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

艾克身子一震,驚喜的轉過身去。

只見小床之上,愛莉起了身子,平淡的望著他。

「你終於醒了,愛莉。」艾克坐到床邊。

愛莉歪著腦袋也不知在想什麼,好一會後在艾克疑惑的目光下將腦袋抵在其胸膛上。

「怎麼了?愛莉?你沒事吧?」艾克以為愛莉生出什麼變故,語氣變得急促起來。

「我看那些在學院里的人就是這樣表達情感的···」愛莉說的磕磕絆絆,高冷的小臉多出了絲絲人氣,那明亮的雙眸要多無辜就有多無辜。

「是··是嗎?」艾克噗嗤一笑,雙手忽然從少女兩側伸過去,將其摟在懷中。「是這樣嗎?」

愛莉小臉變得通紅,那種溫暖的感覺讓她很是迷戀。直到這一刻她才體會到人類的情感到底有多麼的美妙!

「叮!叮!情感劇烈波動中!數值記錄!」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相擁,享受著難得的寧靜。

「我··這都抱上了?」不遠處的微開的窗戶邊幾雙眼睛窺伺著一切。

「別擠我,扎西大哥!」但丁不滿的推推扎西。

「但丁,你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扎西狠狠瞪了一眼他。

「我說你們兩個可真是夠無聊的。」卡西在一旁鄙夷道。

「那有種你別看!」扎西嘴角抽搐著,「你這個腹黑的冰鳥!」

「納菲哥哥,我覺得哥哥他們這樣做是不對的。」凱瑟琳雖然瞧不見,卻也猜出了幾人的動作。

「別管他們了凱瑟琳,你哥哥已經被扎西那貨帶壞了?」納菲無奈的攤攤手。

「我怎麼看你也是想要去看看,不過沒位置了而已。」阿拉貢道。

「阿拉貢,我覺得自從潔西卡來了以後你都快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曾經那個沉默寡言的大塊頭去哪裡了?」納菲瞪圓眼睛道。

「嘻嘻。」潔西卡拉著凱瑟琳的手笑著,這裡的氣氛太好了。

「哈哈哈哈——」

不一會後,笑聲傳盪在這個古老的地方。沉淪的遺忘之街正在意不可思議的速度煥發出勃勃生機。

而與之形成對比的卻是另外一處地方。

啪!

「你還敢出現在這裡!不想活了嗎?」勞倫斯低吼著,拍在桌案上的手掌青筋畢露。

「放輕鬆點,勞倫斯。為何每一次見到你都是這樣暴躁呢?」奧蘭維多依靠在窗邊,俯視著底下進進出出的人群淡笑道。

「你引起的動靜還不夠大嗎?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那小子還是沒有死!」勞倫斯深吸一口氣冷冷道。

「我承認失誤了點,沒有計算到會有光明教廷的人找過來。不過目的也總算是達到了,我們的交易繼續。」

「算了,交易取消。」勞倫斯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我可再也不想體會那種冰冷的感覺了。」

「勞倫斯,我敬愛的朋友,你現在可沒有選擇的機會了。從你答應我的那一刻開始,一切的宿命便已經開始。」

奧蘭維多輕輕起身朝著他一步步走來。

那噠噠的腳步聲彷彿就踩在勞倫斯的心上,四周的一切都寂靜了,唯獨留下審判的鐘聲。

「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就只有兩條路!要麼被發現,成為叛徒!要麼繼續達成交易,你成為萊爾瑪吉斯新一任的院長!怎麼樣?」

望著眼前那微笑,勞倫斯的心越發冰冷起來。果然,與魔鬼做交易從來沒有好下場,他沒有回頭路了。

「你到底想要怎麼做?」

「你想要成為院長很簡單,只要那些阻礙你的人消失就可以了。」 釣魚直播間 奧蘭維多摸摸下巴。

「消失?你不能那麼做!」勞倫斯連連搖頭,他只是想要改革萊爾瑪吉斯,可不是毀滅了他。

「勞倫斯!他們不過是你路上的障礙罷了,他們消失了,你才可以成為萊爾瑪吉斯的掌控者!帶著他走向你嚮往的道路!成為萊爾瑪吉斯歷史上最偉大的院長!」

奧蘭維多蠱惑似的話語鑽入勞倫斯心底,他雖然竭力想要壓下心中那蠢蠢欲動的想法,可這慾望不斷滋生著,可怕的壯大著。

「好!」

許久之後,奧蘭維多消失了,而辦公室中回蕩著一個字。 ?修道者神殿的事情終於告了一段落,令人惋惜的是前往那裡的希爾並沒有抓住奧蘭維多,而奧蘭維多也失去了自己的蹤影。

不過這些跟艾克等人也沒有關係了,他們現在要做的便是不停的變強大,以完成老師們的願望。

作為出事的補償,學院也免去了遺忘之街接下來整個學年的任務布置。不得不說,這算是一件好事了。

到這裡不得不提一下但丁與達爾克之間的約斗,距離那個半年之約還有兩個月左右。

平靜的日子再次到來,艾克也乘著這個機會第二次進入學者空間布洛加哥。

上一次在決鬥輪盤競技場,艾克收穫良多,不僅一舉突破三階大法師境界,還領悟了毀滅奧義,更是從輪盤中開出了奧義捲軸,從而補全奧術一道的自由奧義。

除此之外,艾克覺得更大的收穫還是那雷獄印的誕生!

雷獄印是他真正創造的三星魔法,這證明他在學者道路上的進步。而藉由雷獄印他心中的一個想法也得以實現,那就是融合魔法!

融合魔法的強大毋庸置疑,假若說組合魔法是將兩個1加1的魔法發掘出3的力量,那麼融合魔法便是將兩個魔法徹底變為一個魔法,發揮出4、5乃至6以上的力量!

這種增幅無異是恐怖的,也是學者追求的。

由於惡獄君主的存在,艾克心底已經有了融合魔法的腹稿,假若那個瘋狂的想法真的實現,那麼這個融合魔法必將載入史冊,讓整個埃爾洛顫慄。

當然,現在艾克還面臨著一個很糾結的問題。

他需要繼雷獄印之後創造出屬於奧術魔法的三星魔法!

這個三星魔法的模板也有了,那邊是奧術囚矛這個二星魔法。

擁有絕對禁錮的奧術囚矛幫助了艾克多次死裡逃生,但隨著自己境界的遞升,這個魔法的作用必定是逐漸減弱的,而改變也勢在必行。

之所以艾克如此苦惱,便是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對於學者來說,靈感有時候真的比思維更重要。

依舊是那一條古老的大街,斑駁的磚石留下了時光的痕迹,宛如真實世界。

艾克特意帶了一頂寬大的帽子,因為他畢竟在布洛加哥小有名氣,這個建議還是老派克通過聯絡器告知的。

陷入沉思中的艾克低頭前行,他也是沒辦法了才來到布洛加哥碰碰運氣,希望找到那一絲的靈感。

碰!

突然,猛烈的撞擊打斷了艾克的思考,兩人齊齊倒在地上。

「朋友,走路可得小心一些啊。」倒在地上的人揉了揉發疼的胸口抱怨道。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艾克不好意思的點頭抱歉道,這的確是他的不對。

「沒事的,不過下一次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能這樣莽撞了。」那人脾氣倒也好,見艾克態度誠懇,也沒有多加指責,起身後勸了一聲。

「好的!」艾克抬起頭,驚訝的望著對方,「是你啊。」

「艾··艾克!」貝爾·隆多亦是驚奇的望著艾克,時間每過多久,他怎麼可能忘記眼前這個創造了奇迹的少年呢。

「不··不好意思,我都忘記你叫什麼了。」艾克臉色稍紅,他明白自己有多麼的不禮貌。

「哈哈,沒事,我這種小人物怎麼可能人人都記得呢?再自我介紹一次,貝爾·隆多!」貝爾自嘲道。

「艾克·雨果。」艾克伸出了自己的手,貝爾性格不錯,是個值得結交的人。

「對了,艾克,說起來上一次我還得謝謝你呢。」貝爾笑眯眯的拍著胸口。

「謝我?」艾克一臉茫然,他記得自己和貝爾的交集就只有那一次戰鬥了吧?

「恩。」當下貝爾便將與阿布對賭的事情說了一遍。

「整整三百積分,夠我用好久的了。」貝爾眉飛色舞道。

「貝爾,你可真是看得起我,要是我輸了你不就虧大了嗎?」艾克苦笑道。

「不,我相信你!就算輸了也沒有什麼,我就是咽不下那一口氣!」貝爾忽然正色道,昂揚的抬起頭,充滿著少年人該有的活力。

艾克愣了一會,轉而一笑,「那好吧,為了答謝你如此相信我,我請你喝一杯。不知貝爾學者能否賞臉?」

「哈哈,大名鼎鼎的艾克學者都如此說了,我又怎麼能拒絕呢?」貝爾自來熟的摟住艾克的肩膀,朝著前方走去。「相信你沒來布洛加哥多久吧,我知道一個好地方,走,我帶你去。」

這一段小插曲的發生並沒有引起多少人注意。

布洛加哥事實上就是一個城市,這裡也有吃飯聊天的地方,只要你有積分,你可以享受到一切。

跟著貝爾,艾克穿梭在一個個小巷子中。不同於街道上的寬闊與華貴,這裡有著小地方特有的情調,寂靜幽然。

很快,兩人停在了一個名為知更鳥的小店面前。

「查爾斯大叔,老樣子,不過要兩份!」貝爾大大咧咧推門進去,懸挂的鈴鐺頓時響起來。

「哦,貝爾,今天來的夠早的。」棕色充滿歷史氣息的長條形櫃檯前站立的一名大鬍子禿頂大叔笑呵呵道,此時的他正用一塊白布擦拭著玻璃杯。

打過招呼以後貝爾徑直朝著角落的圓桌走去,那裡燈光幽暗,十分寂靜。

在店裡面的可人也不吵鬧,享受著眼前的美食亦或壓低聲音說著話。

艾克一直觀察著,坐在酒桶改造的凳子上也感到十分新奇。

「怎麼樣?這裡不錯吧?」貝爾悄悄道。

「恩。」艾克點了點頭。

「這裡的果酒以及夾心麵包很有名氣的,你有口福了。」

「是嗎?」

「那是當然。」貝爾挺起胸膛。

「謝謝你了,貝爾。」

「恩,艾克,你剛才想什麼呢?那麼入迷?不過你的身子可真是結實,像頭蠻牛似的,撞得我現在胸口還疼著呢。」貝爾故作呲牙咧嘴道。

「真的嗎?貝爾?你的演技可不過關呢。」艾克鄙夷道,他心中也是驚奇,兩人結識時間不長,卻猶如老友一般。「哦,不過我還真有煩惱。」

「說來聽聽,沒準我有辦法。」

「是嗎?」艾克也不扭捏,將自己糾結的事情一說。

「創造魔法嗎?你還真是有精力。」貝爾不由感慨道,對於學者來說,創造魔法是個很費精力的事情,一般每創造一個就需要休息大量的時間。但此時距離艾克傳世魔法的誕生還不到三個月呢,這速度也是蠻可怕的。

「你是奧術、雷雙系魔法師對吧?」

「恩,不錯。」

「當初在競技場的時候我看到你創造的雷獄印的威力了,配合毀滅奧義的確很可怕。既然如此,我覺得你不必如此糾結,直接將奧術囚矛中的關於奧術之矛的公式全部剔除!」

「什麼?」艾克張大了嘴巴,貝爾的想法的確不同凡響,給他打開了另外一扇大門。

「在你的設想中,既然奧術系會成為你日後控制的手段,那麼自然不需要奧術之矛所帶來的那一點傷害了,還不如全部加入控制類別的公式,形成一個全新的魔法。」

貝爾的思緒有條不紊,作為一名下位學者,他的見識自然也不會太弱。

「艾克,其實你走入誤區了,既然決定一個走進攻的路子一個走控制的路子,那麼就決絕一些。」

「就是這樣!」艾克啪的一下打在桌面上,激動的站起來,腦海中一個個想法紛飛,靈感猶如泉水噴湧出來。

還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老派克說的沒錯,學者不能故步自封,需要不斷的交流,才能真正的成長。

毫無疑問,貝爾是個不錯的傢伙。

刷刷刷!

艾克過大的動作也是引起了店內人的注意,他尷尬的彎腰道歉。

其他客人大多笑笑,並不在意。

「看來你有自己的想法了。」貝爾感到很高興。

「謝謝你。」這一次艾克說的更加真誠,心中也有了更深入結交的想法。

前任爹地:媽咪好新鮮 創造魔法不在一朝一夕,既然有了靈感,艾克也不再愁眉苦臉,兩人在知更鳥談天說地,短短半天的交流便成為了知心好友。

理論是相互論證的,兩人對於各自的學者之路也都有了不錯的收穫。

隨著更加深入的了解,兩人之間的關係越發緊密起來。

「哦,艾克,你可真是有點奇怪,竟然打算學習土系魔法?」貝爾神色古怪的望著艾克,艾克剛才的話可把他嚇了一條。

艾克則是微微一笑,他明白自己的做法在他人看來有些荒謬。

每個人天賦與精力是有限的,所以大多的法師都只走單一的道路。

但他不一樣,他擁有惡獄君主!他的天賦簡直就像與生俱來!

啪!

艾克也不解釋,手一攤開,一團棕黃色的元素歡快的跳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