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什麼時間了,我們還有多久能到?」

見容初璟注意到了,韓楉樰也就沒有再敲,小聲的將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問了出來。

而林浩峰還有些沒有明白,知道馬車裡想起了回應的時候,才回味過來,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果然還是能力太差了,連韓楉樰有事都不知道。

容初璟可沒有管林浩峰這個時候在想什麼,聽到了韓楉樰的問話,馬上就毫不猶豫的,簡單的回答了。

「楉樰,現在已經快要到申時了,我們馬上就要進城了,大概還有半個時辰,就能回到益生堂了。」

韓楉樰聽了容初璟的話,應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就沒有說話了,而是慢慢的思考著,他們是午時末的時候離開了,現在馬上要到申時了。 方逸天接到了銀狐親自撥打而來的電話,他當即接了電話,開口說道:「喂,銀狐,我已經到了南傘鎮,在南傘鎮外的一片山林中。你與刺客到了哪裡?」

「我與刺客正在開車過去,按照GPS導航顯示,約莫三個小時之後可以抵達南傘鎮。」銀狐開口說道。

「你們全都開車過來?」方逸天禁不住問道。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當然了,不然怎麼過去?不過車子都是我們的。這邊的聯絡點提前給準備。這次我與刺客還有五十個人過去,另外一百個人稍微慢一點,約莫在明早七八點抵達。」銀狐說道。

「好,人手到齊了就好。那麼一會兒我與幾個人過去南傘鎮接你們。」方逸天開口說道。

「嗯,好的。那麼先這樣吧,到時候見面了再談。」銀狐說道。

方逸天應了聲,便是掛斷了電話。

而後方逸天讓侯軍將烏爾曼軍隊駐紮地的地圖拿了過來,地圖拿過來之後方逸天鋪展開來,侯軍便是在地圖的一個位置上畫了一圈,開口說道:「方哥,你們看,這裡就是烏爾曼的駐紮地。這地方距離我們這裡相距兩個山頭,此外,還有著這條河流作為隔絕。駐紮地四面環山,各個山頭已經是被烏爾曼軍隊的重型機槍佔據著,可謂是易守難攻。正是仗著這樣的地形優勢,要想攻進去不容易。」

「果敢政府軍在哪個方位?」方逸天開口問道。

「政府軍就在果敢特區的政府內部,就在這一片。不過政府軍分佈極廣,烏爾曼軍隊駐紮地那邊也有政府軍的支隊。」侯軍說著。

「烏爾曼軍隊一共有三百人左右,那麼在烏爾曼軍隊駐紮地一帶的政府軍支隊大概有多少人?」方逸天問道。

「估計也就是一兩百人左右。」侯軍估了個數,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眼中寒芒閃動,低沉說道:「要想殺過去,烏爾曼駐紮地的這幾個山頭上的重型機槍手必須第一時間剷除,這點並不困難。我在想的是老張的出境。目前來說,要想進攻烏爾曼的軍營,那麼先決條件就是老張以及那些被俘獲的弟兄全都獲救,之後才能採取行動。這些天,烏爾曼那邊有沒有什麼消息傳來?按照我推測,烏爾曼這一次率軍前來,絕對是看中了利益兩個字,沒有利益的事他不會如此的大動干戈。逼急調兵遣將以及槍支彈藥、戰士的酬勞等等問題都會面臨著實實在在的利益。而這些利益果敢特區政府不會給予提供,因此烏爾曼的目光只會瞄向我們。抓住老張以及其餘的弟兄之後下一步烏爾曼將會獅子大開口的漫天要價。」

「方哥,你所說的沒有錯。就在今早,烏爾曼那邊派了代表過來,說想要張老大他們一共被俘獲的三十五個人員安然釋放,那麼需要三千萬美金的贖金。而且還開出了很多不公平的條件。」何勇這時開口說道。

「三千萬美金?對方的胃口很大啊。不過這也是對方的致命弱點,有了這個弱點,那麼足以將老張他們先救出來。」方逸天沉聲說道。

「可是……」何勇臉色一陣犯難,開口說道,「目前來說我們這邊根本籌集不到那麼多的錢。而且對方揚言只要現金。」

「沒事,現金方面我已經讓人去準備,根本不成問題。明天的時候,我與侯軍還有幾個人過去會會這個烏爾曼,探探虛實。明天晚上開始行動。一定要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方逸天沉聲說道。

侯軍他們一聽,心中頓時滿是暖意,體內的熱血更是翻騰不已。

要知道,三千萬美金絕對是不是一筆小錢,兌換成人民幣就是兩億多現金,要說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真的是不容易。

而為了張老闆以及其餘的被俘獲的弟兄,方逸天對於這筆巨款,卻是連眉頭都皺也不皺,這點足以讓他們感動不已。

方逸天與侯軍他們商討著,不知不覺,兩個小時已經是過去。

方逸天看了眼時間,說道:「後方的支援即將抵達南傘鎮。侯軍你留在這裡,何勇你開車帶我跟小刀小猛去南傘鎮一趟,我把後方支援的人都帶過來。」

「好的。南傘鎮就在前面,開車一會兒就到。」何勇開口說著。

而後方逸天與小刀、劉猛站了起來,坐上了何勇開著的那輛悍馬車,驅車朝著南傘鎮飛馳而去。

他們並沒有直接開進去南傘鎮的鎮上,而是開到了前來南傘鎮必經的一條公路路口等著。

約莫一個小時過後,前方便是傳來了陣陣車子轟鳴的聲音,而後,前面一道道車子的燈光照射而來,方逸天微微眯著雙眼看去,便是看到十幾輛吉普、皮卡車飛馳而來,氣勢端是隆重之極。

「銀狐她們來了!」

方逸天說了聲,便是站著招了招手。

很快,前面的車隊紛紛飛馳而來,之後便是緩緩停了下來,方逸天快步迎了上去,當先一輛吉普車的車門打開,從車子裡面跳下來兩個女人。

一個身上穿著一套銀亮色的皮革制服,包裹在銀亮色緊身制服下的嬌軀可謂是性感成熟之極,那曲線動人的身段足以讓人看著熱血沸騰,她一張臉帶著一張銀亮色的面具,裸露出來的半張臉卻是極盡冶艷精緻,半是天使半是魔鬼,說不出來的魅惑撩人,正是銀狐!

另外一個女人身上穿著黑色的緊身皮革制服,妖嬈火爆的身材前凸后翹,妙曼的腰肢婀娜多姿,一雙修長的美腿渾圓勻稱,同樣是性感誘人之極。

不過,她的臉上卻是帶著一張白色的面具,只有一雙宛如寒潭般的目光露在了外面。

這個女人自然是在暗黑世界中與銀狐齊名的幽靈刺客!

「戰狼!」

銀狐與幽靈刺客看到了方逸天,便是情不自禁的嬌呼了聲。

方逸天一笑,走了上去,與這兩個美艷性感的美女緊緊地相擁在了一起,笑著說道:「你們來了。一段時間不見,我可是很想你們。」

「你少來,就知道哄人不是?」銀狐瞪了方逸天一眼,潤紅的櫻唇卻是泛起了一抹欣喜開心的笑意。

幽靈刺客眼眸中儘是歡喜之意,嫵媚的眼眸白了方逸天一眼,也是吃吃一笑。

「來了就好,讓我看看都帶來了那些精銳高手。」

方逸天笑著,而後便是朝著前面紛紛下車的一個個彪悍張揚以及散發著讓人森寒徹骨般的尖銳殺機,一看便知道都是強者中的強者,殺手中的一流殺手! 這說明他們已經走了一個時辰了,而進了城之後,馬車也要趕兩刻鐘的時間,才能趕到益生堂,這樣一來,果然如容初璟所說,他們馬上就要進城了。

韓楉樰了解了情況,也就不再像其他的,就這樣安靜的等著了,然後沒有過多久,就聽到馬車外面傳來了熱熱鬧鬧的聲音。

韓楉樰知道,這就是進城了,而韓小貝,也在這熱鬧的喧囂聲中,揉著眼睛醒了過來。

「娘親,我們到了嗎?」

韓小貝在韓楉樰的懷中做起了身子,然後迷茫的看著她,好像還沒有些沒有搞清楚現在的狀況。

「馬上就要到了,我們現在已經進城了,來小貝,先喝口水。」

韓楉樰見韓小貝醒了過來,怕他睡了這麼久,口乾舌燥的,所以在馬車上的小桌子上的水壺了,給他到了一杯,已經冷了的白水。

「楉樰,到了,你們出來吧。」

比預想中的還要快上一些,韓楉樰他們就已經到了益生堂的大門口,容初璟敲了敲馬車,提醒他們已經到了。

韓楉樰撩開了車帘子,先下去,了,然後又將韓小貝給抱了下來,至於糰子和圓子,在她下車的時候,就跟著她跳下了車。

「姑娘,你們回來了啊!」

韓楉樰他們剛剛下了馬車,準備就他們這次去採的藥材給拿出來,就看到碧玉和紅綢兩個丫鬟,高興的迎了出來。

「嗯,回來了。」

韓楉樰也對著他們笑了笑,然後碧玉和紅綢,兩個丫鬟笑嘻嘻的快步上前,從她的手裡接過了兩個放著藥材的背簍,然後擁著他們往屋子裡走去。

而青山和遠林兩個小廝也都樂顛顛的跟在了碧玉他們的身後,進了益生堂裡面。

「姑娘,你要先去沐浴嗎?還是要先用飯,蔣娘子已經將飯菜給準備好的。」

一回到後院,碧玉就關心著韓楉樰,詢問著她的意見,見到她這兩天,身上的衣服都有些髒了,同時也有些心疼。

韓楉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想著,這兩天都沒有好好的洗澡,在山上大半天,昨天晚上也只是簡單的擦洗了一下,馬上毫不猶豫的做了決定。

「先洗澡吧,等洗了澡在吃飯。」

因為熱水是常備著的,所以很快,碧玉和紅綢就將熱水給放到了韓楉樰屋子裡的浴桶裡面。

「姑娘,水好了,可以洗澡了。」

說完,碧玉和紅綢很識趣的就離開了屋子,而韓楉樰,等進入了冒著熱氣的浴桶的時候,才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

果然還是家裡好啊,這樣舒舒服服地泡上一個熱水澡,別提有多享受了,尤其是,還有兩個貼心的丫鬟。

等韓楉樰舒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出來的時候,見看到韓遙微和小敏過來了。

「師父,你回來了,我剛剛聽說你回來了,就過來看你了呢,沒有想到碧玉姐姐他們說你在洗澡,我就沒有打擾你了。」

韓遙微一見到韓楉樰,就笑眯眯的說著,自從她跟了她之後,就吃的不錯,而且身體也養好了,臉上長了不少的肉,這樣笑起來,分外的可愛。

韓楉樰上前捏了捏韓遙微的臉,然後又看了還站在一旁的碧玉和紅綢,笑著說道:「那你也不用在這裡等著啊,可以到前面的大廳里等著。」

「可是,我想早點見到師父啊!」

韓遙微睜著一雙大眼睛,一臉認真的說著,這下,韓楉樰的心裡劃過了一陣暖流,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想了想,對著他們點了點頭。

「我們先去吃飯吧,要不然飯菜都冷了。」

於是,韓楉樰帶著韓遙微和小敏,一起到用飯的地方去了,等他們到的時候,林浩峰和容初璟已經坐在那裡了。

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已經洗漱整理過了,就連一旁的韓小貝,也已經重新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

「唔,韓姐姐,你們真是太過分了,居然去吃好吃的,將我們給扔在了這裡。」

韓楉樰還沒有來得及坐下,就聽到了半夏抱怨的聲音,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他。

然後,韓楉樰就看到了半夏一臉委屈的樣子,她在看向青墨,青墨無奈的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而容初璟和林浩峰,也同樣是不理解的表情。

最後,韓楉樰看向了韓小貝,就見他一副做了壞事,憋著笑的樣子,這下,她還有哪裡不明白的,肯定是,他向半夏說了他們烤鹿肉吃的事情了。

聽通了這一點,韓楉樰無奈的瞪了韓小貝一眼,而他,則是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還向著她眨了眨自己烏黑的大眼睛。

「韓姐姐,那個蜂蜜烤鹿肉是不是真的向小貝說的那樣好吃啊,你也做給我吃吧,你放心,以後只要你讓我做什麼,我就一定做什麼。」

就在韓楉樰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的時候,半夏就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口了,天知道,在韓小貝那細緻的描述著那烤鹿肉是怎麼做的。

做成了之後,那色香味俱全的樣子,還有入口之後,那美味的感覺,半夏就覺得,自己光是聽聽,就已經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而韓遙微和小敏,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韓楉樰,他們當時可也是聽了韓小貝的話了,這個時候,對那烤鹿肉也好奇的不行呢。

「放心吧,就知道你是個愛吃的,我帶了不少的鹿肉回來,不過,今天已經晚了,等明天吧,明天給你們烤鹿肉吃。」

雖然不能馬上吃到哪美味的烤鹿肉,半夏有些失望,不過一想到,明天就能吃上,他又變得期待了起來。

有了這一個小插曲,韓楉樰他們就沒有再說其他的事情,很快的就將晚飯給吃好了。

然後,韓楉樰就回了自己的房間,開始整理他們這次上山才回來的藥材,這次的收穫還是不小的。

首先,韓楉樰將那放在一起的,從麋鹿身上取下來的藥材,重新拿了一些盒子來裝好,然後,想了想,直接將它們放在了自己的空間裡面。

接下來,韓楉樰又將自己採到的那些藥材,分門別類,那些根莖還完整的,她就留起來,打算將它們給栽到自己的空間裡面。

而那些不能栽種的,就用來製作藥材,就這樣,韓楉樰花了差不多一個時辰,才將藥材給整理好了。

「啊!」

就在韓楉樰整理好了藥材,準備休息的時候,就聽到外面的院子里傳來了一聲尖銳的,女子的叫聲,聽聲音,好像是紅綢的。

韓楉樰顧不得多想,馬上就打開房門出去了,等她到了聲音傳來的地方的時候,果然看到了紅綢再在那裡,還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紅綢,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韓楉樰的話問完的時候,容初璟和半夏,還有青墨也趕過來了,都是一臉關心的看著自己。

「楉樰,怎麼了?你沒事吧?」

「姐姐,你沒事吧?」

「韓姐姐,我剛剛好像聽到了有人再叫,是你嗎?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啊?」

這三個男人都看著韓楉樰,上下的打量了她一下,就怕她出了什麼事情,她無奈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然後看向了當事人紅綢。

被這麼多的人看著,紅綢還是有些不好意思,臉瞬間就漲得通紅,不過,也知道韓楉樰他們這個時候最關心的是什麼,就指了指她前面的花壇。

「姑娘,奴婢,奴婢剛剛看到有兩道白色的影子,從那裡消失了,它們的眼睛,還是泛著光的,奴婢一時害怕,所以,所以······」

後面的話,紅綢沒有說,但是韓楉樰他們也都懂了,她肯定是以為自己遇到了什麼不正常的東西,所以才害怕的叫起來的。

「娘親,怎麼啦?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再叫呢,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韓小貝和林浩峰也趕過來了,詢問著剛剛發生了什麼情況。

因為,容初璟他們的武功好,而且聽力不凡,速度也快,所以才會在第一時間趕過來,而韓小貝是因為人小,林浩峰因為沒有武功,所以才會在這個時候才趕來。

而韓楉樰,聽了紅綢的描述,兩個白色的影子,還有泛著光的眼睛,頓時想到了一種可能,也沒有理會容初璟他們,徑直朝著紅綢指的那個花壇走去。

這院子里,當時買下的時候,本來是沒有花的,還是韓楉樰覺得,這樣大的院子,沒有花草,顯得有些太空曠了,這才買了一些回來。

「楉樰,你在這裡等著,我過去看看吧。」

就在韓楉樰向著花壇走去的時候,容初璟拉住了她,那花壇里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他可不能讓她去冒險。

見容初璟拉住了自己,韓楉樰也沒有堅持,她這個時候,對剛剛紅綢說的那兩個白影,已經有了大致的推測了,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她還是叮囑了身邊的人一聲。

「那好,你過去的時候,記得小心一些。」

聽了韓楉樰的叮囑,容初璟的心裡喜滋滋的,他覺得,她這樣,肯定就是因為心裡有自己,這是在關心著自己了。

容初璟對著韓楉樰溫柔的笑了笑,點了點頭,然後才小心的向著紅綢指的花壇走了過去。

林浩峰在一旁,看到了韓楉樰和容初璟的互動,眼神閃過一絲不明的意味,臉色也沉了下來,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說其他的時候。

因為天已經黑了,這院子里也沒有點燈籠,所以,他們只能憑藉著,天上的月光,才能看得到一些東西。

而就在容初璟靠近那花壇的時候,那裡面,猛然地竄出來了一個東西,他本能就就抬手向著迎面撲來的東西,一掌劈了過去。

「容初璟,不要傷到它!」

韓楉樰不知道容初璟的武功已經高到了什麼程度,但是在他出手的一瞬間,身上的氣勢,驟然變得凌厲了起來,就連她,都有些膽戰,所以馬上就開口了。 方逸天轉眼看向了這一次跟隨銀狐以及幽靈刺客過來的人手,除了銀狐帶過來的國際殺手聯盟中的頂級殺手之外,幽靈刺客更是將她麾下最強悍的強者都率領了過來。

「戰狼老大!」

瞬間,一聲聲熟悉而又熱血的聲音叫喚而起,便是看到鐵塔一般高大魁梧的雷蒙笑著,朝著方逸天打了聲招呼。

而後,雷蒙身邊的托雷斯、傑森、奧布里等人也紛紛朗聲笑著跟方逸天打著招呼。

「雷蒙,你們都來了,很好。」方逸天一笑,說道。

「雷蒙老兄,一段時間不見了啊。真是懷念跟你喝酒的時刻。」小刀看到雷蒙之後爽朗一笑,走上前跟雷蒙緊緊地握了握手。

「哈哈,雷蒙、托雷斯、傑森,許久不見,一切都還安好?這一次相聚了,除了要殺那幫緬甸佬一個痛快之外,過後也要喝個痛快。」劉猛一笑,也是走上前笑著說道。

雷蒙、托雷斯、傑森他們也是笑著,與小刀、劉猛他們紛紛握手相擁在了一起。

而後,方逸天開口說道:「走吧,我們都過去駐紮地那邊。」

銀狐與幽靈刺客她們點了點頭,而後便是招呼著帶過來的這些人手紛紛上車,而方逸天直接坐上了銀狐與幽靈刺客的車子,尾隨著前面何勇開著的車子朝前飛馳而去。

銀狐在前面開著車子,方逸天與幽靈刺客坐在後車座上,興許是久別重逢,幽靈刺客那火辣性感的嬌軀已經是貼上了方逸天的身體,她嬌軀妙曼,成熟性感,豐胸翹臀的,火辣的嬌軀貼上來,方逸天便是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熱度。

「戰狼,前段時間你說在苦練著四重力勁,現在已經突破了嗎?」

幽靈刺客將臉上帶著的白色面具摘了下來,露出她那張嬌艷迷人的臉蛋,一雙嫵媚的眼眸凝望著方逸天,雙手已經是抱著方逸天那健壯的身體。

方逸天一笑,伸手摟住了幽靈刺客那柔軟纖細的腰肢。

「四重力勁我已經是突破了,不過還沒能嫻熟的掌握。最多也就是能夠連續四五次的爆發出四重力勁的攻擊。畢竟四重力勁消耗體能極大,要想達到能夠隨心所欲的連續爆發,短時間內無法做得到。」方逸天開口說道。

「戰狼,這麼說你已經是達到了四重力勁的境地?那麼真的是太好了!」銀狐這時回頭看了眼方逸天,語氣欣喜激動的說著。

她看到幽靈刺客緊緊地貼在方逸天身上的目光,那張冶艷動人的俏臉禁不住泛起了一抹的嫣紅之態。

「我的男人越來越強了,我真開心。」幽靈刺客一笑,誘人的紅唇貼在方逸天的耳根邊說著,櫻唇微啟間,呵出了道道火熱的氣息,一股腦兒的鑽入了方逸天的耳中,更是撩起了方逸天心中的陣陣異樣情感。

方逸天深吸口氣,猛的將幽靈刺客整個人抱到了自己大腿上坐著,開口笑著說道:「你男人越來越強了你是不是很高興?」

「嚶嚀——」

幽靈刺客口中情不自禁的嬌呼了聲。

她一雙美眸也白了方逸天一眼,似乎有著一股嗔怪之意。

本來也是,這開著車呢,再加上場中不也是還有銀狐在場,這個傢伙倒是好,一副肆無忌憚的樣子。

「你們兩個當我不存在是不是?就這樣開始調情了。」

前面開車的銀狐嬌嗔了聲,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