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老的教宗緩緩離去,不多時來到了一處偏僻的書房,那裡一名身著紅衣衣袍的老者正恭敬的等待著,淡淡看了站立的那人,教宗緩緩坐下,開口道:「事情辦妥了嗎?」

聽到教宗問話,那名紅衣主教身子垂得更低了,他恭敬開口道:「教宗陛下,按照您的吩咐,一隊聖殿騎士已經出發,而且潛伏計劃已經順利實施。」

似乎這一切都在預料之中,教宗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只是繼續說道:「很好,巴伐利亞公國有我們想要的東西,告訴媚兒,動作要快!我是不習慣等待的。」

「是,教宗陛下,屬下明白了。」

揮揮手,教宗讓得紅衣主教下去,自己靜靜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擊殺金牌殺手之後,一路之上又恢復了平靜,半個月過去之後,喬治王子一行人已經來到了奧古斯都帝國與巴伐利亞公國的交界處,眼看就要回到自己的國家了,包括喬治王子在內,大多數人都顯得有些輕鬆,畢竟喬治王子才是正統,只要進入巴伐利亞公國境內,無論如何嗜血公爵也不敢明目張胆對喬治王子進行暗殺,到那時,只要聯絡王族舊部,一切都還有轉機。

不過,這其中可不包括法獁魔導師,半個月的休養,雪無痕所受到的創傷總算好了七八,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但是法獁臉上卻依舊有些憂慮,不知道在擔心什麼。

即使是雪無痕也有些疑惑,趁中途休息的時候,雪無痕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輕輕嘆了口氣,法獁魔導師解釋道:「嗜血公爵是不會放棄的,他應該知道喬治王子回到巴伐利亞公國后的結果,所以他一定會極力阻撓,甚至……」

說到這裡,法獁猶豫了片刻,不過還是繼續解釋道:「甚至他會請求奧古斯都帝國的援助,那樣的話我們前途仍然很是兇險啊!」

雪無痕心中一驚,開口道:「可是,可是奧古斯都帝國不怕巴洛帝國的指責嗎?要知道,巴洛帝國可是遵守著約定,並沒有對喬治王子進行什麼援助啊!」

搖搖頭,法獁魔導師嘆氣道:「唉,國家之間的約定只是白紙一張罷了,若是有足夠的利益,我想奧古斯都帝國會出手的,總之,一切小心為上。」

「恩,我知道了,法獁叔叔。」雪無痕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自從進入奧古斯都帝國之後,身為管家的瑪德便以保護貨物為由再次招募了一百左右的低級傭兵,而在火狐的建議之下,這些傭兵統一聽從火狐的指揮,火狐的考慮不是沒有道理,若是嗜血公爵派出精銳的軍隊對其進行阻擊,那麼這些游兵散勇類的傭兵根本無從抵禦,如果統一調度,那麼效果應該會好上許多,當然,這其中不包括法獁魔導師和雪無痕,他們和火狐一樣,一直緊隨著喬治王子身旁,不離左右。

到了天色漸黑的時候,喬治王子準備停下休息,前面有一片樹林。隱隱約約的在昏暗的天色之中,輪廓若隱若現的樣子。火狐看在眼裡,也嘆了口氣,經過討論,他們專門挑選極為偏僻的路線,前後都沒有村落城鎮。

這麼看來,看來今晚只能露宿野外了,不過好歹都是風餐露宿習慣的傭兵們,這點苦也不算什麼。

火狐想到這裡,心情好了一些,指著遠處地林子,喝道:「兄弟們,今晚就在那裡住一夜,明天老子帶你們找個城鎮,然後好好的樂一樂!包下一個場子,讓那些沒開過葷的兄弟們也找幾個漂亮姑娘。」

這話一出,傭兵們頓時轟然叫好,都不自覺的催動馬匹往那林子去。

一時間,隊伍也就散亂得多了。不過火狐雖然看在眼裡,也沒說什麼,由於疲倦,他不由得也失去了幾分警惕性。

而就在這一百多人亂鬨哄朝著林子賓士而去的時候,在林子里,一個人靜靜的站在樹下,眯著眼睛看著前方。

這人也是一身黑色地袍子,臉上罩著黑色面罩,渾身散發出一股森然的殺氣!而就在他的身後,黑壓壓,數百騎一聲不吭的隱藏在林子里。

「是他們嗎?」這個人的聲音猶如金屬一般冷硬。身邊的一個人立刻眯著眼睛看著遠處,立刻點了點頭:「不錯!那個當先的就是火狐傭兵團的團長火狐!我們接到消息,這次護送喬治回國,就是他帶隊的!而且,按照情報,他們的行走路線也沒錯,是他們沒錯!」

「哼!」一個冷哼,從那人的口中發出,隨後他緩緩的拔出一柄長劍來,握在手裡,然後眼神里露出一絲興奮地嗜血來:「動手!下令,包括喬治在內,所有人格殺勿論!」

火狐和傭兵們還在歡快的賓士著,忽然,就聽見前方的樹林里傳來了一聲清脆的「嗡」的聲音!那聲音雖然不大,但是也寂靜的夜晚之中,卻格外的清晰!有的經驗豐富的老傭兵立刻就下意識的做出了反應,因為他們判斷出這分明是弓弦振動的聲音!!

黑暗之中,傳來了咻咻的破空之聲!隨後,原本興奮的跑在最前面的一個傭兵,陡然發出一聲慘叫,身子從馬匹上滾落了下去!他的喉嚨已經被一支利箭穿透!人掉下馬之後一時還不得死,雙手拚命的抓住自己的喉嚨,用力掙扎了幾下!

黑暗之中,破空聲瞬間變得頻繁了起來!前方的樹林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利箭射來!只怕有數百支之多!

正在歡快的賓士之中的傭兵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頓時就被這一輪箭雨點灑中了!慘叫聲幾乎是瞬間同時響起!也不知道多少人中箭,有的命中了要害,直接墜馬就死了,而更多的則是被射中受傷。

呼啦拉一下,就看見馬匹上少了幾十個人,不少人掉下馬之後,卻還被後面跟上的同伴的馬蹄踐踏中慘死!

火狐頓時被這一個悶棍打醒了!經驗豐富的他,立刻做出了最快的反應!他渾厚的聲音如炸雷一般響起:「敵襲!敵襲!所有人不要停!往林子里沖!他們就在林子里!」

吼聲未落,他已經奮力踢了自己的馬肚,一馬當先衝到了最前面!火狐已經拔出了自己的彎刀,他身上的鬥氣也張開,龐大的身子在隊列的最前方,猶如一道屏障一樣!手裡彎刀左右揮舞,格擋著射來的利箭!這個時候,原本毫無警惕的隊伍驟然遭襲,傭兵們自然有些慌亂,不過火狐的吼聲在眾人聽了之後,立刻就安定了不少!畢竟,他們也是在刀口上過日子的,不同尋常的士兵!

火狐的選擇沒有錯誤。瞬間判斷出了箭是從前面樹林里射過來的,他立刻下令全速衝刺!因為他明白,現在自己的人已經在對方的弓箭覆蓋射程之內!後退的話根本無濟於事,只有拚命往前沖,以最短的時間衝過對方的弓箭射程,到了近身戰,才能有機會!

火狐此刻心中也是又驚又怒,驚的是沒想到在國境線附近,居然真的有人膽敢攔截襲擊自己的大隊人馬!怒的是,自己這些人沒有警惕心,剛才驟然被襲,一下就損失了幾十個人!!

馬蹄疾如風!

剩下的傭兵們拚死的衝鋒,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數百米的距離,片刻就到!那些藏在樹林里的敵人,顯然沒有機會再放箭了。

準確的說,火狐判斷出,對方似乎只是進行了一輪弓箭齊射,就居然主動停止了放箭!就好像,對方早就估算到自己這一方被襲擊之後會拚死往前沖一樣!

火狐的心立刻沉了下去!因為他知道,只有優秀的精銳才能做出這種判斷!前面隱藏在林子里的敵人,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人,但是從這種優秀的判斷來看,顯然不是一幫烏合之眾!而是精銳!

還有幾十米,火狐就已經隱約的看見了前面地樹林里,藏著不知道多少騎兵!他甚至清楚的看見,對方的不少人身上籠罩著黑色地長袍!那些傢伙分明都是騎兵。

可是沒等自己的人靠近,他們居然動作整齊,齊唰唰的主動扔掉了手裡的弓箭,然後每個人摘起了馬上掛著的重型衝鋒長矛!

這個時候,火狐險些連心都顫了!一股不祥的預感,猛烈的從腦海深處鑽了出來,驟然之間,火狐感覺到自己全身的汗毛都倒豎起來!

「殺!」黑暗之中,那林子里的敵人發出了一聲整齊的吶喊!非常整齊,無數人地聲音就彷彿同一張嘴巴喊出的一樣,這再次印證了火狐的猜想。對手是一群精銳!

而更讓火狐感到心驚的是,隨著對方的一聲吶喊,那林子里頓時殺氣衝天!這股衝天的殺氣,氣勢上讓人心驚!而且,那吶喊聲並不像是普通地士兵那麼帶著熱血的興奮,卻彷彿,很陰冷!是那種冷漠到了極點,只剩下殺戮的陰冷!

馬蹄轟鳴。一股黑色的洪流從那樹林里猛然的咆哮之後,直接轟然奔流而出!儘管是對沖,可是火狐這裡的人是在經受了突然襲擊之後強行衝刺,而對手,卻保持著極為整齊地騎兵衝鋒的鋒矢三角隊列!

「殺!」火狐被這股殺氣壓的心中極不舒服,只能拼盡全力奮力一聲大吼!彷彿要將全身的鬱悶在這一聲吼叫里發泄出來!他粗壯有力的手臂高舉馬刀。就連每一根肌肉都緊張興奮了起來!

兩股人馬,在短暫的衝鋒之後,直接就轟然撞擊在了一起!!吼叫喊殺之中,頓時一片人仰馬翻!火狐眼睛都已經紅了!他一馬當先,遇到的第一個對手!對方手裡挺著長矛,正是極為標準的重甲騎兵衝鋒地姿態! 火狐吼叫之中,他在馬上,龐大的身子去靈活地一扭,躲開了對方地長矛,然後手臂揮舞,馬刀帶著呼嘯的鬥氣,毫無任何花哨地當頭直劈了下去!喀嚓一聲,火狐感覺到了自己的馬刀劈在了對方的腦袋上,可是那個傢伙……這些人居然在頭巾之下帶了頭盔?

暴烈的鬥氣,直接將那人的頭盔砍裂,然後對方的腦袋就猶如一個瓜一樣被一刀直接從中間劈成兩半,火狐順勢將對方的長矛夾在了腋下,一把抄住之後,就朝著旁邊狠狠的掃了過去!

砰!!!實力達到武鬥家水準的火狐的全力一擊,頓時將周圍的兩個敵人從馬上掃了下去,可是手臂之上傳來了明顯的激烈的反震,讓火狐更是心驚!這些傢伙,他們看上去是一身黑袍,其實袍子下都罩了全副的重鎧。

居然是一群重鎧騎兵?火狐此刻熱血湧上心頭,他知道,拚命的時候到了,之前火狐在軍隊之中呆過一段日子,具有最起碼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如果一隊輕騎兵,和一隊重甲騎兵正面對衝鋒的時候,那麼對於輕騎兵來說,幾乎就是面臨一場屠殺了。

修哥的病嬌江湖路 所以,火狐此刻雖然一口氣格殺了三個敵人,但是心中卻幾乎肝膽俱裂,這當然不是恐懼,而是憤怒!是驚訝!

因為早認為這次行程不會有軍隊的對抗,因此火狐這些傭兵以輕便為主,每個傭兵甚至配備了馬匹,為的就是速度,而且人人披著輕鬆的皮甲,佩戴的是近身格鬥的武器。

結果就是:血腥!火狐的吼叫聲,在夜色之中猶如一隻受傷的野獸的嚎叫。

他此刻雙目赤紅,手裡的彎刀帶著呼嘯的鬥氣,將對面衝來了一個敵騎的長矛喀嚓一聲砍成了兩截,隨後刀鋒不止,飛快的順勢砍下了對方的一條握著長矛的手臂。

可是那個彪捍的敵人,卻彷彿不知道疼痛一樣,他連哼都沒有哼一聲,整個人卻忽然從馬背上猛的朝著火狐狠狠的撞了過來,打不過你,也要把你從馬上撞下去。

近在咫尺地距離,這麼一瞬間,火狐彷彿看見了對方的那雙眼睛,這是怎樣地眼神啊!毫無人性。毫無情感,就那麼一片近乎死亡地灰色!那是一種發自靈魂的冷漠,漠然!對一切都漠視,包括生命,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飛快地躲開了對方地一撲,可是對方几乎不要命了一樣,火狐沒有全部躲開,去被對方地手臂帶了一下。身子在馬上一個踉蹌!隨後旁邊地一個敵人地長矛已經如毒蛇一般的刺了過來!火狐奮起全力,狠狠的一刀砍在對方的矛尖之上!可是傳來的反震力量初期的渾厚!

一個強手!火狐眼睛地瞳孔驟然收縮,大吼一聲。

身子在馬上居然生生地挪開了幾分,喀嚓!長矛幾乎是貼著火狐的腋下穿了過去,鋒利的長矛還將他腋下地皮甲挑開了一道長長地豁口!隨後長矛之上一團兇猛地鬥氣爆發開來,火狐終於大叫一身,身子從馬背上翻滾了下去!

撲通跌在地上,他知道此刻性命攸關,趕緊就順勢一滾,果然。

長矛已經狠狠的扎在了他剛才落地地地方!火狐反手一刀砍在長矛之上,終於將這柄長矛砍斷,然後奮力抓著了對方的斷矛,一聲巨吼之後,那個對手也被火狐從馬上拉了下來!

火狐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兵,那個對手地鬥氣顯然和自己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但是這種拚死博殺之中的經驗,卻給了火狐極大地優勢!對方身子落馬,還沒著地,火狐龐大地身軀卻忽然爆發出了比兔子還敏捷的動作!飛快地撲了上去,一刀就從對方地頭盔下面狠狠的扎了進去。

踉踉蹌蹌的站立起來。

火狐的目光只是一掃過去。心中就已經滴血了!夜色之下,到處都是亂戰!處處都是慘叫哀嚎!剛才的第一個衝鋒之下,對方擁有隊列整齊地優勢。更重要地是,他們的前鋒騎兵。人人舉著長矛!

而火狐這一方人。只有短短地彎刀!結果一個衝鋒之下,火狐的人馬,最前列的人根本就沒有近身的機會,就被對方前鋒地長矛一個照面從馬上挑下去幾十個!而此刻。

近身肉搏之後。對方大部分人也早就丟掉了長矛,拔出了長劍!

讓火狐驚恐地是,這些敵人地劍法極為強悍!而且似乎受過嚴格的訓練。

他們的劍術大砍大磕,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拚死的狠辣!而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一方傭兵,,雖然也是實力不低,但是一來,人數比對方少了很多。

爺,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而且被一輪弓箭齊射就偷襲損失了幾十個。後來衝鋒之中,被對方地長矛挑下了幾十個。現在剩下的人幾乎都不足五十個了!

而在博殺之中,幾乎每一個傭兵都要面對兩個以上地敵人圍攻!這些敵人捍勇不畏死亡!卻帶著死亡一般的沉默!而且,己方的傭兵們,還吃虧在裝備上!不少傭兵們被對方外面籠罩的黑色袍子欺騙了,結果有的騎兵拼著和對方兩敗俱傷,不顧對方刺來的武器,揮刀砍中敵人的時候,卻發現彎刀砍在對方的身上,卻被彈開!黑色的袍子下面。都是精良的重鎧甲!

廝殺慘叫之中,火狐失去了戰馬,只能步戰。

周圍幾個對手圍住了他,長劍長矛,從四面八方朝著他身上猛刺過來!幾個呼吸之間,火狐身上就掛了紅,他的肩膀被對方的一柄長矛挑開了血,而後背也被砍了一劍。

誠然,火狐通過與銀牌殺手的生死之戰之後,已經成功晉級為武鬥家,但是這些襲擊者絲毫不弱,整體上竟然有著高級武者的實力,甚至小隊長之類有著武師境界的水準,再加上裝備上的差距,火狐的優勢並不明顯。

可是火狐手裡的彎刀之上,鬥氣的光芒絲毫沒有減弱!他剛才一口氣又殺了四個敵人。

此刻被對方無數武器招呼過來,火狐吼叫連連,彎刀揮舞猶如一團血光!戰場之上,傭兵已經剩下了只有一小半了。

剩下的人都已經殺紅了眼!

這個時候,火狐就感覺到腳下一陣劇痛!低頭看去,卻發現是一個躺在地上重傷未死的敵人,居然拔出了長劍,趁著自己抬頭迎敵的時候,一劍刺穿了自己的小腿!鑽心的疼痛,讓火狐頓時身子一軟,被刺穿的小腿站立不穩,一個踉蹌,單膝跪在了地上!他虎吼一聲,一刀劈開了那個敵人的腦袋。

而嗜血公爵這邊剛剛『大戰一場』……

吉莫斯離開嗜血公爵書房之後,臉上帶著笑意,快速向著自己的住所而去,關上房門,吉莫斯吩咐手下不許打攪,之後悄然進入自己看似普通的房間,右手輕抬,一團柔和的光芒閃現,輕飄飄印上了牆壁的一角,轟的一聲,一道暗門打開,吉莫斯走了進去。

暗室之中,很是簡陋,最為醒目的便是那紅漆木桌之上的散發著淡淡光線的水晶球,微微吸了口氣,吉莫斯口中念念有詞,同時身體之中散發著專屬光明系魔法師的魔法力,越來越亮,而隨著魔法力的注入,那水晶球泛起一陣漣漪,之後如同鏡面一般恢復了平靜,不過不同的是,裡面傳來一道淡淡的聲音。

「吉莫斯,找我有什麼事情嗎?」一道有些慵懶的聲音響起,聽到這道聲音,吉莫斯心中一凜,連忙恭敬說道:「大人,嗜血公爵無法搞定那個小子,想要我們出手。」

「哦?是嗎?條件呢?」一道略有些驚訝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旋即恢復了平靜,嗜血公爵這等角色他們還是不太看得上的。吉莫斯將他與嗜血公爵所交談的內容詳細講述了一遍。

「呵呵,有點意思,我會處理的。」

「是,大人。」吉莫斯恭敬回答道,接著一陣漣漪閃過,水晶球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吉莫斯臉上露出莫名的微笑,緩緩走了出去。

……回到戰場上:

眼前忽然一花,火狐感覺到一陣氣力不濟,這時候,幾把劍再次瘋狂的刺了過來!火狐只覺得身上幾處傷勢都使得自己的力氣飛快的流逝,手裡不由自主就是一軟。

此刻心裡,卻忽然生出了一個念頭:我火狐,今天要死在這裡嗎?眼看那長劍就要了面前,忽然之間,就聽見身邊一個聲音吼道:「團長!」

一匹馬沖了過來,馬上的是全身是一個血的火狐傭兵團的成員,他陡然飛身從馬上撲了下來,一個猛子撲在了火狐的身上,把他撞開了幾步。

噗噗噗!四五把長劍同時刺進了他的身體!這個騎兵口中狂噴鮮血,卻嘶聲吼叫一聲,彎刀輪圓了一揮,鏗鏗幾聲,將對方的劍鋒斬斷之後,身子往後倒了下去,正跌在火狐的腳下!

ps:(作者有話說)下個月日更萬,在看的朋友支持一下,留個言也行啊! 「團長……快……快走!!!」

他眼珠都凸了出來,卻忽然笑了一下:「老子是沒機會隨團長去嫖女人了……」說罷,頭一歪,就此氣絕!火狐只覺得全身一股熱血涌了上去,看著這個死去的兄弟,陡然之間,他頭上就連一根一根的頭髮都幾乎豎了起來!

龐大的身子顫抖著,火狐仰天吼叫:「我去你大爺的。」原本已經酸軟無力的手臂,陡然再次揮動起來,已經卷刃的馬刀之上,重新注入了鬥氣的光芒!他整個人陡然一個猛的跳躍,猶如大鳥一般凌空而起!

卡!一刀將面前的一個敵騎從馬上直接劈了下來!火狐順勢落在了那個敵騎兵的馬旁,另外一隻手已經捏緊了拳頭,猛烈的一拳,直接轟在了馬身上!那戰馬一聲悲嘶,馬身橫著飛了出去,將後面的三個騎兵直接砸倒!

火狐大步踏上,任憑小腿之上鑽心疼痛,血流如注,他卻大步流星,趕到三個落馬的敵騎面前,一刀一個,將對方劈死!最後的那個,被他一刀將腦袋剁了下來,提在手裡!

火狐一手揮刀,一手提著一顆敵人的腦袋,吼叫的聲音彷彿一個殺神:「兄弟們!拚命了!殺一個夠本,殺兩個有賺!」雄壯的聲音響撤夜晚,猶如一曲悲歌……

不知道多久,火狐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他的彎刀雖然還在手裡,站在那兒。身前身後全是屍體,可是他身上早已經被鮮血染透了皮甲和戰袍,尤其是左邊的小腿已經根本站立不住!

他搶奪了一條長矛,插在地上,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沒有倒下,而握著彎刀的右手。

細微的顫抖著,這已經是力盡的徵兆了。周圍密密麻麻地敵人圍攏在那兒,那一雙雙眼睛,黑夜之中,就彷彿一群毫無情感的狼,在凝視著獵物!

火狐所帶領的一百多傭兵,現在剩下的不到十人了,十人全部帶傷!剛才的一番混戰之後,傭兵們付出了慘烈地代價!在人數和裝備都落後對方的情況下,憑藉著氣血和勇氣,居然生生的把對手死死的拖住!

原本這些敵人按照計劃,利用優勢兵力,先打火狐一個措手不及,然後重甲騎兵只要兩三個來回衝鋒,就能徹底擊潰火狐的人了!可是混戰之中,這些他們根本瞧不上眼的傭兵們爆發出了驚人地戰鬥力!

尤其是火狐一手揮動著馬刀。

一手提著敵人頭顱的樣子,更是激發了士兵們的勇氣!每個人都知道現在已經是毫無退路!就算是死,也要拖一個墊背的!短短的片刻激戰之中。傷亡比例卻接近一比一!這個傷亡數字,已經遠遠的超出了對方的計算。

而且,在付出了慘烈代價之後,殘餘的傭兵們,成功地匯合在了一起!剩下的人,都幾乎站不穩了,可是人人都彙集在了火狐的身邊,視死如歸地眼神,死死地盯著周圍的敵人!

此刻,戰場上陷入了短暫地沉默。

「哈哈哈哈哈哈!」火狐仰天長笑,隨後他笑聲嘎然而止,盯著敵人,厲聲喝道:「老子今天就算是死在這裡,也認栽了!你們這些傢伙,到底是哪裡來的,能不能讓你火狐爺爺死個明白呢!」

說著,長刀一抖,發出了嗡嗡的振動聲。他聲如夜梟,面如厲鬼,果然氣勢驚人!就連那些冷酷之極的敵人,站在最前面的幾個,也被他氣勢所懾,不知不覺的退後了兩步。

「怎麼!沒有人吭一聲嗎!你們敢做這麼大的事情,連說句話都不敢嗎!」火狐狂笑道。終於,敵人的隊列緩緩的分開,後面,兩個人影緩緩的走了出來。走在當先的,是一個瘦瘦高高的人,一樣的穿著黑袍,帶著面罩,只是那雙露出來的眼睛里,卻多少帶著幾分尊重之意。

走到了大約距離火狐十步的地方,他站住了,彷彿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居然欠了欠身,行了一個武士的禮節:「火狐先生,雖然我們是敵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名勇士!」

這個人雖然蒙著臉,但是站在那兒,卻自然而然散發著一股氣勢!「少廢話!」火狐獰笑。

「我想你應該知道,你們能現在還站著,並不是因為你們的勇敢!而是因為剛才,我已經下令讓我的人收手了。」

這個瘦高的人站直了身體,他的聲音聽上去年紀似乎並不算小,大約有三四十歲的樣子,然後他盯著火狐的眼睛:「您這樣的勇士,不會不知道我手下留情的用意吧!」

火狐不是傻瓜,昂然道:「你們是為了喬治王子而來了?」

「不錯!」這個人點了點頭:「我們是為了喬治王子而來!可惜,讓我失望了。喬治王子不應該是和你一路的嗎?先生!只要你告訴我……」

「告訴你,你會放了我們嗎?」火狐不屑的笑了笑:「別以為老子是傻瓜!你們一身黑衣,又都蒙了臉,藏頭露尾,就是做這種隱秘的事情!絕對不會留下活口的!」

「不錯。」這個人的聲音里,忽然透出幾分隱隱的驕傲來:「我不屑於撒謊!也可以告訴你,你和你的人,今天註定都要死。不過,我可以承諾,只要你能告訴我喬治王子在哪裡,我可以讓你們有一個體面的死法,符合你們勇士身份的死法!」

火狐愣了一下,然後放聲大笑。他指著這個黑衣人,指著他的鼻子,只說了一句話:「放你娘的屁!」

雖然被火狐罵了幾句,不過這個人彷彿並不惱火,他只是嘆了口氣:「既然你不肯,那麼就算了吧。」說完,他剛剛舉起手,正要往下揮下。

火狐知道,這個手勢的意思自然就是「斬盡殺絕」。對方還有數百人在周圍,自己一方就是幾個殘兵,人人受傷。

而且,對方的這個首領,似乎剛才就一直沒有出手過,顯然也是一個強者。

那麼他的手只要落下,自己一方絕對是人人無幸!可是就在此刻,站在這個黑衣人的身後,另外一個人卻忽然開口了。

「等一下。」

這個聲音忽然發出,火狐就陡然哆嗦了一下!因為這聲音里似乎帶著某種讓人凍徹骨髓的寒冷!

那聲音簡直就不是人能發出來的!這個人剛才一直站在這個黑衣首領的身後,卻彷彿就籠罩在黑暗之中,讓人不知不覺彷彿就忽略了他的存在,似乎他的身體已經和黑暗融為一體了,可此刻他一開口,只是往前緩緩的走了半步,火狐頓時就感覺到眼睛里一陣刺痛!

見鬼了!火狐剛才只是忍不住看了這個傢伙的眼睛,可是卻彷彿被火灼傷了的那種刺痛感!而那個黑衣人的首領,那個氣勢堂堂的傢伙,卻忽然轉過身去,恭恭敬敬的垂下頭:「大人,您有什麼吩咐?」

這個如鬼魅一樣的人,彷彿輕輕的笑了一聲,指著遠處:「那裡,好像有人來了,我能感應到,似乎來人之中有一個絕頂的強者存在!」 在擊殺金牌殺手之後,喬治王子,火狐,法獁魔導師經過商議,便制定下了接下來的應對之策,其實一開始,火狐隊伍之中便根本不存在喬治王子的身影,他在法獁等人的保護下走的是另外一條路線。因此,即使火狐一行人全軍覆沒,喬治王子依舊能夠順利回到巴伐利亞公國中,這便是金蟬脫殼!

不過,這一天雪無痕只感到心神不寧,總覺得會發生些什麼不好的事情,在雪無痕的勸說之下,喬治王子他們幾人還是追尋著火狐留下的痕迹趕了過來,只是這是不是意氣用事呢?

當他們趕到樹林附近的時候,就知道不妙,略一思忖,法獁吩咐丁寧,瑪德保護著喬治王子在附近躲起來,而他和雪無痕已經向著火狐的方位趕了過來。

雪無痕和法獁接近了樹林的時候,遠遠的就看見了那裡一片黑壓壓的騎兵!而被圍在中間的,那東倒西歪的幾人,站在最中間的那個全身染血的男子,不是火狐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