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回到成都長生事務所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在事務所的吳榮洲聽聞了我回來了,連忙下來,給了車錢我便並沒有在家中停留,而是直接揹着呆爺朝着陰間公寓而去。

還有六天。

在進入公寓的時候,我又一次遇到了麻煩,如今的公寓似乎並沒有完全被我掌控,所以我還不能帶着呆爺進入。

幸好這個時候因爲我想要強行帶着呆爺進入陰間公寓驚動了柳先生,柳先生乃是陰間公寓的器靈,所以目前對公寓的掌控力,比我強大太多。

柳先生告訴我,呆爺之所以不能進入公寓,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呆爺是一具屍體,而並

非是一個鬼,如果呆爺成了鬼,便能進入陰間公寓。

聞言,我當即打開煞穴,滾滾鬼氣注入了呆爺的身軀之中。

在跟着柳先生進入公寓的時候的,我說起了呆爺的情況,當柳先生聽到呆爺乃是天陽天君的轉世之身之時,頓時一臉的激動,隨即說到了朵朵便是當年地陰天君的轉世,只是如今天君還尚未甦醒,所以如果想要喚醒這兩位天君的話,還十分的麻煩,不過朵朵雖然沒有甦醒前世,但是地陰天君的一些已經完全被朵朵開發出來了,這對煞目原本就代表着地目,只要煞目完全的修復成功朵朵便能完全的融合地陰天君的所有神念。

來到了我的房間,我將呆爺放在牀上,這個時候兒子朵朵還有小母都是朝着我而來。

兒子最先爬上了我的肩頭,朵朵飛到我的身邊問起了呆爺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並沒有多說什麼,朵朵和呆爺也是十分的熟悉,只是他們如今都還沒有甦醒前世的記憶,故而並不知道前世的情緣。

兒子則是問起了鬼域之中的情況等等,我沒有談及多少,只說小蝶現在很安全,等我們救活了呆爺,便一起去鬼域接媽媽。

然後便讓兒子帶着小母出去玩兒,我則是走到柳先生的身邊問起了有什麼方法可以快速的讓朵朵能夠恢復前世的神魂,這樣她便知道如何救活呆爺了。

畢竟按照尚叔說的呆爺只有七天的時間,過了七天就會很麻煩,我不知道所謂的麻煩是什麼,但既然像尚叔這樣的高手都在麻煩,那就絕不簡單。

柳先生帶着我去了他的房間,然後隨後嘆息一聲道:“如果想要強行召喚他們的神魂記憶,那就只有一個辦法,這個辦法對我們的消耗都極大,而且不是我們兩個人能夠完成的。”

“我們先要聯手結一個陣,這個陣需要的九十九隻鬼,九十九個深諳陰陽道術的陰陽先生,九十九個鬼好找,但是九十九個深諳道術的陰陽先生恐怕有些困難,而且我們還必須找一個平穩之地。我所說的平穩之地便是陰陽平衡之地,只有在這樣地方,然後布出這個九九陰陽陣,你我二人由你牽動陽氣,我來引動陰氣,來模擬出一個太極圖,然後將二人放在陰陽之中,這樣來喚醒二人的陰陽記憶,或許能夠喚醒兩位天君的神魂記憶。”

聽到柳先生的話,我也是驚愕至極。沒有想到竟然還有如此玄妙的方法,用陣法來喚醒前世靈魂。

柳先生隨後又一臉凝重的說到了這種陣法有着很多的弊端存在。而且這種陣法不一定成功,柳先生也只是做一個嘗試罷了。

我點點頭,然後離開了陰間公寓。

要找到九十九個陰陽先生,這樣的事情我只有去找事務所,看看

葛青峯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幫我找齊。

不出我所料,等我回到事務所的時候,葛青峯他們都回來了。

因爲就在早上我帶着呆爺離開的時候,吳榮洲便已經將呆爺的事情告訴了他們,於是乎一天之內他們都從各處趕了回來。

八兩叔坐在一個角落裏,便抽着煙似乎一邊在思考着什麼一般。

當幾人聽到我需要九十九個陰陽先生的時候,也是略帶愁苦的驟起了眉頭。

葛青峯告訴我最近一段時間因爲魔族的無數的魔頭都在不斷的擴充自己的魔軍隊伍,而魔軍隊伍最好的資源便是人域的陰陽先生。不光是魔族,屍族也是在大肆的擴充自己的隊伍,最近一段時間特別是北方出了不少的殭屍,天龍事務所現如今已經是焦頭爛。

聽了葛青峯的話,我也是心中震驚不已,要知道現如今在人域的陰陽先生已經很少了,如果再經歷一些強大勢力的滅殺的話,那人域的勢力將不斷的降低,最後成爲別人奴隸。

我覺得有必要將整個人域的陰陽先生都聯合起來,不過這件事我做不了。因爲每一個陰陽先生都有着自己的小圈子,每一個陰陽先生都有着自己心中的那一份自傲,我一個後輩自然做不了這些事情。

如果奶奶站出來的話,完全能夠聯合整個人域之中的高手,不過奶奶和陽阡陌大師現在不知蹤跡,那麼這件事情便落在了蒼龍閣,北現如今不知道醒來沒有,而現如今長生事務所之中也只有八兩叔能夠獨當一面。

夜色朦朧,成都的天格外的冷,馬上就要到年關上,我坐在天台之上,抽着八兩叔遞給我的煙。

“怎麼,想家了?”

八兩叔坐在我的身邊,看着那一輪圓月道。

我沒有說話,悶頭抽了一口香菸,不住的咳嗽起來。

“想家其實可以回去看看,你父親一個人在土門村也怪孤獨的,現在的土門村可只有你父親一人!”

我點點頭。

“呆爺的事情我會放在心上的,人域現在的陰陽師心不齊,你也知道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危機的來臨。”

我又抽了一口煙,然後將朵朵和呆爺前世都是天君的事情說了一遍,八兩叔聽了之後和柳先生一樣,一臉的激動,但是隨即又是凝重起來。

修真強者在都市 “這件事刻不容緩,你等着我這就回崑崙一趟,我相信龍可能會有辦法找到你奶奶,九十九個陰陽先生不是不能找齊,但是單單憑着我們一個小小天龍事務所是絕對不能控制的!”

我笑着點點頭,然後和八兩叔約定好,我回去陰間公寓和柳先生一起去尋找一片陰陽平衡之地,而八兩叔則是去一趟崑崙。

(本章完) 距離七日之期還有四日。

夜色空明,月光清寒至極。

我和柳先生站在了天府廣場周圍的一棟高樓之上,此刻能夠看到成都的夜景,處處燈火通明,來往的車鳴聲不絕於耳。

“走吧!”

柳先生說了一句,在昨日柳先生已經將整個成都都都尋找一遍都沒有任何的收穫,今晚開始我們便開始尋找成都周邊的空間。

現如今想要找一個陰陽平衡之地極爲的困難,高樓大廈層層而立,早已將城市原本的風水大局都完全的破壞了。

一個小時之後我們來到了成都外的大平原上,衆所周知成都乃是天府之國,有着廣袤的成都平原。柳先生帶着我踏空而行,柳先生周身靈氣環繞,在虛空之中隨意的奔走。

他告訴我,修行不過是一種生活,就如我看到的凡人整日的衣食住行一樣,這些在任何的世界都是不變的,只是有可能存在的方式有些不同罷了,比如鬼來說。

鬼也是有着衣食住行。

而鬼每天不斷的吸食天地之間的靈氣化作鬼氣,或者說是去加入一些小集團,亦或者是來到人域開始傷害無辜的凡人等等,這些都是爲了生存。就和人域之中爲了生存瘋狂的工作一般。

人域的工作便等同於修煉。

我沒有說話,只是暗暗的體會着柳先生告訴我的一些控制體內靈氣的方法,在廣袤的成都平原之上還是有着一陣陣的靈氣吹過,在夜間更是清淨。

我們最終在一片偌大的水庫停了下來,這個水庫四周的陰陽之氣相對均勻。

可是就在我們剛剛靠近的時候,水庫之中便衝出了一個渾身都是銀白色毛髮的水鬼。

水鬼衝出的剎那,柳先生便一把抓住了那水鬼的頭顱。

“孽畜!”

話音剛落,便要動手滅殺這個水鬼,這一刻這個水鬼不斷的顫抖起來,連聲求饒。

我感覺到了這個水鬼身軀在離開了這個水庫的時候,整個水庫之中的陰陽之氣開始出現了偏移,陰氣瞬間開始不平衡起來。

二嫁貴妻,首席寵上天 “柳先生……”

我幾步上前阻攔住了柳先生,並小聲在他的耳邊嘀咕了幾句。

柳先生緩緩點點頭,隨即冷冷道:“滾回去,釋放自己的陰氣,如果敢有絲毫的心思,我要你馬上魂飛魄散!”

說話之間柳先生一掌落在了那水鬼的眉心。

頓時那水鬼渾身一顫,一雙血紅的眼睛裏顯現出極度的空間,連忙鑽入了水庫之中。

這一刻陰陽之氣又一次平衡了。

“就這個地方吧,

我們就在水中佈下一座九九陰陽大陣!現在距離呆爺最佳的復活的七日期限只有四日了,我們不能再拖了,你那邊的陰陽先生找的如何?”

我苦笑一聲,我三個小時之前才接到了八兩叔的電話說是此刻才和龍一起去尋找奶奶,現在還不知道情況如何!

而葛青峯給我打來電話,已經聯繫了三十多個,加上長生事務所的陰陽先生已經有四十多位。但是距離九九之數還差得遠。

柳先生長長嘆了一口氣道:“明晚我們便在這裏佈陣,必須留三天來想其他的辦法,如果這次九九陰陽陣能夠喚出他們的天界神魂記憶的話,那便是最完美的事情,如果不能的話,我們也只有用一些特殊手段來暫時復活呆爺!”

我點點頭,也不在多說從這裏回去之後我便徑直去了長生事務所。

讓我感到驚訝的是,等我回到事務所的時候,已經看到了八兩叔回來了。

八兩叔一身風塵僕僕,在他的身後還站着龍。

八兩叔一看到我便告訴我這次的事情沒有問題,只是最近屍族和魔族都在大肆的抓捕人域的陰陽先生,所以我們現在的事情便是想辦法聯合他們在一起。而且奶奶也是十分的支持,只是現在奶奶和陽阡陌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所以不能前來。

我沒有問什麼事情,而且他們的想法與我不謀而合,我自然是舉雙手贊同。

有着龍的幫忙我們自然更能快速的找到魔族和屍族的氣息。

一天,這一天裏我和八兩叔被龍載着穿越了很多的周線省份,救下了很多被魔族和屍族控制下的陰陽先生。

到了底四日的晚上,十二點。

在之前那個水庫之上,柳先生早已佈下了大陣的模型,無盡的鬼氣在整個空間不斷的盤旋着,整個水庫之上更是被濃濃的鬼氣包裹住,那原本的水鬼這一刻只有乖乖的坐在水下斷的吐着陰氣。

讓我詫異的是,柳先生一打開虛空隧道,剎那之間便出現了一百個鬼,這一百個鬼每一個都是公寓的住戶,有很多我以前見過的。

這一刻八兩叔也是帶着一大片的陰陽師站在龍的身上朝着我們而來,龍遠遠的嘶吼一聲便瞬間降落在了我和柳先生的身邊。

隨後柳先生一揮手,無事跟着柳先生修煉的朵朵這會兒睜開了雙眼,那雙眸子裏完全只剩下紅白兩色。

“哥哥……”我點點頭。

八兩叔看到眼前的這個大陣,沒有說任何話便直接飛入了陣中,這個時候龍身上的陰陽先生一個個的走向了這座大陣之中。

等這些人都在鬼氣之中站好的時候,

朵朵便直接飛向了那陰陽大陣的陰陽魚之上。此刻整個空間都在嗡的一聲響起。

一股股陰寒之氣瞬間涌出。

八兩叔站在大陣之中通體金光。

“好了,天殘地缺,天陽地陰,天地因果,衆生相,衆生念……”

一串串古樸的符文在劉賢的手上飛出,此刻呆爺的身軀突然從他身後的空間之中飛了出來。呆爺還是之前的那個樣子,整張臉紅光滿面,沒有一絲死人的樣子,,但是他又的確是已經死了,因爲在他的身體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靈魂。

“啓!”

柳先生瞬間吐出了一個字,那一刻我和柳先生腳下的陰陽太極圖開始旋轉起來,在這張太極圖之中的一陰一陽兩隻陰陽魚上呆爺和朵朵身體周圍都是被無盡的陰陽二氣包裹着。

“楊森,釋放出你的陽氣!”

我點點頭,突然緊閉煞穴,咬破中指點在自己的眉心。

“陽!”

低沉的吐出了一個字,瞬間我幾乎能夠感知到我眉心裂開,一股陽氣攜帶者我的生命氣息飛入了大陣之中。

柳先生此刻也是不斷咬破自己的手指抵在眉心,吐出了一個“陰”字。

陰陽之氣一進入大陣之中,瞬間整個大陣瘋狂的顫抖起來,滾滾陰陽之氣在整個旋轉的九九陰陽陣之中你追我逐,最後匯入了最當中的陰陽符文之中。

這一刻我竟然感覺自己看到了呆爺前世,也就是天陽天君的樣子。

和呆爺的樣子有些不同,但是也大相徑庭。

天陽天君站在一座高山之上,在他的腳下是滾滾的陽氣之海,他的眉心一個古樸的陽字,這個字讓人看一眼便感覺渾身熾熱,猶如被扔入了火海岩漿之中一般。

而就在這個時候天陽天君頭頂的天空轟然崩塌,無數的天地光芒化作了璀璨而華美的鎖鏈瞬間將天陽天君完全的纏繞住了。

這一刻他腳下的滾滾陽氣之海突然瘋狂呼嘯,無數的陽氣化作了刀槍劍戟,巨斧雷霆,不斷朝着他的身上劈砍而來!

轟隆一聲巨響,我感覺自己的識海之中一片混亂,一陣劇痛將我瞬間包裹住了。

這一刻識海之中的因果古咒瞬間飛出了我的身軀,將那天陽天君完全纏繞住了,也是這一刻我纔看到天陽天君那張臉。

那雙眼睛之中有着無盡的不捨,無盡的遺憾,更多的是不甘。

就在他身軀周圍的那無數的鎖鏈被一身陽氣崩碎的瞬間,我聽到了他的聲音。

“陰兒,等着我……”

蒼古、沙啞、悲痛、不甘……

(本章完) 因果古咒圍繞着我身體不斷的旋轉着,我才能勉強堅持住。

隨着眉心處陽氣的流逝,我看到了站在那滾滾陽氣之中的天陽天君,突然怒喝一聲。

“如有一日我能轉世歸來,必定要打破你這腐朽的天!”

聲音迴盪之間,無數的空間碎裂,條條規則鎖鏈將整個空間都洞穿、碎裂。自然那站在高峯之上一臉孤愁的天陽天君也是在這空間碎裂之間被徹底的瓦解,魂飛魄散。

這便是浩劫,在浩劫面前,一切天地規則都混亂了。

“楊森,快,收陽氣!”

被柳先生一聲厲喝,我豁然清醒過來了。

這一刻我看到了柳先生一步踏出,周身圍繞着滾滾陰氣,陰煞之氣更是凝成了一個個巨大的漩渦,直接注入到了朵朵的頭顱之中。

而我的眉心之下也是滾滾的陽氣漩渦不斷的涌入了呆爺的身軀之中。

“天地陰陽,轉!”

突然之間一聲巨響,柳先生一掌拍下一把抓住我的肩頭,飛快的躲閃而開,就在我們剛剛站在了水庫邊緣之上時,整個水庫的空間猛地顫抖,陰陽二氣在虛空之中瘋狂的交織在一起,剎那之間沖天而起。

轟隆!

天際突然出現道道滾雷,雷霆瘋狂轟炸之間,整個九九陰陽陣周圍也是開始凝結出了滾滾黑白之氣。

太極陰陽圖,這一刻不斷的旋轉起來。

嗤嗤嗤嗤!

此時此刻整個空間都是一股龐大的陰陽之氣,與周圍一片空間不斷摩擦着。天際一陣陣雷霆巨響將這片空間完全的籠罩。

“柳先生,這……”

“天地之間任何一個地方,原本就有着陰陽二氣,而此刻我們所佔據的地形便是一個陰陽相對平穩之地,故而在這個地方所結成的陰陽陣法,也相對平穩,正是因爲大陣的平穩,才能夠讓你我的陰陽二氣進入朵朵和呆爺的身軀之中,從而激發他們體內最原始的記憶。”

看着眼前着滾滾的陰陽之氣,我頓時想到了之前在識海之中看到的那個站在滾滾陽氣海洋之上的男子。

“你在陽氣進入呆爺的身軀之中你有沒有看到天陽天君生前的樣子?”

我點點頭,柳先生微微笑了一聲繼續道:“那看來這次大陣的目的是達到了,很有可能在這樣的太極陰陽圖之中,讓兩位天君的天界殘魂覺醒,只有這樣才能將兩位天君喚醒。”

就在我們交流之間,整個水庫的水都在這樣的陰陽二氣的互相交織之中瘋狂的旋轉起來。

“起!”

柳先生一步踏出,在這個陰陽太極圖旋轉到了一個極點的時候,柳先生雙手凝成了髮指不斷的結出了一個手印。

這一刻整個水庫轟隆一聲巨響,一時之間無數的水光飛竄,在水庫之上的大陣更是驟然之間停止而來運轉,一陰一陽兩大陣眼之中突然迸射出了一道沖天水柱,一白一黑,場面甚是壯觀。

“散!”

柳先生站在兩隻沖天水柱之間,驟然之間一掌拍下。

在柳先生的手掌之下出現了一張巨大的符籙,這張符籙出現的瞬間整個水庫那不斷翻騰的水面瞬間靜止了。

而兩根沖天水柱此刻已然不斷的拔高。

“都回公寓去吧!”

柳先生一揮手,頓時那原本站在陰位上的公寓住戶都是點點頭,對着柳先生和我行禮然後身子飛快的竄出,朝着公寓方向而去。

看到這些公寓的住戶都是一個個精神抖擻,就如沒事人一般的離開,我才發現原來公寓之中的這些都非凡人。

而反觀那一個個站在岸邊的陰陽先生,葛青峯看着此刻在眼前的兩根柱子一臉的驚駭。

而其他的人也都是面面相覷。

龍突然從水下衝天而起,化作一條通體黑色長龍,仰天長嘯一聲。

突然眼前那兩個水柱突然之間崩塌,從水柱之中飛出了一顆人頭,陰氣瀰漫之間朵朵雙目看向了不遠處的山脈,瞬間我便看到了不遠處的山脈直接的崩塌,隨即朵朵不斷的墜落。

我連忙身子一閃將朵朵接住,捧在懷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