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說,「天下太平,魔界安定,新魔君更是愛民如子。屬下回去也無用處。」

「我這裡哪裡來的屬下?」明鏡放走了手中的腹蛇,「落越好眼光,茶佘是個稱職的帝君。你該好好輔佐在他左右,你以為他年紀尚淺他比你想象的城府深的多。」

「他很看重你,你該去效力於他。帝君的耐心比任何人都要長,但是只限于于他有用的人或者時段。」

「你對魔界的忠心是他想要的。你在魔界也有不小的號召力,這也是他想要的。」

「霄,你我並不相同。」

霄低頭不語,在明鏡面前所有人都是透明的,他比你更清楚你自己。對,他就是明鏡,一抹清晰無比的鏡子。他的心思瞞不過他。明鏡望了望這天際,這樹林,「時過境遷,往往物是人非。可有些事有些人存在便無法抹去。」

———————————————————————————————————————

過幾日後

「你什麼時候和我哥把事情定下來?」

「呦呦呦,這會子兒就自稱是你哥了?」藍若昕忍不住調笑起來。

「難道我喊他姐啊?」舞依炫白眼過去,「說真的,你爹不會還沒鬆口吧?」藍父應該也不是想要刁難他們的。

舞依炫心底也開始慢慢接受舞家這對活寶夫妻了。真的不敢相信他們就是北國的丞相和一品夫人,可這日常簡直有點跑偏好不?為了保證不打擾她每天雖然看著她,但是絕不近她三尺。

日常就是這樣:

「粲兒,你妹妹累了~」

「粲兒,你妹妹渴了~」

「粲兒,有人找你但是你得先把你妹妹的畫冊送過去,剛才她找人要來著。」

「粲兒,下次叫天涯他們搬個大的搖椅過來,我和你娘實在是有些累得慌。」

「粲兒,你媳婦的事情我跟你爹一定幫你搞定,先別和若昕打情罵俏了,小心我告你舅舅。快去,你妹妹有沒有什麼缺的再去問問?」

舞依炫實在是忍不住心疼舞舜粲吶!這受了未來岳父的阻撓還得讓親生父母給瞎折騰,她這心裡還真是過意不去,他這談個戀愛實在是不容易得很,她幫不上忙就給他催催婚也好。

藍若昕說,「你想想看你的事情,沐璃太子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我的事情連我自己都想不起來了。」這種事情她作為女方不能急的吧。

「看樣子你還是想過的呀。」舞依炫笑起來,「年紀稍大,這就開始思春的念頭。剛才那話是想過要嫁人了?」

藍若昕美眸一瞪,舞依炫住口了,「好好好,是舞舜粲比較著急,你看這他天天不離你半步的,可不是想著把你娶回家做老婆嗎?」

「可是…」舞依炫想到一個問題,「你和我哥是表兄妹這個你心坎裡面過得去嗎?你們可算是近親結婚那,而且很近的近親吶。」

舞依炫是受不了這近親結婚的,先別說這以後生孩子都是一個問題,很有可能是畸形的呀!再來是這身上有近一半的血差不多是一樣的,再親一點就可以成了親兄妹了,簡直就像是亂倫一樣,她可受不了道德的譴責。

舞依炫說著說著就這邊打了個冷顫。

「這錦國雖然不反對錶兄妹結婚的,但是也是絕對不鼓勵的,尤其是第一表親了。」舞依炫覺得這一點錦國還是很明智合理的,有先見之明。

「上古以來,我們的多少先人不是一個家族分離出的?才有了後來的各個家族,各種姓氏。」藍若昕說的頭頭是道似乎毫不在意這些,「我想我和舜粲兩個人應該不可能因為這個分開的。」

「我是有點受不了的。還好我和小璃子不是……」

她和小璃子,似乎…小璃子的母親是藍家長女,而她的親生母親也是藍家…之女,「我和小璃子竟然也是表兄妹?」

藍若昕發現和她並肩齊走的人落了她兩步,「怎麼了,念叨什麼呢?」若昕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你待會回去再看好不啦?這都到我家門口了,收斂一點。」她看舞依炫這視線實在是恨不得貼到鳳沐璃身上。

「怎麼了?」

鳳沐璃和舞舜粲走過來,今天他們受邀到藍家吃飯。剛和舞舜粲說完,鳳沐璃就發現舞依炫的眼睛就盯著他看,可是好久沒這樣了,這小妮子很少盯著他的。她說要是看久了她就不好意思了,說是會春心蕩漾。

可是他喜歡!鳳沐璃巴不得她蕩漾,盪著盪著這衝動就出來了,沒準的一些甜頭就有了…

「炫兒?」鳳沐璃喜滋滋地喊她。

舞舜粲走到藍若昕邊上,也都沒發現舞依炫不對勁,「你們倆這時候可別膩歪的,這可是到了藍府門口了。估計我一會兒我爹娘就出來了。」

一聽腳步聲,這風風火火的,「這就來了!」他娘親一向激動的腳步傳了過來。

「來了,還以為你們還有一會兒呢?」舞母雖然還沒聽見舞依炫喊她一聲娘親,但是孩子已經不怎麼抵觸她了,她就已經心滿意足了。還是那句話不能操之過急!

舞父也緊隨其後過來迎接他們。

舞依炫轉過身去看那二位,她的親生父母。他們很好,像這樣疼愛孩子的人,舞依炫覺得做他們的孩子一定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她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親情,雖然有曾經的肖驍,她的肖爸爸,但是她從來沒有當面喊過他一聲爸爸,要不是直呼其名或是喊師傅。即使她很愛他。

舞家夫婦,還有舞舜粲她的哥哥,這就是完美的家庭。恩愛的父母,帥氣的哥哥,她這一次想要光明正大的喊一聲爹、娘還有哥哥。他們對她是真心實意的,她也算是見過世間百態嘗盡人間冷暖了,她還是分得清他們是真心的。

為了不讓她感到尷尬和彆扭,不給她多一點負擔。他們只在後面默默地關心她,去打聽她的喜好,差使這兒子去給她做各種事情,而她那個哥哥雖說被使喚來使喚去卻也是沒有怨言的,到她的面前一直是笑呵呵的。 301

這樣的家庭她怎麼能不感動?怎麼該讓他們失望?這一次藍家奶奶請她過來吃頓便飯的,她就準備好了,她準備遂了他們的願,做一個舞家女兒。

但是,為什麼偏偏她是舞家女兒?這讓她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有些動搖。怎麼可以?她和沐璃怎麼會演變成這樣的?這樣的話她還怎麼和沐璃在一起?

「怎麼了?怎麼呆住了?」鳳沐璃戳了戳她的臉蛋,已經是入夜了他就讓她把面具拿了下來,「不是我告訴你有好消息告訴你傻了吧?」

舞依炫突然覺得有些難受,下意識地便把臉移開了一些,「沒沒有。」她的腦子有些難以思考了。而鳳沐璃的手卻又一次的向她靠近,「你是不是……」不舒服還沒說出口,舞依炫立馬大叫道,「看那,那後面是什麼東西?」說得煞有其事的樣子,這讓幾個人都順著她看過去。

「什麼都沒有啊?」舞舜粲疑問。

等到大家回過頭后,哪裡還有那個傾城少女的影子,別說影子頭髮絲兒都看不見一根了。

「怎麼了?」藍若昕嘀咕道,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這怎麼就…莫不是?她吃驚,眼眸不由得就放大了。

舞舜粲發現身邊的人不對勁,「若若,怎麼了?剛剛是不是你和妹妹說了什麼?」他就是現在自稱是他妹妹了。

「我跟你說……」藍若昕在舞舜粲耳邊低聲說道,「這可怎麼辦?」

「怎麼了?」舞家夫婦趕緊走過來,這女兒刷的一下就跑沒影了,嚇得他倆不輕的,可是事出有因才是!

「也算是你們二老害的。」舞舜粲搖搖頭,可是這表情有些欠揍。

舞舜粲說了一遍,「你說這可不是你們二位害的?」

「……」夫妻倆面面相覷的,「還不去找你妹妹,這大晚上的多危險!看你賊的那樣子,愈發不正經了,咱家的臉都要給你丟光了。」舞父要掩飾一下自己的錯誤,不能把他把女兒給弄不高興的表現出來。

「放心吧,這不是有人早就追出去了?」舞舜粲說,鳳沐璃早就在舞依炫一溜煙不見的時候隨即也跟著跑出去了。

「你不跟著去解釋一下,你不知道依依的觀念有多強!」藍若昕是知道的,「依依,死都不會和有血緣關係的人扯上感情瓜葛的,就連一丁點都不可以。」她想來就覺得什麼表哥表妹簡直就是一種恐怖的存在。

「你呢?」

「我早就被依依給帶的潛移默化了,所以你說呢?」

舞舜粲拍了拍胸脯,幸虧坦白地及時,不然他估計得遭受他家若若的多少冷落。

「爹娘,你知道鳳沐璃一早就知道了妹妹的身份嗎?」舞舜粲嘴角啜著笑意,這邊握了握若昕的手。

顯然舞家夫婦有些驚訝,藍若昕更是。

「我那時候就問過他,如果妹妹知道了這個怎麼辦?若昕給我說了妹妹對這一點很抵觸。」誰讓那小子對他的態度那麼拽的,就得好好地治治。「他說如果知道了的話,就算是是他也會把這件事變成不是的。他自己再失了一些也無礙。」

鳳沐璃是下了決心要把舞依炫捆在身邊了,怎麼也不會放手的!就算是自己的身份被篡改,可是他是皇子啊,想到能做到如此田地談何容易?

藍若昕說,「看來這輩子都不會放開舞依炫了。」其實對這件事剛開始她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鳳沐璃是皇子,而且在外多年及時他們從小認識,書信來往多年,但是到底是斷了近十年的時間。對鳳沐璃她始終不放心,舞依炫雖說聰明,但是到底心善良而且迷糊。

當初舞依炫毀容的時候她倒是還放心些,男人大都不過是為了女子的外在。當她露出了真容的時候,鳳沐璃眼中沒有半點的漣漪讓她著實擔心不已。他從頭到尾都知道不是嗎?那一日多少人的注意力不是在舞依炫的臉上的?

而如今她倒是可以放心一些了。至少鳳沐璃不是隨便兒戲對待舞依炫的。

「趕緊去找吧,不然依依做的事情,你永遠想不到她會做出什麼決定。」藍若昕很清楚舞依炫,就像是當初那半大的孩子做出了要開一家店的想法。

———————————————————————————————————————

舞依炫腿腳不是一般人追的上的,怎麼說也是盡得玉家大少爺真傳!

「呦,這不是小舞姑娘嗎?這是被趕了出來,怎麼失魂落魄的?」

慕思思和幾個小夥伴一起出來散心。正說著新冊封的太子殿下呢,哪知道就碰見這個與太子殿下淵源不淺的人!

姚晴兒也過來說,「肯定是勾引太子殿下不成被趕了出來的?」怎麼會有人長出這麼漂亮的?她羨慕嫉妒。

葉筱柔也看到了,這張臉果然是想要人毀了的,連她多看幾眼都覺得會被迷惑過去。真的是長了一張勾人心魄的下賤胚子的臉。

「好狗不擋道!」舞依炫沒空和這些掰扯。

「怎麼說話的?」慕思思直接就要掄巴掌給她,舞依炫又豈是那種任人宰割的,一把抓住她的手,「第一次還見到瘋狗打人的。」嘴角泛著譏笑,眼神狠狠地盯著她。

舞依炫發育的很快,個子這些天也是刷刷的往上漲,對於慕思思這種嬌小的女子壓了半個頭在那裡,氣勢慕思思根本擋不住。對著後面的人又說,「看好你家妹妹,找人家麻煩很好玩嗎?」慕狄和慕淼從後面走來。

慕狄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兒,「對不住了,是小妹失禮了,我代她給舞姑娘道歉。」他這個妹妹就是任性蠻橫。

「哥哥,是她先罵我是畜生的。」慕思思說,而姚晴兒也在一邊搭腔,「就是。」

葉筱柔則是沉默不語,而那葉家二小姐和葉家二公子同樣緘默不語。

「哎呀!真是對不住了。」舞依炫趕緊說道。

慕思思得意起來,就知道她沒理,還不是乖乖道歉的。

「狗狗是好的,我不該用它來形容你的,我實在是對不住狗狗了。」舞依炫一臉的抱歉樣,可惜不是對這裡哪個人的。 302

有耳朵的人都知道這該是在說什麼了。這不是擺明說她慕思思連畜生都不如嗎?

「你什麼意思,一個孤女敢這麼說我。知不知道我想整你就跟玩似的,我二皇子表哥…」

慕狄拉著慕思思,嚴肅道,「小妹,別口無遮攔的。說的什麼話!」

舞依炫是一向知道慕思思沒個小姐樣子,真是連最基本的腦子都木有的!

「小舞姑娘你怎麼一個人在,怎麼不見太子殿下?」南宮嘉兒從不遠處過來不知道她站在那裡多久了,是剛剛到還是早已旁觀。不過臉上的笑意很是明顯,而且靠著舞依炫很近,外人看來親昵極了。

不過舞依炫又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不難聞但是也不喜歡,摸約是南宮嘉兒身上的味道。她不喜歡這麼陌生的人靠近她,即使她笑意暖暖。

「郡主你好啊!」

「我和太子那麼熟,你就喚我嘉兒就好了。」南宮嘉兒很是熟絡,可是舞依炫就更不習慣了。

「參見南宮郡主。」這些個人都是皇親國戚的,進宮的次數不在少數,這幾日也是多多少少進宮一兩次。畢竟儲君已定,前朝後宮早已從過去的暗流涌動變作了暴風雨前的平靜,大多數人還是該過日子過日子,而少數人則是清楚拿捏著。

面對美麗的郡主,這個葉家二少爺那顆蠢蠢欲動的色胚之心又開始了。沒了那個北國公主,南國攝政王的女兒也不差。

他是對那個高姿態的北國公主沒耐心了,自從花街偶遇之後他就再沒見過了,這北國太子雖然還在京都,但是這個長公主八成是離了京都,否則不可能這麼久都不露面了。

還有他覺得這個北國公主和她犯沖,他從花街那晚莫名其妙被打了兩次,而且下手那麼狠。他其實有些懷疑可是這不像是女人做的狠厲,他差點重傷不治,某些部位。

重要的是這次的事他懷疑的人還偏偏他說不得,畢竟他是無理據爭。而其他人他也實在是找不到了。這股怨氣和憤恨不得不忍著。

而在葉家他不得不把這些怒氣吞下去,父親已經對他氣急了,而恰好大哥這段時間又是表現極好又升了官職,他怎麼說也不能大少爺脾氣。

不過這個南宮郡主似乎也有些棘手。他必須再找機會得到父親的重視,不能讓他失望,五皇子成了太子,那麼父親不可能再沉默下去了。

可是就葉梓耀而言,那日在葉府他沒看到這個小舞的少女的樣貌傳說天女下凡,原以為是以訛傳訛的,今日一見真乃是。這眼睛根本就是移不開眼的,其他的女子在她的跟前就是陪襯,根本看不見的。

說到這個南國郡主他們就是不想知道也難,得到太后疼愛,受到宮人歡迎,這麼一個美麗和善的主子誰不喜歡?

皇宮一向是八卦來源和集中之地。他們新封的太子殿下,鳳沐璃曾經被南宮郡主所救過,這下更是給南宮嘉兒打下了善良、醫術過人的好形象基礎,同時也有了八卦之頭。

要知道鳳沐璃現在可不是最初的災星也不是什麼外放皇子。除了本就舉世無雙的容貌,更是人們心中英雄。

在和月國宣布停戰之後,錦國不少地方也算是百廢待興。錦國本就殷實的基礎讓百姓日子不算難過。可是不少人有了歪念頭,不勞而獲!惡霸劫匪也就到多了,那幾年錦國不少城池民不聊生。所以在皇榜下放的時候,百姓們都是毫不猶豫的支持和擁戴鳳沐璃的。

所以這樣一個集英俊帥氣和默默地為百姓造福祉的男人,早就成了這錦國上下女子的夢中情人。

這麼一對才子佳人,又是故人重逢,豈不是天賜良緣?

葉筱柔眼中似乎又得了一粒沙子,他已經成了太子,她怎麼說也是不會放手的。

「你怎麼老是喜歡跑?」鳳沐璃一向找舞依炫是能手。

不過當初他就該留個心眼的,為什麼要讓舞依炫和玉無雙廝混在一起?別的沒學會,這落跑倒是一絕。

「南宮你也在?」這大晚上的怎麼她還會在外面。鳳沐璃這手想牽著舞依炫,可惜人家的這手落跑的程度和那雙腳差不多,就是拉不到。

「景…不不不是沐璃才是,我剛才還在想你怎麼沒和小舞在一塊的?」鳳沐璃和她說還是不要喚他那個名字的好。

南宮嘉兒很高興鳳沐璃立馬注意到她了,可惜高興不過一會兒。他們倆的手讓她的笑意隨即止住,只掛著似笑非笑的面容。還好旁人看不出什麼,她也不會讓旁人看得出。

為什麼這個郡主要喚太子景禾,是之前他們認識的互稱嗎?剛剛在眾人前說太子殿下,這太子一來就改了口。或許是同為女人,葉筱柔的心思算是縝密的了,一眼便瞧出這南國郡主對鳳沐璃有著別樣的意圖。即使她藏得很好。女人的直覺,不問為什麼,就是這麼覺得。

「參見太子殿下。」這下的禮節可是比南宮嘉兒的要重大的多了。

鳳沐璃立馬說,「在外從簡。」這丫頭就是不聽話,小手就是動個不停。「炫兒,別鬧。」

外人面前舞依炫還不至於沒分寸,「那我們趕緊走吧,若昕他們還等著呢!省得叫別人給整死我了。」她從來不是包庇「罪犯」的人,她是個好公民。

鳳沐璃也是心中哭笑不得,這倒是怪起來他了,不是她先莫名其妙的「失蹤」的嗎?

「整死,怎麼了?」遇上這些就沒好事兒,一定是炫兒受了欺負。

「我看你還是離我遠一點的好,不然我這又是勾引又是被趕出來的,我可不希望我的名聲弄臭了。我可是沒打算要出家的,姐姐還是要嫁人的。」舞依炫立馬退了幾步離著鳳沐璃遠一點,至於這目光就是望著慕思思還有姚晴兒。

鳳沐璃知道她這是做給他看的,慕家和姚家的女兒一向是挑事兒精,今天他算是碰上了沒碰上的時候還不知道對炫兒說了多少噁心的話!「沒資本的人才說別人勾引。」

舞依炫就知道小璃子說話最「中聽」了,看看把那兩個大小姐的臉都給氣的變了色了。

鳳沐璃這次直接抓住了舞依炫的手,「我看和父皇前幾日說的事情得提前了。不然的話,我這即將明媒正娶的人都要被說成勾引的人了。」

鳳沐璃看著這幾個在場的男子,哪一個不是盯著他家炫兒看的,哼!「幾位公子,我家炫兒的臉和我們無異,都是有著五官的。本宮看還是收斂的好,至於那邊的小姐,若是看的太長時間倒是會怪我家炫兒勾引你們了。」

剛剛太子看著那個小舞還是目光柔和的,這一下子到她們就是冷若冰霜的,直讓她們有些打顫。男子都一個個的不自覺的低下了頭或是轉移下視線。

葉筱柔四處探視了一下,果然不論是誰,小廝丫鬟都在盯著鳳沐璃和舞依炫看。就連傾慕她的慕淼也是。那張臉既然毀過一次,那麼再毀掉一次也無妨!

鳳沐璃早就護著舞依炫不讓旁人看了去,這張臉還真是不如毀容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