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后,林佳把許家所有人的傷檢查完畢,確認沒有什麼大問題后,找到顧銘,說:「這些混混跟狗皮膏藥一樣,招惹到他們,這生意怕是很難順利進行下去。」

「不礙事!!」顧銘說。

「不礙事?」

林佳有些不懂。

今天打架他們雖然鎮住了吳強,讓吳強知難而退,但是指望吳強就此罷休,顯然不可能。

而且,剛才吳強離開時也說過,他不會就此罷休,這怎麼就不礙事呢? 林佳把她心頭的疑惑講了出來,顧銘笑著說:「我也沒有指望打架就讓吳強從此老實下去,我今天之所以選擇打架,只是讓吳強以後不敢輕易到許家來鬧事,他們必然還有其它手段。」

「那你說不礙事?這不是礙事嗎?」林佳更加疑惑了。

「你猜他們下一步會幹什麼?」

「他會威脅那些人不把玉渣賣給許家兄弟?」林佳大膽猜測道。

「他敢嗎?」顧銘瞧不起的說。

「他不敢嗎?」林佳反問道。

「當然不敢啊!!」

「為什麼?」

顧銘解釋道:「以前那些人聽吳強的,不是因為都怕吳強,而是因為收購玉渣的廠子少,只有吳強一家,和氣生財,沒有必要跟吳強過不去。」

「可是現在不一樣,現在我也要收玉渣,價錢還比吳強給的高,那些人自然不會放過這樣賺錢的好機會。」

「我阻攔了吳強的財路,吳強要跟我急眼,吳強阻礙了他們的財路,你說他們會怎麼辦?」

「也要跟吳強急眼?」林佳說。

「肯定!!」

「一個人吳強不怕,十個人一百個人呢?真以為他是申海市的土皇帝?他說啥就啥?他充其量就是一個混混而已,真要做得過份,乃怕有保護傘,也護不住他。」

「嗯!!」

林佳認可的點了點頭,問:「那吳強接下來會幹什麼?」

「狗急跳牆!!」

「什麼意思?」

「以後再說。」

林佳:「……」

顯然,顧銘又賣起關子了,這已經是顧銘今天賣的第二個關子了。

她十分不滿的瞪了顧銘一眼,說:「不拿我當兄弟。」

顧銘摟上林佳的香肩,林佳不爽道:「你又幹嘛?」

「肩都不讓摟,還說把我當兄弟,嘴皮子上的兄弟吧!」

林佳:「……」

顧銘壞笑道:「想跟我稱兄道弟,喝酒、打架、摟肩這些是最起碼的,還得時不時一起搓個澡,一起睡個覺,這些,你能做到嗎?」

「你……」

林佳大怒,這哪裡是把她當兄弟,這非明還是想占她便宜,想搞~她,當真喪心病狂到了極點。

顧銘好言道:「別生氣,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好兄弟不就是這樣嘛,你要是連這點都做不到,我哪敢把後背交給你,萬一你在背後捅我刀子怎麼辦?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是,你說的對,兄弟之間一起搓個澡一起睡一覺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

「你能準確的回答我,你會~搞你兄弟嗎?無論男女。」

「這個嘛……」

顧銘想了一下說:「往後搞不搞我不清楚,至少目前我不會搞~我兄弟,無論男女。」

「那就行。」

「你這是答應陪我搓澡睡覺了?」顧銘驚訝萬分的說。

林佳說:「只要你能做到不搞~自己兄弟,陪你洗澡睡覺我需要害怕嗎?」

「這個……要不我們現在去試一試?」顧銘提議道。

「這麼著急?」

「這不正好打架出了一身臭汗,需要洗一洗嘛,哪裡是我心急了。」

顧銘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林佳白眼道:「我還要上班,改天。」

「別!!」

顧銘說:「領導都說了放你假,你這馬上就去,多不給別人面子。」

「我知道,你瞧不起他,討厭他,但是人在社會,總有那麼幾件不如意的事情,耿耿於懷,對你沒有好處,我們大人有大量,原諒他好不好?」

「這……」

林佳猶豫了。

顧銘繼續勸說道:「別這那的,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原諒他,給他面子,我們現在洗澡去。」

林佳;「……」

這恐怕才是顧銘讓她原諒蔣銳的真正原因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顧銘說得也有一定的道理,跟領導作對,是不行的。

也就是現在蔣銳不知道今天丁偉道歉的真正原因,一旦知道,他需要向她低嗎?完全不用。

這個時候原諒蔣銳,乃怕以後蔣銳知道,也不會給她穿小鞋,找她麻煩。

冷靜的進行一番思考後,林佳點頭,知道剛才她的行為有些衝動,現在補救,為時不晚。

「打個電話吧!」顧銘提醒道。

「好!!」林佳再次選擇了聽從顧銘的安排,給蔣銳打電話請假,不多,半天而已。

但儘管如此,卻表達了一個態度,既往不咎的態度。

蔣銳放心了,林佳身上的隱晦也消除了,皆大歡喜的局面。

沒有馬上去酒店開房洗澡,後續事情還需要處理,就這樣走了,太寒許家眾人的心。

顧銘當即表態,所有的醫療費用由他承擔。

不僅如此,今天在場的人還每人獎勵一萬現金,端得是財大氣粗。

最後,顧銘還說:「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我這人賞罰分明,絕對不會虧待自己人,大家好好乾事。」

歡呼聲一片。

然後,顧銘開車帶著林佳走了,至於錢的事情,給了五千萬給許鵬,還差那點醫療費和獎金?只要把賬給他記清楚就行了。

五星大酒店的豪華套間,顧銘和林佳出現在這裡,看著寬敞浴室中的浴缸,顧銘是感慨不已。

這不是他第一次開這種豪華套間,他曾經跟方雪就開過,見到有浴缸,想要體驗一下洗鴛鴦浴的樂趣。

可惜,方雪不讓,讓他遺憾不已。

逃妻束手就擒 他卻是沒有想到,今天他會跟他新認的「兄弟」體驗一把洗鴛鴦浴的樂趣。

這世界,當真太奇妙,也太令人難以琢磨了。

跟所有女人一樣,林佳進入房間第一件事情就是檢查有沒有攝像頭。

顧銘不會搞~她,但是有一點她可以肯定,顧銘不會太過老實,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揩油機會。

讓顧銘揩點油,她不是太介意,因為顧銘這一次的幫助太令她感動了。

但是,她卻不想被拍下來,被人發到網上,供人欣賞,更不想被一些她不願意看的人看到。

顧銘去浴室放水,放好后,看到林佳站在浴室門口看著他,笑著說:「怎麼,害怕了?不敢進來了?」

林佳不屑的哼了一聲,然後走了進來,乾淨利索的把身上的運動裝脫掉,只留下一條豹紋內衣和小內。

美麗的嬌~軀再次浮現,當真誘人,顧銘咽了咽口水,見林佳準備走進浴缸,趕緊攔下。

「幹嘛?又不讓洗了?」林佳不悅道。

顧銘微笑道:「澡肯定要洗,只是有你這樣洗澡的嗎?當這是游泳呢?脫乾淨!!」

林佳:「……」 這能脫?

脫了她還有什麼秘密可言?

林佳哪裡知道,她在顧銘眼中早就沒有秘密可言了,該看的顧銘早已經欣賞過。

「這不用脫吧!!」林佳講起條件道。

顧銘慫恿道:「我們是兄弟,你怕啥,這樣才公平嘛。」

說著,顧銘開始脫了起來,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得一乾二淨。

看著顧銘如此,林佳表示,這樣的公平當真她不想要。

顧銘走到林佳前面,林佳本能的退後一步,喝道:「你想幹嗎?」

顧銘壞笑道:「你不好意思脫,那隻能我來幫你脫了,夠兄弟吧!!」

林佳不適應道:「洗澡就好好洗澡,靠這麼近幹什麼?」

「好兄弟,當然要互相洗,哪有跟陌生人一樣各洗各的道理。」

林佳:「……」

同時,當警察的就是比千金大姐有毅力,有決心,不出來誓不罷休。

一個多小時過去,事情結束,林佳揉著發麻的玉手道:「怪物!!」

她是第一次遇到這麼久的男人,簡直難以置信。

顧銘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沾沾自喜道:「承蒙誇獎。」

林佳白了顧銘一眼說:「現在心滿意足了?」

「嗯!!」

顧銘點頭,順勢把林佳攬入懷裡。

此刻,林佳已經不介意跟顧銘進行這樣親密的接觸了,安靜的靠在顧銘胸口。

忍不住,她說:「顧銘,我想跟你說個事情。」

「什麼事情?」

「其實我已經……」

「結婚了是吧?」

「你怎麼知道的?」林佳瞪大眼珠道。

顧銘笑著說:「你忘記我是幹什麼的了?我要是連這都看不出來,我好意思算命嗎?」

「你既然已經看出來我結婚了,你還來招惹我幹什麼?把我當成你純粹的兄弟不好嗎?」林佳沒好氣道。

「不好!!」

「為什麼?你就那麼想干~我?」

「一方面吧!還有另外一方面。」

慕你多時 「什麼?」

「因為你遲早要離婚,為了避免你想不開干傻事,我只能犧牲一下自己,隨時做好填補我好兄弟身體上和心靈上的缺口。」

林佳白了顧銘一眼說:「遲早離婚,算出來的還是你瞎說的?」

「肯定算出來的啊!我有必要瞎說騙你嗎?」

「為什麼?」

「這個不清楚,但不出一年,你們必定離婚,等你恢復單身了,到時候搞~你還有問題嗎?」

林佳翻著白眼道:「我們都這樣了,我說不讓你~搞,你信嗎?」

「不信!!」

「那就不得了。」

「只要我離婚,你想怎麼搞都行,可我為什麼要離婚讓你搞~我?我老公很愛我的好不好!」

顧銘吐血道:「你離婚不是為了讓我搞~你,而是你註定離婚,懂嗎?」

「哦!!」

林佳懂了,不死心道:「你當真算不出來我為什麼離婚?」

「你可以給我說說你跟你老公的具體情況,我可以幫你分析分析,看看問題出在哪裡。」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