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仁放下手中的碗筷,查下信鴿腿上的信箋,拿起自己隨身攜帶的物品,便離開了農舍。

南宮岳知道,這怕是自己的孫子所在的軍營里來了消息,要不然也不可能走的這麼著急。

「哎,養大的孩子,真是割下身上的一塊肉,甚至還是剮了自己的一顆真心!」

再看一眼眼前的糊吧粥,南宮岳伸手執起了桌面上的飯碗。

啪~~

一聲摔壞聲響起,接著原本放在飯桌上想碗粥,應聲而碎,米粥撒落了滿桌面。

南宮岳看到這樣子,趕緊的關起了自己的院門,四下看看無人,便轉身進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的正中負背對著門口站著一個人。

該人著黑色斗篷,整個頭全被被罩在黑袍的帽子里。

光看背影就讓人感到此人很是神秘可怕。

可誰知道,此人轉過身的時候,臉上的面具更是猙獰的讓人害怕!!

「老朽拜見主君!」

南宮岳雙手抱拳,單腿跪下,向著此男行了跪拜大禮。

不想男人非但沒有讓南宮岳站起來,反而責備起南宮岳。 黑衣男子站在南宮岳面前,像一名暗中的鐵馬將士,身型高大兇險!

舉手投足,說話之間,都有著一種王者的霸氣,讓人看了避之三分。

「剛才看你食不下咽,怎麼?難道是對那小丫頭動了真情?」

男人的話沙啞粗鄙,好似精心處理過一樣,讓人看不到其喉結在動,只聽到聲音憂人心。

南宮岳站在原地,伸手扶了一下頭頂上的遮面帽,不言不語。

黑人看到南宮岳的動作,倒是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南宮岳,你這頂破帽子戴給別人看還行,戴給我看?哼,你覺得有那種必要嗎?」

黑衣人說著伸手朝著南宮岳的臉前抓去。

不想南宮岳一個回頭,躲過了黑衣人的毒手。

「主君大人這是何必呢?鄙人本就毀容破相,沒有了臉面,主君大人這時又何必揭人斷呢?」

巧妙的躲開黑人的大手,站向了一旁。

黑衣人收笑轉身,踱步走到了窗口。

「又是一年冬了,聽說狄家父子前些日子跟著白丞相的兩位兒子幫著秦愉王打了勝仗?」

南宮聽黑衣人這麼一講,眸色順勢暗淡了一些。

「打了勝仗?狄文柏與狄炎打了勝仗?」

南宮岳站在屋門口,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狄文柏、狄炎父子領兵跟哪個國家打了仗,他為何不知道,還有自己的孫子,諸葛東仁。

為何不知道打仗的事情,難道是?

南宮岳突然慌了神兒,難道說諸葛家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而自己的那個孫子卻沒有告訴與他。

天才雙寶:總裁爹地要排隊 想到剛才東仁突然急急忙忙的離去,南宮岳在心裡又確信了黑衣人話,使得原本就心疼孫子的南宮岳,更加的心疼起來。

「老朽不知道狄家這次打勝仗的事情,今日要不是君主告訴於我,我恐怕是真的不知道。」

南宮岳再次說完之後,便回身跟在了黑衣人的身後。

「今日這事恐怕是多年來第一次,但也是唯一一次,我希望下次看到你的時候,你還是以前的那位百戰百勝,叱吒戰場上的老將軍來跟我說話,到不像今天這樣,睹物思人!!」

黑人說完,轉身離開,一時間整個農舍到顯得安靜到了極點,於此摘下了手中的那頂遮面的帽子,露出一臉坑坑窪窪的面容。

……離夜分割線……

此時川嵐國國都!!

皇宮裡到處洋溢著一陣陣的喜色。

書床里。

狄炎、狄文柏父子倆,跟著白丞相坐在書房跟著慶愉王談論這次打勝仗的事情。

「丞相大人,不知道你家裡的兩位功臣想要何獎勵啊?」

白丞相自然知慶愉王說的是自家兒子,於是上伸手作揖,謝過了慶愉王。

「老臣先代表兩位犬子謝過皇上的厚愛!」

其次便代表自己的兩個兒子請皇上賜婚於自己的兩位兒子。

慶愉王聽聞先是一愣,隨後笑了起來。

「既然丞相大人提出來了,那我便要同太厚娘娘討論一下了,畢竟這些大臣官宦家裡的女眷,皇上我還是不曾知道的太多。」

慶愉王說完之後,白丞相便會心的笑了起來。 縣令府,蝶煙跟著離夜昏迷已經數日之久,還不曾醒過來。

至於離夜身上的毒素,已經消失不見,可是為何不醒過來,桑白也弄不清楚,但是有一點,比較快確定。

那就是離夜,離夜居然可以改自己驅毒,這個發現使得桑白、北冥夜感到很是吃驚。

為此這件事情,還驚動了老藥王——桑秉瑞,特意帶著自己的夫人出谷來探望了一番離夜。

冬天的氣溫越來越冷。

北冥夜坐在離夜的卧榻前,伸手拿起一個湯婆子送到了離夜的被窩。

吱呀,房門被人打開。

汐月端著飯食跟著雪硯從門外走了進來。

「王爺,吃飯了!」

汐月擺放好飯食之後,很是熟練的走到屏風後面,幫著照看一下離夜。

這幾天,北冥夜幾乎沒有出來過這間屋子,就連吃飯,都是汐月幫忙端到屋子裡面來吃。

「汐月,桑少主,連翹小主可是吃飯了?」北冥夜拿起自己的碗筷問到。

「吃了!」汐月說完,便沒有了說話聲。

屋裡又安靜急了,好像沒有人一樣,靜的讓人不敢大聲說話。

突然,一聲推門聲想起。

從門口搖搖晃晃的走來一個讓北冥夜都意想不到的身影!!

「蝶煙?」

汐月聽到門響,隔著屏風看向了屋子門口。

只見蝶煙柔柔弱弱,左右搖晃的向著卧室跑了過來。

「夜哥,夜哥,夜哥……」一聲比一聲大!

北冥夜見到如此情況,趕緊放下手中的碗筷飯食,看向隨後跟過來的桑白、連翹。

「夜(王爺)!」桑白連同連翹同時看向北冥夜。

「到底這是?」北冥夜說著看向了屏風後面的卧榻。

只見屏風后,蝶煙衣衫不整的坐在床沿上,去查看離夜身體。

半刻鐘之後!

蝶煙從屏風走面走了出來,直接走到了北冥夜的身旁。

紅包萬歲 「王爺!這幾日多謝王爺的照看。」

北冥夜聽聞蝶煙這麼一說,很快確定,蝶煙這是病真的好了。

「蝶煙媽媽,我想知道離夜她到底是什麼?」

本就虛弱的蝶煙聽到北冥夜這麼問自己,當下便知道,她們是妖族的事情,已經暴露了。

因為剛才桑白也問過她這個問題。

特別是自己的兒子連翹,連看她的眼神兒,都充滿隔了不解與害怕。

北冥夜看著蝶煙,再次提醒蝶煙:「蝶煙媽媽?」

「王爺,我蝶煙與夜哥你也看到了,我們兩個人是妖族的後人!」

雖說北冥夜知道了這個事情,但是蝶煙再次開口說起這些事情,還是心裡有些不舒服。

知道蝶煙跟離夜是妖族之後人,北冥夜便也沒有細細問。

於是把話題轉移到了蝶煙的身上。

「蝶煙,你還記不記得,你在昏迷前看到的什麼?好比如,誰傷了你?把你打成了那般樣?」

北冥夜這一句話問起,蝶煙才想起了自己受傷的情景不由的鄒起了自己的眉目,整個人顯得很是氣憤。

「是千悠門的柳曼曼,是她找人出手傷了我!」

北冥夜聽到蝶煙說出柳曼,頓時心裡沒有了縫。

繞是他怎麼想,卻也沒有想到,柳曼曼給離夜下毒! 「蝶煙媽媽,你的意思可是那千悠門的柳曼給夜哥下了毒?」

北冥夜眼眸凌厲,想到柳曼給離夜使了毒,慢慢的眼底浮現一抹殺氣。

蝶煙看到北冥夜的樣子,心裡頓時感到很是欣慰:娘娘,你看到了嗎?眼前的這個男子對小主子可是真的好,希望你顯靈能夠保佑他!

「可有什麼難言之隱?」北冥夜輕聲詢問,正好把蝶煙的思慮拉了回來。

蝶煙轉身看一眼蝶煙,隨即便把自己在煉香堂聽到的聲音與見到的事情,全部說給了北冥夜聽。

總裁有令,夫人非嫁不可 不想北冥夜聽完,看了一眼床沿上的離夜,吩咐汐月照顧好之後,離開了竹園。

佟祿看到自己的主子一個轉身離開了竹園,馬上向著外面走去,不想走到竹舍外,便看不到了自家的主子!

「還真是快啊!」佟祿喃喃自語!

桑白跟著連翹難得一同微微勾起了嘴角。

「佟祿,怕是你的主子去了千悠門!」

桑白的一句提示,佟祿馬上出去,輕聲飛躍起來。

……離夜分割線……

幽冥幻境一片漆黑,要不是那些點燃的火把照亮了整個幻境,恐怕生活在這裡的生物早已經困境而死。

整個幻境有多少個火把,火堆,誰也數不清楚,只知道他們過著沒有白晝,沒有四季的日子。

在吃食上面,更是奢侈的不敢多想,每日僅靠萬賭送來的吃食果脯,養他們這小小的鳳璃國。

鳳璃國雖說不大,但也有幾百隻成型的妖人。

一天吃喝下來,就是在省也不會溫飽。

「娘娘,靈王殿下已經三日沒有送來食物了?」

前夫太囂張 在幻境一座破敗的宮殿內,一女子面帶黑紗盤坐在一黑色羽毛做成的蒲團之上。

該女子如脂凝,身材纖細,腰若柳蛇,一雙靈動的眸子里乏著清冷的眸光,只是蒙在臉上的面紗,使得女子在外人看來多了一層神秘感。

此女便是鳳璃國的娘娘,鳳音玉秀!

風音玉秀聽聞這幻境的膳夫之言,驀然睜開了眼睛。

「三天,萬賭一向在這上面不會出錯的,為何這三日來,從沒有聽到過萬賭前來送食材!」

風音玉秀轉身站起,邁著大步朝著門外走去。

不想剛剛走到門口,便打了好幾個噴嚏。

伸手拂袖,用手中的帕子輕輕擦了一下沒有打出鼻涕的鼻子。

「這是誰在念我?」溫煦的聲音之中透著一絲的疼惜,腦海里閃現出一個剛剛出生,包裹在襁褓里的小女嬰。

只可惜這個孩子太苦了,在出生不到百天,便遇到了妖族的大劫難。

同樣是月夜,同樣沒有星海,只有幾塊罪惡的烏雲遮住了那日的梵白。

「離夜,我的兒,你現在可好?」

風音玉秀喃喃自語,使得身後的膳夫有所不解。

「娘娘,這飯食?」

經膳夫再次提起,風音玉秀一時沒有了主意,因為他們是封印起來的罪人,根本飛不出去這幽冥幻境!

一時間連同風音玉秀都有點著急了!

「回娘娘,靈王殿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