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上下來一個穿著西裝,帶著眼鏡的精英型男人。

他認識這個人,這個人叫沈康,是海外海弗商管博士畢業生(靈雪亂編的),眼光獨到,他並沒有就職任何公司,但是和一些公司都有合作。

只要是他負責的項目,絕對是十拿九穩的,很多公司都給沈康拋出了極其優越的橄欖枝,包括天娛,但是沈康卻一個都沒有接受,一直都在做自由職業者。

沒想到沈康會和葉靈也認識。

「老闆。」

司奕:「……」

沒想到那麼多大公司都不去的沈康,居然在給葉靈打工。

不過,葉靈不是藝人演員嗎?沈康給她做什麼?經紀人嗎?

「這是你經紀人?」司奕問。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一眾老總估計都會嘔血嘔死的,一個商業可遇不可求的天才居然給一個明星當經紀人去了。

這讓那些開出天價條件挖人的公司情何以堪,什麼時候娛樂圈對經紀人的要求這麼高了。

「不是。」沈康笑著回答,「沈某還沒有資格給小姐做經紀人。」

前一句司奕確定自己並沒有與社會脫節,但是后一句就讓司奕以為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沉睡了百年。

「娛樂圈什麼時候對經紀人的要求這麼高了?」

「不,別的明星自然是不必,但小姐是不同的。」沈康的態度極其的恭敬,說話間親自給葉靈拉開車門,手細心的遮在車檐上,避免葉靈磕到頭。

葉靈卻是將司奕塞進車裡,沈康愣了一下,立刻跑到另一邊給葉靈開車門。

如果,這都不是愛 沈康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上車之後通過後視鏡看司奕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那是一種探究打量,像是在評估一件東西的價值一樣,還有驚訝。

沈康的確是感到驚訝,至從和小姐認識以來,小姐就是一副萬事不放在心上,雖然什麼都好說,但是那冷漠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

小姐什麼也不在乎,他看得出來,但是剛剛他卻感覺到小姐是在乎司奕的。

重生娛樂圈女王 「專心開車。」清冷的聲音讓沈康立刻收回似有若無的打量的目光,專心開車。

「各大公司想要沈康,幾乎是條件隨他開,他都沒有心動入職任何一家公司,你是怎麼能讓他為你工作的?」司奕問道。

「那是因為他們的條件還不夠。」

「……」司奕默了下,他想到天娛給沈康的條件,入職就是部門總經理,擁有絕對的自主權,月薪十萬,加上項目提成,各種獎金福利,年收入穩定上千萬。

「你給的什麼條件?」司奕真的很好奇葉靈給了沈康什麼條件。

「一家公司。」答話的是沈康,「一家全由我做主的公司,資金不夠可以找小姐要,只要最後可以賺回來,隨我折騰。」

司奕,「……」好吧,這的確是其他公司做不到的。

不管給的權利再大,也不可能將一整家公司丟給他隨他折騰,這種做法跟將整家公司送給沈康了有什麼區別。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自己創建一家公司?」司奕問。

「司總。」沈康笑了一下,「沈某愛自由。」

司奕懂了,也忍不住笑了,對葉靈說,「靈,你還真得是充滿秘密呢。」

司奕這麼說,也沒有探究葉靈秘密的意思,他甚至期待葉靈給他驚喜。

「嗯。」這沒什麼好掩飾的。

「呵呵。」司奕靠在葉靈的肩膀上低低的笑了起來,「不管你有多少秘密,你都是我的。」

「嗯。」

戰天闕,白髮皇妃 同樣是一個氣音,卻讓司奕更加的高興了。 沈康看了司奕那一眼。

那一眼非常的複雜,最明確的就是敬佩和探究。

要司奕來說,那是他對於葉靈來說不一樣的證據。

原主父母在J市二環線,那裡不至於偏離中心城太遠,交通也發達,同時也較中心清凈,正和兩個教授的心意。

在敲門之時,司奕還緊張的握著葉靈的手,但是當門打開的一瞬間,司奕的緊張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柳姨。」葉靈像原主那般親切的給開門的中年婦女打招呼。

「小姐快進來,還有這位先生,快進來。」柳姨喜氣洋洋的讓開身,伸手接葉靈和司奕手中的行李箱。

「我來就好了。」葉靈讓了一下,將柳姨推進了門,同時介紹身邊的司奕,「這是司奕。」

柳姨打量了司奕一眼,覺得非常的滿意,「我在廚房燉了湯,小姐和司先生先去放了行禮洗漱下。」

說完又心疼的看著葉靈,「小姐都瘦了,這次在家多待段時間,我給小姐好好補補。」

「好。」葉靈並不覺得自己瘦了,但是天下疼愛孩子的家長都一般樣。

柳姨雖然只是葉家雇傭的保姆,但是卻是看著原主長大的,就如同原主的長輩一樣。

「回來了。」葉父站在客廳,看著葉靈和司奕臉上並沒有笑容,看起來甚至還有些生氣。

「爸。」葉靈乖乖巧巧的叫了一聲,並不受葉父表面形象影響,「司奕給您帶來禮物,等下拿給您。」

「司奕?」葉父微微一愣,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司奕幾眼。

想起來司奕的身份,頓時瞪大眼睛,「是天娛的董事長司董?」

「是我。」司奕的態度很好,完全是小輩見長輩。

葉父突然覺得自己高血壓有點犯了,狠狠的瞪了葉靈一眼,「帶司先生去客房。」

隨後又朝著司奕歉意的說,「小靈不懂事,若有怠慢之處還請司先生諒解。」

司奕疑惑的看向葉靈,葉父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眼中的打量探究他感覺到了,他並沒有不高興,反而還很緊張和高興,因為那是來自岳父的考量。

但是現在,他感覺葉父的態度變了,只有客套了,而且在有意識的將葉靈和他疏遠開。

「走吧,我先帶你去看房間。」葉靈提著箱子說。

司奕覺得他得在岳父的面前表現下,增強印象分,於是接過葉靈手中的箱子,葉靈也沒有阻止司奕。

只是葉父見了卻是極其的不悅,「小靈,不要麻煩司先生!」

語氣可以說非常的嚴厲。

但是司奕和葉靈都忽視了,司奕態度非常好的像葉父道別,「我們先回房了。」

葉父注意到司奕的用詞,「回房」,心中更加急了,但是兩人都沒有理會葉父,直接上了樓。

「你爸是不是不喜歡我?」到葉靈的房間后,世忐忑的問。

「沒有,不用擔心。」葉靈吻了司奕一下,說,「你先收拾,我下去和我爸說會話。」

司奕想要陪葉靈一起下去,但是想到葉父的態度,他還是決定給父女兩單獨的相處時間,等會要是情況不對他再下去。

「好。」

葉靈到客廳的時候葉父正在客廳沙發上生悶氣。

「爸。」葉靈做到葉父的身邊。

「你是認真的嗎?」葉父嚴肅的看著葉靈,「你該知道司先生的身份,你們之間的差別太大了。」

「爸,我心裡有數。」

「有數!」一句話葉父就炸了,「你心裡有個什麼數!」

「要是司奕只是玩玩你怎麼辦?到時候你受了委屈誰能給你討公道?」

葉靈淡淡的看著葉父發脾氣,硬生生的看得葉父發不出脾氣來了。

「……」沉默片刻,葉父才再次開口,只是語氣咯多了一分無奈,「我們家完全不能和司奕相比,你能保證他對你是真心的嗎?你能保證他永遠不變心嗎?你能保證他能安安穩穩的和你過一輩子,不亂搞嗎?」

「你是拍戲的,但是這不是你演的小說電視電影,那些豪門並不是那麼好想處的。」

這些都是非常現實的事,若是換一個人最後估計都是悲劇,但是這兩個人是葉靈和司奕。

「爸,你放心,不會出現你擔心等我那些事的。」葉靈說的是事實,但是奈何葉父不信。

「我放心?我放心!我放心個鬼!」葉教授教書一輩子,雖然脾氣暴躁但是還沒有爆過粗口,這次直接氣得連唯一堅守的修養也丟了。

也不怪葉父,畢竟司奕的身份地位太高了。

司奕見過沒本事,沒能力,沒錢沒權的人找女朋友被家裡嫌棄等我,他手下那些總裁,CEO,秘書等哪個不是被女方家裡滿意的不得了,提點女方好好過的。

怎麼到了他這裡,就是女方家裡不同意兩人交往,不滿意他呢?

但是就算是這樣,也不能讓司董放棄,「葉叔叔。」

司奕從樓上下來,語氣非常的謙虛,堅定,「葉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不會做對不起小靈的事的。」

面對司奕本人,葉父就算心中有再大的火氣也都得先壓著,但是要好臉色也是沒有的,「司先生,我們家就是一普通家庭,小靈本身還只是一個演員,高攀不起您,我也擔不起您這一聲叔叔,實在是太折煞我了。」

「葉叔叔,您是小靈的父親自然是擔得起的,並且小靈做演員也沒有什麼好丟臉的,演員依舊可以得到國家領導的重視尊敬的。」

司奕拿出了談判的架勢,只是和平時的商業談判還是有區別的,最大的區別就是他的姿態放低了,語氣里全然是尊敬。

「如果介意我所擁有的資產,我可以將我名下所有的資產轉移給小靈。」

司奕這一句著實是嚇到了葉父,「司先生,這樣的玩笑還是不要開的好。」

「爸,他給我們拿著就是了。」葉靈溫和卻強勢的說。

「你少搗亂!」

「小靈說的對,我的就是小靈的。」司奕笑著說,很顯然對於葉靈的態度非常的喜歡。

「葉叔叔,您所擔心的那些完全沒有必要,真要擔心,也是應該擔心我被拋棄。」司奕語氣帶著委屈。 也不知是葉靈太過於堅持還是司奕的姿態太低了,最後葉父沒有再說反對的話了。

當然,在葉靈看來是因為葉母要回來了,因為在葉父處於默認狀態五分鐘之後葉母回來了。

「小靈回來了。「葉母看到葉靈很是高興,「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

「媽。」葉靈任葉母抱了一下,「我想給您一個驚喜,這是司奕。」

葉母的表情也是有一瞬間的訝異,擔心,但是最後卻是滿面的笑容,「好。」

葉母對司奕的態度並不特別,好像並不認識司奕一樣,「要吃什麼?媽給你做。」

「您做的我都愛吃。」葉靈笑著說,「不過這一餐飯還是我來做吧,您明天休息,明天的飯歸您做。」

「好,那讓司奕陪我,你去做飯。」葉母也不拒絕,歡歡喜喜的就將葉靈推進了廚房。

等葉靈進了廚房之後,葉母才招呼著司奕坐下。

「司奕是吧,坐。」

司奕更加的緊張了,雖然不至於拘束,但是丈母娘比岳父更難搞定,這是司奕的預感。

「阿姨。」等葉母坐下之後司奕才坐下。

「你和小靈認識多長時間了?」

「認識有一年了。」

「你是知道小靈是做什麼的,你家裡人同意嗎?」葉母面上帶著熱情的笑,但是司奕卻感覺葉母也不是很同意。

「我家就我一個人,您放心。」

葉母沒想到司奕沒有父母了,一時間有些尷尬,內疚,但是卻也不會因為內疚而就這麼放過司奕。

「你到有多少資產,我們並不是很明確,而我們也想象不到,但是你的公司您的事業不會因為你未來的伴侶是一個明星而受到衝擊嗎,至少,相信您有些股東是希望您能找到一個對您事業有幫助到餓伴侶的,而不是小靈這種對於您來說一無所有的伴侶。」

葉母這溫溫柔柔的樣子比葉父那暴躁脾氣的殺傷力要大,但是司奕是不會連這點壓力都承受不住的,不然他就沒有今天所擁有的一切了。

「阿姨您放心,我的事業並不需要聯姻,我的婚姻完全由我自己做主,並不會有人有意見的,就算有意見,也管不到我身上。」司奕神情非常的嚴肅,絕對不會讓人有被敷衍的感覺。

葉母的神情有所鬆動,但是在葉母回來之後一直沒有出聲的葉父又有意見了。

「哼!說的好聽。」

司奕並不生氣,「那您可以一直監督晚輩,晚輩一定不會做任何讓小靈不高興的事的。」

葉母聽了這話是對司奕越發的滿意了,都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說的就是葉母這樣的。

但是就和天下父親都不滿意拐走自己女兒一樣,葉父也非常不滿意司奕。

只是司奕卻並不太在乎,葉靈喜歡他,所以他有時間證明他對葉靈的愛,讓葉父滿意,就算不滿意也要讓葉父無話可說。

葉母和司奕越聊越滿意,看樣子都想要司奕直接叫她媽了。

而葉父更加的不開心了,特別是在葉母滿面笑容的誇讚司奕帥的時候,臉黑的都可以滴墨汁了。

司奕也算看出來,葉父是不捨得女兒,彆扭外加嫉妒。

這就沒辦法了,他不可能不讓葉母喜歡他,不然他怕是真的沒有機會和葉靈在一起了。

當葉靈做好飯出來之時,看到的就是葉母和司奕相談甚歡,葉父一臉不高興但是又強撐著不願意離開的樣子。

「吃飯了。」葉靈喊了一聲,司奕就趕快進廚房幫忙去了,將葉靈趕了出來,自己一碗菜一碗菜的和柳姨一起端了出來。

「蘭芳,一起吃。」在菜都端了出來之後,葉母說道,「小奕不是外人。」

柳姨全名是柳蘭芳,平時也都是和葉父,葉母一起吃的,今天是看司奕在才準備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