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是木有

不好意思,又讓各位看官失望了。頂點

因為,雲熙子又睡著了……

這是一個男主總在努力,女主卻在頻頻掉鏈子的悲情故事。

凌晨兩點,在榕城郊縣的清水區,一個叫小楠的女孩在嘟嘟上喊了一輛計程車,想儘快趕回榕城老家,看望生病的奶奶。

等了幾分鐘,一輛銀色的現代停在了她的面前。

小楠敲了敲駕駛室的玻璃窗,和司機核對了一下身份后,就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美女,哪裡人啊?」司機很熱情。

「榕城的,你呢?」小楠才21歲,很活潑,也很健談。

在韓國 「你猜呢?」司機通過後視鏡看了看小楠,然後咧開嘴,笑了笑。

「清水的吧,聽你的口音比較像。」小楠說道。

「哈哈哈,美女,你猜對了。」司機笑道。

「那猜對了有沒有獎勵呢?」小楠覺得這個司機挺健談的,為了防止自己打瞌睡,便主動和他攀談起來。

「你想要什麼獎勵呢?」司機問道,然後偷瞄了一下小楠露在短裙外的大腿。

小楠穿了一條牛仔背帶裙,裡面套了一件白t恤,扎個馬尾,看起來很青春很朝氣。

「車費可以優惠點不?」小楠還是大學生,在清水區一家專科學校讀書,要不是因為急,她是不會打嘟嘟的。

「哈哈,我會給你更大的優惠。」司機的嘴咧得更開了……

最近,房地產行業達到了有史以來最鼎盛的階段。而作為房產銷售的薇姐來說,也達到了畢業以來最忙碌的階段。

「剛忙完,現在回榕城,沒事兒,我打個車就行了。」薇姐和思思通完電話后,就用嘟嘟軟體喊了輛計程車。

等了幾分鐘,一輛藍色現代就停在了薇姐的面前。

薇姐看了看車牌,和軟體上顯示的是一樣的川a尾號48

和車主核對好信息后,就坐到了副駕駛後面的位置上。

這是她們四個女孩的一致的習慣,如果是不熟悉的車,又是單獨一人的話,就坐副駕後面的位置,保險些。

突然被派到清水區來帶項目,薇姐沒來得及開自己的車。好不容易把這邊的事情弄完后,榕城那邊又有個新項目催著薇姐趕回去。

於是,她只好半夜11點,從清水區趕回榕城。

「小薇薇,睡沒?」孫挺發來了微信。

孫挺只要有空,就會給薇姐發微信,偶爾還視頻。而薇姐對他的態度,也慢慢好轉,甚至還有點喜歡。

只是,兩人都太忙了,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談談,確定一下關係啥的。

「還在回榕城的路上。」薇姐回復道。

「怎麼這麼晚還在外面,從哪兒回榕城?」

「清水區。」

「那你注意安全啊!到家給我聯繫。」

「我到家可能快一點了,你還是先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人家要聽到小薇薇的聲音才能入睡(* ̄3」

「好^_^」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到了薇姐那張笑顏如花的臉,自己便也忍不住跟著咧開嘴角,笑了起來。

只是,他的笑容略微猥瑣,還帶著點邪氣,就像午夜吃人的怪獸,在進餐前進行的儀式一般。

「美女,是榕城人啊?」司機主動找薇姐攀談起來。

「恩。」雖然薇姐是銷售,但是她一般不喜歡和陌生人聊天。

「榕城哪裡人啊?」司機又問。

「錦里區。」薇姐回答。

於是,薇姐便和司機開始了一問一答。不過,一直都是司機在問,薇姐在答。

聊著聊著,薇姐透過窗外,發現車子越開越偏僻了,並不像是往市裡在開。

於是,便點開了嘟嘟軟體,看了看提示的線路。結果發現,路線好像跑偏了,和軟體上提示的線路不一樣。

「師傅,你是不是開錯了呀?」薇姐問道。

「哦,我抄近路,這樣快些,我看你也挺困了。」司機笑著說道。

聽司機這麼說,薇姐也就沒說什麼了,只是悄悄將司機的個人信息截圖存了下來,併發給了孫挺。

「怎麼了?」孫挺雖然很困了,但沒又等到薇姐到家的消息,他不敢睡。

前幾天,發生了一起女性失蹤案,對方最後出現的地點,就是清河區。原本他想提醒一下薇姐的,但又怕嚇著她。

「這個司機沒有按提示的線路開,我總覺得有點問題,所以先把他的信息發出來。萬一我有事,就找到他。」薇姐還是很有危機意識的。

「把位置共享打開。」孫挺想知道薇姐現在到底到哪兒了。

等薇姐開了共享后,孫挺發現,薇姐現在還是在清水區附近轉,並且越走越偏了。

「喂?」孫挺直接給薇姐撥了電話。

「把手機給司機,就說你男朋友想給他聊聊。」孫挺在電話里說道。

「好吧。」說完,薇姐就把手機遞給了那個司機,「師傅,請接一下電話。

「額,好。」司機莫名,還是把手機接了過來,「喂?」

「是李師傅對吧?我是榕城警局的孫挺副局長,我女朋友現在在你的車上,請你按照軟體上的線路將她迅速送回家,謝謝。」孫挺在電話里冷聲道。

「好的,好的!」司機在心裡罵了一句:卧槽!

「你男朋友還真體貼呀。」司機把手機還給了薇姐,「他真是…警察?」

「恩,除了是榕城警局副局長,還是安全局特殊調查科的科長。所以才會這麼忙,都沒時間來接我。」薇姐將計就計,說的很自然。

「哦…這麼厲害啊。」司機說道,心想,看來今晚只好放棄了,不管對方是不是警察

「還好,他朋友更厲害些。」薇姐想到了蕭瓚。

她想,如果是雲熙子遇到這樣的事,恐怕蕭瓚會立馬秒穿過來,然後先暴揍那個司機一頓再說。

不過,孫挺的行為還是讓薇姐感覺很暖心,也讓她第一次覺得,孫挺很man。

孫挺:我一直很man的好不好?

後來,司機就沒找薇姐說過話了,而是從身旁拿出了一

頂鴨舌帽,戴在自己的頭上,並且將帽檐壓得很低。

將近一點的時候,薇姐終於到家了,然後給孫挺打了個電話。

「我到家了,謝謝你啊。」薇姐溫柔地說。

「跟我說什麼謝啊?這本來就是做男朋友該做的。」

「額,你什麼時候就成我男朋友了啊?」薇姐笑著問。

「剛剛啊,你在車上接電話的時候,你不是已經默認了嗎?」孫挺說得理所當然。

「有嗎?」薇姐故意把「嗎」字拖得很長。

「嚶嚶嚶,你是不想認了是吧?」孫挺故意捏著嗓子,哭訴道。

「哈哈哈!好啦,快睡了。」薇姐不想承認,也沒否認,因為她覺得這種事情應該再慎重一點,至少應該面對面說才正式啊。

「我剛剛沒給你講,怕嚇到你。」孫挺的聲音立馬嚴肅起來,「前幾天有個叫小楠的女孩失蹤了,最後出現的地方就是清水區。所以,我才會那麼擔心,雖然還不清楚那個司機是不是壞人,反正明早去警局后,我就去查一下他的信息。」

「原來是這樣……」聽到孫挺這麼說,薇姐才感到后怕。

然後回想了一下那個司機的容貌,感覺貌不驚人的,說不上有什麼特徵,甚至她都忘記了那個司機具體長啥樣了。

只記得,自己下車的時候,司機的頭上突然多了一頂黑色的鴨舌帽。

「那我睡了,你也早點睡哦,周末我們見一面嘛。」孫挺覺得,是應該和薇姐確立關係了。

雖然兩人很少見面,幾乎靠微信和電話聯絡感情,但他覺得,薇姐就是他想娶回家的人。

畢竟,他今年就30了,男人三十而立嘛。又加上,看到薇姐為了生活那麼忙碌,便更想把她娶回家寵著疼著了。

儘管,他知道薇姐不會當全職太太,但只要嫁給他,他便會給薇姐安排一個她自己喜歡,又不會太累的工作。

「可是,我周末是最忙的時候。」薇姐嘆了口氣,公司領導才給他們開了會,單休已經改成月休了,一月只能休一次假。

「沒關係,我等你,你忙完后,我們就一起去吃個晚飯。」孫挺堅持,因為他只有這個周末才有時間啊,下周又有其他的安排。

一方面要處理榕城警局的事,一方面還要幫著蕭瓚找肖北的下落。同時,還要尋找蕭瓚轉世的親人,因為在這些人裡面,有一個人可以幫蕭瓚解除白晝時的屍氣。

等蕭瓚沒有了屍氣纏身,他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在白天出沒,這樣自己也就不會這麼忙了。

「好吧,那晚安了!」薇姐說完,就掛了電話。

打了個呵欠,薇姐就帶著換洗的衣服去衛生間洗澡了。

沖了個熱水澡,整個人都舒服多了,倦意也褪去了一些。

薇姐裹著浴巾,哼著歌,從浴室走了出來,準備洗漱完了,再敷個面膜,就去睡覺。

她擠好了牙膏,一手拿著牙刷漱口,一手將鏡子上的霧氣抹去。

當霧氣漸漸散去后,薇姐那張紅撲撲的臉便出現在了鏡子裡面。只是,鏡子裡面除了薇姐外,還有一個頭髮凌亂,面色青白的年輕女孩…… 薇姐覺得,自己這輩子是跟鏡子杠上了。頂點

之前家裡的古鏡里冒出了三股怨氣,和自己糾纏不清,害自己神經衰弱,還見了鬼出了車禍。

那麼,這次,浴室鏡子里的那個女孩是誰?幹嘛一臉幽怨地看著自己?

「你…是誰?」由於不是第一次見鬼了,薇姐這次比較淡定。

但如果說不害怕,那也是假的。

「我是鬼啊……」女孩幽怨地說。

「額,我知道。我是問你生前是誰?」薇姐頗為無語。

「小楠。」女孩說道。

「小楠?」薇姐覺得這個名字很耳熟,想了想,便想到了剛剛孫挺在電話里給她說的那個失蹤女孩的事。

「你是…在清水區失蹤的那個女孩?」薇姐皺眉,看向鏡中的那個女孩。

「恩…你知道我?」女孩歪著頭,看向薇姐。

「我警局的朋友給我說你失蹤了,最後出現的地方就是清水區。」 九界七生 薇姐說道。

「我被人害死了,還死得很慘……」小楠低泣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能從鏡子裡面出來和我說話嗎?」薇姐問。

「你不怕我嗎?」小楠問道。

「額,說實話吧,我之前見過比你更可怕的怨魂。」薇姐如實道,她覺得那三縷古代怨魂,比小楠的鬼魂可怕多了。

「你經常見鬼嗎?」小楠略感好奇。

「也不是,你是第二次。要不,你先出來吧,我感覺對著鏡子說話怪怪的。」薇姐說道。

「好吧。」說完,小楠便在鏡子里消失了。

可是,等了好一會,也沒見小楠出現。

「小楠,你去哪兒了?還在嗎?」薇姐向四周看了看。

「我在這…」小楠的聲音出現在了薇姐背後。

「哪兒啊?」薇姐轉身,「啊!你怎麼又到鏡子里去了?」

「好像只有我在鏡子里,你才能看見。其實,從你上車時,我就在你旁邊了,想提醒你,那個司機是壞人。可是,你看不見我。後來,我看到那個司機接了你男朋友的電話后,就放過你了,我好奇,便著你回來了,還在你屋裡逛了一圈,你家挺漂亮的。」小楠說道,還一臉羨慕的模樣。

「因為我男朋友告訴那個司機他是警察。」薇姐說道,似乎已經默認了和孫挺的情侶關係。

「這樣啊,真羨慕你。」小楠苦笑道。

「你的意思是,是那個司機把你害死的?」薇姐問道,她就覺得那個司機有點問題。

「恩,我開始以為他是好人,還一直和他聊天,誰知道,」說道這裡,小楠的表情變得憤怒起來,「誰知道他卻把車開到了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把我拉出了車子,對我…對我做那種事情,還口口聲聲說,是我穿的太少,勾引他在先!我…我明明穿的不暴露啊,只是裙子稍微短了點,在膝蓋上而已。」

「混蛋!你怎麼沒呼救?」薇姐氣憤道。

「我有啊,可是周圍都沒人啊,是個很偏僻的地方。」小楠說道。

「可是,車子沒有按軟體提示路線開,你沒發現嗎?」薇姐就是發現線路不對,才會警覺的。

「沒有,我怕自己睡著,就和司機一直在聊天,直到…直到他突然停下車,把我車裡拉了出去。」小楠幽幽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