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斯坦丁看向女孩,恰好看到一個猙獰的惡魔輪廓從女孩的皮膚下猛地凸起!

然後被早有準備的林直一一拳頭給打了下去……

“好吧,的確是沒有結束。”康斯坦丁看向井月光,“女士,你說的沒錯,我需要那面鏡子。”

井月光笑了笑,將鏡子拿到窗口。

這邊康斯坦丁和林直一合力將牀推倒了窗口位置,林直一從地上拿起一捆早就準備好的繩子遞給康斯坦丁,然後和井月光一人一邊舉起了鏡子橫在牀的上方。

康斯坦丁捏着一捆繩子,一愣一愣的。

他還啥都沒說呢,這倆人就把他想說的事情全都辦好了……這種順利的感覺真是……

“你們都出去吧!”林直一對房間裏圍觀的吃瓜羣衆說道。

那些吃瓜羣衆對驅魔師十分敬畏,麻溜的出去了,還很貼心的帶上了門。

“可以開始了,康斯坦丁先生。”林直一笑道。

“呃……”康斯坦丁又愣了一下,纔開始在窗戶上栓繩子,順便往下吼了一聲,“查斯,把車挪開!”

“爲什麼?”查斯好奇的大吼着問。

黎曉曉從後面拍拍他的肩膀,“因爲等下會有一面裝着惡魔的大鏡子從天而降,如果不想你的車受傷的話,挪遠點。”

“哦哦。”查斯趕緊發動車子往後退。

而這時候康斯坦丁回答了他,“把車挪開——!!”

查斯:……

……

查斯挪好了車,透過擋風玻璃看着那個陽臺,沒過一會,只見一面巨大的鏡子從窗戶裏飛了出來,鏡子上有一塊破裂,一隻惡魔的手從裏面伸了出來。

鏡子翻飛,鏡子裏的惡魔完全沐浴在陽關的照耀下,發出悲慘的叫聲!

惡魔的慘叫中,鏡子快速的向地面墜落……

這時候!一個暗金色的身影忽然出現在鏡子下方,右手緊握着一個黑黝黝的鍋子,掄圓了之後,狠狠的朝着那惡魔砸過去!

哐!

鏡子被這一擊打的粉碎,惡魔的慘叫聲戛然而止,只餘無數玻璃的殘渣,反射着閃閃陽光,四處飛濺。

那暗金色的身影在點點光輝中顯得無比聖潔,只是,手中的鍋子讓整個畫風變得有些奇怪……

黎曉曉看着鍋裏的“戰利品”,滿意的笑笑,又回到了車裏。

車裏的查斯崇拜的看着黎曉曉,“黎先生,你可真厲害!你好像什麼都知道,你是先知嗎?”

“算是吧。”黎曉曉就不要臉的承認了。

“那——”查斯雙眼亮閃閃的看着黎曉曉,“黎先生,您看我將來能不能成爲驅魔師呢?”

“你將來能不能成爲驅魔師我不知道。”黎曉曉盯着查斯的臉,再次提醒他,“但如果你非要繼續死皮賴臉的跟着康斯坦丁做那些危險的事情,你很快就會死,也就這幾天的事兒吧!所以你也沒什麼將來。”

查斯:……

先知說話都這麼不委婉嗎?

查斯震驚了一會兒,又沮喪起來,“那,有什麼解救的辦法嗎?”

“有。”黎曉曉點頭,然後在查斯水汪汪的注視下說道,“你以後別跟着康斯坦丁就不會死。”

查斯露出猶豫的神色,“可是我……”

“生命和愛好哪個重要,你自己掂量掂量吧!”黎曉曉毫不客氣的打斷他,沒好氣的說道。

查斯喏喏的,不吱聲了。

很快,康斯坦丁出來了。

他拉開車門坐在副駕駛,拿下嘴裏的香菸,對查斯說,“送我去米耐的酒吧。”

然後他又轉頭對黎曉曉說,“上面有兩個東方來的驅魔師,你不想去見見嗎?”

東方來的驅魔師?黎曉曉噗嗤笑了,估計是別的玩家冒充的吧!哥現在可是一身神裝的超級大腿,纔不會與你們這些凡人爲伍呢!

黎曉曉搖搖頭,擡着下巴膨脹的蔑視道,“什麼東方的驅魔師?不過是螻蟻而已,我和他們不是一路!”

“好吧。”康斯坦丁吸了一口煙,“他們好像對教廷很有興趣,和亨尼斯牧師聊得很開心。”

康斯坦丁又給黎曉曉透露了一條信息。

黎曉曉立刻明白,恐怕是那些玩家想從亨尼斯身上接到支線任務吧,就好像他從查斯身上接到支線任務一樣。

不過說到亨尼斯神父,黎曉曉又好心的提醒了康斯坦丁一句,“康斯坦丁先生,雖然我不想摻和你們的事情,但爲了避免造成一些無法挽回的遺憾,我必須提醒你,最近不要讓亨尼斯神父使用他的能力,以免引來殺身之禍。”

康斯坦丁一皺眉,“誰會想殺亨尼斯?”

黎曉曉伸出手指指了指下面,笑而不語。 將康斯坦丁送回家之後,查斯把黎曉曉送到了附近的酒店。

車停下之後,黎曉曉好奇的問查斯,“查斯,康斯坦丁給你付過車費嗎?”

“車費?”查斯懵了一下,下意識的搖搖頭,“哦,沒有,嗯,當然沒有……”

可憐的孩子……

黎曉曉掏出一大把美刀丟在副駕駛座位上,拉開門下車,“再見查斯!”

“黎先生!”查斯慌忙叫黎曉曉,可是黎曉曉已經大步流星的走進了酒店大門,後面的車在按喇叭,查斯只能開走了。

黎曉曉跟着康斯坦丁溜達了一圈,但他什麼都沒有做。

主要是他記不清劇情了,甚至連這部電影的主線劇情到底講了個啥都記不太清,只記得好像是加百列和撒旦之子曼蒙同流合污一起進行一項陰謀,企圖利用女主角安吉拉讓曼蒙在人間降臨,統治人間……真是很老套的話題。

黎曉曉就不明白了,人間有啥好的啊,爲啥惡魔總想着要統治人間變成第二個地獄啊?你們地獄面積很小嗎?不夠你們浪嗎?非要整這些幺蛾子嗎?

好吧……黎曉曉的吐槽暫且不說,反正他是一點兒細節都想不起來了,所以他並不知道在康斯坦丁除魔的現場,那位很快就要殺死亨尼斯和比曼的惡魔巴爾薩澤就在那兒,目睹了康斯坦丁做的一切。

所以後面纔會有惡魔去警告康斯坦丁不要多管閒事的劇情。

雖然康斯坦丁回家了,黎曉曉宅在酒店裏,但電影世界的劇情依舊在推進。

這個時間點,女主角安吉拉或許正看着自己雙胞胎妹妹伊莎貝爾的屍體痛哭流涕,或許一遍一遍在看着伊莎貝爾跳樓那一刻的監控錄像……她不相信伊莎貝爾會自殺,作爲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如果自殺,那麼靈魂就會投入地獄受到永無止境的折磨……

不過這些,黎曉曉統統都不關心,他拿出自己的鍋子,看着鍋裏一灘濃稠的醬,看起來有些像是魚子醬,聞一下,味道醇厚濃烈。

黎曉曉用指間沾了一點兒放在舌頭上,砸吧砸吧嘴,“有點鹹……”

然後黎曉曉打電話到酒店餐廳點了一份烤麪包片。

酒店的效率很高,不一會兒服務生便送來了一個餐盤,白瓷盤子裏裝着用餐布包裹的麪包片,旁邊還有兩小碟醬料。

黎曉曉揭開餐布,拿出一片熱乎乎烤的微黃酥脆的麪包片,用黃油刀將那“惡魔醬”均勻塗在麪包上,咔嚓一口咬下去,嚼了嚼……

“唔……美味……”黎曉曉閉着眼睛,一臉的陶醉。

而後,風捲殘雲般,將一份麪包片全部塗着惡魔醬吃完,最後鍋子裏剩了點底子也被他用手指抹了塞進嘴裏。

將手指舔乾淨,黎曉曉有點意猶未盡,不禁開始臆想,“一個普通的魔兵就那麼好吃,不知道那位地獄之主的味道又是如何……”

一夜美夢。

早上醒來,黎曉曉洗了把臉,拉開窗簾看着外面。

天色昏暗,下着大雨,天氣糟糕透了。

“這種天氣,就該來一鍋熱騰騰的火鍋啊……”黎曉曉看着大雨嘀咕着。

左右也是無所事事,與其在酒店裏宅着發呆,不如出去找點好吃的。

黎曉曉撥通了服務檯的電話,想詢問一下城裏最好吃的華夏火鍋在哪裏,不過剛準備按下號碼,他又停住了。

“火鍋哪有惡魔醬好吃啊?”黎曉曉一拍腦袋,“真傻!城裏不是有個現成的地方有大量的惡魔聚集麼?!雖然都是半惡魔,但味道應該也不會差吧,還能補補身子……”

想到就做!

黎曉曉立刻撥通了服務檯電話,讓酒店幫他叫了輛出租車,然後就直奔米耐的酒吧去了。

沒錯,黎曉曉中意的“獵食地”正是米耐的酒吧。

說到米耐,不得不先介紹一下這部電影的世界背景。

大家都知道《康斯坦丁》這部電影其實是改編自DC的同名漫畫,它的世界觀實際是非常龐大的,電影裏揭露的不過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當然了,其實電影的劇情和漫畫電視劇差距還是蠻大,不過大背景都差不多。

這個世界有天堂有地獄,天使住在天堂,惡魔住在地獄。無論是天堂還是地獄都和人間有一道結界,因爲有結界的存在,天使和惡魔都無法直接干涉人間。

但人間有很多半天使和半惡魔,天堂和地獄的戰爭,爭奪的是人間所有人類的靈魂,而這場戰爭曠日持久,不知道何時纔會分出結果。

人間有很多像康斯坦丁一樣擁有法力的驅魔人,他們的存在可以影響戰爭的平衡。米耐就是所有驅魔人中最厲害的一個,他約束着驅魔人,在天堂和地獄沒有分出勝負之前保持中立,不去幫助任何一方。

所以在米耐的酒吧裏,半天使、半惡魔或者是驅魔人,不管在外面打的昏天暗地,到了這裏都必須和平相處。

因而他的酒吧裏總是聚集着許多半天使和半惡魔。

嗯,或許半惡魔更多一些,畢竟天使可能不太喜歡那間酒吧的氛圍……

黎曉曉下了出租車,走下樓梯。

酒吧在地下一層,門前守着一個壯漢,他並未對黎曉曉的奇裝異服表示驚訝,只是面無表情的攔住了黎曉曉,然後舉起一張卡片給黎曉曉看。

看過電影的黎曉曉自然知道這兒的規矩,他瞅了瞅卡片上抽象的圖畫,猜道,“三個惡魔在吃屎?”

壯漢:……

他並沒有讓黎曉曉進去,很顯然,黎曉曉猜錯了。

不過這也在意料之中。

嘭!

黎曉曉一拳頭搗在壯漢臉上,他立刻直挺挺的暈了,連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來……六神裝的黎曉曉戰鬥力可不能小覷!

放倒了看門的壯漢,黎曉曉提着鍋子推開酒吧門徑直走了進去。

酒吧里人聲鼎沸,黎曉曉一進去便有不少人看過來,他只掃視一圈,便根據他們身上的氣息發現了六七個半惡魔。

好豐盛的食材啊呵呵呵呵……

黎曉曉提着鍋子,微笑着朝他們走過去…… 啊!一個半惡魔變醬了。

啊!又一個半惡魔變醬了。

啊啊啊啊啊……

醬醬醬醬醬……

酒吧裏一片混亂,尖叫怒罵聲不絕於耳,摻雜在震耳欲聾音樂中聽了就讓人覺得頭疼。

不少人尖叫着奪門而出逃離酒吧,驅魔人和半天使愣在當場不知所措,其餘的半惡魔則憤怒的咒罵着黎曉曉,撲上來企圖殺死他!

黎曉曉都沒有動用那根系統發給他的神器雙頭矛,只是掄着鍋子啪啪啪一路剛過去,就如砍瓜切菜般將半惡魔殺了個片甲不留……

人家打他全力一擊連條劃痕都無法留下,而且還會被鎧甲上的神聖之力反彈的吐血不止,而他打別人就是秒殺,這架還怎麼打?

又有不少半惡魔死在黎曉曉的鍋下後,其他憤怒的半惡魔冷靜了下來。

雖然眼前這個穿鎧甲的傢伙看起來不像是驅魔人,更不像是天使,但實力真是槓槓的厲害!他們完全不是對手!

打不過怎麼辦?先跑唄!然後再找老大過來報仇!

等你與我相遇 衆半惡魔頓時一鬨而散朝酒吧出口逃去。

“一個也別想跑!”

黎曉曉豈會放這些食材離開?身子一晃,以接近瞬移的速度剎那間堵在了酒吧門口,微笑着環視那些半惡魔,“別妄想了,你們這些混蛋今天都要死!”

“住手!”

這時候,米耐終於出現了。

他從自己的辦公室推門出來,黝黑的臉上異常嚴肅,用充滿威嚴的目光盯着黎曉曉,“東方人,你是誰?”

黎曉曉微微一笑,裝逼的機會來了!

“你沒資格知道。”黎曉曉用平穩的語調雲淡風輕的說道。

米耐沉下臉,“年輕人,做人不要太狂妄!”

康斯坦丁看不出黎曉曉的底細,只能感覺到他身上裝備散發出來的聖潔氣息,但米耐可是比康斯坦丁厲害許多的驅魔人,他雖然也不知道黎曉曉的底細,但卻能看出黎曉曉只是那身鎧甲的防禦力非常厲害,他本身的法力並不高。

所以,他也不怯黎曉曉。

聽到米耐的話,黎曉曉笑了起來,他把鍋子收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腕,衝米耐說,“咱倆練練?我讓你一個鍋。”

“你贏了,我滾蛋,我贏了,你就一邊涼快去,別影響我除魔衛道。”

黎曉曉輕蔑的語氣徹底激怒了自負的米耐,他咆哮一聲,衝上來狠狠抓向黎曉曉的脖子!

他也是雞賊,知道他可能也破不了黎曉曉的鎧甲防禦,所以選擇了他沒有鎧甲防禦的脖子,不過……

怎麼說呢,黎曉曉這身鎧甲吧,雖然只有上衣、小裙子、帶護膝的長靴、護臂、披風這五件,小胳膊小腿的都露出一大截,也沒有頭盔和護頸,但是……這套裝備全部穿上之後,就會在全身形成一個看不見的神聖屬性護罩,既保持了外觀上的美觀,也保證了絕對無死角的防禦力。

所以……

“啊——”

米耐一聲慘叫,踉蹌着後退了幾步,雙手顫抖着伸到眼前。

他的十根手指指尖全部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他震驚的看着黎曉曉,嘴脣哆嗦着,不知說什麼好。

黎曉曉看也不看他,“米耐,你應該慶幸你不是惡魔,否則的話,剛剛那一下你已經死了。”

系統既然給黎曉曉了任務讓他去殺地獄魔王,那麼給他的裝備自然是神聖屬性的神器,對於這些半惡魔來說,幾乎是碰一下就必死無疑。

“好了米耐,這兒沒你什麼事了。”黎曉曉像是趕蒼蠅一樣的對米耐揮了揮手,“回你的房間呆着去,放心,打壞的東西我會賠,不會讓你虧錢的。”

技不如人,還能說啥?

米耐深吸一口氣,緩過神來,他點點頭,“好,我不插手你的事,但請你告訴我,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來惡意破壞平衡?”

黎曉曉嗤笑,“我是誰並不重要,倒是你……魔王之子曼蒙已經找到了命運之矛、正在密謀降臨人間,你還在這裏跟我說什麼平衡?!”

米耐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黎曉曉不耐煩的擺手,“好了,你別耽誤我幹活,那什麼曼蒙的事兒回頭你問康斯坦丁去,我纔不想摻和你們這兒的事情。”

“不,你說清楚!”

米耐鍥而不捨,但黎曉曉已經懶得理他了,兀自論起鍋子繼續屠殺酒吧裏的半惡魔,一時間慘叫聲再次此起彼伏……

屠殺完所有的半惡魔,黎曉曉收穫了一大堆醬,丟下幾卷美刀便心滿意足的離開,留下一片狼藉。

黎曉曉離開沒多久,柳澄和洛小白也來到了米耐酒吧門口。

她們倆其實昨天就來過,只不過沒能進去門……雖然守門的壯漢柳澄一指頭就能戳死他,但她們是來找米耐接支線任務的,你戳死了他的門童,還指望能接到任務?做夢呢吧!

所以倆人只能無功而返,打算今天再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蹲到米耐從酒吧裏出來——這貨總不能一輩子呆在酒吧裏不回家吧!

可是當倆人走到門口一看,嘿,那“門童”咋躺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