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一陣歡呼聲傳來,雖然說事情最終還是沒有塵埃落定,夏老爺子也沒有什麼反應,不過這一陣咳嗽聲,已經代表了全部。

「滴……滴……滴……滴……」

最終,黃老並沒有讓他們失望,這兩聲咳嗽聲之後,沒過幾秒鐘,旁邊的心臟監測儀器竟然有了反應。

在這個時候,反應最大的就是旁邊的那幾個醫生,他們聽到這一陣聲音之後,趕緊跑到了心跳監測儀器旁邊。

一時間,他們都以為心跳監測儀器壞了,便趕緊跑到旁邊去確認,然而事實是,夏老爺子真的有了心跳。

實在是太恐怖了,這一碗湯要灌下去,還沒有10秒鐘的時間,效果簡直就是立竿見影,夏老爺子竟然直接心跳停止了,十幾分鐘之後,醒了過來。

這對於平常人來說,可能就是妙手回春的手段,可是對於這些專業的醫生來說,他們一直以來崇尚的科學,在這個時候瞬間就崩塌了。

他們的內心沒有任何想法,僅僅只有兩個字,那就是恐怖!

「夏老爺子,活了!」

醫生的這一句話說出來之後,病房裏面立刻傳出了一陣驚呼聲,所有人都為之感到詫異。

「這實在是太恐怖了,心臟都停止跳動十幾分鐘了,我估計老爺子的身體都涼了,這一碗湯要灌下去之後,連10秒鐘都不到,竟然活過來了。」

「我是不是在做夢,這也是太嚇人了吧,黃老這簡直是掌握了生死之道。」

「起死回生,果然是名不虛傳,絳珠仙草的功效也實在是嚇人,真想給自己多準備一棵。」

眾人開始驚呼,在他們眼裏,現在黃老就如同神仙一般。

而黃老看到心跳監測儀器已經有了反應之後,站在一旁眯了眯眼睛,然後理了理自己的鬍鬚,很是淡定,好像是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中一樣。

在這一刻,黃老真的如同再世神仙一樣。

「你拉倒吧你,這顆絳珠仙草的價值上億,而這次的事情過後,上億你都買不到,我估計價格都得翻了好幾番。」

「是的,之前的絳珠仙草都是將活人的疑難雜症解決,可是現在竟然將一個死人救活,這和起死回生丹藥有什麼區別,上億,我估計以後得翻個十幾番。」

「早知道我砸鍋賣鐵也要囤一顆了,那可就賺大了。」

眾人們紛紛討論,覺得這件事情過去之後,不僅僅是黃老的名聲,要再次大造一番,而絳珠仙草的功效,也會立刻傳遍整個永城,乃至全國。

本來建築仙草的功效就眾人皆知,能夠解決幾乎所有疑難雜症,可是到現在還是沒有人試過,能夠將死人起死回生。

其實黃老在這一做法的時候,其中也是有一些堵的成分,他並不確定,這棵絳珠仙草有如此大的功效,但是在他看來,他最後還是賭對了。

「實在是太恐怖了!」

站在一旁的夏軒,看到夏老爺子旁邊的心跳監測儀器,有了反應之後,他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站在原地搖了搖頭,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

而另一旁的白雪,看到夏老爺子活了過來之後,他第一反應並不是驚訝,而是轉頭看了一旁的陳明。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陳明,因為現在對於陳明來說,他已經輸給了黃老,接下來,不出意外的話,陳明就要給黃老跪下,行禮拜師。

白雪很清楚陳明的為人,他知道無論什麼事情,陳明都是說到做到,既然他都答應了和黃老的打賭,那麼現在輸了的話,陳明也肯定會認輸的。

不過再怎麼說,在那麼多人面前給黃老跪下,行禮拜師,對於陳明都是丟了大面子。

白雪很是擔心的看着陳明,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陳明,也不知道陳明這件事情如何處理。

然而,他本以為陳明輸了之後會十分難過,可是他看陳明的時候,陳明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沒有任何絲毫的變化,甚至是臉上好像還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 但奇妙的是,站在陸細辛面前,尹榮安卻沒有半點銳意,訥訥的模樣,彷彿站在老師身旁等著教訓的小學生。

陸細辛目光輕輕掃過去,語氣帶着點漫不經心:「高興么?」

尹榮安不解其意,眨了下眼睛。

但陸細辛卻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站起身,往外走去,聲音不急不緩:「高興就好。」

「什麼意思?」尹榮安更懵了。

陸細辛這時轉了下眸,看向尹榮安,語氣認真:「我希望你高興,嘉曜把你救過他的事告訴了我,我很感激你,感謝你當年的勇敢。」

尹榮安破天荒地羞愧擺手,覺得愧不敢當:「當時有保鏢在,即便我不跳下去,保鏢也會發現,會救嘉曜上來的。我不能算是救過他。」

陸細辛眸光清澈,聲線溫柔,但語氣中卻帶着難以撼動的堅定:「可是,你跳下去了,因為你,讓他在水中少呆片刻。

即便是,你僅僅比保鏢早一秒救上他,我也感激你。

因為你,讓他少遭受一秒的苦痛。」

尹榮安神色怔然。

「你很勇敢,勇氣是應該被表揚的。」

說完,陸細辛突然轉身,右手舉起,打了個響指。

緊接着,商場中熙熙攘攘人群突然頓住,然後瞬間跑向各個店面。

不過幾秒的功夫,就消失一空。

偌大的商場只剩下她們三個人。

尹榮安的身體似乎被釘在原地,一步也動不了。

驚詫又好奇地環顧四周。

簡茹也呆住了,不知作何反應。

就在這時,無數的人從各個奢侈品店湧出,每個人手上都拿着一件尹榮安看過超過兩眼的禮物。

她們一個個走到她身邊,將禮服放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腳邊的巨大禮物盒子裏。

「天啊!」

尹榮安還沒反應,簡茹倒是先受不了了。

尖叫出聲!

太夢幻了吧,她是在做夢么?

尹榮安指尖掐進掌心,想讓自己穩住,冷靜下來,絕不能失態。

但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身體哆嗦得厲害,到最後腳軟腿軟,根本都站不穩。

尹榮安一屁|股坐到地上,用手腕捂住嘴巴,牙齒死死咬着手背上的肉,才能止住涌到喉嚨的尖叫。

——天啊!

她真的不是在做夢么?

尹榮安怔然抬眸,去向陸細辛求證,殷濕的雙眸滿是無措。

陸細辛俯身,眸光專註:「這是給你的獎勵。」

尹榮安兩隻手都貼在嘴巴上,死死捂住。

陸細辛走進,突然抬手,在尹榮安額頭上按了按:「很抱歉,這個獎勵遲到了20年。」

隨着這句話,尹榮安積蓄在心底20幾年的情緒,終於一觸即發,徹底引爆。

她完全控制不住情緒,將頭埋在雙膝之間,徹底哭出聲來。

原來,原來,她是勇敢的,應該是被獎勵的。

而不是被埋怨,被埋怨沒有照顧好嘉曜弟弟。

從小到大,沒有人誇獎她,鼓勵她,所有人都覺得這是她應該做的。

她多幸運啊,一個出生在窮山溝里的女娃,能被高高在上的沈老夫人看中,帶到家中撫養,讓她吃飽飯,讓她讀書。

所以,她就應該努力。

她考第一是應該的,她都這麼幸運了,被有錢人資助,同鄉的那些小姐妹根本就沒機會讀書,她有什麼資格不考第一。

不考第一,她對得起沈老夫人的資助么?

她應該為沈家付出全部,奉獻一切。

人家供她吃,供她讀書,她就應該報恩,否則就是白眼狼。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她這一生都應該為沈家付出。

她還應該照顧父母親人,拉拔親戚同鄉。

誰讓她幸運,誰讓她有能力呢?

所有人都覺得,她做的這些是應當應分,是應該的。

沒有人誇獎她,沒有人感謝她。

尹榮安捂著臉,任由淚水泗流。

她終於等到了屬於她的獎勵。 江子淇的眸子閃了閃,沒有多加掩飾,爽快地承認了:「小嫂子猜到了吧,嗯,我是故意把你帶到博物院的。這件事情你能不能別告訴大哥,他知道了,肯定要罵我……」

顧思瀾很意外,就這麼簡單嘛,「你和林辰東?」

江子淇急忙解釋:「我和林辰東沒關係,就是欠了他一個人情,他跟我保證不會傷害你的,所以才會安排你們見面。小嫂子,請你相信我,我對你沒有惡意,以後我不會幫他幹這種事情了。」

她急得原本雪白的臉色都紅了,眼裡滿是情真意切。

顧思瀾莞爾:「嗯,我相信你。」

「真的?」

「嗯,林辰東沒有為難我,他只是想要說服我一些事,我們沒有談攏。你好好養傷,這次是我連累你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都是一家人,哪有那麼生分的。」

「……」

顧思瀾沒有反駁,就算江子淇真的單純善良,她不會與之交心,但如果有機會,這個人情必定是要還掉的。

她又坐了會兒,心想反正來了,乾脆去產科做個常規檢查和胎心監護。

昨天情緒上變化很大,而且受到一定的驚嚇,聽一聽胎心比較踏實。其實孕中期以後,顧思瀾的心理和身體的素質都增強了不少,頭暈噁心的毛病通通消失了,基本能吃能睡,能鍛煉,正符合她的預期。

顧思瀾掛了專家號比較快,排隊檢查的時候,小黑阿力筆挺的西裝挺拔的站姿絲毫不尷尬地拎包、陪護,顧思瀾已經很淡定地使喚他們,基本不理會周圍投過來異樣的眼光。

檢查完,就連顧思瀾去洗手間,這兩人都在門口把風。

不知道的,以為是哪個大人物的老婆或者女人做產檢,弄得興師動眾。

「顧思瀾,是你嗎?」

洗手時,旁邊有人喊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