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眼目睹,看那神乎其技,看那流水嫻熟,柳傾城吞了吞口水。

說不上為什麼,她現在心裡很緊張…… 鑄劍是門技術活,要的不僅僅是力氣,還有那份獨到的眼力,以及對力道的把控。

在此之外,材料的選擇,火候把握,以及成器之後的淬火,皆大有講究。

所幸對林昊而言,這些都沒什麼難度!

「叮叮叮——」

「咚咚咚——」

「……」

落錘如雨點,看上去毫無技術含量,就是悶頭一頓猛錘。

約莫半個小時后,鍛打聲住。

鐵鉗夾住那千錘百鍊過後猶自通紅如火的的成型劍肧,隨手往旁邊「凝露術」凝聚而來的一缸早春寒露一丟,只聽「嗤」的一聲,白煙起,紫蛟成。

「這就成了?」

「就這麼簡單?」

看著林昊手中寒如秋水劍身紫色雲紋蕩漾流光閃爍的長劍,柳傾城腦子發懵,眼都直了。

林昊不語。

目光落在長劍之上,抬手屈指一彈,只聽「嗡」的一聲,聲音清脆,宛若龍吟。

聽了一會,感覺尚可,這才回頭道:「不然你以為?」

說著,也不等柳傾城出聲,空著的手隨手將她的龍血寶劍拔出。

而後,只聽「叮」的一聲,柳傾城都還沒明白怎麼一回事,雙劍交鋒,龍血寶劍應聲而斷。

看著跌落在地的半截劍身,又看著林昊隨手扔垃圾一樣將另一截扔掉,柳傾城傻了!

斷了!

就這麼斷了!

價值連城,視若珍寶,便是楠姑娘和龍泉山莊老莊主都苦苦相求百般許諾而不得的龍血寶劍,它,它居然就這麼斷掉了!

毫無反抗之力!

面對林昊手中那把劍的鋒芒,宛如紙糊的一般,它的堅韌,它的鋒利,完全就成了笑話!

此刻,她心裡倒談不上心疼。

她只是震驚!

就楠姑娘所言,自古以來,名劍無不是千錘百鍊,嘔心瀝血,而後又得天時地利方有所成。

便是強如龍泉山莊,真正想出一把好劍,少則三月,多則經年。

而想要成就如龍血寶劍這等品質的,那已不是歲月之功,而純粹是上天恩賜,是許多鑄劍大師窮盡一生精力嘔心瀝血也無法達成的終極目標。

可是,林昊才用了僅僅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打造的一把劍,輕而易舉就將龍血寶劍這等堪稱鑄劍室終極成就的無上神兵腰斬,且自身一點損耗都沒有,刃口都不帶卷一下,這……

這是不是有點太兒戲了?

結果林昊也沒搭理她。

隨手挽了幾個劍花,他道:「凡鐵就是凡鐵,哪怕加入深海沉銀鐵地心紫紋銅,依然無法變得高貴起來。

不過,比你那把什麼龍血寶劍還是強多了……」

一臉嫌棄。

就這些話,就這神態,莫名其妙柳傾城就覺得牙痒痒,想咬人。

只是還沒等她發作,只聽「叮」的一聲,她把持劍鞘的右手微微一沉。

「這是……給我的?」

又傻了!

看著空掉的劍鞘中又入駐了一把新的長劍,正是林昊用來斬斷龍血的那一把,那一刻,一股激動並欣喜湧上心頭,她渾身顫慄。

林昊卻是不以為然。

「將就用吧!」

「龍血屠皇,乃是不詳之劍,帶在身邊久了終究不是什麼好事……」

說罷又轉過身去,很快,「叮叮咚咚」的鍛打聲再次響起。

柳傾城也沒打攪。

她就抱劍在胸口,靜靜看著。

某一刻,心潮一動,她輕輕拔劍。

待看到劍身紫紋環繞的「傾城」二字,當即心頭一熱,「嚶嚀」一聲,如飲老酒,她面色酡紅,滿目春水,差點軟倒在地。

……

認真做事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

當林昊停止鍛打,「喔喔喔」,公雞已經開始打鳴,黎明即將破曉。

這一夜,一共得劍三把,一曰「傾城」,一曰「秋月」,最後一把,是「紅顏」……

「傾城」已在柳傾城之手!

「秋月」是給白婉秋準備的!

兩把劍都沒耗費太多心思,連劍帶鞘各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

相比而言,最後一把就用心多了!

紅顏不老,紅顏傾國……

專為糖姨準備的禮物,不僅用了四個多小時精心打磨,便是名字也獨具匠心,蘊含著他對她這一世最美好的祝福。

當然,這不表示「傾城」和「秋月」就很差。

至少柳傾城就十分滿意!

見林昊還在端詳長劍,眉目間滿是柔和笑意,她禁不住笑道:「好了,要看回去慢慢看,時間不早,該走了呢,不然該被人發現了……」

被發現也沒什麼大不了。

本來也沒想到這裡居然連個看守的人都沒有。

可話說回來,若能不被發現,還是盡量不要被發現為好。

是以,她這一提醒,林昊便果斷選擇離開!

儲物戒是事先煉製好的,「秋月」「紅顏」雙劍收入其中,昨天拍賣會上獲得的戰利品也都在裡面。

是以這一出來,他看上去跟進來的時候也沒什麼兩樣。

柳傾城也一樣。

劍鞘雖然也重新鍛造過,可比起原來龍血寶劍的劍鞘差別並不大。

滿級導演 如此,「傾城」入鞘中,表面看來,她跟來的時候也是一樣的。

可終究是漏下了東西!

便在二人走後不久,晨起的山莊弟子經過這邊,不經意間看到窗內鑄劍室中還燃著的爐火,好奇之下進去一看……

不多久,斷成兩截的龍血寶劍便穩穩噹噹擺在楠姑娘面前。

而後,又出現在山莊深處劍廬穿堂中的矮桌上。

疑惑很多!

揣測也不少!

更多的是震驚!

可最終,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此事一點風聲都沒傳出。

不論是否真的存在另外一把更加鋒利的劍,不論龍血寶劍因何斷成兩截出現在久已無人問津的鑄劍室,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上,龍泉山莊很垂涎龍血寶劍。

準確的說,龍泉山莊垂涎龍血寶劍上失傳的「斬龍山莊」鑄劍秘技!

當然,不外傳歸不外傳,有些事,該做還是要做。

總裁大人,別貪愛! 斷劍留在劍廬,老莊主細細揣摩研究,楠姑娘卻獨身往前面而來。

今天是大會開幕的日子,她要忙的事情很多!

此外,她很想看到柳傾城。

龍血寶劍是柳傾城的,現在龍血寶劍斷了,且已經不在柳傾城手裡。

她很想知道,柳傾城現在到底什麼態度,她又是否知道這一切…… 馬蹄谷,位於龍泉山莊西南角,四面環山,佔地逾萬方,因形狀酷似馬蹄而得名。

時間臨近八點,春光早已如期灑滿大地。

蜿蜒狹窄的穀道上,遍地碎石,時不時就有巨石攔路,當林昊攜柳傾城順著這條唯一的通道來到馬蹄谷時,谷中早已是人頭涌動,人聲鼎沸。

很不錯的地方!

遠離人煙,場地卻是十分開闊,山谷中央,搭建有一巨型石台,高度將近一層樓,幾乎佔去整個山谷一半的面積。

看上去也十分堅固!

黝黑的色澤,在晨光籠罩下泛著微微的烏光,隔著數十米,能感覺到它身上歲月斑駁風吹雨打的氣息,也依稀能看見它身上刀槍劍戟留下的刻痕。

穹天女帝 不光有石台,還有鐵柱!

如果說石台佔去谷中近半的面積,那麼剩下另一半,便是以相互之間間隔三米的間距,均勻分佈著一根根大腿粗細、齊一層樓高的黝黑鐵柱。

鐵柱延伸的最外層,四面環繞的山壁上也有名堂,只大略一看,這一切的用意便明了於心。

「難怪選這裡作為大會地點,看樣子,比試地點是在中間的巨大石台上。

而想要上台,首先要做的就是能徒手跳起一層樓的高度,這可是足足五米高,沒有一定實力的,想都不敢想。

至於四面山壁上開闢出來的鑿空石廊,還有那些個突出的古亭,應該就是供人觀戰的地點了……」

因地制宜獨具匠心的設計,的確令人眼前一亮,柳傾城忍不住稱讚。

時下,來到此處的人已經很多。

大會雖然尚未正式開始,卻已經有不少人在鐵柱上踏空奔走,凌空舞劍。

更有人去到那中間石台之上,拳掌如風,你來我往,好不快哉。

便是那些環山石廊上沒有下場的,此時亦多數神色激動,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看了一會,柳傾城也不免有些手癢。

心知林昊不會上去,索性她也不問,只把手中長劍往他手裡一交,緊跟著腳尖輕輕一點,整個人便鳥兒一樣飛起,穩穩噹噹落在不遠處一根五米高的鐵柱頂端。

此後不久,她便跟一個女人半切磋半玩耍的交上手了。

林昊也沒太出格。

看了一會,感覺沒什麼意思,他走向附近樓梯口。

沿著開闢出來的石階,他一步一步走到那比鐵柱還要高出近一倍的石廊上,而後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全程安安靜靜,沒有驚動任何人。

可即便如此,還是有人找上門了。

先是嶺南宋家宋青山!

跟著是青城派駱清風!

這二人還好說,畢竟是早就言之鑿鑿要在今天大會讓他好看的,這個時候找上門準備「清帳」並不奇怪。

令人無奈的是,連劍宗的馮澤,也就是前日「客棧」中對他拔劍最後卻被楠姑娘制止的馮師兄,連他都找上門了。

如果說這裡還能理解,那麼尋龍山莊和孔府的子弟陸續上門約斗,那就真是讓人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

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人之後,雲無塵來了,李天奇來了,歐長明也來了。

不同於前面的人,他們過來單純只為拜見,而後也不多打攪,迅速離去。

結果也沒清凈兩分鐘,又有人在身後站定。

林昊剛皺起眉頭,便聽來人躬身道:「弟子陳曉峰,拜見師伯祖……」

陳曉峰?

師伯祖?

怎麼就莫名其妙成了人家師伯祖了?

林昊愣了一下,下意識就回過頭來。

似乎明白他的想法,陳曉峰恭敬道:「弟子陳曉峰,出身荊楚太極門。

家師與雲州紫禁山莊姜師伯交好,弟子前來與會之前,家師一再交代,務必覲見師伯祖,並代家師問好……」

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