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李長生來說,佈陣破陣,可是他的拿手好戲,小小的一個鬼陣,想要破解,絲毫不費吹灰之力。

“這……”杜必書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涼氣,驚歎不已。

若非親眼見到,他簡直不敢相信,一張小小的符紙,竟然能讓整座山林,都跟着震顫起來。

“跟緊我,走……”

李長生面色嚴肅,話一說完,轉身便朝西南方位走去。

杜必書心神一顫,連忙跟上。

山林之中,突然一股陰冷的寒風吹來,涼颼颼的。

杜必書整個人身子一陣發抖。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只聽見夜空之中,傳來一陣大笑的聲音。

“我當是什麼人,原來是個小道士……怪不得能破我鬼陣……”

聲音刺耳,陰陽怪氣,響徹整片山林。

一瞬之間,李長生也停住了腳步,擡頭環顧四周,冷冷一笑,說道:“何方妖孽?”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派去的那幾個嘍囉,恐怕已經被你收拾了吧?”

黑暗之中,那個聲音再次響起,卻是帶着一絲嘲諷之意。

李長生冷聲說道:“幾個渣渣,也想在我眼皮底下殺人?”

“哼……死道士,對付了我幾個小嘍囉,就誤以爲無所不能了嗎?敢破我鬼陣……今天,你別想離開這裏……”

聲音震震發響,如雷聲一般。

“那今天就看看,到底是誰走不了。”李長生震聲說道。

“好……死道士,你要是有本事贏我,那個被我擄來的小青年,我就放他平安離開這裏……”

聲音傳出陣陣陰笑,似是完全不將李長生放在眼裏。

他在這片山林之中,混跡許久,許多妖魔鬼怪他都認識,又豈會忌憚一個小小的道士?

話音落下,黑暗之中,只見幾道黑影,“嗖”的一下,從山林深處之中竄出,速度快如閃電。

李長生縱身一躍,“叮”的一聲劍吟。

一瞬之間,銀白色短劍乍現,寒光閃耀。

黑影閃到,陣陣殺機頓顯,一道寒芒似是劃破淒冷的夜空,瞬間劈斬而落。

“刷”

撕裂的聲響,在山林之中響起。

銀白色短劍綻放出陣陣寒芒,如同白晝一般,照亮整個黑夜。

冰冷的光芒破開重重黑暗,一下子穿透兩道黑影。

那黑影猛然消失。

“有兩下子……怪不得敢來山裏找我……”

那個詭異的聲音再次響起,似是也渾然不懼。

“給我出來……”

李長生厲聲一喝,雙手不斷掐訣。

只看見一道金黃色的法印,震空而起,一時之間,煌煌之威,如同秋風一般,橫掃而去。

“轟隆”

黑暗的角落裏頭,巨響接連傳出。

“不好……”

幾個奇怪的聲音大叫起來,似是感受到了李長生法印的威力,不敢小覷。

巨大的威能,橫掃而過,震盪起無限的氣浪。

兩旁山林的樹木,似是紛紛向兩邊閃避一般,一下子被這股威勢打倒在地。

“臭道士……敢來拆我臺子,我會讓你後悔惹錯了人……”

聲音響起,山林裏頭,一個黑衣男子,面露兇橫之色,頓時緩緩走了出來。

乾癟的面容,枯瘦的手,黑衣男子,宛如干屍一般,看上去詭異至極,淡淡的黑暗之氣,彷彿在他的周身縈繞,像是與整片黑夜,融合在了一起。

看到這個奇怪的人,杜必書整個人都已經看傻了。

他從未見過這種人,看上去就如同死屍一般,若說這人不是魔鬼,他自己都不信。

李長生眉眼微微一眯,盯着黑衣男子,冷冷地說道:“看來你修煉的,是鬼術。”

“不錯。”黑衣男子一笑,說道:“你若是現在求饒,留下一條手臂,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李長生說道:“這條件,聽上去不錯。”

黑衣男子點頭,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色,說道:“我在這山林之中,向來不與術法界人士鬥法,你們這個旅行團,我一早就盯上了,既然在我的地盤歇腳,自然是要留下一點東西,你是個道士,說到底也是修煉人士,我可以不爲難你……不過,你殺了我的人,總得要表示表示歉意,一條手臂,確實不多……這條件,你應該可以接受。”

李長生眼中光芒一閃,搖了搖頭,說道:“這條件我不能接受,一條手臂太少,至少留下你的性命。”

“你……”黑衣男子一怔,頓時反應過來,冷冷笑道:“好,好……膽子夠大……我先要你命。”

一股黑暗之力,從黑衣男子身上發散而出。

只見他黑影一閃而來,瞬間便到了李長生的面前。

“轟”

一拳轟擊而出,破空震響。

李長生反應迅速,整個人身形微微向左邊一側,黑衣男子的拳風,帶着勁風劃過,卻是絲毫沒有傷到李長生。

黑暗的氣息,緊逼而至。

李長生手肘輕輕一擡,一下子撞在黑衣男子的臂上,力道驚人。

黑衣男子反應慢了一步,整個人身子一顫,似是也吃了一驚。

眼前的這名小道士,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似是道行絲毫不低。

猛然之間,只看見李長生的手掌,直接迎面探來。

黑衣男子想要向後退去,卻是感覺自己的雙腳,猶如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緊緊粘在大地之上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啊……”

一聲驚叫響起。

杜必書整個人一顫,連忙看去。

只看見黑衣男子“噗通”一下,跪倒在了李長生的面前。 “你……”黑衣男子已經被李長生制服,完全不敢相信。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我什麼?”

“不可能……”黑衣男子一臉不相信,搖頭說道:“你一個小小的道士,怎麼能破我鬼術?”

“鬼術?”李長生說道:“你這皮毛,還敢妄稱鬼術?真正的鬼術,能修煉到死而不僵,身上肌膚猶如煥然一新,恐怕……你還沒能做到這一點。”

“這……”黑衣男子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時之間,怔在那裏。

李長生問道:“你輸了,該放人了。”

話一說完,用手輕輕一推。

黑衣男子一下子栽倒在地,全身又可以動彈了。

剛纔他整個人,就猶如被禁錮住一般,下半身更是毫無知覺。

這種情況,他從來未曾遇到過。

黑衣男子臉色變得十分陰沉,站起身來,冷冷地說道:“你跟我來……”

話一出口,轉身便走。

李長生淡淡一笑,邁步跟上。

後頭的杜必書,眉頭微微一皺,只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哪裏不對,見李長生跟着走,他自然也沒猶豫。

山林之中,越發顯得陰暗。

陰冷冷的山風吹過,冰涼透骨。

黑衣男子帶着兩人,穿過了一片小林子,只看見周圍的樹木,長得都奇形怪狀的,似是一個個奇怪的生物一般,張牙舞爪,枝幹看上去如鬼斧神工打造,驚悚萬分。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杜必書一下子被驚住,整個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似是感受到杜必書心中的恐懼,黑衣男子突然停下腳步,冷冷一笑,說道:“要是害怕,可以不跟着我,在這裏等着便是。”

“無妨,我跟着你。”李長生淡淡說着。

杜必書猶豫了一下,說道:“既然李兄弟跟着,那我也一起。”

“好。”

黑衣男子嘴角揚起一絲陰邪的笑意,繼續邁步而走。

約摸走了數十步,只看見孟子健,被綁在了一顆大樹上。

“你們……”

孟子健看到李長生和杜必書,精神頓時一震,瞪大了眼睛,似是感覺到有些意外。

“孟兄弟你別怕,我們來救你。”杜必書臉上一喜,連忙說道。

李長生和杜必書,連忙走上前去,想要替孟子健鬆綁。

猛然之間,“刷”的一下。

四周黑光頓起。

黑衣男子冷冷一笑,整個人卻是化作鬼魅一般,一下子後退數丈。

一瞬之間,幾道交織而起的黑光,相互纏繞,像是形成了一張巨大的天羅地網,將李長生幾人,鎖在了裏頭。

“你……”

杜必書和孟子健神色一變。

李長生卻是絲毫不懼怕,看向黑衣男子。

“你們想救人,那就先去死吧!”黑衣男子陰冷冷地笑着。

“剛纔你的鬼陣,我都破了,你以爲這個小小的陣法,能奈何得了我?”李長生面不改色,看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陰冷一笑,說道:“這個陣法,是黒冥君佈下的,你能破我陣法,本事自然不小,但是想破黒冥君的陣法,恐怕……你還差一些。”

黑衣男子自信滿滿,對於這個陣法的威力,他自然是知曉萬分。

“黒冥君?”李長生一怔,說道:“他是什麼人?”

“黒冥君乃是鬼術大成的修煉者,在這蜀川之地,他說話,可是有分量的,你這個小小的道士……不知好歹,我今天就讓你好看。”

話一說完,黑衣男子猛然一跺腳。

“轟隆……”

整座山林,發出了劇烈的聲響。

只看見山林之中,像是有無數的鬼影,黑壓壓突然出現一般,瀰漫在上空之中。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天而降,一下子將幾人包裹住。

“完蛋了……這下完蛋了……走不了了,都走不了……”孟子健臉色難堪到極點,一瞬之間絕望。

他被黑衣男子抓來,自然是見識過黑衣男子的手段,如今這陣法開啓,尋常之人哪裏見識過?

這等陣勢,他可不相信李長生有本事能破。

“你放心,李兄弟會抓鬼,這等陣法,他能破。”杜必書安慰了一句,心中也是有些忐忑。

這黒冥君,在黑衣男子口中說來,好像厲害得很,也不知道李長生有沒有這本事對付。

“你們別管我了,還是想辦法先逃吧……”孟子健臉上露出絕望的神色,似是有些癡愣的,呆呆地說了一句。

“今天我帶你們走,放心。”

李長生冰冷的聲音響起。

一瞬之間,銀白色短劍,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上。

“那好,我來看看你這個死道士,有沒有這本事。”

黑衣男子怒喝一聲,雙手一振。

烏壓壓的黑影,瞬間在空中急轉彎,磅礴的氣勢,震盪而下,朝着李長生一衝而來。

“糟糕……”

杜必書臉色一變。

神君有個小師妹 就在這時,李長生唸咒而起。

清脆的聲響,猶如晨鐘暮鼓一般,在山林之中震盪。

一股金黃色的光霧,從李長生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一下子將三人籠罩住。

無盡的黑影衝撲上來,卻是被金黃色的光霧所遮擋住,狠狠地撞在了光霧之上,瞬間化作虛無。

“指定鬼門入南鬥,離行至勝起神光。從此行符開地脈,風雷雨致萬民康。更加辰戌鬥臨處,上應開天不可當。天雷龍雷神水社,五龍雷電助威揚。要知破地召雷訣,口傳心祕達穹蒼。破……”

李長生面色堅毅,絲毫不變色,一股威能打出。

道道金光四射而起,璀璨耀眼。

衆多鬼影,剎那之間被驅散,發出了一聲聲絲毫。

“嗖”

青光直衝天際而起,帶着如山嶽一般的攻勢,猛然撞擊在了天羅地網之上。

整個陣法,開始晃動起來。

“這……”

黑衣男子臉色微微一變,似是感應到李長生那巨大的能量。

但見陣法在李長生的威勢衝擊之下,雖然晃動,但是並沒有被破開,一時之間,心中才稍稍一定。

只見黑衣男子大笑起來,說道:“別掙扎了,黒冥君的陣法,不是你能破的。”

他話一說完,正待朝前邁步而出施法。

一瞬之間,只感覺眼前寒光一閃。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冰冷的劍光,瞬間刺破了他的喉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