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罷,你哥哥既是說你心算不錯,那便幫着本郡主看賬本吧,這些賬本你先看着,有問題便來尋我,若合格了,以後便在府上做賬房,如何?”

趙淑一眨不眨眼的盯着緋鵬的眼睛看,那雙眼睛無措,彷徨,還有一絲絲希冀的光。

他被趙淑盯着渾身不自在,聲音有些結巴的道:“不……不知,是否還需另籤賣身契?”

“你既是以府兵的身份進到府上,自然已經是本府的人,不過既是說到賣身契。“她想了想,突然便不準備說下去了,“日後再說吧。”

“是。”緋鵬出生大戶人家,以前過的也是少爺生活,如今卻家道中落,在府上做賬房,心中的苦,怕是誰人也無法理解的,趙淑在心中笑了笑,世事無常。

就像宮裏那些女人們。

兩日了,趙淑沒有特意去打聽宮裏的事,太子也沒有再來過永王府,怕是已經出京也未可知。

將賬本給緋鵬後,趙淑便直接去了練武場。

跟隨的人有福伯和小郭子、小朱子,綠蘿,以及那六名丫鬟。

一行十人,浩浩蕩蕩。陣勢頗大。

這配置,抵得上宮裏的四妃了,公主都不如。

“父王。真的不過來?” 富貴盈香 趙淑問福伯。

福伯尷尬,不過不敢表現出來,府上好不容易有個主子願意管事了,他不能讓這位願意管事的主子也失去管事的興趣。

“回郡主,王爺說了,郡主全權處理便好。”他說得極爲誠懇。

想起去請永王的時候,永王正在與自己對弈。倒是不出去鬥蛐蛐了,但依然不管事,將來意一說。永王殿下連頭都沒擡,“衛大人還未選出府兵統領?做事效率如此低,明日本王便去參他一本,既是阿君讓你來請本王。你便去與阿君說。想怎麼玩兒變怎麼玩兒,不用知會本王,行了,下去吧。”便沒了下話。

趙淑輕笑,不來參與更好,府兵制度一旦實施,定會引來朝政動盪,由她這位郡主來做。比由堂堂天子親弟做要兒戲得多。

來到練武場,站在木架搭成的高臺上。此時八百多府兵已經整整齊齊的站在高臺下,他們一早就得到消息,今日郡主要遣散大部分人,此時他們忐忑希冀的看着趙淑,希望被留下。

取出一份名單遞給小郭子,小郭子會意,揚着公鴨嗓,尖細的聲音還挺響亮,“下面唸到名字的站在右邊。”

“莫欽。”

“是。”人羣中走出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此人中等身材,面色黝黑,一雙眼睛猶如天空翱翔中的雄鷹般明亮。

衆人見已經四十多歲的莫欽竟然能留下,頓時心中充滿了希望。

莫欽站出來後,小郭子繼續念,“楊二狗。”

“是。”楊二狗是一名十八九歲的憨厚青年,聽到自己的名字靦腆一笑,站到莫欽身旁。

“周家貴,王鐵牛,吳亮,張六,霍三郎,郭楚,楊俊,張海山,高丹……”

很快二百人全部站到了右邊,這二百人相對來說比較年輕。

沒有被叫到名字的六百多名府兵直直的盯着趙淑,希望這位郡主能開口將他們留下。

而被選出來的二百人個個面露喜色,聽說此次裁剪府兵,能留下來的每月月銀會漲到五兩,這可是上哪兒都找不到的好差事啊。

沒讓他們等太久,小郭子便道:“各位沒有被選中留下的,不要氣餒,王爺和郡主絕不會不管你們,絕不會把你們就這樣趕出王府。”

他說了許久的話,喉嚨有些幹,噎了噎口水,接着說:“沒有被選擇留下的,這裏有兩條路,第一,郡主給每人二百兩銀子,供你等返鄉。”

一聽到竟然是二百兩,人羣中頓時炸開了,二百兩!那可是二百兩!他們這些人一輩子都沒見過二百兩,二百兩能供在老家的一家老小衣食無憂的過好幾年了。

Wωω .TтkΛ n .c ○

沒想到郡主這麼大方,那些年老的老兵甚至都老淚縱橫了,隨着年紀越來越大,他們的心都涼了。

回家,是累贅,不回家,心裏又不好受,年紀大了,誰人不想落葉歸根?在家女兒繞膝想天倫之樂。

只是,多年的軍旅生涯,讓他們除了一身疤痕,什麼也得不到,那一點點軍餉,只不過夠家裏買幾袋米罷了,什麼也做不了。

然而,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老了,能得到這麼大一筆錢,有了這筆錢,家裏可以供一個孩子唸書,也可以買幾畝水田。

“第二,王爺與郡主會開鋪子做生意,各位可以憑着自己的雙手,在鋪子裏做夥計,除了每月固定二兩銀子以爲,還給各位結算提成。”

“可以給各位一天的考慮時間,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雜家。”

頓時,臺下衆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有人大着膽子問:“請問郭公公,王爺和郡主準備在何處開鋪子?”

“目前只在京城。”意思便是京城打開局面後,會去其他地方開分店。

衆人聽了又開始竊竊私語交流起來。

“散了吧,郡主還有話要訓。”小郭子清了清嗓子說道。

沒有被選中的人,也都很迫切的想要找個地方找相熟的人商量。

行了禮,便全部退下了。

六百多人散去後,頓時偌大的練武場空了出來,那二百人放在練武場,瞬間單薄了許多。

二百人被小朱子領到高臺之下站好,趙淑便高聲道:“各位,若不想繼續留在王府做府兵,可以選擇離開,本郡主今日把話說清楚,留在王府的,若發現背主,那麼便只有一條路,死!同樣,本郡主也給你們一天時間考慮,不願意留下的到福伯那裏做登記。”

這些人大多都是年輕人,年紀大的只有寥寥幾人。

莫欽二話不說,當下跪伏在地,“府兵莫欽,誓死效忠王府,絕不背主!”

趙淑微笑,莫欽,未來削藩大軍中,寒門將領之一。

衛廷司的眼光果然獨到。(。) 北翟最終還是發兵了,名義是天傲晉王不顧兩國邦交,殺害和親公主唐沫兮。

當龍瀚天聽到這個消息時,龍顏大怒,立刻派人去宣龍君墨。

而龍君墨此時此刻的狀況似乎也不是很樂觀。

「王爺是覺得小兮做的糕點不好吃嗎?」她上手一撐整個人都趴在了桌子上,離他的距離很近,差點就要親上去的架勢。

看著近在咫尺的面容,天真無邪的眼眸,以及那微微嘟起的粉嫩雙唇,龍君墨的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光彩,「你給本王下去。」語氣卻是冰冷。

「王爺您上次可是吃的很開心的,怎麼這次都不願意吃了?」忽略他話中的威脅,唐沫兮拿起一塊糕點,像是挑逗他一般,手中的糕點慢慢劃過他性感的薄唇,然後放在自己的唇邊輕輕一咬,「還是王爺害怕小兮在裡面下藥呢?」

說實話,他就是怕她下藥,那日公孫靖的慘狀還歷歷在目,整個人都拉虛脫了,還是叫人給抬會相府的。

「你若敢戲弄本王,後果。。。」

「您打算再殺奴婢一次嗎?」她看著他,表情無辜。

很明顯感覺到四周的氣溫急劇的下降,唐沫兮暗笑在心,似有些委屈,「王爺您是在生氣小兮吃了您的糕點嗎?」

「唐沫兮,你最好。。。」冷不丁被她硬塞過來的糕點堵住了剩下的話,他只能用眼神來警告著她。

「別這個大聲,小心隔牆有耳。」她的手指劃過他的臉頰,然後到他的喉結。

看著越來越靠近的小臉,他下意識吞了一下口水,「你。。。」

緊接著第二塊糕點塞進了他的嘴裡,不同於剛才的粗魯,這一次的糕點一小半在他的嘴裡一大半露在外面。

眼瞅著她越靠越近,微張的小嘴似要與他分食同一塊。

心慌亂了一下,大嘴一張直接將整塊糕點包在嘴裡,也不管是否有毒,只希望阻止她再作出任何不合規矩的事情來。

「這還不讓你中招。」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從桌上一躍而下,唐沫兮開心的如同孩童一般。

龍君墨的心中閃過一絲不安,頓時覺得體內的氣息有些不穩,「你在糕點裡加了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隨即放了一些軟筋散而已,是你自己運氣不好才吃到的,可與我無關啊。」雖然她此刻的模樣看起來要多無辜有多無辜,但是龍君墨心裡清楚,這並不是運氣問題,而是她有預謀的。

「你到底想幹嘛?」龍君墨怒吼著,雖然此刻他沒有一點的力氣,但是他的眼神卻是兇殘至極,似要將她挫骨揚灰。

這個男人果然太過危險,都這樣了還能讓她心生恐懼。

不過嘛,恐懼歸恐懼,她又不是欺善怕惡之人,有仇必報才是她的性格。

「這個嘛?」唐沫兮拿起一塊糕點,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咬著,「其實吧,我就是想報你之前差點殺了我的仇而已。」正所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小女子有仇有機會就報。她向來就是很記仇的人,但凡惹到她的人,她都記著,只要有機會,她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本王都跟你解釋過了,那只是為了保護你的權宜之計。」若非為了找出幕後黑手,讓她免遭毒手,他至於這般大費周章嗎?

「解釋?解釋有個屁用。」唐沫兮有些惱火了,「如果解釋有用的話,要捕快乾嘛?要刑部幹嘛?殺了人我解釋一下就完了,犯了事我也解釋一下就好啦。」

「你這是在無理取鬧。」

「我無理取鬧?差點死掉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你當然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可知道我當時多麼的恐懼,多麼的害怕,我以為我要死了。」她的手指一下一下戳著他的胸口,情緒十分的激動,眼角似有淚光閃爍。

那一瞬間,龍君墨的心狠狠刺痛了一下,似乎被她的悲傷影響著,他很想將她抱入懷中,告訴她沒事了,他會保護她的。

可是全身的無力感讓他沒有辦法付諸行動。

「本王下次會。。。」說不出對不起,只能想著去解釋,可事實卻是越想解釋越解釋不清。

「你還想有下次?」唐沫兮眯著眼睛危險的看著他,「看來這軟筋散的懲戒似乎對王爺來說並不算什麼呀。」她的手指拂過他的臉頰,來到他的身後。

靈鼎山人傳 小巧的下巴輕靠在他的肩頭,無力垂下的細軟髮絲瘙癢他的脖頸與臉頰,更別提擠壓在他背部的兩團柔軟,令他難以自制的心浮氣躁起來。

「該死的,你離本王遠點。」他怒喝著。

「為什麼?這樣靠著很舒服啊。」粉嫩的唇瓣吹吐出的熱氣噴洒在他的耳根處,靈巧的舌尖試探性的舔了一下他的耳垂,「難道你不喜歡嗎?」

這丫頭。。。簡直膽大妄為。。。

「唐沫兮,本王會殺了你的。」龍君墨的眼中迸發出陰冷的戾氣。

喲,他的下一次來的這麼快啊?唐沫兮的嘴角微微一勾,舌尖沿著他的耳垂慢慢的往上,「就算要死,我也會拉著你一起下地獄的。」小手由上往下一點點的撫摸著,手下的肌肉充滿彈性但卻過於堅硬。

「你就這麼急切的想要成為本王的女人嗎?」當所有的燥熱彙集到某一處時,龍君墨的語氣不免有些不穩。

成為他的女人?開什麼玩笑?

唐沫兮的手一抬,整個人從他的後背撤離,「誰要當你的女人啊,我還年輕呢,可不想英年早逝。」

溫軟的身軀一離開他的後背,龍君墨不知為何,心裡竟有一絲的不舍。

自嘲的一笑,將一切都歸咎於身體的自然需求。

「喂,你們男的欲求不滿是怎麼解決的啊?」二十一世紀的男人要麼靠自己,要麼找小姐。

至於這古代男人嘛?這妓院雖多,不知這王爺是否也愛那種地方呢?

「用不用我去春香苑找幾個姑娘來服侍王爺您呢?」唐沫兮曖昧的目光落在他的兩腿之間,這讓龍君墨生平第一次感覺自己的臉頰燙燙的。

當然一半是因為這輩子沒受過此等屈辱,還有一半是因為生氣所致。

「你敢去那種地方試試。」他咬牙切齒,卻無力阻止她離去的步伐。 有了莫欽的帶頭,大部分人當場願意留下,而有部分人則表示需要考慮。

趙淑也不生氣,很寬容的讓他們考慮,並讓小朱子傳話下去,第二日便要舉行府兵統領和百夫長選拔,會在練武場搭擂臺。

準備了那麼久的事,終於要最終敲定,趙淑鬆了一口氣。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小郭子和福伯負責那六百多麼未被選擇留下的人,而趙淑則親自高坐在評委席上,觀看擂臺比試。

二百人中,最終選擇留下來的只有一百五十一人,有四十九人選擇返鄉。

對於這些人的去留,趙淑聽之任之,留不住的人,強硬留下來也沒有用。

一百五十一人,覺得自己能力尚可的,都報名參加打擂。

到了真正打擂那天,趙淑早早的起來,便由一衆人簇擁着來到練武場。

遠遠的聽見有府兵在練武場上切磋,嘶吼聲像叢林中的野獸似的。

“今日格外熱鬧。”趙淑說。

“是呢,那留下來的一百多名府兵,個個都是身強體壯朝氣蓬勃之人。”福伯在一旁笑着解釋。

如今府上越發不同了,看得他也覺得身上的肥肉輕了許多。

說話間,已經來到練武場門前,透過門,正好看到一席粗布衣的王繼陽正與莫欽說着什麼。

趙淑挑眉,“王大人何時來的?”

福伯急忙也看了一眼,臉頓時便綠了,“老奴這便去查查是何人放王大人進來的。”

“父王起身了麼?”她不記得王繼陽與自己父王有什麼過硬的交情。

福伯搖頭,“昨日王爺安歇得晚,今日恐剛起身。”

意思便是人一定不是永王放進來的,而且若是永王放進來的,畢巧定會派人過來知會趙淑。

“原來竟不是你們放進來的,那便好好查查,我倒要看看,何人竟能做我永王府的主!”看來有的人偏偏不長記性。

跟在身後的衆人急忙低下頭。心中發寒,大氣不敢出。

王繼陽順着莫欽的視線回頭,看到趙淑,臉上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下官見過郡主。”

“王大人早,不知大人早早到府上來,有何事?”伸手不打笑臉人,雖然王繼陽的笑容膽小的小孩看了會哭。

“上次匆匆一別,來不及向郡主說明。衛大人出京前曾向下官託付一事,下官聽聞今日府上設擂臺選府兵統領,便不請自來,還望郡主莫要見怪。”王繼陽說話間,已經來到趙淑面前,嘴裏說着下官,卻腰桿挺直,面色如常,哪裏有半點自覺身爲下官的樣子。

不過,趙淑也不介意。 渣攻想跟我復婚重生 她只不過是衆多郡主中的一個,非要論起來,她雖有封號,王繼陽這小官在她的品級面前什麼也不是,然王繼陽出生世家,對她稱下官,其實已經是很大的尊重了。

至於解釋爲何會出現在永王府,在趙淑看來,怕是他回報自己父王的舉薦之恩罷了。

如今的王繼陽,算是虎落平陽。而永王府則不是那隻欺人的狗罷了。

憑着王家的勢力,想要入朝爲官,分分鐘的事,只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還要多謝王大人能來。父王不管事,而我又只不過一介女友之輩,尚且年幼,諸事不通,大人既來了,我便將府兵之事託付於大人。還請大人多多費心。”

她從善如流,既然人要賣人情給她,那麼,豈不卻之不恭受之有愧?

王繼陽眼裏的笑意更明顯了,連忙抱拳鞠躬,“郡主客氣了,將此事交予下官,是王爺與郡主對下官的信任,既得了王府的信任,又全了衛大人的囑託,是下官賺到了。”

兩人你來我往,說的其實只有一個意思,那便是這件事衛廷司和王繼陽來做,比永王府的任何主子來做要好得多。

永王府繼續不問世事,閒散度日,纔是正理。