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玄黃丹就是它的軟肋,老子就不信搞不定你!

想到此,韓星神色略見和緩,有些促狹的笑了笑,道:「你若想得到這粒混沌玄黃丹也容易,除非答應我兩件事……」

他故意將那粒黃豆大小的混沌玄黃丹晃了二晃,讓玄黃之氣瀰漫……

感受著那濃郁到極點的玄黃氣息,畢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只是這一絲的氣息,便讓他那寂靜乾枯了萬古的心頭,又泛起了血色。

它勉力遏制住狂亂的心跳。

「答應如何,不答應又如何?……我主逢遭劫難,你還會成全我用此丹提升修為,去救我主不成?」畢方情緒很低落,它的鳥眼中露山了餓狼一般的眼神看著韓星,喃喃道。

「不錯,我正是要你恢復昔日的巔峰修為,以心頭之血,幫我感應赤虹霞的存在,前去尋她!」韓星雙眼眯起,冷冷的道。

說到這,韓星乾脆藉此話頭,將事情直接挑明:「但我告訴你,救歸救,你卻不能有非分之想,因為她心裡只有一個人,海枯石爛痴心不改,那便是我!」

「混沌玄黃丹就擺在這,去與不去,全在於你!」韓星話音拋地有聲,重重說道。

「她的心裡有一個人……」畢方黯然。

它眼角晶瑩閃動道:「這一點,從紫金宮嶺上,我己能清晰的感覺到,我只是被情所困,不能左右自己而已,但現在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只要能救出她,便是死,我也去!」

韓星長嘆一口氣,紅顏被人囚禁,生死不知,他又何嘗不是願以自己的性命去換取她的平安?

他心中悲愴,但臉上卻無波無瀾。

韓星繼續道:「第二我要你臣服於我,當以心魔起誓,永遠不生逆叛之心!若有違背,定遭天譴,為三千大道所不容!」

韓星怕畢方煉化了混沌玄黃丹后,修為不知會壯大到何等境界……也許力量能超過戰神。

不眠之夜 屆時,除非自己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大成,否則,在這一界還有何人能抵擋?

一旦他要反目,到頭來自己血本無歸,還徒增了一個勁敵!

所以他要畢方以心魔起誓。

大凡誓言,凡夫俗子隨口發出倒無大礙,違心者,自有鬼神管控。

但對於畢方這般大妖卻不一樣,神鬼見它,躲避尚且不及,又怎敢管它的閑事?

似畢方這般修為巔峰的強者,所修的是天地大道,懼怕的是以天地為名的誓言約束。

一但違背,將遭天地三千大道反噬,輕者修為不得寸進,重者心脈爆裂而亡。

畢方低頭沉思,又猛然將鳥頭揚起,道:「好,我便應你!但有一點我也告訴你,千萬年來赤虹霞雖末曾青睬於我,卻視我為親生兄弟一般,便是無此誓言,我也會拚死相救,絕不會離開她!」

它將赤虹霞……視我為親生兄弟一般,這句話說得很重,意有所指。

畢方化成的小紅鳥呀呀鳴叫,將此話傳入韓星耳中,頓時讓他放心了不了。

雖說安蹋之下豈容他人酣睡,但它已成為赤虹霞的座騎,又能怎樣?

赤紅霞與自己九世輪迴,緣定三生,絕不會因為歲月流逝,而情意淡薄,看來是自己多心了。

一情不堅,何以堅天下!

這一刻,他的內心再沒有了絲毫羈絆。

情就是天,情就是地,情就是整個世界,這就是我韓星的道!

就在這一瞬間,韓星對三千大道的參悟,豁然又透亮了許多。

畢方怔怔的看著韓星,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臉色忽白忽紅。

它的目中露出一抹深思熟慮,道:「你要我臣服於你,但一仆又焉能伺二主?你若還能馬踏天庭,築帝路輝煌,又何須我臣服,天宇蒼穹都會拜倒在你的腳下,又何須我去臣服?」

華方頓了頓,又嚴肅地道:「在舉世皆敵之時,你需要的是生死兄弟,而不是僕人,更不是戰寵,你若不嫌棄我現今乃是座騎之身,願意與你結為異族兄弟,自此後再無相害之意,永世不得為敵。」

韓星從它火紅的雙晴中,看到了一種千萬年的弧寂與對親情的思念,並帶有一絲淡淡的傷痛……

他感慨畢方說的很有道理,但也清楚的知道這老狐狸要做什麼……只是要通過結拜這種形式,擺脫自己對它的束縛。

但他絕不會放棄畢方,這樣送上門來的打手,打個燈籠也難找。

畢方若是重新恢復了修為,便是妖族巔峰強者。

此番當真結與他為異性兄弟,到是天大的好事,在打開登天仙路上自己又多一強大助力。

只是與這隻神獸結拜,其他的該怎麼辦?這其中……

韓星面色一陣陰晴不定,半響后,猛然抬首,沉聲道:「若當真如此,本人榮幸之至,只是此時尚不能結拜,因為……妖族出身的九爪神龍、窮奇、水麒麟等,現今都……跟隨於我,要是你我現在結拜了,只怕你見它們時,會亂了輩份!對你可是不太好啊……」

「啊……」畢方大吃一驚,絕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神獸跟隨於他。

只是不知道這些神獸是作戰寵,還是坐騎?仰或是……

韓星口中這幾隻神獸都是妖族無上的存在,地位崇高,不在自己之下。

自己一但與韓星結義,輩份就會高於這幾隻神獸。

妖界最講究尊卑,這幾隻神獸又豈會讓自己沾了便宜,不要聯合起來活吞了自己才怪。

「這……」小紅鳥大為尷尬,話己出口,不知何收回。

韓星冷眼觀察著小鳥的微妙的表情變化,己然洞察畢方的心思……

它之所以要結拜,除了自己不想被束縛之外,還有更深層的原因,便是期盼不被自己趕走,能在此界長久呆在赤紅霞身邊,僅此而已。

兄弟不能打大嫂的主意,否則便是死罪,這是恆古以來的鐵律。

結拜了便是兄弟,這說明,畢方己無非分之想。

只是它用情極深,這種情緣,只怕生生世世也解脫不了。

韓星略一沉思,頓時釋然。

他哈哈一笑,道:「呵呵,你也無需多想,本尊自認出身尊崇,不將任何生靈放在眼中,但我荒古聖體內己擁有大半龍族精純血脈,早已破除了對異類的歧視,視它們為我的兄弟,你既己突破天道枷鎖,晉級修行巔峰,便與我人族一般,我又豈會將兄弟拒之門外?」

「只是此事……能否從長計議?」韓星靈光一閃,突然一個念頭天外飛來:「這樣,待救得赤虹霞平安歸來,我便與你等一併結拜,況且結義這等大事,自然需要大嫂來見證。」

韓星厚著臉皮抬出了「大嫂」,讓畢方無話可說,算是對結拜之事蓋棺定論。

韓星坦直,令畢方心生好感,只覺的這天帝歷經九世輪迴,與以前大不一樣,性情己是大變,正所謂,道是無情卻有情。

它那裡知道,韓星的這一世,最看重的便是「情大於天」這四個字,天論是親情,友情、愛情,還是兄弟情,在他心中都重若山嶽。

別人以斬情入道,他卻偏偏要留情於萬道,歸於一心!

不過有一點畢方算是想明白了……

韓星所要表達的意思就一點:無論混沌玄黃丹也好,拜把子也罷,救不出赤虹霞一切免談。

星際麒麟 不過,貌似自己也是這麼想的。

當下,畢方以心魔起誓,表示將來無論修為多高,決不與韓星為敵,願與他一道尋找赤虹霞……只是省略了「臣服」二字。

誓言一出,大地劇烈顫抖,一股冥冥中的力量,將畢方與韓星連接到了一起,在各自的靈魂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誓也起了,你看那混沌玄黃丹能不能早點……哎,我知道,沒有臣服你,讓你心裡很不舒服,但你要體諒我,自『妖荒夜』起,天庭破碎,妖族己然高高在上,又怎會向人族低頭?待你九世全部意識蘇醒后,便會知道我的難處……實在是……」

畢方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自『妖荒夜』起,天庭破碎,妖族己然高高在上?

韓星心中震動,難道說天庭的變故,與妖族有關?

不然,畢方在禁忌什麼?

看來他對天庭妖荒夜發生的變故,知道的蠻多,身上揣著不少的故事啊……

關於妖荒夜,在自已第一世里肯定會有所記憶,早晚會知道。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把畢方拉到自己這輛戰車上……

他抬頭看了一眼小紅鳥,暗自道:小樣,你還能跑出我的手掌?

赤虹霞有事你管不管?

赤紅霞的夫君有事,你管不管?

赤紅霞所有的兄弟姐妹,連七大姑八大姨都有事,你管不管?

超級紅包神仙群 要管,就得上自己這條賊船!

到時候,任你身上的秘密再多,老子總會有辦法,讓你一點一點吐出來。

「既然不同意現在臣服於我,那也好,反正早晚都是那麼回事……你想想,赤紅霞是你老大,連你老大都臣服於我,你還跑得了嗎?」韓星直接下了結論:「畢方,待結拜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便是你姐夫,你的大哥!」

韓星繼續開導:「呵呵,到那時,不管你有什麼理由,不臣服也不行了……這混沌玄黃丹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只要臣服!」

他咳嗽了一聲,以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現在,我可以先把這一粒混沌玄黃丹交給你,嗯,至於煉化的方法,待救出赤虹霞后,我自會傳授於你,至於為什麼?你懂的!」

當聽到韓星要把這顆丹藥交給自己,而且後面想吃多少就有多少,畢方火紅的眼神中,居然放射出幽幽的綠光……眼珠子差點都瞪了出來。

「太誘惑了,放開我!」小紅鳥聲音有些激動,身軀微微發抖,顯然是受不了這刺激。

已經到這份上,韓星也不怕它跑了,隨手解開畢方的封印。

「呼!」巴掌大的小紅鳥脖子微動,雙趐煽動,周身火焰陡然猛漲,霎時間竄上高空,又化成了一隻火紅的、毛羽稀鬆,醜陋無比的大鳥。

一號甜心:boss老公別裝純 畢方厲聲怪鳴,繞著空間接連疾飛了十幾圈,下方的山峰都被它熔化了,一道道岩漿流動著赤色紅芒,從山上淌了下來。

然後,它猛的張口一吸,岩漿中的火精,化為一縷縷神曦飛起,沒入它的口中。

「完了,畢方被混沌玄黃丹刺激著了……」韓星知道,畢方想恢復巔峰修為只是一方面,它更念念不忘的是……化為人形,好去救赤虹霞。

若不化為人形,一旦見面,就大紅鳥現在這副尊容,不把她嚇一跳才怪!

現在,畢方已經知自己身上有這等逆天的丹藥,可以恢復它的本源法力,再若不吃下,它就會就要發瘋。

「此去尋救赤虹霞,很複雜也很兇險……」韓星沉吟了一下「看來……這混沌玄黃丹還真的提前交付給它……」

足足過去半個時辰,畢方在火精的作用下情緒慢慢平靜下來。

它飛了回來,落定后問出的第一句話是:「你,說話可是當真?混沌玄黃丹吃多少有多少?這種丹藥得一顆已是三生有幸,你不會是在吹牛逼吧?」

韓星眼中閃出由衷的笑意,道:「當然是真的!你是在置疑我沒有海量的混沌玄黃丹供你煉化?」

韓星一招手,從袖口衝出一遞玄黃之氣,化成的一道混沌天河。

天河中有晶瑩滾動,如億萬河水在流淌,河水竟然是由混沌玄黃丹組成。

「嗡」

天河顫抖,億萬晶瑩丹藥,組成一道流光,如同銀河倒卷,又落入韓星的袍袖之中。

「這些夠不夠?其實再多對你也無用,你能煉化一顆,便是造化!」韓星說的很直接。

他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態,又道:「你以為我技止如此了嗎?又怎知我尚有諸般逆天之寶還未展,若非看在赤虹霞的面子上,早用仙寶將你鎮壓,何需苦口婆心讓你臣服!」

畢方這才真正的認識到:這個韓星,絕非前幾世天帝轉世之體可比,絕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他,也許真的能重新蹈臨九天,再鑄輝煌。

大紅鳥仰面朝天,眼神劇烈變化著,良久,它終於下定了決心……

臣服!

它低下了高昂的鳥頭,朝韓星點了三點,宛如人族的三拜九叩。

這妖族巔峰強者,終於屈服於人族。

畢方做完這些,再不遲疑,一伸爪子,將韓星手中的那粒丹藥牢牢地攥在了手裡。

「拿來!」小紅鳥伸出了另一隻爪子。

韓星明知故問:「什麼?」

「混沌玄黃丹重如山嶽,若沒有秘法煉化,便形同廢丹,把煉化方法給我!」畢方目光微閃道。

「這傢伙做事,竟是這般的滴水不漏」韓星暗自道。

他笑了笑,貌似發自肺腑的道:「我早己猜到,你等不到救出赤虹霞,便會向我索要混沌玄黃丹的煉化方法,其實我從一開始就想,把這珍貴的東西交給你……只是就這麼交出去,我好像虧大了!」

「好,快人快語」畢方眼中閃出由衷的笑意,信心十足,打斷了韓星的話,道:「但在這個世上,玄黃之氣並不是最珍貴的東西,還有比它更為神聖之物……我用這些神聖的之物的信息與你交換,你並不吃虧!可好?」

「呵呵……」韓星冷笑,對畢方如此藐視混沌玄黃丹的煉化之法,十分抓狂。

這可是他從《黃帝神丹經》中,差點兒把書翻爛了,才尋到的四兩撥千斤的煉化之法。否則以玄黃之氣可壓塌天地的重量,就算祭煉成丹,也無人敢服用。

如期說混沌玄黃丹是丹藥,倒不如說它是一件威力巨大的武器更為合適,能把武器煉化入體,足見這秘方的珍貴。

「呵呵,我這煉化之法,乃是從一部艷驚古今的經文中所得,這經文乃是我之前身……黃帝所創,我不屑於你那什麼神聖之物……這世上難道還有什麼能比的上天帝留下來的東西珍貴?」韓星斜著眼睛看著畢方,冷笑一聲。

「呵呵?你冷笑什麼?」畢方怒道:「難道你對我說的還有什麼懷疑不成?你以為天庭很大嗎?你以為天帝最大嗎?你可曾聽說,世界之大,縱然成仙,也不能窺見其萬分之一,誰又曾見過仙域盡頭?誰又曾踏臨過天外之天?誰又知道這茫茫宇宙之中,比天帝高貴的人有多少?他們留下的最珍貴東西又是什麼?」

「哪裡哪裡?鳥兄所言,大有玄機……」韓星目瞪口呆,從它的話中聽出了什麼,急忙放低了姿態,道:「你且說來聽聽……」

「未曾想九世輪迴,已將天帝變成了井底之蛙!」畢方淡淡的道:「想那天庭所在的無上界,也只是諸天萬域的一個位面,上面尚有鴻蒙界、玄黃界……天庭也不過是天外天上面那些至尊仙王、終極仙帝、鴻蒙聖人設置在大千世界的一個衙門而已,而天帝,只是他們在此界的代言人……」

它晃了晃鳥頭,再次重複了一句:「這些都是后話,對你現在意義不大,我只是想告訴你,便是黃帝留下的秘方,若是同這些界面無上存在留下來的東西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你說哪個珍貴?」

畢方此刻的目光,已經完全的變成了居高臨下,看韓星就像看一個土鱉。

韓星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有些吃驚:「這隻老鶴別看長個獨腳,還真有些門道……」

在他的心中,天帝始終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沒想到便是這般存在,頭上也壓了無數強者!

「你從哪裡知道的這些?」韓星很認真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