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

難道沈浩只是當自己是好朋友,並沒有真的喜歡自己?

又或者,那傻小子已經有了女朋友!

但要是那樣的話,他幹嘛送自己這樣的項鍊啊。

他買項鍊時,難道導購沒有告訴他,這個鑰匙吊墜的含義是什麼嘛!

再或者,那傻子沒看懂自己那條微信的意思……

一咬牙,林小檸打算再發一條微信,這次把話說直白一點。

就說自己喜歡他,問他喜不喜歡自己!

剛打開微信,準備發消息時。

“叮咚”一聲,沈浩回信息了。

林小檸看了一眼,眼睛就彎了起來,嘴角輕輕上揚,很開心的樣子。

那條消息是“林小檸,我喜歡你”……

………………

就在沈浩春風滿面時,有些人卻是滿臉的愁雲密佈。

其實就在沈浩登錄霸王哥的賬號,漫天飛寶圖時。

華城公會核心微信羣裏,公會的幾個大主播都在開始訴苦了。

“沒法播了!本來一個夢哥就夠我們頭痛的了,現在又冒出來一個霸王哥!這還讓我們怎麼玩啊!”木寶寶怒氣衝衝地在公會微信羣裏發牢騷道。

今晚她請假斷播了,並不是身體真的不舒服,而是感覺沒法直播了。

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今晚她開播,會出現什麼情況。

白天,整個公會都被霸王哥耍得團團轉,就連九哥和會長老六都出醜了。

自己和草哥當時也開號進入順子的直播間,表態要站位霸王哥,和夢哥開戰呢。

結果……

大家都成了笑話!

那些看熱鬧的小黑粉,晚上還不衝進她的直播間,刷屏嘲諷她嘛。

“我今晚也沒敢開播啊。

小黑粉來刷屏我倒不怕,我就是怕自己家的粉絲團會爆炸啊。

其實今天白天,在粉絲羣裏,已經有那個苗頭了。

還好,基本上進羣的都是鐵粉,我發了幾個大紅包勉強把節奏壓了下去。

但這終歸不是長法啊,到底怎麼辦,會長和九哥你們要拿個主意的。”

草哥也在羣裏發了一大段話。

從這些話裏,看得出來,他也是滿腹的牢騷,只是沒有像木寶寶說得那麼直接而已。

“哎,還好我晚上不用開播。但是明天上午,我講什麼新聞啊……總不能去講霸王哥如何耍我們吧。”

新聞主播棒子也插了一句話。

木寶寶、草哥、棒子,他們三個算是華城公會的代表主播了。

一個超級電母,星秀一姐。

一個星秀一哥,擁有龐大的粉絲團。

而棒子則是原來的“上午檔一哥”,新聞大主播。當然,最近他被順子搶了風頭。

他們三個都說沒法播了,這就能看出,華城公會現在到了什麼處境。

可以說,要是九哥和會長老六再不想辦法挽回局面,那麼華城公會就要黃了!

會長老六連忙出來安撫大家。

“大家稍安勿躁,我和九哥正在想辦法了,這個問題很快就能解決。”

類似的承諾,草哥他們聽過不止一次了,但每一次的結果,都讓他們失望。

所以這一次,他們都不敢再信。

“六哥,這裏都是自家人,咱也別說虛的了。

你就痛痛快快給個話,到底能不能行!

什麼時候能解決?

如果你和九哥真的沒辦法,那我該播就播。

不過咱以後也別說什麼一哥了,夾着尾巴做人就是。”

草哥這話說得就有點不客氣了。

他心裏有氣啊。

是的,公會是把他捧到了一哥的位置,從這來說,他應該感謝公會的。

但是!

爲了當上這個一哥,他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別的不說,從去年開始衝擊年度,到了前一段打虎牙代言人活動爲止。

草哥基本沒有掙到錢!

或許在別人眼裏,草哥這半年來風光無限。

每個月都是一兩百萬的流水,都吃吐了!

但真實情況只有草哥和會長老六知道。

每個月,草哥能拿到手的錢,並不多。

就那點錢,在上次打虎牙代言人活動時,草哥也都拿了出來。

結果也沒有搶到冠軍,血虧啊!

現在草哥的銀行卡上,餘額都沒有到五位數。

而信用卡倒是欠了不少……

他心裏能不來氣嘛,心態都要崩了,自然用不着跟會長老六客氣了。

會長老六看到草哥的話,也是一肚子火氣,差點沒當場懟起來。

不過他還是強行壓下火氣,私聊了九哥,讓九哥出面來解決。

因爲自己要是跟草哥再幹起來,那華城公會算是真正要完蛋了。

…………

看到公會的“大旗”草哥的心態都要崩了,九哥也不得不出面了。

因爲草哥已經不給會長老六面子了。

現在估計也就九哥說話能好使一點,畢竟九哥曬出的兩億銀行卡餘額,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行了,我給大家透露點信息吧。

我今天下午,直接飛羊城來了。

這兩天,我會做一些事情。

別的東西暫時不能給大家透露,但是,小草和寶寶你們兩個,等六月二號,我保證給你們一人拿一個周星!”

九哥這話信息量有點大。

他去羊城了?

如果是別人聽到這話,或許滿頭霧水,並不知道什麼意思。

但是,主播們聽到這話,立刻就會明白。

因爲虎牙公司總部就在羊城。

一般大家說去羊城時,就意味着去了虎牙總部辦事了。

九哥去那裏做什麼呢……

不過草哥和木寶寶他們也沒好問,因爲九哥說了,暫時不能透露。

而且更引起草哥和木寶寶興趣的,是九哥最後一句話。

六月二號,九哥要幫草哥和木寶寶拿周星,還是一人一個!

這就是九哥對草哥和木寶寶的承諾了。

而且說得那麼絕對,連時間都確定了,還要一次拿兩個周星!

難道九哥真的要出手對付夢哥了?

因爲夢哥可是說過,海對面的主播,什麼活動都別想上,什麼周星都別想拿。

上一次打一次!

九哥幫草哥和木寶寶拿周星的話,那夢哥肯定會出手的。

兩人必然會有一戰!

難道……

九哥要拿那兩個億來打周星!

一個周星一個億的話,估計還真的能拿下。

就算夢哥再倉,也沒有那麼大魄力吧。

這可是兩個億啊……

“九哥你說真的?我先表個態,如果九哥幫我拿周星的話,那我一分錢都不要,返全部所得。”草哥連忙表態道。

他也是耍了個小心眼,搶先表明態度。

那就是自己只返所得,再多了就返不起了……

開玩笑,如果九哥讓自己返五成六成,然後刷出一個億!

那自己豈不是要搭進去一兩千萬,就算把自己賣了也返不起啊……

木寶寶倒是無所謂,反正她不拿後臺的,打多少跟她都沒太大關係。

如果九哥真的刷出一個億,那畫面和熱度總是她的,錢不錢的就無所謂了。

棒子看到後也嚇了一跳,連忙問道:“九哥你認真的嗎?要和夢哥開戰了?”

“嗯,本來我不想自己出手的。

但現在情況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不出手不行了啊。

不過,我這幾天都在做準備,一旦出手,只能勝,不能敗!

夢哥不是喜歡教育別人嘛,這次我也要給他上一課!

嘿嘿,我倒要看看,他錢包到底有多厚!”

九哥自信滿滿地說道。

這下好了,有了九哥的這個保證,而且是給出了確定的時間。

草哥和木寶寶、棒子他們開心了起來。

“好!那明天開播我就講這個新聞。對了,這事現在能透露出去嗎?”棒子問道。

他是新聞主播,也是華城公會的“發言人”。

如果九哥真要和夢哥開戰的話,他這邊就要提前做“輿論攻勢”了。

結果九哥回答道:

“先彆着急,六月一號不是他們的遊戲公會爭霸賽嗎?

等那個比賽結束,他們正得意忘形時,我會立刻幫小草和木寶寶上週星,對夢哥宣戰!

咱也不玩偷襲,當晚上週星約戰。

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二號,解決戰鬥!”

………………

5月30日,早上起牀後,邊吃早餐,沈浩邊拿着手機查看自己的銀行卡餘額。

當然,看的是他那張招商銀行卡。

這纔是自己的錢啊。

雖然比起農行卡里的八個億,招行卡里的錢,少得有點不值一提。

但沈浩看着那個數字,依然笑得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