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周凱感覺自己就是個小丑一樣。

這下,他徹底的怒了。

直接發了一條簡訊。

他要讓對方知道,得罪他周凱,會是什麼下場。

發完簡訊,他坐了下來,他倒是很想看看,待會兒林凡會是什麼表情。

在這淮海一帶,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他還真的沒有怕過誰。

不多時,安雅就回來了,雖然有些不太高興,卻也勉強留下來吃了點東西。

……

軒轅酒樓,一號包廂內。

「江總,請問還有什麼吩咐嗎?」軒轅酒店的經理,此刻正一臉諂媚的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身子微微躬起。

他眼前之人。

乃是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啊!

不,應該說是兩大家族了。

畢竟,那陸家,已經被滅了。

「嗯,沒什麼事了,你先去忙吧!」江明輝隨意的說道。

這家酒樓,就是江家的產業。

江欣雨有些心不在焉的玩著手機。

眼看武道大會就要開始了,江家,卻連一個真正的高手都沒有。

原本有了許大師,他們還是有些信心的,然而如今,聽說王家那個從小被高人帶走的傢伙回來了,據說已經達到了宗師之境。

如此一來。

江家沒有壓力才是怪事了。

而今日,他們來這裡訂下包廂,主要是為了等一個大人物。

一旦那個大人物肯幫江家,那麼他們江家在武道大會上,才能真正的做到高枕無憂。

「許大師,你師兄還沒有來嗎?」江家的高層已經等了將近一個時辰了,而那高人,卻還未現身,江明輝眼看時間也不早了,乾脆開口問道。

許大師連忙道:「我打個電話!」

說完,站了起來,走到外面打電話去了。

不多時,許大師又返回了包廂。

「放心吧江總,他人馬上就要到了,一會兒,我們大家一起出門迎接一下!」許大師一臉喜色的說道。

江明輝,江明海幾人皆是神色凝重的點點頭。

高人嘛。

有那個資格,讓他們親自出門迎接。

「好!」

幾人站了起來,走出了包廂,正準備去接人。

剛出包廂。

他們就見到一行氣勢洶洶的朝一個叫清香閣的包廂走了過去。

為首的一人,身穿西裝,戴著腕錶,嘴裡叼著雪茄,一副很拽的樣子。

他很囂張。

來到清香閣前,就大聲道:「那個叫林凡的小子,給老子滾出來!」

聲音奇達,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

林凡?

聽到這兩個字。

江明輝等人不由一怔,目光,紛紛朝那個包廂望了過去。

就連許大師也是如此。

對於林凡這個名字。

他們如今可以說是如雷貫耳了。

才來淮海幾天,就將整個淮海攪得天翻地覆,連武道社都拿他沒有辦法。

「莫非是那個林凡?」江明輝看著那個包廂。

許大師在一旁開口說道:「先不管他是不是林凡了,我們還是先出去接人要緊。」

江明海等人也是點點頭。

那林凡,就是個刺頭,能不招惹,就盡量不要去招惹,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欣雨,你去看看是怎麼回事!」這裡好歹也是自家的產業,見到有人鬧事,江明輝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好!」江欣雨連忙點頭,眸子中閃過了一道亮光。

如果那人真是林凡林大師的話,她未必沒有機會,讓林凡幫幫她。

……

清香閣內。

林凡正吃著飯,門外,卻傳來了一聲大吼。

一群人的目光,唰的一下集中到了林凡的身上,除了安雅之外,其他人皆是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色。

看樣子。

是周凱叫的人到了。

不等林凡回話。

包廂的門就被粗暴的推開了。

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踏入了包廂。

為首的,是一名青年。 青年一進來,目光就淡淡的掃過全場。

當看到周凱后,微微一笑,旋即,目光在付成等人的身上掃過。

見到安雅時,眼睛不由一亮。

「誰是林凡啊?」青年極為囂張,叼著雪茄,吞雲吐霧起來。

安雅頓時有些緊張。

莫非,林凡得罪了這些人?

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茬。

她的目光看向了付成,想讓付成幫忙說兩句好話。

付成是淮海本地上,說不定認識對方。

周凱見此,哪裡不明白安雅的想法?

當下,他開口說道:「雷慶平,你找林凡做什麼?」

他這是明知故問了。

雷慶平是他叫來的。

他自然知道雷慶平來做什麼。

雷慶平咧嘴一笑:「當然是有點事找他,嘿嘿,林凡是吧,在老子的場子找了女人,居然敢不給錢,今天,你要是不能讓我滿意的話,你就不用走出這個包廂了。」

聽到這話。

安雅瞪大了眼珠子。

唐悠悠幸災樂禍。

周凱更是冷笑。

這個雷慶平,這污衊人的手段,還真是一套一套的。

「小凡,他說的是真的?」安雅更是詢問出聲。

她不大相信林凡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居然會去嫖?

在她的眼中,林凡一直是個乖孩子。

「呵呵,真是無恥,這種事情也做得出來。」付成陰陽怪氣的說道:「小雅啊,你這學生,不行啊!」

周龍宇也跟著說道:「安雅,這種人,最好還是少往來,嫖這種事情就不說了,還嫖了不給錢,呵呵……」

「真沒有想到,他會是這種人。」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連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

一群人紛紛附和。

看向林凡的目光中充滿了厭惡之色。

那模樣,就像是林凡真的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樣。

張曉燕更是冷哼道:「這種人居然跟我們坐在一起,真噁心,小雅,以後離這種垃圾遠一點。」

林凡倒是沒有想到,他一下子成了眾矢之的。

不過這也正常。

畢竟,誰讓他窮呢?

窮,在這些人的眼中,恐怕就是原罪了。

安雅依然在看著林凡。

她相信,林凡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面對各種各樣的眼神,林凡依然淡然自若,他看著安雅,很認真的說道:「安老師,你相信我嗎?」

安雅幾乎是脫口而出:「那是當然!」

林凡鬆了一口氣。

只要安雅相信就好。

「雷慶平是吧?」他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雷慶平的身上:「你說我去你的場子玩,我很想知道,你的場子在哪裡,我又是何時去的你的場子?」

雷慶平一怔,旋即獰笑道:「怎麼小子,你還想抵賴?呵呵,告訴你,今日,你要是不跪下給老子道歉,並且賠償個百八十萬的,今晚,你就不用離開軒轅酒樓了。」

「呵呵,難道這軒轅酒樓,是你家開的?」林凡感覺有些好笑,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

「軒轅酒樓當然不是我家開的,不過,我舅舅卻是這裡的經理,嘿嘿,小子,要怪,只能怪你運氣不好,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趕緊跪下吧!不然一會兒,真要發生什麼暴力事件就不好了。」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周凱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安雅微微皺眉。

看樣子,這些人是故意來找林凡的茬了。

林凡怎麼會得罪這些傢伙的?

她實在是想不通。

想向周凱求救。

可是看周凱的樣子。

還巴不得林凡出事,又怎麼可能會幫林凡?

對此,林凡不置可否。

旋即,冷冷的開口說道:「給你們十秒,立即滾出我的視線,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則,後果自負!」

他這話一出來。

眾人先是一愣。

接著,笑了。

笑得喪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