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傅芊芊毅然轉身離開的背影,鍾平鈞有些可惜連連的喃喃道:「沒有進來串門,可是會後悔的!」

鍾平鈞轉身走進了別墅,在鞋櫃旁邊大刺刺的放著一雙鞋底粘著泥土的皮鞋,那雙皮鞋的鞋底花紋與之前傅芊芊所站位置旁邊地上的鞋印大小及花紋一模一樣。

看著那雙鞋子,鍾平鈞笑眯了眼:「就說你會後悔的!」 就在鍾平鈞進了別墅的客廳之後,看到地上有一串明顯的腳印,他的臉色難看了一下,抬頭便看到一名瘦小的男人站在客廳里。

看到男人,鍾平鈞眯了下眼:「你來做什麼?」

男人一臉嚴肅的看著鍾平鈞:「boss讓我來通知你一個任務。」

「不是已經給過一個任務了嗎?」鍾平鈞一臉不耐煩。

「那個任務先推遲,半個月後,雲城市國際會議中心會舉行一年一度的雲商大會,已經得到確切的消息,秦杭也會參加,你上次刺殺秦杭失敗,boss說了,這一次讓你務必要殺了秦杭。」

鍾平鈞一副懶洋洋的語調:「行了,我知道了。」

戀上名門千金 「你不要以為你自己是boss身邊最信任的人,就這麼目中無人,你這次任務要是還失敗,boss可不會輕易饒了你。」

「我不是說我已經知道了?」鍾平鈞轉身往樓上走去,冷冷的丟下一句:「就帶著你的臟鞋,馬上滾出我的房子,走之前,把我家地板上你的腳印用抹布給我擦乾淨了,擦不幹凈,我留下你一雙腳。」

男人:「……」



在傅宅里,曾月月恰好也跟傅芊芊說到了雲商大會。

曾月月激動的拉著傅芊芊的手。

「我跟你說,我剛得到的消息,市長秦杭也會參加這一次的雲商大會,我已經跟我爸說過了,那一天我爸會帶我一起過去,哎呀,我又可以看到秦市長了。」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見曾月月一臉激動的表情,傅芊芊微蹙眉。

看起來,曾月月是真的很喜歡秦杭,不過……曾月月可能要失望了。

她還是紫車的時候,與秦家的關係還不錯,可秦杭都三十歲了,還沒談過女朋友,更沒對哪個女孩兒動心,秦家父母擔心兒子的婚事,知道她是他的好友,便托她問秦杭她喜歡什麼樣的女孩。

她也便去找秦杭問了,那時,秦杭說過,他這一生,只想奉獻給國家,不想談兒女私情。

秦杭這個人也固執的很,當真一直沒有找過女人,連緋聞都沒有。

這樣的秦杭,恐怕很難對曾月月動心,再加上倆人有這麼大的年齡差在那裡。

「你在想什麼?你是我的好朋友,你不支持我嗎?」曾月月晃了晃傅芊芊的手臂,拉回了她的思緒。

「我祝你好運!」傅芊芊真誠的說。

她是真的希望曾月月能打動秦杭,他確實……也老大不小了!

曾月月自信的昂起小下巴:「你放心,我有幸運女神護體,一定手到擒來。」



晚上,裴燁來到了傅宅,傅老爺子、裴燁和傅芊芊三個人坐在客廳里說著話。

這時,傭人突然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盒糕點。

「老太爺、大小姐,門外有一位鍾平鈞先生來了,說與大小姐認識,送了盒糕點過來。」

裴燁的瞳孔驟然收緊。

傅老爺子奇怪的看向傅芊芊:「芊芊,這個鐘平鈞你認識?」

傅芊芊點了下頭:「我們一個小區的鄰居!」

「原來是鄰居呀!」傅老爺子馬上向傭人問:「那位鍾先生人呢?」

「鍾先生把糕點給我之後就走了。」

「真是太失禮了。」傅老爺子對傭人囑咐:「如果那位鍾先生下次再過來,直接請人進來。」

「是!」

說罷,傭人便把糕點放在了客廳茶几的桌子上。

鍾平鈞!男人!鄰居!認識傅芊芊,送糕點!

裴燁盯著桌上糕點的雙眼,幾乎要把糕點盯的燃燒起來。

他壓抑著怒火,用平靜的語氣問傅芊芊:「芊芊,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跟這位鍾先生是怎麼認識的?」 「呃,就是下午我出門,正巧遇到的!」傅芊芊如實回答。

裴燁的臉色更難看了。

要知道,傅芊芊可並不是那種隨便會被人搭訕的女孩,現在居然有人能跟傅芊芊搭上訕……

「芊芊對那位鍾先生有好感?」裴燁的嗓音依舊很平靜,但是,他俊美的臉線條緊繃。

莫名的,傅芊芊的心裡感覺到了一絲詭異,求生欲極強的吐出了兩個字:「沒有。」

裴燁緊繃的臉舒緩了幾分:「可是,芊芊你會什麼會與他說話?」

傅芊芊下意識的解釋:「月月下午來看我,我們恰好碰到的,他和月月是舊識,以前也是和月月在一起時,與他有過一面之緣。」

聽著傅芊芊這樣解釋,裴燁臉上的火氣頓消。

只是……又是曾月月。

這曾月月總是三天兩頭的搞事情給他添堵,看來……是她最近日子過的太舒坦了。

上次她帶著傅芊芊去相親,他已經讓她受到了懲罰,大約是她覺得懲罰太輕了。

在裴燁和傅芊芊倆人談話的時候,坐在旁邊的傅老爺子亦能感覺得到裴燁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氣息以及滿屋的醋酸味。

在傅芊芊回答的時候,他為自家孫女兒捏了一把冷汗,真怕自家親孫女說了什麼話,激怒了孫女婿。

好在,結果還令人滿意。

見這個話題結束了,傅老爺子趕緊轉移了話題。

「對了,阿燁,半個月後的雲商大會,你會參加嗎?」

裴燁點頭:「嗯,會!」

雲商大會的會長與裴燁的父親是舊識,這一次本來是該裴董事長去的,但是,裴董事長那個時候有其他的事情,所以,雲商大會便會由裴燁出席。

傅老爺子點了點頭。

「芊芊你想去嗎?你若是想去,我跟你爸說一聲,讓他帶你一起去!」

傅芊芊的眉梢微挑:「可以!」

在之前曾月月跟她提雲商大會的時候,她隱隱有種不安感,直覺,雲商大會可能會出事。

雲商大會不比雲喬廣場,當天必定會守衛森嚴,而且,還會出動軍方,大會的現場想混進去,更是難上加難,能光明正大的進去,更好。

當然了,為了說服傅明聲可以帶傅芊芊去雲商大會,傅老爺子費了幾番口舌,最終,傅明聲被煩的不行了,才答應帶傅芊芊一起去。

然而,當聽說傅明聲會帶傅芊芊去雲商大會,傅靈月嫉妒的也跟傅明聲吵著要去雲商大會。

末了,傅明聲決定帶傅芊芊和傅靈月一起去雲商大會。



在那之後的半個月中,傅芊芊時刻讓吳名注意白蔻的動靜,但是,連續半個月,白蔻都沒有任何動作,吳名想從白蔻那裡拍照片也因為沒有機會下手而一直擱置,雲商大會的前一天上午,傅芊芊得到了吳名的準確消息,在半個月之前,白蔻就已經接了軍部的命令,黑鷹突擊隊會在雲商大會當天保護會場的安全,當天的任務,白蔻也會親自到場。

原來,白蔻是等在這裡呢!

下午,裴燁來接傅芊芊放學,接了傅芊芊之後,便直接帶著傅芊芊去了一家私房菜餐廳。

他們剛走進去,恰好碰到一起來餐廳的裴皓和盛延。 一看到裴燁和傅芊芊,裴皓便眼中一亮。

「咦,那不是我哥和我嫂子嗎?」

盛延轉頭看到了裴燁和傅芊芊,臉色倏變,瞬間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如果說盛延這輩子最不想看到的人是誰,那就是裴燁和傅芊芊了。

特別是傅芊芊,他之前向她告白過,而現在,這個傅芊芊已經成了他未來大舅媽了,這都叫什麼事。

他好不容易下了課就逃離了教室,就是想儘快離開傅芊芊的視線,不看到傅芊芊的,這怎麼他都逃這麼快了,還能與傅芊芊碰上?

妖孽鬼相公 見裴皓要喊裴燁和盛芊芊,盛延趕緊拉了拉裴皓的袖子:「哎呀,二舅,咱們倆吃飯,你喊他們做什麼?」

裴皓笑眯眯的說:「你不知道,公司給我的分紅,被我媽拿去給我存著了,我拿不出來,現在,我只靠我哥給我發的工資過活,這家餐廳的菜挺貴的,我哥在,有我哥請客,多好!」

盛延:「……」

裴皓一堂堂裴家二少,怎麼就這麼摳門?

盛延剛想說,如果他不想出錢的話,今天的晚餐飯錢他來出。

但是,他的話還沒出口,裴皓的大嗓門已經朝裴燁和傅芊芊倆人喚去了。

「哥,嫂子!」

裴燁和傅芊芊倆人聽到裴皓的聲音,便轉頭看去,一眼看到了裴皓和盛延二人。

盛延接觸到倆人的視線,窘迫的躲到了裴皓的身後,想躲開那二人的視線。

裴皓卻是迫不及待的拉著盛延走到裴燁和傅芊芊二人的面前。

狂夫愛妻 裴皓笑眯了眼:「哥,嫂子,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們。」

「你們什麼時候到的?」裴燁清冷著嗓音。

「我們也剛到,真是巧啊,既然咱們都在這裡,就不用弄兩個包廂了,咱們就要一個包廂吧!」

裴燁看了一眼站在裴皓身側面色有些窘迫的盛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好!」



盛延滿心期待,裴燁應當不會想跟他和裴皓一起用餐的,沒想到,裴燁卻答應了,這在他的預料之外。

末了,他只能硬著頭皮,和裴皓一起同傅芊芊和裴燁四個人一起進了一間包廂。

本來他是想借口尿遁的,可是,他去洗手間的時候,裴皓也跟著他一起去了洗手間,就這麼把他又拉回了包廂里。

更別提,他坐下的時候,他大舅不時用他關切的目光瞟他一眼,他坐在座位上感覺如坐針氈。

在一次盛延拿起杯子喝水,結果,手沒拿住杯子,導致杯子掉在桌子上時,裴皓便轉過頭來,一臉奇怪的盯著盛延。

「大外甥,你今天怎麼感覺怪怪的?」

「呃?我怎麼怪了?」盛延納悶的看著裴皓。

裴皓一針見血的指出:「我感覺你之前還好好的,好像……是自從進了這間包廂之後,你就不對勁,目光閃爍,神情緊張,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似的,你做什麼虧心事了?」

卧槽,他二舅這直覺不要太准,一下子就猜中了。

見盛延不說話,裴皓又口出驚人的說了一句:「哈哈,你總不可能當著我哥的面跟我嫂子告白過吧?」

盛延:「……」 寂靜!

詭異的寂靜。

在裴皓說完話之後,整個包廂內都沒有一個人開口。

除了傅芊芊表情淡定的低頭看菜單之外,裴燁、盛延和裴皓三人的表情皆有些莫名。

裴皓頭皮發麻的來回看著裴燁和盛延倆人臉上的表情,盛延臉上的表情可以稱之為僵硬,裴燁眸底氤氳著冷意,這表情怎麼看怎麼像是……被他給說中了。

來回看著裴燁和盛延好幾遍之後,裴皓感覺自己一陣口乾舌燥,抓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一口水。

夭壽啦,他這張破嘴,咋就說的那麼准呢?

看這情況,八成他剛剛說對了,否則,裴燁和盛延倆人的臉上怎麼會露出這種表情來?

不過,他家大外甥的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會當著裴燁的面跟傅芊芊告白,他簡直想給他豎大拇指。

簡直是勇氣可佳呀!

盛延的心裡可就不這麼想了。

如果他當時知道傅芊芊就是裴燁的未婚妻,就是給他一萬個勇氣,他也不會去跟傅芊芊告白。

現在想想那天的那一幕,他就感覺自己的心臟要停止跳動了。

這些日子,他和裴燁倆人就算在裴園裡碰到了,也從來不提當天的事,沒想到,這件事會被裴皓給扒開。

裴皓這個烏鴉嘴!

盛延狠狠的瞪了裴皓一眼。

如果不是裴皓非要跟裴燁和傅芊芊一起吃飯,他怎麼可能要再經受一次這樣的衝擊?

因為這氣氛是自己破壞的,所以,裴皓試圖用輕快的語調打破眼前的尷尬。

「咳,那個,咱們是來吃飯的,先點菜,先點菜,那個嫂子,你想好點什麼了嗎?」

傅芊芊抬頭道出了兩個菜名,臉上淡定的表情,絲毫沒發覺,在這之前因她而起的詭異氣氛。

傅芊芊點過了,裴皓馬上活躍氣氛的讓其他人都點了菜。

在等菜的過程中,裴皓討好的看向裴燁,那表情就像是搖著尾巴向主人討糖吃的狗兒。

「那個,哥,我最近業績挺好的,你能不能把車庫裡那輛銀色法拉利的車鑰匙給我,賞我開幾天?」

裴燁冷冷的掃了親弟弟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