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臾。

李長青眼前的各種景象都消失了,他還是站在黑色的山谷中,在大樹下讀書的古怪老者終於把目光投向了李長青,且朝著李長青微微點頭,李長青心中早有猜測,上前一步躬身行禮道,「敢問可是玄微真人當面?」

「哈哈,正是老夫!」,古怪老者的聲音不絕於耳,經久不息。

李長青神色一正,玄微真人就是鬼谷子,一位真正精通百家的千古絕才,不僅是道家的代表人物,還被兵家尊為祖師爺,謀家尊為謀聖,更是縱橫家的鼻祖,這也是李長青前進的方向人生的楷模。

「晚輩李長青見過玄微真人!」

「我已等你多時,現如今諸子百家你大多都有所涉獵,自身已經有一定成就,剛才的試心幻境表現亦不錯,就將《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鬼谷子天髓靈文》三本書一併傳你了!」 李長青暫時沒有將三本書取出來,而是在拜謝鬼谷子後退出了諸子百家遊戲,又向阿大、阿二、阿三辭行,帶著任菲一路飛回了哪嘟通駐紮的基地。

基地中。

任菲猶豫了片刻,還是向李長青問道,「李大師,我們失蹤的調查員沒有在貓兒觀嗎?」

李長青點點頭部,「嗯!貓兒觀的地理位置並不複雜,真藏了一個人的話是瞞不過我神識的!道觀里的三個水怪乃是吸收天氣靈氣而成靈,沒有吃活人血食的需要,那野人阿獃身上也是沒有血腥氣息的,可見他並沒有傷人的習慣。而且,它們若真有心害你們,你們根本是等不到我來的!」

任菲臉色一紅,知道自己犯了錯誤,就憑几縷毛髮和幾個腳印就對野人阿獃下殺手,若沒有李長青出手的話,野人阿獃肯定會被誤殺,像是犯了錯誤的小孩一樣,低著頭向李長青道,「李大師,我知道錯了!」

「自古以來,以武道成就大宗師的人不在少數,你天資絕佳,但是缺欠心性修為,在靈氣復甦黑氣爆發之前,尚能稱雄,但到了現在的這個局面就有點不入流了,我傳你《天地清心訣》一篇,每天多讀幾遍,將來有機會邁出那關鍵的一步!」

「謝謝李大師!」

李長青讓任菲等人離開,拿出新得的三本書看了起來。

《本經陰符七術》囊括盛神法五龍、養志法靈龜、實意法螣蛇、分威法伏熊、散勢法鷙鳥、轉圓法猛獸、損悅法靈蓍了七種,表面上看是講謀略,實則是一門極其罕見的修鍊精神的法門,而且還有隱藏自身氣息的功效。

「竟能將謀略與修鍊之道相結合,當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

李長青自問有系統傍身,但距離鬼谷子相差甚遠,不禁在心裡由衷地欽佩,本來生起的一點自傲的心態也熄滅了。

《鬼谷子天髓靈文》則是一門道家的法術,包含了隱身法、撒豆成兵、撒草成馬等神異之術。

李長青的道家職業縱然有著金丹修為,可修鍊的時日尚短,能使出來的手段悠閑,這門法術倒是補全了他的不足。

而最後一本《鬼谷子》乃是核心,是縱橫家的根本經典。

李長青一時之間讀得不亦樂乎,兩天時間幾乎都沒有出基地,一直等到神農架的洞天即將開啟的時才戀戀不捨的放下手中的書,用《本經陰符七術》中的靈龜斂息法將一身氣息內斂,化作一位普通的哪嘟通員工混在隊伍里。

老君山是神農架眾多山峰之一,相比其他山峰更加陡峭,沒有藏身的地方。

哪嘟通的員工就都隱藏在近鄰老君山的一座山包的密林里,除了李長青外每個人身上都塗了特質的藥水,就算嗅覺再靈敏的動物也無法通過空氣中的氣味來察覺到他們的存在,等待洞天福地開啟。

「你們確定是野人嗎?」,李長青將自己身氣息隱藏后與周圍的環境融合在一起,但他在貓兒觀見過野人阿獃后就對任菲等人的調查存疑。

「額,它們非常機警,無法靠得太近,只能進去遠程跟蹤,但從他們留下來的足跡和人類一模一樣!」,任菲其實也無法百分之百確信就是野人。

「這洞天福地的入口有幾個地方?」

「無法確定,但應該不止一個!李大師您是有什麼發現嗎?」

「嗯!」

李長青點點頭,他可以肯定的就有兩伙人,還有一伙人跡象虛無縹緲,就連他的神識都無法準確地撲捉到。

任菲聽后立即做了一個警戒的手勢,哪嘟通全體隊員都進入了戒備狀態。

眾人聽藏身的山谷中危機四伏,各種各樣野獸的叫聲此起彼伏,周圍還時時傳來樹葉婆娑的聲音,哪嘟通的大部分隊員都神色緊張,沒有一個人敢聲張。

「不用緊張,他們和我們隔著好幾座山呢!應該是有意避開我們吧!」,李長青解釋道。

「難道說有人陷入了我們的這次行動?」,任菲眉一皺,既然對方故意避開了他們,那有應該是早就發現了他們的存在。

「呵呵,有這種可能,不過也可能是他們比你們更早關注這裡呢!」,李長青則顯得最為輕鬆了。

一個半小時后。

從四面八方都傳來了嘈雜的叫聲、腳步聲,向老君山聚集,來者身材與野人阿獃一樣類似人類的高大軀體,且也是黃棕色的毛髮,但是卻有一顆熊頭。

數量起碼有數百之眾,身手動作極其敏捷,在山林中穿梭只留下一道黃色的殘影。

「人熊!」

在《山海經》中記載的人熊真地出現在神農架了!

「果然,各種傳說中的東西都開始出現在現實生活中了!」,李長青儘管是在晚上,單憑肉眼視力就能將遠處老君山上聚集的熊人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之間從天空投射下四道白色的光芒,分別落在神農架的四處,其中有一處就是老君山。

老君山的山腰,被白色光芒投射的地方,山體上的沙土滑落,生成了一條山洞通道,裡面隱隱有白色光芒射出來,數百隻人熊整齊有序地進入到山洞裡面。

一分多鐘后,人熊全部進入到山洞裡,白色光柱有消失的跡象。

李長青抓起他在九江認識的茅山上清宗傳人張千峰還有任菲,身影一閃立即進入了山洞之中。

哪嘟通正是用人之際,張千峰也正式加入了哪嘟通,並且直接成為了一名科長,下面管轄著三個小組。

這些天也經常跟在李長青身邊請教各種問題,但由於本身就有師承,李長青只把他收作記名弟子。

在李長青等人進入山洞后,白光還持續了三十幾秒鐘。

剩下的哪嘟通成員極力朝著老君山上的山洞狂奔,但是從他們藏身的山坳到老君山有一千多米的距離,即便他們的速度遠快於普通人,但仍然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進入到半山腰的通道中。

李長青等人進入到山洞中后,白色的光芒無限在眼中擴大,就連李長青都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 「這就是洞天?」

李長青再次睜開眼,出現在一座大山的山腰上,進入時的洞口消失不見。

若非洞天里的地貌與外面有區別,而且外面現在是黑夜,在洞天里卻是大白天。

李長青一定會懷疑他只是換了個地方而已。

「這太陽也太毒辣了吧!」,任菲武道已經臨近凝聚血丹的層次,就算再激烈的運動都不會流汗,但在這太陽的照射下,僅僅過了幾分鐘,就有點心浮氣躁隱隱有流汗的趨勢。

「是啊!這天氣,還有活物能生存下去嗎?」,張千峰繼承的是茅山傳承,還有李長青指點的些道法,在身體的掌控上還遠遠不如任菲,此時已經滿頭大汗了,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照這種程度下去,估計再過半個小時,就會中暑暈倒。

「這裡的確有點古怪!」,李長青進入洞天之後,心神感覺受到了壓制,彷彿進入的不是傳說中的洞天福地,而是一個天地牢籠。

「這地方要經常是這種天氣的話,估計地面早就龜裂了,更別說還有這樣多的參天大樹!」,任菲打量著周圍,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嗯!這個地方的樹木葉子竟然都是灰色,連一點綠色都沒有!」,張千峰心中亦覺得有些問題。

「這樹林也太硬了吧!」,任菲從褲腿上拔出一把刀,在附近的一棵位碗口粗的大樹上砍了一刀,竟然只留下一個淺淺的印子。

「任總,你這把刀是精鋼打造的,再加上你的力道,薄一點的鋼板都能砍斷,可見這樹的硬度之強!」,張千峰露出極其意外的神情。

「是啊!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別的不說,要是能把這種木材弄出去,就是一個極大的收穫了!」,任菲想著要是能把這種木材做成鎧甲,給哪嘟通的成員穿上,不僅非常的輕便,而且防禦力還極強。

「砍幾棵樹下來,搭一個木棚吧,木棚的底部一定要離地面有足夠的距離!」,李長青想了想道。

「還是老師想得周到,再這樣曬下去,我就算沒死也要脫成皮了!真難想象那些人熊是怎樣活下來的!」,張千峰道。

「原本以為是個洞天福地,誰知道這裡的環境這樣惡劣,還把李大師您給拖進來了!」,任菲滿臉歉意地說道。

「讓你搭建木棚可不是讓你們避暑的,更惡劣的還在後面呢!」,李長青笑道,心中有了某種猜想。

「更惡劣的還在後面?」

任菲、張千峰都知道李長青從不虛言,剛來到洞天中的新鮮感全沒了,心情頓時變得陰沉昏暗起來。

這裡的樹木的確很硬,換個普通人來可能連一根樹枝都折不斷,但任菲、張千峰都非常人,花費了一大番力氣,總算砍斷了十幾根樹木,先卡在幾根樹杈之間做了個底,然後再外面斜架起來構成了一個三角形的頂,再在樹木上鋪一層灰色的樹木。

兩人剛剛搭建完,張千峰整個人就像是虛脫了一樣,就連任菲也是汗流浹背。

「來了!」,李長青站在外面,在烈日下也沒受到太大的影響,只是天地間突然風雲變色,剛剛還像是燒烤一樣,轉眼間整個世界都變得灰濛濛的,雲層壓得很低,彷彿只要跳起來就能摸到一樣。

「這是怎麼了?」,任菲、張千峰本來躲在木棚里,見天地突然變色,也探出個腦袋想一探究竟。

「快躲進去!」,李長青說完,也躲到木棚里。

頃刻間。

黑色的瓢潑大雨從天而降,空氣中還能聞到一股強烈的酸味。

「這是酸雨!但酸雨不是只發生在化工污染嚴重的地方嗎?為何在神農架洞天里也出現了酸雨?」,任菲瞪大著眼睛道。

「而且這酸雨的酸性要遠遠強於外面化工污染引起的酸雨!」,張千峰說著又用仰慕的眼神望著李長青道,「老師,你剛讓我們搭建木棚的時候就說這不是讓我們避暑的,難道您已經發現了這裡端倪,預料到即將會下酸雨?」

「要是沒有李大師未雨綢繆,一旦淋上這酸雨,恐怕我們都扛不住啊!」,任菲想想覺得非常后怕。

「呵呵,我又不是全知全能的!這個神農架洞天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我哪能一進來就瞧出其中的門道啊!」,李長青笑了笑,又解釋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個地方既然有溫度極高的烈日,還出現了這種硬度極強的樹木,而且幾乎所有樹木都是灰色的,說明在烈日過後極有可能會下雨!這種雨能夠淘汰那些脆弱的樹木,可見是有極強刺激性的!」

「道理竟然這樣簡單……」

李長青還沒說完,任菲、張千峰兩個人就明白了。

「難怪有這樣一句話,我懂得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剛才老師推理的道理,絕大部分人都懂,但是真到了這種環境下,能夠運用這種道理的人卻是極少數的!」,張千峰頗為感慨地道。

「是啊!」,任菲深有同感,若是在外面,他們或許更加機敏一些,但是在洞天這種複雜的環境下,各方面的機能都所有衰弱,表現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

「哎!我終究是修道日淺,就算是成了儒道宗師、道門宗師,心性終究是不夠圓通啊!」,李長青答應任菲進入了神農架洞天,有部分目的是想進來採藥,心中起了貪念,可目前的現狀來看,這裡可並不是傳說中的洞天福地,也不知道能有哪些草藥能夠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存活。

「老師,您說這話,實在是讓我們汗顏吶!」,張千峰、任菲都滿臉慚愧。

李長青略微調整心情,到他這種境界,地球上的普通地方已經很難給他帶來機緣,不過禍福相依,像這種險地,也許就是機緣所在!

但懷著一顆向道之心,所向披靡一往無前就好了!

李長青想到這裡,突然念頭通達許多,愈發肯定自己之前的猜測,「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裡極有可能是一個天地牢籠!」。 「天地牢籠?」

任菲、張千峰聽了心中一驚。

李長青點點頭,「但是還需要再確認一下!」

「幸虧只有我們三個進來了,否則又要折損一部分隊員了!」,任菲說著有些慶幸。

兩個小時后。

「哈哈,這雨終於停了!」,張千峰聞著雨水中的酸氣有點受不了,見黑雨停止了後走出了木棚。

「估計還會有風吧!」,李長青凝視著遠方道。

話音剛落。

就有幾道颶風就像是巡遊的夜叉一樣,將所過之處周圍幾里範圍內的東西都卷到半空中。

「這是……颶風!」,張千峰瞠目結舌地道。

「這裡的環境也太惡劣了吧! 三國之戰神召喚 而且這些酸雨、颶風沒有任何徵兆,說來就來!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任菲心情沉重地道。

「大約兩個小時吧!」,李長青有點明白這裡的環境了。

重生在未來 「李大師,您已經搞清楚了嗎?」,任菲見李長青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心中亦安穩不少,眼神中充滿了崇拜地問道。

「我之前講了這裡有可能是個天地牢籠,無論是烈日、酸雨還是颶風,應該都是這裡的懲罰措施!」,李長青精通奇門八卦,他進到這洞天中后就隱隱察覺這裡的布置有後天八卦的痕迹,在經歷了三次天象的變幻后更加肯定了。

「懲罰措施?那這天地牢籠里關的是哪種東西?」,張千峰內心既好奇,又充滿了擔憂。

「咱們進來后除了人熊外還沒看到其他的生物,估計被關在這裡的有可能就是傳說中人熊!」

「哪又是誰竟然有那樣大的本事,能把人熊關在這洞天里?」

「你們可聽說過逐鹿之戰?」,李長青沒有回答張千峰的問題,反而是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相傳四千多年前蚩尤率領九黎諸部西下,入侵華夏集團的分佈的地區,炎帝的部落首當其衝,蚩尤率領的部落聯盟生產力水平略高於華夏集團,武器製作精良又驍勇善戰,大軍所向披靡佔領了炎帝部落的所有領地,在危急的情況下,炎帝只能向黃帝求救,但即便是炎帝、黃帝聯合起來了,在和蚩尤的九次大戰中全都慘敗,某天黃帝做夢夢到出門向左的一座高山上隱藏著一位能人,黃帝醒來后就領著眾人去尋找,在大山上找到一位名叫『風后』的異人,並且在風后的幫助下最終戰勝了蚩尤!」,張千峰畢竟是學道之人,對各種神話典故還是非常了解的。

「李大師,您是懷疑這洞天和逐鹿之戰有關?」,任菲知道李長青突然這樣問必然是有原因的,甚至有可能就是給張千峰的答案。

「這只是一種猜想而已,我目前也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這裡和逐鹿之戰有關,但這裡遠比咱們想象中的複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回不去了,咱們先等這幾波天災過去了再說吧!」,李長青對這段掩蓋在迷霧中的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李大師,這颶風過後,還會有其他天災嗎?」

「倘若這裡真地和逐鹿之戰有關的話,估計在颶風過後,可能還會發生地震!」

「烈日、酸雨、颶風、地震……,風后!」,張千峰在嘴裡念叨著這些詞語,陷入了一片沉思當中,突然眼前一亮,滿臉興奮地道,「李大師,我明白了!風后八門!」

「呵呵,千峰悟性還不錯!將來總有一天會將茅山上清宗發揚光大的!」,李長青在和張千峰交往的這段時間,發現張千峰的確是一顆極好的種子,見張千峰明悟了后鼓勵道。

「老師您一進來就察覺到這方洞天的異樣,相比您我實在是太愚鈍了!」,張千峰語氣神態中都充滿了敬意。

「李大師,張科長,你們兩個說的我咋不太明白呢?」,任菲滿頭霧水。

「咱們剛進來的時候,太陽炙烤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後來黑雲壓城下起了黑色酸雨,再緊接著就是撕裂蒼穹的颶風,這三種天象暗合風后八門中的天陣、雲陣、風陣,倘若等颶風結束后,真地發生了地震,就應該是暗合了地陣!」,張千峰解釋道。

「颶風已經朝著我們這個方向來了,咱們在這裡等著嗎?」,任菲大致地明白了張千峰的意思,望著越來越近地颶風道。

「這個小木棚可擋不住颶風,在颶風還沒來之前,先找個地方吧!」,李長青神念一掃,山體的側面發現了一個山洞,帶著張千峰、任菲過去。

山洞的入口足足有三四米高,面都是青色的岩石,有明顯手工開鑿的痕迹,空氣中飄著一股淡淡的騷臭味,周圍散亂著些乾草、樹枝、骨頭、石頭。

「看來這裡以前還有生物居住過,莫非是人熊?」,任菲在四周打量了一番后道。

「不過從這些痕迹來看,它們很久沒有回來了!」,張千峰亦點頭道。

「或許還會有其他的危險!」,李長青道。

「李大師,您是說除了四種天災外還有其他的危險?」,任菲已經無法來形容自己心中的驚訝了。

「剛剛千峰說了天陣、雲陣、風陣、地陣,應和著烈日、酸雨、颶風還有地陣,但這其實只是風后八門中的一部分,除了這些外還有飛龍、翔鳥、蛇蟠、虎翼,我之前一直以為這只是陣勢的變化,但來到這洞天後,便覺得這幾種生物是極可能存在的了!」,李長青儘管是儒道雙修的大宗師,但在面對對這些傳說中生物時亦沒有底。

「老師,您的意思是後世流傳的風后奇門中有四門是風后從這四種生物上推演出來的?」,張千峰理解了李長青未明說的一層意思。

「有這種可能!就像形意拳等,很多拳種,也都是從動物身上得到啟發推演出來的!」

「倘若這四種生物真的存在的話,那得多厲害?這樣想來,咱們現在這個洞中所有的人熊都消失不見了,有可能就與這四種動物有關了!」

「這樣說,我們現在的處境豈不是極其的危險!」,任菲反應極快,不假思索地道。 ·「前四種天災還容易躲避,這後面四種神獸真碰上了,估計就很難走了!」,張千峰語氣頗為沉重地說道。

「在歷史中精通風后八門的人不少,這天地牢籠並非一定是風後設下的,況且都過去了幾千年了,創造八門的風后都消失了,就算當初風後用四種傳說中的生物在這裡布置了這個洞天,現在還留在洞天里的生物應該傳說中那幾種生物的後裔而已,強大的程度估計也是有限度的,否則這洞天里的人熊早就滅絕了,而且這方洞天世界還挺大的,我們還是有很大概率躲開它們的,再說了,可不止我們進入了這裡!」,李長青很有深意的笑道。

「估計他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吧!」,任菲臉上也露出絲笑意,緊張的心情略微緩解。

三個人待在石洞中,在颶風停止后沒多久,果然就開始地動山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