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琪緊張起來,沒想到管兵剛去琴島市才兩天就幹了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二十多人當街砍翻在地……唉,他越來越暴力了。

李子琪趕緊給自己的父親打了電話說明了情況,希望自己的父親能夠給霍英傑打個電話疏通一下。

李俊峯省長拿着電話考慮了一下,本來不想管女兒這個不明不白男友的事。但是仔細考慮了一下還不能不管,但是關起來也麻煩。霍英傑是省委書記那邊的人,自己說話肯定不好使。如果自己強硬的要求霍英傑不再追查此事,反而落了人家的口實。但是江民市長又是自己的人,不保又不行。霍英傑鬧這齣戲就是衝着江民來的,捨棄江民這員大將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唉~看來自己又要在省委書記常青山放棄一些利益了。

李俊峯放下電話,心事重重的向省委書記常青山的辦公室走去……

琴島市市委書記霍英傑突然接到了自己老領導常青山的電話,老領導對自己的工作予以了肯定,但是也提出了不足。常青山讓霍英傑把精力放在經濟建設上面,不要整天光想着勾心鬥角,因爲只有團結纔會擁有最大的力量,勁往一處使纔會把工作做好,團結和睦的關係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並且隱晦的說了不要讓幾個小痞子影響大局的意思……

霍英傑放下電話坐躺在自己的辦公椅上眯着眼,直到自己眼前那杯剛泡的極品鐵觀音那嫋嫋的熱氣完全消散了才睜開眼睛,端起茶杯吹了吹漂浮在上面的茶葉一口喝乾,然後把茶杯放在放在辦公桌上,抓起電話撥了出去,眼中的目光平靜而且淡定,就像一個正坐在牆角曬太陽的老大爺一樣祥和。

“德彪啊,步行街那件事不要追究了,發生那麼嚴重的流血事件是咱們**部門工作的失職,沒有給老百姓一個安定安全的環境。你安排一下,馬上對全市進行一次掃黃打非行動,特別是危害老百姓正常生產生活的涉黑人員重點處理絕不姑息。還有,那個砍人的聯防隊員可以適當的表彰一下,一個人敢於以一己之力和二十幾個涉黑分子作鬥爭,這種精神值得我們所有人學習。”

……市公安局……

管兵再次來到了昨天的審訊室,輕蔑的看着眼前兩位警察,等待着對方出招。

突然,審訊室的門打開了,楊德彪走了進來,看到管兵帶着手銬被關在審訊椅裏面,面色一愣,板着臉對兩個在旁邊立正站好的警察說道:

“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們去請咱們的英雄麼,你們怎麼給銬起來了?鑰匙呢?”

兩個警察面面相覷,在楊德彪嚴肅而且威嚴的目光注視下掏出了鑰匙一句話也不敢說,楊德彪一把抓了過去。

楊德彪拿着鑰匙親自給管兵打開了手銬,雙手握着管兵那隻軟弱無力卻粗糙寬厚的右手掌慚愧的說道:“誤會,誤會,你的事已經定了性,屬於不畏**以一己之力制服二十餘名持刀歹徒,是我們每個人學習的楷模。你是我們琴島市的孤膽英雄……”

管兵抽回自己的手,面色平靜的說道:“我可以走了吧?”

楊德彪尷尬的看着眼前這個明顯不給面子的年輕人,訕笑道:“可以,當然可以。”

管兵沒有再看一眼一臉齷齪相的楊德彪徑直走出了審訊室。

管兵雖然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但是心裏清楚,肯定是有哪位大人物給自己砍人的事說話了,所以這幫孫子纔會這麼快變臉,從抓自己到恭恭敬敬的送自己出門還不到半個小時……

管兵早早的就來到了藝校門口等着還沒有放學的琪琪,這會纔剛過五點,藝校門口便停滿了各式車輛,基本都是好車,什麼寶馬奔馳非常普通,路虎、悍馬、法拉利各種豪車擠滿了校門口的空地。

“看樣子上藝校的學費不便宜啊,家裏都是有錢人才能上藝校。”管兵看着眼前依然在不停增加的豪車心思到。

終於放學了,藝校的小美女門嘰嘰喳喳的跑出了校門,有部分人迫不及待的衝進了等在門口的豪車中。管兵從一輛車的前擋風玻璃裏親眼看到一個只有十五六歲的小蘿莉在副駕駛位上深情的擁吻着一個已經謝頂的大叔,微閉着眼,表情專注,如果拋去年齡差距,絕對像是兩個正在熱戀中的人。

“大叔,等很久了吧。”琪琪終於跑了出來,摟住了管兵的胳膊。

“沒有,走,今晚想吃什麼?”管兵把目光從那對超越了年齡差距的情侶身上拉回到琪琪身上,笑着問道。

“大叔,我有點緊張,不想吃。”琪琪說道:“大叔陪我走走吧。”

於是管兵陪着琪琪在高校街壓着馬路,兩個人都沉默不語……

終於靠到了七點,管兵打車和琪琪來到了恆泰花園,等在那裏的聯防兄弟報告沒有異常情況,管兵帶着琪琪上了樓。

在房門口,管兵再次叮囑琪琪注意安全,如果有什麼情況馬上喊大叔,大叔會一直在門口保護她之後,看着琪琪進屋關上了門。管兵藏到了上面一層,曹偉藏在樓下儲藏室的走廊裏,一切準備就緒,只等楊峯上鉤。

楊峯今天下午很鬱悶,本來以爲可以看到管兵在市委書記的督促下進監獄,卻沒想到人剛抓進公安局就被放了出來,心裏的憤怒和那股邪火攪合在一起大有火上澆油的感覺,急需發泄一下。

急匆匆吃晚飯趕到恆泰花園正好八點鐘,楊峯打開門走進屋裏然後轉身關門,琪琪並沒有象往常那樣撲過來矇住自己的眼睛。

楊峯轉過身,看到琪琪正一隻手搭在臥室門後站在臥室的門口,頭髮上的小辮子全都解開了,柔順黑亮的頭髮順着秀美的臉龐垂落到豐滿的胸脯上,身上穿了一條米黃色的連衣裙使她看起來飄逸靈動清純秀麗,下身竟然穿着網格花紋的黑色絲襪,性感逼人,腳蹬一雙亮面高跟鞋,整個人看上去既清純秀麗又嫵媚動人,此時正眨着那雙明亮的大眼睛,眼神充滿了誘惑又帶着些許恐懼。

腿上的黑絲襪和那米黃色的連衣裙顏色上的巨大反差帶給了楊輝強烈的視覺衝擊力,楊峯想起了第一次見琪琪的時候,那時她穿的好像也是這一身……

“大叔,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麼?”琪琪盯着楊峯問道。

楊峯瞬間想起了第一次和琪琪見面時的所有細節,嚥了口口水,小腹的鼓脹感再次蓬勃開來。

“大叔,請對我粗暴一點吧……”琪琪說完這句話按下了臥室門後掛曆裏面藏着的遙控器,一聲輕微的“嘀~”聲傳來,琪琪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楊峯感覺全身火燒火燎,特別是琪琪閉眼前瞬間的眼神將自己心裏的**徹底引燃,根本就沒有聽到異響。

楊峯使勁拽開了自己的領口,向琪琪撲了過去,第一次和琪琪見面時的情節清晰的在腦海中浮現…… “啊……”琪琪在楊峯碰到自己的一瞬間尖叫起來,眼睛中溢出了淚水,臉上恐懼的表情像極了要被弓雖女乾的人該有的表情。

楊峯狠狠的把琪琪推進了屋裏,琪琪摔倒在了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不要~大叔不要~這樣~”琪琪的淚水越流越多,雙手環抱胸前,用祈求的目光緊盯着楊峯,一雙秀腿在地上蹬着想要遠離楊峯,高跟鞋已經掉了,穿着網格黑絲的美腿玉足是那麼性感逼人……

楊峯的谷欠火徹底爆發,眼前這一幕像極了自己第一次見到琪琪時的樣子。當初自己通過別人介紹認識了這個想要出來做援交掙錢買蘋果四件套的藝校少女,結果這個女孩兒竟然因爲自己長得不帥而拒絕自己,讓當時還身爲刑警大隊長的楊峯十分憤怒,加上當時剛喝完酒,於是便毫不客氣的用自己男人的力量將這個女孩正式的推向了援交之路。

楊峯跨步上前,臉上表情猙獰而又淫邪,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猛地抓住琪琪的手腕把她從地上提起推到牀上撲了上去。

“啊……啊……救命啊……”琪琪喊叫着扭着頭躲避着楊峯的強吻,手腳亂打亂踢,不讓楊峯靠近自己。

楊峯的興致徹底被提起了,這個女孩還真愛搞些幺蛾子,今天竟然想玩暴力的,那麼大叔就滿足你好了。

楊峯一把抓住琪琪蹬來的玉腿,揪住絲襪猛地一扯……黑色的絲襪被扯破露出了雪白的肌膚更刺激了眼珠都已經發紅的楊峯。

“我讓你喊……我讓你叫……”楊峯淫笑着,扯住琪琪的衣服開始撕扯……

“嗤啦……”

“啊……”

“哼哼哼哼……”

一時間屋裏充滿了各種聲音。

管兵那超人的聽覺早就聽到了屋裏的動靜,皺着眉頭在想自己是不是很禽獸,爲了搞掉楊峯竟然讓一個小姑娘去引誘他……

“噔噔噔噔……”曹偉從樓下跑了上來氣喘吁吁,管兵打了個手勢指了指門,曹偉改成貓步小心翼翼的經過了楊峯所在的房門走到管兵身邊輕聲說道:

“兵哥,剛纔我從公安局出來的時候聽說今晚整個琴島市區要進行掃黃打非打擊黑惡勢力的突擊行動,現在所有的公安、特警、武警已經出動了,聽說宋劍鋒局長和楊德彪一起坐鎮指揮呢……”曹偉比管兵放出來的晚,離開公安局的時候看到公安局院子裏聚集着一列列荷槍實彈的公安人員,趕忙打聽了一下才知道今晚竟然有突擊行動,而且是臨時接到的通知。

“哦?那麼咱們聯防不用參與麼?”管兵問道。

wωω◆ тTk an◆ ℃ O

“還沒接到通知,可能是爲了保密剛下達的命令,應該還沒傳遞到咱們。對了兵哥,這是你的手機,步行街打掃衛生的大媽撿到的。”曹偉遞上了管兵的手機。

剛接過手機,曹偉的手機竟然響了,趕忙掏出來按了靜音,緊張的看了看下一層的房門,見毫無動靜才接起電話……

“小曹,知道楊峯去哪了麼?今晚有突擊檢查剛接到通知,你們小隊辛苦點加加班吧,和夜班的小隊一起協助一下……”是所長周佳的聲音。

“周所長,我也不知道楊隊長在哪,我這就打電話通知隊員集合。”曹偉輕聲說道。


“兵哥,會不會影響今晚的事兒?”曹偉緊張的盯着管兵問道。

管兵思索了一下,笑道:“說不定還是件好事兒呢,看來不用咱們出面當惡人了,得罪人的事兒讓別人做吧……”

管兵領着曹偉下了樓,邊走邊問曹偉有沒有刑警大隊長高偉的電話……

管兵掛上公用電話,然後又想了一下,掏出了手機和昨天江春雪給自己的名片打了過去……

……屋裏……

楊峯已經徹底進入了狀態,呲牙瞪眼眼珠發紅,雙手不停的撕扯着琪琪的衣服,但是小姑娘卻依然在堅強的反抗着,弄得楊峯心急火燎……

“叮鈴鈴……叮鈴鈴……”兜裏的電話響了,但是楊峯哪裏裏還顧得上接電話。

電話響了一會停了,但是緊接着又響了起來,楊峯掏出電話直接甩到了牆角,現在就是天塌下來也得等他把那股邪火放出來纔有功夫理會。

電話被摔成了三瓣,電池都掉出來……現在不會被打擾了,可以專心對付眼前這個小妞了……

周佳聽到電話裏的盲音,全琴島市公安系統緊急行動,楊峯這個聯防大隊長竟然找不到人,電話也不接……算了,周佳放下電話走出了辦公室,派出所院子裏已經集合了警員和聯防,得去說明一下情況做個動員。

……市局大院……

宋劍鋒作爲市公安局局長站在辦公樓門口的臺階上用擴音器做着動員,說明了這次突擊行動的重要性。然後楊德彪作爲政法委書記補充發言,並且特別提到了市委領導非常重視這次行動,市委書記霍英傑就在市委辦公室等消息,所以今晚的行動一定要有力度,讓領導看到琴島市公安部門爲琴島人民保駕護航的決心和力量。

“大家有沒有信心?”楊德彪意氣風發的喊道。

“有!”

“出發!”

剛纔各部門領導已經提前開過會,分配了任務,現在整個琴島市的公安力量迅速有序的開出了公安局大院,向燈火輝煌的城市街道涌去……

高偉作爲刑警大隊長當仁不讓的帶着自己的隊伍衝向了最繁華的地方,信心十足,一定要在這次行動中做出成績,讓領導刮目相看。

突然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高偉接了起來。

“喂,是高隊長麼?我是恆泰花園的居民啊,我們小區8號樓601房間裏面傳出了一個女人的哭喊聲,聽聲音好像正在被人**,你趕緊帶人過來看一下吧……”

高偉的眼睛瞬間亮了,沒想到行動剛開始就有人舉報發生**案件,真是老天垂青自己啊。興奮衝擊着大腦,高偉根本就沒考慮爲什麼這個電話偏偏打給了自己。

“調頭,去恆泰花園。”高偉命令道。

……屋內……

楊峯越來越沒有耐心,這個小賤人就是裝也不用裝的這麼象吧,好像自己真的在弓雖女幹她一樣,老子的火憋得都快要炸了她還在奮力抵抗着。

“別鬧了,大叔都等不及了。”楊峯一邊撕扯着琪琪身上所剩不多的布條一邊說道。

“大叔……你就放過我吧……嗚嗚嗚……我還沒成年呢……”琪琪依然奮力的反抗着。

“艹~老子等不及了,你他媽的別逼我~”楊峯瞪着血紅的眼珠惡狠狠的說道。


“嗚嗚……”琪琪依然在抗拒着。

“他媽的,我讓你裝……讓你裝……”楊峯失去了耐心,猛地抽下了自己的皮帶開始抽打琪琪。

“啊……”琪琪在牀上翻滾着躲閃楊峯的皮帶,心裏考慮着是不是該喊大叔出場了。

……屋外……

高偉帶着四名警員來到了601房門外,側耳趴在門上聽了聽,果然聽到了裏面一個女孩的哭喊聲,還有一個男人兇狠的叫罵和擊打皮肉的聲音……


“小張,開鎖。”高偉衝身後的小張喊道……眼前的防盜門可不是三腳兩腳能踹開的。 琪琪身上傷痕累累,聲音漸漸低了下去,楊峯一把甩掉了手中的皮帶向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琪琪撲去……

“不許動……”房門被猛地踢開,高偉當仁不讓的衝在前面,用槍指住了全身赤.裸的楊峯。

“是你……?”高偉驚訝的看着眼前的楊峯。

楊峯轉過臉,對被人打擾非常不滿意,只是惡狠狠的瞪着持槍的高偉,臉上一點驚慌失措的表情都沒有。憑自己的關係,來了警察又有什麼好怕的。

高偉看了看牀上傷痕累累的琪琪頓時興奮起來,果然跟舉報人說的那樣,有女子被弓雖暴,而且案犯竟然是他最想搞掉的楊峯。

警員們都擠進了屋裏,看着現場皺起了眉頭,沒想到以前的刑警大隊長楊峯竟然會幹出這種事,肯定是因爲他爸是政法委書記而毫無顧忌才做出這種事兒的。

突然一道強光照進了屋裏,迅速的停留在了牀上,把楊峯和暈過去的女人都罩在了裏面,一個美麗異常的女人探過頭看到牀上的一幕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

高偉扭頭一看,竟然是琴島電視臺的江春雪,那道強光是攝像機上面的補光燈,現場的情形全被拍了進去。

“出去出去出去……”有警員過來擋住了鏡頭往外驅趕着攝像師和江春雪,因爲他們也已經認出了那個趴在女人身上全身赤.裸的男人竟然是政法委書記的兒子楊峯。這種事怎麼能報道出去呢,而且爲什麼江春雪會這麼快趕到這裏?


“哎~”高偉伸手攔住了警員,有些興奮的說道:“今晚本來就是突擊檢查,爲人民保駕護航的行動。本來就該叫媒體的一起拍攝,第一時間把咱們的決心和力度播報出去,怎麼能不讓人家拍呢。”

高偉心裏開心無比,雖然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但是已經完全被興奮掩蓋。楊峯竟然弓雖暴女人被自己抓了現行,而且記者也來了,只要把這些捅出去,楊德彪也保不住楊峯這狗日的了。

“多拍點,拍清楚點,使勁拍,把楊峯現在的形象播報出去,看他這次還不死……”高偉心裏興奮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