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自離家鄉來到了繁華都市!」

「突然發現這樣的快節奏我有些不適應!」

「每個人都是在忙忙碌碌而我不知道他們在忙什麼?」

「我問他們有夢嗎?」

「他們告訴我,他們告訴我……」

「夢想是什麼?夢想又值幾個錢?為了生活早已筋疲力盡誰還記得夢想?」

「哦,哦,哦!」

「我不想和他們一樣!」

……

李真的嗓子倒是不錯,開頭帶著RAP的一段說唱,稍後唱到高潮處則是歇斯底里的怒吼,倒是唱出了那麼一點味道。

邪狂戰妃 「林揚,不錯吧,這小子雖然有點二貨,但是唱歌還可以。」

董曉雷望著舞台上的李真說道。

林揚點頭:「還不錯!」

一旁的張楠則是把董曉潔拉到了一旁說道:「剛剛梅艷雪過來了!?」

董曉潔一楞:「那個****來幹什麼?」

突然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董曉潔也是暴怒了起來:「是不是她是知道我生日來噁心我來了?我就知道這****沒安好心,上次搖滾音樂之夜打了她的臉,所以這是想找回場子啊!」

「不是,不是!」

張楠連連擺手說道:「她是知道你生日來送你禮物來了!」

「恩?」

董曉潔顯然不相信,當她接過張楠的那個有些稍大的包裝盒打開后一看也是有些微楞,同時有些追憶!

這盒裡放的是兩本漫畫,這個時空的珍藏版漫畫《大國足》,主要講的是華夏的小子通過自己的奮鬥成為國足第一人為國爭光的故事。

這部漫畫是幾代人的追憶,而且由於太火爆很多都是成了絕版!

當初董曉潔跟梅艷雪還是閨蜜的時候,她們都喜歡《大國足》,甚至曾經想找那珍藏版的《大國足》都找不到。

「我看梅艷雪是真的想和你和好。」

張楠有些小聲的說道:「當初的事情其實怪我,不怪她的!」

「好了,你別說了,這****以為送這個就能夠和好如初嗎?」

董曉潔微微搖頭:「不可能了,根本不可能了!」

這時,李真也是把《追夢人》這首歌唱完了!

「老徐,快點,你來唱一首!」

李真唱完也是朝著之前那位豪放妹紙說道。

「好,讓老娘來!」

老徐這個時候非常豪放的說道:「今天是咱位曉潔的生日,所以呢,為了表達我對曉潔的喜歡之情,我送一首*********我靠,老徐牛逼啊!」

「哈哈,老徐的***也只能在曉潔演唱會上聽一聽了啊。」

「對啊,快點,快點!」

……

在舞台上老徐則是直接跳起了有些挑逗的舞,同時則是配著誘惑的表情唱起了『*****唱的時候還邊做出撫摸的動作倒是讓現場也是變得相當的熱鬧了起來。

「林揚大大,來,我們干一杯!」

李真則是拿著大的杯子朝著林揚略帶崇拜的說道:「正所謂感情深,一口悶,咱們都幹了啊!」

林揚微微搖頭:「還是算了吧,我不能喝酒!」

「別啊,林揚大大,我也是你崇拜的粉絲啊,咱們相見就是有緣,您不和我喝這是不給我面子啊。」

李真聽著林揚不能喝酒也是眼中一喜忙說道。

「李真,你想幹什麼呢?」

一旁的董曉潔則是忙呵斥道。

李真嘿嘿笑道:「曉潔,我就是和林揚大大喝一杯喝而已,又沒有其它的事情。」

「你真要和我喝?」

林揚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笑道。

「肯定要喝啊,怎麼?林揚大大,您是看不起我不想喝呢還是害怕喝醉呢?」

李真則是故意大聲的說道。

「這李真是要灌死林揚嗎?」

「肯定的,這傢伙早就對曉潔一直追捧林揚不瞞了,這故意裝著林揚的粉絲就是給林揚下套呢!」

「李真這傢伙的酒量可是非常變態的啊,這林揚恐怕要慘了!」

……

其它人則是對望一眼也是一副看熱鬧的態度望著林揚和李真。

「行,那就喝吧!」

林揚微微搖頭說道。

「林揚,這樣喝沒有什麼意思!」

李真這下直接連大大都不喊了,而是說道:「我們比,一瓶酒誰喝的最快,輸的就上台唱歌!」

「你大爺!」

董曉潔這個時候也是怒了,她一開始如果沒看出來的話,現在自然也是看出來了李真的打算,於是怒氣沖沖的說道:「李真,你是不是想找抽呢?玩什麼套路?」

李真連忙解釋道:「曉潔,我,我玩啥套路了啊,我……」

還不等李真解釋,林揚卻是笑了起來:「行,就這麼比!」 另一個時空,林揚屬於一瓶倒,意思是別管是白酒還是啤酒,他喝不了一瓶絕對倒的不醒人事,至於原主人更不用說了,如果他的酒量好的就不會牽扯出來那麼多酒後打人的新聞了,所以有時候酒量不好倒沒有什麼,但如果酒品再不好,尤其是對於公眾人物來說,那就是災難了.

但有的時候就是這麼奇秒,合二為一的現在的林揚卻是千杯不醉,或者說他對任何酒都是喝的猶如白開水一般,這不得不說一個神奇的事情。

不過連穿越到平行世界這樣的奇葩事情都能夠遇到,林揚的心理承受能力自然是強大了一百倍,所以對於這個屬性也是欣然接受。

因此對於李真這麼一味的要跟自己拼酒林揚在假裝委婉了幾句就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從一開始林揚就沒有相信李真是自己的鐵粉,這貨看自己的眼神都是咬牙切齒的,尤其是林揚自己還懂一點微表情,所以他當然看得出來李真這是完全的想把自己當猴耍呢!

不過問題是誰是猴呢?

本來林揚答應的時候李真已經是忍不住在心裡高興的吼叫了起來,沒錯,他哪是什麼林揚的鐵粉呢?

當初李真可是在林揚出事的時候還罵過林揚幾句呢!

李真之所以罵林揚很簡單,是因為他打小就喜歡的董曉潔竟然是林揚的腦殘粉,這讓李真怎麼能不惱怒?

更讓他惱怒的是這個林揚竟然活的如此瀟洒?而且囂張的我行我素反倒讓有時候比較束縛的李真升起了一絲羨慕!

可是在林揚入監獄后李真也是忍不住說一聲『莫裝.逼,裝.逼就容易遭雷劈!』!

甚至李真覺得這林揚進了監獄后也就是成了過客了,而且以他們的家裡條件所謂的明星他們還真的沒有在意過,甚至李真覺得董曉潔之所以成為林揚的腦殘粉只是因為當初年輕。

可誰能想到這三年後,林揚竟然出現了,而且董曉潔的腦殘程度依舊未改。

三年了,這還真的是不忘初心啊!

這讓李真如何能忍?

尤其這林揚竟然還在『青春酒吧』當駐唱,這更讓李真心中那邪惡的小矮人忍不住要跳出來了,如果不是顧及董曉潔這爆脾氣的話,他李真早找人狠狠修理一翻林揚了。

今天倒是巧了,董曉潔的生日嗨上林揚也來了,李真怎麼能放過這機會呢?

他在圈裡是出了名的酒量大,打小就被老子灌酒喝,可以說從初中、高中、大學、美國留學等,這一路走來李真在酒場上從來是讓別人出醜的主,他們這一圈就流傳著一句話,拼啥都可以,但就別找李真這二貨拼酒。

所以在聽得林聲竟然答應拼酒後其它人已經忍不住替林揚默哀了!

董曉潔更是想要阻止林揚,不過林揚卻擺手笑道:「今天是你生日,大家就圖一個高興,沒事的!」

「沒錯,曉潔,你放心,我們拼酒就是拼一個熱鬧,我不會和他血拚的。」

李真就怕林揚反悔了,因此也是趕緊的說道,同時他朝著老鮑使了下眼色。

眾人則是吆喝著熱鬧的把董曉潔給擠到了圈外,眨眼間圈裡只剩下了李真和林揚兩人!

「老鮑,你趕緊拽我?」

董曉潔有些發飆的說道:「這李真這二貨明顯是想收拾林揚,媽蛋的!」

「姑奶奶,先別動怒!」

老鮑連忙說道:「淡定,要淡定,你這麼動怒要是李真耍起渾來倒霉的還是那林揚!」

「他敢!」

董曉潔咬牙切齒的說道。

老鮑苦笑道:「李真的中二病可是沒救的,他除了怕你之外他怕過誰?咱們這圈裡多少都知道點分寸,可這李真有過分寸嗎?」

這一句話讓董曉潔也是有些遲疑了起來,不過在她轉身看著自己那看熱鬧的老哥也是又怒了:「我說董曉雷,林揚今天可是幫了你大忙的,你就這麼看熱鬧?」

董曉雷搖頭說道:「我是花錢買來的,若是我不出錢,你看林揚會幫我不?所以,我憑什麼幫他?」

主播開演唱會了 「你,行,行,你真行。」

這一句話也是嗆的董曉潔有些不知如何說了,她自然明白自己這哥哥的脾氣,恐怕是因為林揚拿了翟穎100萬所以他這才覺得林揚是見錢眼看的人吧。

『青春酒吧』的總經理張朋這時也是嘆息一聲道:「這下林揚要倒霉了!」

孫海則是不服氣的說道:「林揚以前可是酒場上的熟客,萬一能夠喝贏這李真呢?」

「孫海,你不懂!」

張朋則搖頭說道:「你別看李真和你一樣很中二,但是他的酒量在圈裡是出了名的大。」

「你才中二,你全家都中二!」

聽著張朋又說自己中二,孫海則是在心裡凌厲的回擊著。

桌子上,林揚和李真各自拿著一瓶啤酒!

李真嘿嘿笑道:「林揚,如果你真的頂不住那麼你就直接上台唱歌就行!」

林揚笑道:「我會的!」

隨著一聲開始,李真和林揚兩人各種開始對瓶吹了!

第一局,李真輸!

「媽蛋!」

李真嗆的有些咳嗽了起來,不過他相信自己的酒量,因此上台唱了一首祝福的歌之後則迫不及待的說道:「再來!」

第二局,李真繼續輸!繼續上台唱歌!

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

哪怕酒量再好,這麼對瓶吹,而且喝的如此迅猛李真也是有些頂不住了,第五瓶喝完之後他已經有些難受了,但是看著林揚依舊是面不改色的樣子心中就像是被****了一樣噁心!

「我去,這,這,這林揚特么的是酒神不成?」

「太猛了吧,和李真比拼酒竟然五局全勝!」

「這下李真算是陰溝裡翻船了啊!」

「本來以為是頭豬,沒有想到是頭猛虎啊!」

……

圍觀的眾人也都是徹底的服了,他們當中不少的人都是跟李真拼過酒,幾乎是完全的拼不過,也恰恰因為如此大家都是替林揚默哀,認為這貨一會兒就得苦逼了。

結果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麼一個反轉!

老鮑望著拼酒的兩人也是驚嘆道:「這,這林揚也太猛了吧!」

「那是!」

到了這個時候,董曉潔已經是不慌張了,而是笑著說道:「不看是誰的偶像!」

「被陰了啊!」

李真也是有些蛋疼,他本來以為自己裝的應該能夠到影帝了,而且已經準備狠狠的教訓林揚一翻了,結果卻是被人家給操的不要不要的。

一開始李真如果還覺得是自己大意的話,那麼現在他再傻也知道了自己是被人家給耍了。

本來以為自己是耍猴的,沒有想到自己卻是那一隻猴啊!

所以,第五瓶喝完之後李真也是擺手說道:「我服了,哥,你是大哥,我服了,不拼了,你贏了!」

「哈哈,李真,你不是一直吹噓自己酒量是第一嗎?而且說什麼獨孤求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