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術也奇怪起來,他順著杜卡因的眼神向外望去,終於明白了他為何如此陶醉,

皓月當空,月光透過窗子照射進來,映照在季青竹的身上,美人倩影,身穿翠綠煙紗裙的曼妙身影,在皎潔的月光下竟然是那麼的容易讓人砰然心動,

周術也有些心動,這也是自己曾經追求過的女子啊,

杜卡因直接忽略掉了黎風和武萱萱,在他的眼中,只有在月光照耀下,一個身穿翠綠煙紗裙的女子,

周術看到杜卡因的表情,頓時明白了過來,不過心中卻升騰起一股微弱的怒火,因為武青竹一直是他看中的女子,可是,他再怎麼憤怒,也不可能在杜卡因面前表露出來,

「周術,告訴我,那身穿翠綠煙紗裙的女子叫什麼名子,」

周術雖然不甘心,可也不再多想,他忘不了蘇寧打了自己,阻止了自己追求季青竹,侮辱了自己的姐姐,現在看到杜卡因竟然在打季青竹的主意,心情激動,這不是一個機會嗎,這不就是一個將杜卡因和蘇寧之間造成矛盾的大好時機嗎,

杜卡因的嘴角翹起了詭異的弧度,現在的他,已經很少能夠找到讓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了,再次招了招手,杜卡因從屋內喚出了一個叫做肖武的猥瑣護衛,

這個肖武來到杜卡因身邊,杜卡因遞給他一杯酒,指著季青竹說道:「將這杯酒送給那邊的身穿翠綠煙紗裙姑娘,言辭挑逗些,然後我會適時出現,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記住,不管那位姑娘對你做什麼,都不要還手,」

肖武領命而去,這種事情,他為杜卡因做了不少,自己現在扮演的就是一個反派,是一個調戲不成反被揍的角色,而杜卡因充當的就是英雄救美的人物,

………………

二樓的氛圍有些詭異,杜卡因也有些尷尬,肖武去了,不過,杜卡因萬萬沒想到,季青竹如此曼妙的女子,動起手來竟然會如此決絕,一杯酒潑在肖武的臉上,如此堅決,季青竹就是這樣,她容不得別人對她一點兒的玷污,正因為如此,之前才對蘇寧抱過自己耿耿於懷,不過,現在季青竹已經不怪蘇寧了,也知道自己之前是有些無理取鬧了,

季青竹十分的生氣,她本來只是和武萱萱安安靜靜的等蘇寧的到來,卻不想被一個猥瑣的男人橫加阻攔,而且還要請她喝酒,言辭挑逗的意味十分濃郁,所以,盛怒之下的她,一怒之下,直接將那杯酒潑在了肖武的臉上,

杜卡因看著季青竹,愣了片刻之後,又拿起一支嶄新的玉瓷杯,將剛煮好的梅酒倒入杯中,他手握著那杯酒,緩緩向季青竹走去,季青竹的行為,雖然讓他很意外,他原本以為季青竹只會臭罵肖武一頓,卻沒想到直接潑了肖武一臉的酒水,可越是這樣,卻能激起杜卡因的佔有yuwang,他心中痒痒的,想來,好久沒有玩過這種外表清純,內心孤傲,不容侵犯的小妞了,

肖武被武青竹潑了一臉的酒,如果放在以前,跟隨杜卡因養成的暴戾性子,他早就暴起殺人了,可是,先前杜卡因有交代,讓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動手,肖武只能抹了一把臉上的酒水,將自己的戲份繼續演下去,他知道,接下來,就是自己的杜卡因少爺出場了, 肖武抹了一把臉上的酒水,眼神中爆發出一抹陰毒,瞅了季青竹一眼,季青竹嚇了一跳,她本身並不是修者,所以心神極易受到干擾,

肖武知道杜少馬上就要來了,看著季青竹,佯裝怒氣橫生的說道:「你這小妞還真是潑辣,真是想不到,看似溫柔的樣子,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是不是有人在不好意思啊,來,跟我去個沒人的地方吧,」

季青竹聽著這些調~戲的話語,臉色鐵青,看了武萱萱一眼,武萱萱會意,這是在請她幫忙啊,以她的小暴脾氣,就不是潑肖武一臉酒了,武萱萱正要起身,想要教訓肖武,卻見一個人向自己這邊走來,那人正是杜卡因,

「混賬東西,還不快滾,誰給你的膽子,出來給我丟人,」杜卡因傲氣十足,走了過來,踹了肖武一腳,

肖武見杜卡因來了,立刻表演了起來,

「杜少,我沒想到您會在這裡,我錯了,」

「還不快滾,」

「是……」

簡短的三言兩語,盡顯杜卡因的強勢,

為了突出杜卡因的強勢,肖武一直點頭哈腰的離去,

一旁的黎風皺了皺眉頭,他的實力近乎初級境八重,剛才肖武被季青竹潑了一臉酒的時候,肖武釋放了一陣氣勢,黎風因此推測,肖武的實力已經很接近自己了,

這樣的人,怎麼會如此奴顏婢膝,

「兩位小姐,不要見怪,那是我的手下,剛才冒犯了二位,見諒,」杜卡因十分客氣的說道,他直接忽略了黎風的存在,眼中只有季青竹和武萱萱,

季青竹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武萱萱卻不滿的說道:「以後出了門,要管好自己家的狗,不要隨意的亂咬人,」

杜卡因也不理會武萱萱,手中拿著那杯梅子酒,怔怔的看著季青竹,竟然看出了神,

季青竹感受到了杜卡因的目光,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心中再次升起一股怒意和警惕,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臉頰帶有了一絲薄薄的紅暈,

「滾開,」季青竹氣呼呼的毫不客氣的說道,

黎風也看出,這場面有些不對勁,他起身,對杜卡因說道:「這位兄弟,我們好像不認識吧,我們在這裡聊天,不喜歡陌生人參與,」

杜卡因回過神來,卻並未理會黎風那自告奮勇的警告,

「這位小姐,」杜卡因專註的看著武青竹的眼睛,「剛才我的手下略有冒昧,請見諒,這是我親自煮的青梅酒,小姐要不要嘗一嘗,」

季青竹並不認識眼前的這個男子,反而因為這個男子一味的糾纏,更加憑添了一種反感的情緒,可就在剛才,她不小心瞥到了杜卡因的眼睛,竟然在那一瞬間,眼神變得空洞,不能再控制自己,手掌機械般的接過杜卡因遞過來的青梅酒,緩緩湊到自己的嘴邊……

她已經聞到青梅酒的醇香,感覺到了酒的溫熱,但是她並不想喝下去,喝下一名陌生男子給的陌生的酒,她性子里天生帶有的矜持,並不允許她這樣做,可是,她沒有辦法,自從看到杜卡因的目光后,她的身體再也不受控制,所以,季青竹端著那玉瓷酒杯,漸漸的向自己的嘴邊靠近……

武萱萱和黎風同時一愣,

「青竹,你幹什麼,你知道她給你的是什麼酒,你就敢喝啊,」

「你做了什麼,」黎風的實力稍強,率先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看向杜卡因,「你對青竹施加了幻術嗎,」

黎風一步向前,伸手抓向杜卡因的衣領,

杜卡因冷哼一聲,一掌拍出,擊退了黎風的近身攻擊,

黎風一愣,雖然自己並未盡全力,可是此人隨意的一掌,竟然能讓自己退後,看來此人的實力並不比自己差啊,

黎風雖然沒能抓住杜卡因,可是向前邁出的這一步,還是很關鍵的,季青竹清醒了過來,看著自己手上的那杯酒,內心充滿了無限的委屈,剛才自己怎麼就無法控制,接過了那人的酒杯呢,

武萱萱這才知道,季青竹被迷惑了,原來那個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

季青竹那裡危機即將到來兒,而蘇寧這邊,也已經離開了自己的住處,今天中午,武萱萱找到他,要請他喝茶聊天,蘇寧這些日子忙著和黑龍城的文曲星將軍聯繫,想著對付杜冷丁的方法,已經好幾日沒有和朋友們相聚了,聊聊天也好,便答應了下來,

武萱萱和蘇寧都是御飛軒的學員,見面的時間比較多,

蘇寧從自己的屋內出來,先去找了康輝,他人不在,應該去練功了,這才獨自前往天香居,

周雯今日,並沒有穿她那身火紅色的衣袍,她現在心境淡如水,火紅色太過招搖了,她已經不喜歡,而是選擇了一身淡青色的綉著菊花的連衣長裙,顯得有些素雅,她改變了髮型,只是最簡單的髮飾,將長發披於後背,不過表情依舊冷艷,

周雯很早就來到了蘇寧的住處,站在遠處等待,內心掙扎著,煎熬著,要不要將杜卡因要對付他的消息告訴蘇寧,

見蘇寧出來了,周雯有些激動,心中下了莫大的決心,走向前去,

「蘇寧,」周雯試探性的問道,

蘇寧的靈感何等敏銳,他早就發現了周雯的到來,還以為她又要對付自己呢,

只是,蘇寧能感覺到周雯的到來,卻不能提前感覺到周雯的情感,不過剛才周雯開了口,蘇寧才重她的語氣中聽出來,很溫柔,並無挑釁之意,既然如此,蘇寧就停下了腳步,聽一聽周雯是什麼目的,為什麼來找自己呢,

「蘇寧,你先不要著急走,」周雯追上蘇寧,再次喊道,

「周大小姐找我何事,」蘇寧問道,看著那冰冷,卻極力隱藏著慌亂的容顏,

「我……我只是想過來提醒你,」周雯的呼吸都急促了,「提醒你這幾天要小心點,大荒古城的杜卡因已經來到了學院,他要對付你,」

「對付我,據我所知,周家和杜家的關係非同一般,杜卡因是你的表哥,你怎麼會好心來給我透露這樣的消息,」蘇寧問道,

「我……」周雯想了半天,也沒有一個好的理由,「我……我只是……」

蘇寧見周雯窘迫的樣子,沒想到這樣冷艷的女子也會有如此可愛的一面,依照經驗,蘇寧感覺,周雯沒有必要跑過來騙自己,自己之前打過她,那是她該打,如今周雯呈現在蘇寧面前的整體氣質,要好了很多,

「也許周雯真的變了吧,」蘇寧想到,

「唉,」嘆息一聲,蘇寧打斷了周雯的支支吾吾的回應,「謝謝你前來提醒我,不過,杜卡因我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可是,杜卡因是開塵境初期的強者啊,」周雯繼續解釋,

「開塵境的強者,很了不起嗎,」蘇寧笑了笑,「如果你是為了杜卡因試探我的真正實力我可以告訴你,對付杜卡因,我還是很有自信的,」

「我只是……」周雯想說,我只是單純的過來好心提醒你,並不是為了杜卡因試探你的實力,不過,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對,我確實是來試探你的實力,既然你有自信打敗杜卡因,那就好自為之吧,」

「周雯在說謊,」從周雯的表現,蘇寧就斷定周雯不是為了杜卡因而來的,可是周雯的真正的目的,蘇寧還是猜不透,難道僅僅是出於對自己的關心,

不過,確實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理由能夠解釋她的行為,又看到周雯轉身離去的神情,蘇寧一皺眉,拿出了一瓶丹藥,那是破階丹,不過,蘇寧並沒有點名這是破階丹,只是點明,在實力遇到瓶頸的時候,可以服下此丹,

周雯接過丹藥,心裡有些感動,她要珍藏著這枚丹藥,努力修鍊,再無他念,爭取早日進入仙門,追上蘇寧的步伐,

………………

季青竹清醒過來之後,杜卡因頓時有些惱怒,看向黎風說道:「小子,敢壞我好事,是不是找死,」

黎風見杜卡因撕破了臉皮,也不客氣,他剛才和杜卡因交手,覺得自己和杜卡因還有一戰之力,勝負應該是難以比較的,

「壞你事情,你先派人過來尋釁滋事,借口接近我們,有何地,」黎風毫不客氣的反擊,

「目的,我說要和你打一架,你信不信,」

「我黎風倒是樂意奉陪,」

轟,黎風剛說完,一道掌影便向他襲來,杜卡因竟然動手了,

這一掌打出去,看似軟綿無力,實際上蘊含了狂暴的力量,

黎風一開始並沒有將這一掌放在心上,沒有躲開,只是儘力的做好防禦,直到這道掌影來到他的近前,黎風才感覺到這一掌的可怕,下意識的抬手格擋,

「這人隱藏了實力,他是故意的,他來這裡的目的,不是季青竹,不是武萱萱,竟然是我,」黎風駭然的想到,

黎風這才明白,杜卡因到來的真正目的,

沒錯,杜卡因來這裡招惹三人,就是要挑釁黎風,他急於一戰成名,在學院內樹立威信,而黎風,正是他的首個目標之一, 黎風萬萬沒有想到,杜卡因的真正目的竟然會是自己,

杜卡因性情紈絝,可是他和一般的紈絝子弟有所不同,他還富有心機,先是通過肖武對季青竹的調戲,引自己現身,再次通過自己對季青竹的垂涎和糾纏,引得黎風出手,層層相扣,成功將矛盾引到了黎風的身上,

杜卡因從見到三人的那一刻起,就想到了這個計劃,他確實也很垂涎季青竹,可是和通過黎風在半山學院樹立威信比起來,那隻不過是順帶去做的事情,

黎風也有些大意了,一開始,他還以為杜卡因和自己實力相當,可是剛才杜卡因撕破臉皮后,一出手,就震撼了他的心靈,那威猛的一掌,黎風自詡接不下來,他這才意識到,這杜卡因隱藏了實力,目的就是在此刻陰自己一把,

黎風本來想和杜卡因硬碰硬,可是,感受到那一掌的威力后,他立刻做出了決斷,以自己的右腳為中心,猛烈的一個旋轉,身子就挪移到了相距原處一米的地方,

身法,赫然是極其高端的移動身法,正是黎風的家傳保命絕學,黎風的這一招身法,已經到了運用自如、爐火純青的境界,可還是被杜卡因的掌力掃中,生生撕裂了他的一直肩胛骨,

黎風的臉色瞬間蒼白,而由杜卡因打出的那一掌,威力不減,繼續向前,擊碎了門窗,木屑飛揚,

二樓的窗戶碎裂,發出轟隆隆的震天響聲,整個天香居的人都為之一震,在二樓杜卡因宴請的十幾位長老,聽到動靜,都走了出來,而在一樓的大廳,所有人都停下了眼前的活動,吃驚的瞪大了眼睛,望著二樓牆壁上的五指形狀的洞口,

黎風強忍著痛楚,和杜卡因相對而立,剛才的那一掌,黎風覺察出了杜卡因的真正實力,竟然是初級境九重巔峰,而且是登峰造極的那種,

季青竹和武萱萱嚇壞了,面對杜卡因的強勁實力,她倆人只能尋求黎風庇佑,都躲到黎風的身後,此時的黎風,頗有一番俠骨風範,

「你受傷了,對方很強,」武萱萱關心的向黎風問道,

黎風的心中暖暖的,回頭看了武萱萱一眼,說道:「不礙事的,別忘了這是在學院,他不敢拿我們怎麼樣,我頂多受點傷,過幾日就好了,」

武萱萱點了點頭,心想,黎風原來也有這麼剛硬的一面啊,這次,武萱萱都對他刮目相看了,看來自己要重新審視這位黎家大少爺了,

「你的實力比我要強,但是想要這樣就將我打敗,還為時過早,來啊,你不是要和我打架嗎,我黎風樂意奉陪,」

黎風也是堂堂的七尺男兒,面對對方的無故挑釁,肆意調戲、侮辱自己的朋友,他又怎麼會無動於衷呢,

杜卡因心中冷笑,他的目的就是和黎風一戰,樹立威信,所以,回答黎風的不是語言,而是一掌,

這一掌,和先前一樣威猛,

「又來了,」黎風這次不敢大意,立刻躲閃,飛身躍下一樓,躲過了掌力,同時,杜卡因尾隨而至,

天香居一樓,人數眾多,兩人來到一樓后,這幫人全部四散而去,躲到了一旁,以免戰鬥波及到他們,這些人雖然不知道戰鬥的緣由,可是此次事件的當事人還是認識幾位的,

「這不是黎風黎大少爺嗎,平日里很低調,實力能夠排進青崖榜,卻不願意參加比武排名,」一人說道,

「黎家富甲一方,在現在混亂的古葉帝國,混的更是如魚得水,勢力不容小覷,有誰竟然敢招惹黎大少爺,」一人緊跟著附和起來,

季青竹和武萱萱此時也來到一樓,站在樓梯口,擔心的看著黎風,但是不敢離的太近,

有人看到兩女從二樓下來,神色慌張,一看就和這次事件有關,立刻說道:「你們看,是文學院的季青竹和御飛軒的武萱萱,這兩人也在,看樣子,黎大少爺今天的戰鬥,是因為這兩位而引起的啊,」

季青竹和武萱萱本來在學院內並不出名,可是她們經常和蘇寧在一起,蘇寧現在在半山學院可是風雲人物,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這些人自然就跟著認識季青竹和武萱萱了,

「一怒為紅顏,黎大少爺這次,不知道會不會打動武萱萱,」不乏有認識黎風的人,知道他和武萱萱的關係,打趣的說道,

「看樣子,黎大少爺應該受傷了,和他戰鬥的人很強啊,可是,我在學院內,怎麼就沒有見過他呢,」有人開始疑惑起來,紛紛猜測杜卡因的身份背景,

杜卡因隱約聽到了周圍的議論,心想,一會兒就讓你們知道我是誰,而且,讓你們永遠都無法忘懷我的名字,

黎風心知自己不是杜卡因的對手,但是他想要盡量拖住杜卡因,起碼要等到蘇寧的到來,這樣,即使自己敗了,那人也會因為耗費太多的實力,而不敢去找季青竹和武萱萱的麻煩了,

黎風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他卻太低估了杜卡因的實力,杜卡因想速戰速決,這樣才有震撼力,才能樹立威信,所以,杜卡因動了,身影如鬼魅,立刻欺身向前,

黎風最擅長的就是身法,這是他的家傳絕學,故而雖然受了傷,但是速度還是不落下風,

可是,杜卡因一邊出招襲擊黎風的同時,手上散發的,卻並不完全是混沌的鬥氣,在他的指尖,暮然躥出來一道火焰,

「屬性力量,」眾人大驚,

「竟然是屬性力量啊,那可是開塵境中期的人,才會出現的屬性力量,」

「那人……那人難道是開塵境中期,那人是誰,」開始有人詢問杜卡因的身份,

從杜卡因指尖噴出的火焰,原本還只是一簇火苗,可是下一刻,轟然爆炸,向黎風的四周席捲,

黎風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的家族中,不乏有開塵境中期的修者,他明白能夠施展屬性力量意味著什麼,

黎風不相信杜卡因是開塵境中期,畢竟眼前的人是這麼的年輕,怎麼會有如此強悍的實力呢,

然而,杜卡因確實釋放出來了火屬性鬥氣,容不得黎風不相信,更容不得他有絲毫應對的差池,

黎風再次施展身法躲避,那火蛇竟然跟了過來,一時之間,整個天香居一樓,溫度驟升,整個一樓的學員,看著那追逐黎風的火蛇,漬漬稱奇,這等仙術,他們只在大導師的授課中,偶爾見過,

黎風被火蛇纏住,沒有辦法,他一連拍起四五個桌椅,鬥氣激發,那四五個桌椅排成一條長龍,和火蛇碰撞在了一起,

黎風不敢遲疑,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他知道,只憑藉四五個桌椅,是無法阻止那條火蛇的,可是,那條火蛇,在燒毀四五個桌椅之後,竟然緩緩熄滅了,

「嗯,怎麼回事兒,難道,那條火蛇,並沒有蘊含開塵境中期修者的真正力量,」黎風疑惑,「是了,看來此人,並未完全擁有開塵境中期的修為,對屬性力量掌握的也很不到位,」

儘管杜卡因的火蛇被撲滅了,可還是帶來了震撼的效果,在周圍觀戰的一些學員,沒有黎風那樣的見識,還依舊都以為杜卡因是開塵境中期的強著呢,

別人不清楚,杜卡因是清楚的,他知道自己的真正修為,火蛇被破解,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確實還沒有真正達到開塵境中期,

不過,只要能造成同樣的震撼效果,就足以了, 極品小神醫 逆天強化 許少寵妻入骨 貴女難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