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心頭一驚,沒想到看似柔弱的易心,竟以這種方式破去自己的九九亂槌法,正打算後退重整旗鼓時,一股涼意頂在喉嚨上。

「你輸了。」易心的劍尖停留在清風的喉嚨上,表情冰冷,淡淡地說道。

清風愣住了,因為他完全沒有發現易心是什麼時候出招,又是什麼時候把劍尖頂在自己喉嚨上。

實力的差距,大的遠遠超過清風的想像。

易心將劍放下,說道:「這是一套很不錯的槌法,可惜,你還未練到家。」

清風回過神來,轉身,走下場,臉上沒有一絲不甘,心裡想著的,是該如何趕快跨越斗聖與斗王這道鴻溝。

清風才跨出一步,易心就叫住他:「你叫什麼名字?」

清風頭也沒回:「清風。」

易心說道:「我問的是真名。」

清風轉身,深深地看了易心絕美的臉龐:「風清。」

易心哼了一聲,微微點頭,表示自己聽到了,表情一樣冷淡,不過主動問風清真名,是她對清風表達敬意的一種方式,因為在風清使出九九亂槌法時,她的心神竟有那麼一瞬間被震懾住。

然而對於風清來說,說出自己的真名,帶給他的重量絲毫不亞於復甦百變派這個沉重的責任,因為在許久許久以前,正是擁有這個「風」姓的人,將百變派帶到前所未有的位置。

他不能讓這個「風」姓蒙羞!

不過讓他鬆一口氣的是,在他說出自己的真名之後,在場的易心、葉缺與心兒都毫無反應,讓他在他們面前,還有一絲喘氣的空間。

復甦百變派的擔子夠沉重了,已是如今他肩膀能扛起的極限。

「葉缺,休息夠了吧,上來。」易心負手而立,冰冰冷冷地對底下的葉缺說道。

驀然間,風清身體頓了一下。

風清轉頭望著葉缺走上台的背影,心裡默想,世上會有這麼巧的事嗎?

風清在心裡失笑,自己一定是太敏感了,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巧的事。

砰”一聲,葉缺手上的樹枝再次被易心狠狠的擊碎,在第十招的時候。

葉缺想不出辦法對付易心的劍,易心的招式不是特別快,但是很「巧」,總是一眼看穿他招式最弱之處,劍身帶著巧勁一拍,樹枝瞬間碎裂,而在這種時刻,易心只會冷冷地說。

「下去!」

葉缺感到挫折,與空心修練時,空心總會提點他幾句,練功時甚至會故意引導他,但易心絲毫不會這麼做,只是用自身的實力碾壓他與風清。

風清上場,一上場便使出渾身解數:「九九亂槌法!」

易心面無表情地看著風清朝自己衝來,在風清出招的剎那,手上的劍后發先至的點在風清手腕上,接著一個晃眼,劍尖已頂在風清的喉間。

這是今日第三次,易心用同樣的方式破解九九亂槌法,風清三次出招的方位都不同,但是顯然拿來對付易心還遠遠不足。

風清面容失落,如果現在在斗場上,那麼他已死了三次,不過眼神卻炯炯發光,在浴血斗場遇到葉缺之前,他根本找不到敵手,這對他修為實力上的提升無所助益,更成了復興百變派的一大阻礙,然而他現在遇到了易心,一個讓他毫無招架之力的對手,這讓他在心理上再次成為一個追求更高境界的挑戰者,對於獲得實力的饑渴顯現。

他將利用易心,讓自己的實力往上提升。

解決風清之後,易心冰冷的臉上出現一絲倦容,但並非是她累了,而是她感到無趣。

「你們兩個人實力都太弱了,這樣練沒什麼意思,你們兩個先對練吧。」易心還劍回鞘,走下平台。

葉缺與風清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冒出熊熊的戰意,上一次在斗場的決鬥,兩人雙雙倒了下來,而且最後被空心救走,因此並未分出勝負。

兩人對自己的實力都有極高的自信,也都是資質悟性俱佳的天縱之才,上一次未能分出勝負,兩人心中其實皆有些惋惜,雖然他們知道當真要分出勝負,下場就是雙雙死在斗場上。

在死亡面前,他們妥協,可是他們的心裡,依然想要分個勝負。

葉缺與風清走上台,氣勢勃發而出,鋒芒的銳氣自眼睛射出,兩人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劍,散發著危險又逼人的光芒。

在場下的易心饒有趣意地看著兩人,這兩個小子面對她的時候,或許是因為實力上的巨大差距,因此並沒有散發出如此懾人的銳氣,雖然有了氣勢,卻沒有現在這種視死如歸的龐大壓迫感。

易心嘴角勾起微笑,讓他們兩個人對練,是對的。

「你們想什麼時候開始打,就什麼時候開始打。」

「打」字一落下,葉缺與風清同時動了,葉缺運轉七轉縮地,直接沖向風清,風清縮小槌子,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兩人在空中面對對方,交錯的瞬間發招,但皆是虛招,在交錯之後,兩人同時出了殺招,葉缺與風清同時扭身,身形在空中硬是扭轉,朝著對方後背斬落、砸下。

兩招交擊,發出沉悶聲響,兩人身形往後飛,落地的剎那雙腳使勁,又馬上沖向對方。

經過在浴血斗場的決鬥,葉缺與風清對彼此的實力都有深刻的了解,若要從對方招一式之間慢慢找尋破綻,那可能三天三夜都分不出勝負,所以唯有使出威力最強大的招式,才能最快擊敗對方。

。 宋九月一上車,就想從慕斯爵的懷裏掙扎出來。

「老婆每次這麼用完就丟,一點都不在乎我的感受?」

慕斯爵幽怨無比地看着宋九月,就像一隻軟弱被欺的小綿羊,但是手上的力度,又是一隻霸道的大灰狼,根本不給宋九月逃脫的機會。

這話,宋九月有點無奈,雖然說慕斯爵說得好像都是事實,但是他剛剛,不是演得挺開心的么?

「我還以為,你樂在其中。」

宋九月故作鎮定地開口,並不想在慕斯爵面前,表現出心虛的一面。

「我是以為,表現好了,老婆會有獎勵。」

慕斯爵看着宋九月,無比認真地說道。

這段時間的接觸,宋九月的性子,慕斯爵也摸得七七八八。

和可人一樣,都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表面看上去乖巧,實際心裏,七彎八拐的玲瓏心,要是平時不得罪她還好,得罪了她,她還非親自動手報復回來。

就很,眥睚必報,錙銖必較,挺好。

這幾個刻薄的詞語,用在她身上,慕斯爵竟然覺得有幾分可愛率真。

一聽到慕斯爵要獎勵,宋九月反而心裏鬆了口氣。

這個世界身上,人有慾望並不可怕,活着肯定就會有所求,無欲無求,才最恐怖。

「你想要什麼獎勵?」

宋九月偏頭,用她那雙像葡萄般的眸子,認真地看着慕斯爵反問。

在她眼裏,慕斯爵有權有勢,有錢有顏,什麼都不缺,能讓他主動開口要獎勵,想必是她那裏,有他想要的。

難道是之前慕江集團給ss發過邀請,她沒有應下來?

想要你。

慕斯爵心裏輕嘆。

不過這話,沒說出口。

革命尚未成功,缺失那麼多年,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小忙,就能的得寸進尺的,得,徐徐圖之。

「西門集團之後有個發佈會,會在o國舉行,不知道你能不能陪我參加?」

提到o國,宋九月忽然覺得耳熟。

「什麼時候?」

「下個月。」

「好啊。」

宋九月毫不猶豫地點頭。

一來,這西門集團,盛世之前也想分杯羹,二來,下個月的全球cos大賽,天使baby作為h國的c圈一姐,早就被點名參加了。

何況o國是若風的故鄉,這幾年若風經常在宋九月分不開身的時候幫忙,所以若風很早就邀請宋九月參加這次比賽,說想要順便帶她看看自己長大的故鄉。

宋九月向來不喜歡欠人情,當時就答應了,現在慕斯爵這要求,簡直就是舉口之勞,讓宋九月還有點佔了慕斯爵便宜的錯覺。

一到家,兩個小傢伙,已經在院子裏等著。

看到宋九月的身影,宋可人高興地沖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媽咪的大長腿。

「媽咪,你餓了沒有,今晚想吃什麼宵夜,我買單。」

宋可人豪氣衝天地說道。

「你又做了什麼『好事』?」

知女莫若母,一看宋可人的囂張氣焰,宋九月就知道她不在家的時候,小丫頭肯定又背着她作妖了。

「也沒什麼,就是和二奶打了個賭。」

「贏得不多,我和哥哥一人兩百萬。」

「哦,對了,是美金。」璇風瓑浼氬啀璇.. 並不知道這兩個男人心裡的想法,卻被有幾天沒有現身的系統喵告知了,一時間若若的心情複雜無比,那就讓他們這樣認為吧,這也是個美好的誤會,總比讓他們知道,自己魂穿的真相要好,所謂懷壁其罪,人心隔肚皮,她是實在不敢冒險。

看著彭若若糾結的樣子,彭嚴州伸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笑道:「怎麼被你小叔叔我感動到了?」

彭建明,這人真心很討厭,總是搶他的話。

彭若若翻個白眼,左右看了看,說:「小叔叔,這裡實在不是談事的地方,等下了山回去再談吧,我還有重要的發現要告訴你們,比如住我們家院子里的那些人。」

彭嚴州抿唇看向彭建明,說:「臭小子,你是幹什麼吃的?連若若都發現可疑之處了。」

話語中,對建明嫌棄的意思是滿滿的。

彭建明臉黑黑的看著他,說:「我是想說的,你給機會我說了嗎?」說罷,他懶得理會彭嚴州的嘲諷,扭頭問媳婦:「你是指那三個外國友人吧?」

彭若若點點頭說:「還有錢德旺夫婦倆和那個錢寶寶。」既然都已經說開了,她就把自己的懷疑論說出來,也給小叔叔和自家男人線索,想了想,又接著說:「我總覺得那夫妻兩個,和那三個外國友人是上下級關係,還有那個林芳母女,應該都是在同一個組織里的。」

彭嚴州突然問道:「最近村子里,有沒有孩子失蹤?」

作為帝京頂級世家子,又是部隊里的王牌,他自然知道國家的一些秘辛,在某一段時間,整個國家人口拐賣十分猖獗,嚴重的帝京的世族都有丟失小孩。

這麼多年來,國家一直沒有放棄打擊人口拐賣,更是對這種犯罪深惡痛絕。

也許是打擊的力度還不夠,所以一直到現在都還存在,私以為,這種犯罪分子,抓住一個就應該槍斃一個。

若若和男人互看一眼,搖搖頭,在若若的腦海中,她是知道,在這個年代,不像她說穿越前的那個世界,監控力度大,監控攝像頭幾乎處處都有,除了偏遠的小山村,在大城市裡,尋找一個人方便的很。

而且她穿越前的那個世界,家長們對孩子也比這個時期現的人們緊張,有些孩子上學,甚至於到了初中,都還是家長接送。

但是,這個窮地方,BB機都還沒有普及,又怎麼能夠談得上有監控,彭若若的腦中,思緒萬千,眼睛都有些通紅,在心裡憤怒的想,如果她是這個世界的領導者,碰到這樣的犯罪分子,肯定通通槍斃。

看見彭若若的樣子,她的心思是陷入了極端,她面前的兩個男人都嚇了一跳,建明慌忙握住她的手,安撫的說:「你不要再糾結了,這是我們已經逐漸查出頭緒,肯定會查個徹底,讓該接受懲罰的人接受懲罰。」

彭若若咬著牙說:「你們答應我一個都不能放過,如果你們做不到,那我就自己去干。」

她的話,讓兩個男人嚇了一跳,「你說什麼,你敢?」

「你敢去,我打斷你的腿。」

前一句是彭建明說的,后一句是彭嚴州。

這兩個男人的反應,也太激烈了吧,若若嚇了一跳,一時有些吶吶的。

。 選擇先上國風系列妝品,本就是一步險棋。

他們並不知道大家對國風元素的接受度究竟有多大,但經過商議,顧小北和江越都認為,萬事開頭難,這個重任還是要交給時鳶來完成。

而時鳶今天所負責的部分,剛好便是國風淺塘系列妝品。

時鳶面上鎮定,實際上此時心跳如雷,等待着結果。

「售罄了。」一直盯着數據的江越忽然開口道。

顧小北也立刻站了起來,向時鳶那邊比了一個OK的手勢,時鳶懸著的一顆心,這才終於落了下來。

而此時,彈幕上沒有搶到的粉絲則集體抱怨了起來。

「哎呀,沒搶到好可惜,我剛好該買面霜了!」

「你們手速都好快,我就卡了一下下,再進來已經賣完了。」

「鬱悶,我決定直接搶一個套裝算了,前面的單件,你們隨意搶。」

時鳶一目十行地掃過彈幕,看到大家似乎對淺塘系列還算熱衷,頓時讓她信心倍增。

接下來整個系列的單品都賣得很好,幾乎都是在半分鐘之內售罄,終於到了套裝上鏈接的時刻。

套裝的價格自然是在單品的價格上有所優惠的,只是整套下來的價格,便顯得略高,不過對於大多數粉絲來講,這價格並不是不能接受。

「好,淺塘系列套裝,三,二,一,上鏈接。」說着,時鳶比了一個手勢。

然而,她的手臂還沒有放下來,江越那邊已經反饋了她數據,「售罄了。」

「什麼?」時鳶沒聽清,連忙將目光投向江越和顧小北那邊。

而此刻顧小北已然激動的手舞足蹈了,一個勁兒的給時鳶比OK的手勢,並且是雙手一起比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