己的靈魂並不能控制這具身體,也並沒有發現這具身體中的另一個靈魂體,這到底是什麼怪事呃。

他開始慌了,自己原來是等實力突破后,再出去救姐姐的。

當日姐姐被執法堂帶走,聽掌門講到生命危險倒是沒有,但她會不會也像我這般,在「天都峰」山腳承受地火焚身。

她可是沒有「天地印」這種奇物,如何能承受住這每日地灼燒之苦。 突然!

雨軒發現這具身體慢慢蘇醒過來,只見他吃力地站在洞口,開始舉起雙手,擰出數十個手勢。

接著洞外的奇樹異木漸漸枯萎成枯柴,一些玄之又玄地綠色光點,從那些樹木抽離而出,再進入男子乾癟的身體。

雨軒見此大驚失色,只因這一招他過去見過少主身旁的野丫頭用過。

野丫頭在那次與天狐寒兮的對戰中傷了元氣,就是使用這種術法吸取花中精華,來彌補她身體損失的元氣。

而且這招聽野丫頭講有一個非常霸氣的名稱叫「吞天補地」。

一柱香內,這男子的身體如沖氣的氣球,緩慢鼓漲起來,正式恢復成一個正常男孩的樣子。

只是這男孩的周身上下,除開那張臉外,全都爬滿了似黑蝌蚪一樣的胎記。

每隻蝌蚪都發出幽黑的光韻,時而會有四下遊走的情況,那些胎記宛如鮮活的黑蝌蚪,把男孩全身皮膚當成一潭清水,活靈活現。

看上去能令人發麻,甚是噁心乾嘔……

接著男孩走進山洞最深處,把一枚形勢大型飛禽的蛋抱在胸前,開始向山洞外走去。

大約走了數里路,男孩把懷中的蛋輕輕放在一塊參天大樹最多,樹葉也是最茂盛的區域。

他再次使用了「吞天?地」,只見大量的綠色光點形成一段光橋。

橋的一端是綠色光點形成的綠點漩渦,而另一端則是那一枚奇大的蛋。

而那男孩自己則充當了介質。

源源不斷地把一棵棵古樹化成了枯木。

與此同時,在這枚蛋中的世界卻發生了天翻地覆地變化,一粒粒綠色光點不斷融入其中。

原來這蛋是一枚空間石,整個空間中充滿了灰色,但獨獨卻有一汪五平方米的清泉出現在灰色世界里。

清泉底有一少女靜靜地躺在其中,少女身高1米7左右,背後長有一對翅膀,潔白如玉,差不多有一米左右長。

那少女生有一張標準的鵝蛋臉,微閉著雙眸,細長的睫毛,彎月般地秀眉,精至的玉鼻,小巧的嘴唇,圓潤的唇珠,簡直完美如畫,堪稱史詩級大作。

忽然間,少女似發現空間世界的異常。

她睜開一雙美目,驚呼道:「是誰,快停手,不要再催生這片世界,我暫時還不能現世,你這是在害我」。

不過她的聲音根本傳不到外面,這片世界還是發生著緩慢地變化。

「時空錯亂,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會不會直接將我磨殺,看來我要保存住自己的靈識」。

少女再次開口喃喃自語道,她覺得自己不能去冒這個險,開始把自己的靈識帶著部分重要的記憶,封禁在大腦最深處。

如果雨軒在此,一定會驚呼大叫,只因這是一名未遮掩面容的天使。

半天後,男孩發現他周圍的樹木全部枯萎,但眼前的這枚「蛋」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於是他又開始向大山更深處,尋找古樹更多的區域。

每半天他就開始換一個地方,似乎他對於催熟這枚「蛋」的事,樂不思蜀,忘記自我,每天都干著同一件事。

連雨軒都感覺到煩燥了,這小子的毅力彷彿永無止境。

而此時,小鎮上的兩個壯漢進山守獵,發現了大片大片的古樹枯死這一景象。

「二蛋,你說是不是有什麼妖魔鬼怪在作祟,我怎麼覺得這事透露出種種詭異」,兩人中一個滿臉鬍鬚的男子問道。

「是啊,他M的,發生這種事比當年那個天棄兒的詛咒還詭異,不會是他的鬼魂在作怪吧」?二蛋小聲地回道。

他此刻很害怕,像當年那天棄兒就是被他們活活給打死的。

若天棄兒真變成陰魂索命,那一定會最先找自己等人復仇。

「要不我們去那個山洞瞧一下,去給他燒點紙錢和敬貢一些水果,讓天棄兒的陰魂早日去冥界投胎轉世」。

剛剛開口的鬍鬚男子道出了他心中所想,當年之事,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個參與者。

「不去,打死我也不去那個地方,我們還是回去告訴鎮長大人,讓鎮長大人請仙師出面」。二蛋邊說邊撒腿就向鎮子跑去。

「M的,你個球屁二蛋,竟敢不等老子」,鬍鬚男子見二蛋已跑遠,忙在後面大聲叫罵道。

終於某天下午,男孩發現原本堅韌如金剛石的蛋,爬滿了似要破碎的裂跡。

只聽他竊竊私語道:「當年受你庇護,我天棄兒死而復生,甚至還吸收了你不少大道精華,讓我以此為契機,踏上了修行之路」……

停頓了一會兒,他再以開口道:「我知道你內部養蘊了一個生命,有時我還能感應到它的心跳,覺得自己與那生命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突然,那枚大型蛋殼化成無數碎片!

一名大約七、八歲的小女孩倦縮在身子,穿著五彩琉璃的寶衣,微閉著雙眼,似睡得很是香甜。

一旁的男孩都能聽到她輕微的鼾聲。

剎那間,連接兩端的綠色光橋似受到什麼催發般,瞬間膨脹了十倍有餘。

隨後方圓萬米的參天古木漸漸枯萎,彷彿在一息間抽幹了草木之精,整個生命走到了盡頭。

吸引了眾多精華之後,那名原本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開始以明眼可見的速度長大。

片刻后,只見女孩那一頭青絲變成了銀色,銀光閃閃,如月色一般潔白無瑕。

接著她背部有微微隆起的趨勢,宛如雨後春筍破地而出。

那是一對潔白無瑕的翅膀,迎風見漲,幾個呼吸間就漲到女孩齊高。

女孩的面部也開始發生變化,由原來的稚嫩慢慢蛻變成清冷,再到如今的聖潔。

隨後,她的身高也慢慢竄到比男孩還高出一個頭,略有1米7左右的高度。

而這時以意識存在的雨軒被驚得目瞪口呆,這也太奇怪了,一個小女孩在半柱香內,竟直接跨入了成年。

時間加速這種玄妙法則似乎能運用到她身上。

而且雨軒從她的側面看,居然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那凹凸有致的身段,除開一雙翅膀不同外竟與天嬋姐姐一般無二。

是巧合嗎?

還是她們本來就是一個人! 「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一個渾身遍布符文的男子,不管他如何對你,你都不能對他出手,可以嗎」?

雨軒想起了當時天嬋姐姐的交待,腦海里的那根弦似乎在輕輕地演奏著什麼詭異之事。

少頃之後,剛剛變大的女子睜開雙眸,望著眼前的天棄兒開口道:「你是誰,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我、你看是我把你從這蛋殼裡救出來的」!天棄兒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女子的話,只好轉移話題。

女子望了一眼四周的斑斕碎片,手一揮所有的碎片融入她的翅膀。

接著,那對翅膀慢慢變小直至消失在女子背後,此時此刻她就如一個正常女子一般無二。

「謝謝你救了我,我要離開了」,女子說完后朝著小鎮的方向走去。

「不行,當年你救我一命時,我發過誓,我會用我的餘生保護你」,天棄兒在後方大喊道,身體快速地跟上了女子的步伐。

「別跟著我,我似乎遺忘了一種很重要的東西,我要去尋找它」,女子看了一眼男孩講道。

隨後她整個身子竟然浮空飛行,遠遠地甩開了身旁的男孩。

男孩見此情景也不多想,渾身飄浮向虛空遠遠地跟在女子後面。

小鎮里一棟稍大的庭院前,二蛋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出現在此,抬頭仰望著庭院大門牌匾上的兩個稍顯褪色大字「陳府」。

大院門口站著兩名壯碩的壯漢,肩寬體胖,滿臉的橫肉,周身散發出一股兇惡之氣,讓過往的普通人心生畏懼。

「二蛋快滾開,不要在老爺府前轉悠」,其中一名壯漢見二蛋在院門外徘徊不前,開口喝斥道。

「兩位大哥,鎮外有妖魔出現,我是前來稟告大人的,還望兩位進去通報一下」。二蛋鼓起勇氣開口道。

「滾開,休得胡言亂語,真有妖魔早把你吃了,那還有機會讓你回來通風報信」,剛剛那名壯漢開口道。

這時只見與二蛋一起跑回來的那人驚慌失色地開口道:「小人王大牛拜見兩位大哥,二蛋說的是真的,剛剛我與他同行去深山守獵,方圓幾里的大樹全都枯死了,而且在更深處枯死的古樹更多」。

幾人的吵吵嚷嚷聲傳到院中,其中一名頭戴高帽的老者開口道:「於護衛,前院為什麼這般吵鬧,成何體統,你去查看一下,各賞鬧事者二十大板」。

只見一名孔武有力,氣息如山的蠻漢大步流星向外走去,此人的修為竟已到了築基期兩重天,在這種偏遠小鎮上實屬罕見。

片刻后,那名蠻漢回來開口道:「老爺,那個二蛋說鎮外出現妖魔,讓我們護衛隊前去為民除害」。

獨裁者 「真有此事?莫不是那二蛋信口雌黃」?老者開口道。

「按他所述的情況來講,可能還真是一頭樹妖在作怪」,蠻漢開口回答道。

「這是好事啊,為鄉民斬妖除魔可使我陳府立威,威懾肖小之輩,快召集村民同我們前去觀望一番」。

就這樣二十多名身穿盔甲的護衛簇擁著老者,帶著上百手拿農具的鄉民向鎮外走去。

剛走出鎮子數千米,護衛隊就發現一可疑麗影蹲在小溪邊,用溪水清洗著潔白的玉足。

一群人走近女子后,老者眼眸放光,激動地開口道:「這等妖艷女子定是狐妖所化,於護衛帶人前去擒拿回府,我要親自審問」。

眼前的女子,身著華麗的彩裙,前凸后翹的的身姿令人痴迷。

特別是一張俏麗的臉蛋宛如仙女下凡,那裸露在外的肌膚如凝脂般細膩。

她雙手沾起的水花流淌在玉臂上如珍珠般晶瑩剔透,平增了幾分嫵媚,讓人心生悵樣。

女子見一群大漢圍住自已,秀眉一皺,很是不解這些螻蟻的行為。

不遠處的天棄兒見此情景,立馬從灌木叢中沖了出來。

圍著女子身旁的鄉民只感覺一陣急風襲來,颳得眾人東倒西歪,隨後眾人就見到一名大約十歲的男孩。

只見他護在女子身前,一臉厲氣,雙眸冷冽地盯著眾鄉民。

突然外圍的二蛋開口顫慄道:「他是那個天棄兒,你們看他的手臂與小腿,那種詛咒還在」。

腹黑老公別過分 二蛋嚇得屁滾尿流,雙腿不斷地打顫。

他知道當年自己可是參與了那件事,定是這天棄兒化做怨鬼回來報仇了。

原來天棄兒還穿著當年那套破碎的衣物,現在他的身體明顯長高了,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膚表面,依然可看到密密麻麻的黑蝌蚪胎記。

場中那名陳府的老者見天棄兒阻攔了他的護衛,似要保護眼前的驚世女子,破壞了自己暗中的計劃。

古代穿越日常 接著他一臉兇狠地開口道:「殺了他,不要傷著了狐妖」。

數十把戰劍齊唰唰地露出寒芒,眾護衛似有把眼前的男孩刺成血窟窿之勢。

外圍的鄉民們也磨拳擦掌地高舉農具,隨時配合著二十名護衛。

在他們眼裡,這死而復活的天棄兒太詭異,顛覆了眾人的認知,不把這種怪胎徹底殺死,以後睡覺都不會安穩。

「好,你們逼我的,全給我去死」!天棄兒大吼道。

隨後他的身體四周升起一道黃色的光罩,直接把他與女子包裹其中。

數把大劍劈砍在光罩上,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接著手拿大劍的護衛被光罩反彈出去,重重地摔在外圍的鄉民身上,砸得那些未修鍊的人哀嚎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